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双世东宫之宠妻至上》在线阅读 > 正文 001 大楚帝后!

001 大楚帝后!

城南北兮 2021-09-14 03:47:51
此时此刻,恰恰冬天。寒风刺骨,天上的大雪纷纷扬扬的飘飘扬扬下去,没一会儿地上就是一层薄霜。沈未泱走出来勉强能遮风挡雨的宫殿,望着天上的大雪飘飘扬扬在地,思绪不由回两年前的昨日。两年前的昨日,是沈家垮台的日子,她沈家两百余口人背上通敌的罪名,被现今圣上寒风刺骨,天上的大雪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没一会儿地上便是一层薄霜。。...

此刻,正是冬季。

寒风刺骨,天上的大雪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没一会儿地上便是一层薄霜。

沈未泱走出勉强能遮风挡雨的宫殿,看着天上的大雪飘落在地,思绪不由得回到两年前的今日。

两年前的今日,是沈家倒台的日子,她沈家两百余口人背上叛国的罪名,被当今圣上也是她的丈夫下令斩杀。

那天也是下着大雪,她不顾往日的颜面,跪在地上乞求那高高在上的天子放他们沈家一条生路,可……

耳畔传来的却是天子凉薄的声音:“皇后来晚了,朕圣旨已下,岂能改口?”

她从宫内奔赴到刑场,看到的就是家人人头落地的场面,殷红的血液与地上的雪融在一起显得极为触目惊心。

之后的事情她记不清了,只记得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很多天,睁眼望到的便是她的宫殿。

那人来看她,温声细语的仿佛下令杀她全家的人不是他一般。

夫妻十载有余,她会不知道自己这位丈夫的脾性吗?

如果说失望,早就失望了。

当年他还是太子时,民间的传闻都是太子贤良,东宫琴瑟和鸣,恩爱有加。

可又有谁知!

偌大的东宫……良娣、良媛、昭训、奉仪数不胜数。

她不过是顶着太子妃的名号罢了。

当年因为家族威望,他曾动过休妻的念头。可是他不敢,也不能!

就因为她的背后站着沈家。

沈家三朝元老,帮助先皇平定战乱,先皇曾许诺过沈家一个恩典。后来这个恩典换成了他与她的大婚,先皇下旨:终身不得休妻。

那些小妾的伎俩,自幼良好的家教让她根本做不出那些曲意逢迎,谄媚之事。这也就注定她不得太子喜欢,只是空有名号。

可即是如此,为何要娶她?

她为他谋划八载,助他登上帝位,换来的就是这些吗?

当年出嫁之时,母亲曾说过他不是她的良人,可她偏偏不信。一心都在那曾经救她出水深火热的魔窟的翩翩公子身上,被迷了眼,迷了心。

母亲见她不听,便交给了她一条三尺白绫,道:“倘若真的有一天撑不下去了,就自己了解吧。”

当年她对母亲这话始终耿耿于怀,想着一定要让母亲知道她的眼光没错,他不是那样的人。

婚后一年她确实过的很好,那人对她百般体贴,温柔至极。

可慢慢的……

当年大婚,他还是一名不受宠的皇子。因大婚封了靖王,她因为救命之恩铁了心的要嫁给他,不论他是否得皇上宠爱。

她认定当年能救他的人一定是品性极好的人,助他夺得太子之位。

呵。

她听闻那人有了一位独宠后宫的贵妃,想来也不远了吧。

她这个废后也该腾位置了,与其让那个人送来鸩酒,还不如她自己先行了断。

沈未泱笑了笑,时至今日,她才发现母亲的眼光是何等的毒,怕是早就料到了。揉了揉眉心,不再想那些对她来说已经虚无缥缈的事情,穿着素净,三尺白绫翻越房梁落了下来。

……

御书房。

大楚登基两载的新皇,怀里搂着一名娇小的女子。

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女子发出娇媚的笑声。

那女子就是现如今宠冠后宫的贵妃宋氏。

贵妃宋氏凌月,当年就与废后沈氏未泱不和。如今沈未泱越惨,她自然是越高兴。更别论沈未泱如今的惨状,都是她暗中插手。

新皇名唤墨梓尧。

突然,门外有人匆匆赶来。

新皇不耐烦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人道:“怎么了?她还是不肯服软?”

这话一出,新皇自己都想笑。陪了他那么久的发妻,他又怎么会一点都不了解?那女人若是会向他服软,就不会是今天这个局面。

何公公跪倒在地,颤着身子道:“皇上,奴才去的时候,废后沈氏……”

墨梓尧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怎么了?”

“废后沈氏悬梁自尽,已经去了。”何公公深呼吸一口气,头上冷汗直冒,快速说完。

此话一出,御书房寂静一片。

墨梓尧眼底神色晦暗不明,怀中的宋凌月心底高兴的都快笑出来了,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尖锐的疼痛。

原本墨梓尧漫不经心的抓着她的手腕,此刻却突然收紧,仿佛要硬生生的捏碎。疼的她脸色发白,却不敢出声。

正当宋凌月与何公公心里不安的时候,墨梓尧突然平静道:“都出去。”

何公公自然是连滚带爬的赶紧跑,宋凌月心里不甘心,咬了咬唇柔声道:“皇上,那废后……”

“滚!”

宋凌月话还没说完,被墨梓尧这一声怒吼吓的浑身一抖,跌落在地。

“朕让你滚出去听不见吗?”墨梓尧眼神阴冷的盯着宋凌月。

宋凌月心里对荣华富贵的渴望战胜了恐惧的心理:“皇上,臣妾只是想……”

“废后是你能喊的吗?朕和沈未泱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墨梓尧眼睛猩红,语气阴冷狠厉,极为渗人。

“滚!都给朕滚!”

宋凌月终于被这眼神吓到了,连忙道:“臣妾告退。”

刚一出御书房的大门,里面传来一阵巨响。

宋凌月抖得更厉害了,连忙离开。

何公公害怕的同时也不忘记鄙视一下宋凌月,借用皇上的一句话,废后沈氏和皇上的事儿还真轮不到你们这群妃子来指手画脚。

他们两个人的事情,真真假假,恩恩怨怨早就分不清了。

……

许久,御书房里似乎安静了下来。

天色早就暗了下来,御书房里没有掌灯,一片漆黑。

只是这雪没有停的迹象。

正当何公公着急的时候……

御书房的门被打开,墨梓尧看了一眼何公公,何公公立马会意打发了身后跟着的一大群人,随着墨梓尧到了冷宫。

一路上沉默至极,大雪下了一日,地上已经积了一层厚雪,走在上面只有“吱吱、吱吱”的声音。

这还是两年来墨梓尧第一次来冷宫。

当年他虽说是废了沈未泱的后位,却没有昭告天下,写了圣旨,却没有印上玉玺的印章。只是通知了后宫,将人从秋仪宫遣到这冷宫罢了。

没有玉玺印章,这圣旨就是无效的!

沈未泱不知道,在大楚墨家族谱上,她的名字并未移除,她到死都是墨梓尧的皇后!

她的后位没有分毫动摇!

这冷宫是他小时候住过的,将沈未泱安排到这里,墨梓尧也是有私心的。

沈未泱已经被何公公安排人放了下来,安置在棺木当中。

何公公是跟着墨梓尧最久的人,他的心思他都能猜出一二。

墨梓尧缓缓的靠近……

棺木中的沈未泱一身素净,躺在棺木中,就像是睡着了。墨梓尧下意识的如同当年一般弹了弹她的额头,这时候沈未泱就会捂着额头起身,眼神幽怨的看着他。

可这一次……沈未泱不会坐起来了。

后宫嫔妃暗自刁难他不是不知道,他一直暗中盯着沈未泱,这些事情他怎么会不知道?

他想要的是沈未泱的服软,这个女人似乎从来就不知道服软是何物……

不,不是的!

朦胧之间墨梓尧想起来那年新婚燕尔,沈未泱也会像个小女孩偶尔冲他撒撒娇,虽然很少,可是他却清楚地记得。

他下朝回来,会有妻子在一旁替他捏肩,煮茶,开个小玩笑逗他。

端的诗情画意,琴瑟和鸣。

但是为什么会到这一步?

沈未泱不知道,墨梓尧也不知道。

他不爱沈未泱吗?不,他爱!

当年名满大楚长安城的才女,一举一动端的是贤良淑德,一颦一笑端的是风情万种。他怎么会不动心?

他当年感叹沈家的老爷子真的注重家教,教出的女儿贤良大方。

这就是每个男子都需要的。

无论是不是喜欢这样的女子,都会给予一定的尊重。

……

宋凌月回到宫殿,宫内的摆设茶具就换了一轮。

她不明白她哪里比不上沈未泱?怎么就都围着沈未泱转?

沈未泱这个人在她看来就是高冷,不屑理人,装模作样。就这么一个贱人倒是抓着皇上的心。

宋凌月眼神阴狠,沈未泱已经死了,那她就让她死都不得安生。

夜晚,宋凌月来到秋仪宫,守夜的宫人早就被她调开,看着上面的牌位笑的千娇百媚。

低头看着棺木中的人,笑的格外开怀。

“沈未泱,你活着争不过我,死了就更不可能了。”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当年你的孩子是我设计蒙死的,那孩子憋得脸色发青呢。我就死死的捂着那孩子的口鼻,啧啧啧,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呢。”

“你多年未曾有孕,实际上我早就给你下了绝育散。哦,对了,皇上也是知道的呢。”

“沈未泱,你说你活的多失败啊。你的继女早就在死在和亲的路上了,还是皇上特意设计的。”

“你以为皇上仁慈吗?当然不是,只是你看见的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宋凌月发泄着多年来的愤恨。

“来人,给皇后娘娘‘梳妆打扮’一会儿该钉棺了。”宋凌月指挥着身后的宫女。

……

开元二年。

大楚皇宫发丧。

宣德敬贤皇后逝世,年二十六。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 大楚帝后! 002 及笄之年! 003 异姓谦王! 004 沈府长子! 005 夜探闺阁! 006 壮志凌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