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郡主她重生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牵他衣袖

第五章 牵他衣袖

月亮曲奇饼 2021-09-15 01:25:45
这世上的人这么多,怎的就偏看准了他家公子?剑南心说。难不成她明白公子身份?不可能会啊,他和公子从桃花山溜出,谁也不明白的啊?文治淮正打盹儿,听到声音抬起头问,“怎么了?”小姑娘说明来意。他的声音如霜,仔细地的上下打量眼前的小姑娘,“我而已一个乞丐儿难不成她知道公子身份?。...

这世上的人这么多,怎的就偏认准了他家公子?

剑南心想。

难不成她知道公子身份?

不可能啊,他和公子从桃花山溜出来,谁也不知道的啊?

文景淮正在打盹,听见声音抬头问,“怎么了?”

小姑娘表明来意。

他的声音如霜,仔细的打量眼前的小姑娘,“我只是一个乞丐儿,怎么帮你?”

对一个小姑娘都满怀戒备着实不该,只是他的身份又不能不满怀戒备。毕竟这世上人心叵测。

见的多了,也就不敢再随意轻信他人。

“你跟我来。”少女自然的牵着文二公子的袖子。

那自然的动作,仿佛就像是本该如此。

而这世上只有一个人牵过他的袖子,便是他的表妹珍珍,那都是遥远的孩提时代的事情了。而珍珍都失踪七年之久了。

“咳......”文二公子轻轻咳了两声。

在齐国,剑南还没有见过女孩子直接拉扯衣袖的。

少女没注意,往前跑去。

这一跑竟将这破破烂烂的乞丐服的半只袖子扯下来了。

剑南睁大眼睛,昨日这小姑娘就紧紧盯着自家公子看,现在竟拉着公子衣袖。

公子的袖子给扯下来了?公子被轻薄了?

不该,他怎么能想到轻薄两个字呢。年前陪公子下山,公子不过是帮小姑娘捡起香囊,小姑娘就闹着以身相许。吓得公子再不敢乱捡东西了。

公子是生的俊俏了些......

剑南摇摇头,世风日下啊!

现在的小姑娘已经直接动手了呀。

公子竟没有恼,只是利落的用破烂的袖子把原本藏在袖子里的双鱼玉佩包好了,不使人瞧出。

少女捂着脸,看着文二公子洁白的手臂,脸上一红,“对不住!对不住!”

都闻楚国民风彪悍,昨日这姑娘见了他家公子便目不转睛,今日就直接动手扯衣服。剑南又摇摇头,果真世风日下。

文二公子微微蹙眉,“你先回去,我稍后就到。”

少女离开,剑南连忙给他家公子更衣,文二公子把袖子包裹的双鱼玉佩拿出来,收进里衣。

文二公子勾起嘴角,他可不信什么巧合。

他身份特殊,这些年更是经历颇多,便也变得多疑敏感起来,心想是不是他这些日子寻找钟家,已经打草惊蛇,暴露身份了。

剑南道,“这姑娘行为荒诞,公子还要去帮她吗?”

文二公子只道,“若不去,怎知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再者,若是小姑娘真有什么麻烦呢?

于是文二公子走进破屋。

少女见他来了,着急道,“我姐姐染上风寒,你帮我看着一下,不要让旁的乞丐欺负了她。他们管你叫老大,你一定有本事的。”

小姑娘的话说的很真诚,眸子里带着泪。

剑南见着福珠发热了,“她染上了瘟疫,该把她送到东边的营地里。”

珍珠看了看他,“我姐姐只是风寒,不是瘟疫。”

文景淮伸手在福珠额头上探了一下,确定道,“她发热了。”

少女有些着急,“我确定真的只是风寒,昨日下雨,姐姐受凉了。之前还是好好的。”

少女眼里只有她的姐姐,显然并不知什么双鱼玉佩。自文二公子进屋以来,少女的目光都是围着她的姐姐的。

也许他想多了,眼前的女孩子只是为她姐姐而着急,而不是探测他身份。

文景淮迟迟没有表态,少女看向院外跟来的张三、李四、王五,“我能让你们今晚吃上鱼,你们帮我照顾姐姐。别让人欺负了我姐姐!”

她必须去寻药,让姐姐退烧。

张三、李四、王五已经都探着头出来。“当真?”

李四道,“你在哪里抓的鱼?带我一起去吧?”

珍珠道,“你们帮我照顾姐姐。我姐姐需要人照顾。”

珍珠又问,“告诉我哪里有大夫?”

王五直白的点出来,“城西街上就有,但是他的药卖的贵,你有钱吗?”

钱?

她没有钱。

衣裳是破破烂烂的,首饰也没有,全身上下,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福珠姐姐的包袱里也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谁有钱呢?

乞丐模样的文二少爷?

她刚把文二公子的衣裳撕破了,现在找文二公子要钱,按照她对文二公子的了解,文二公子才不会理她呢!

谁知道文二少爷经历了什么呢?

少女脑子一转,远慈庵里的那个乡绅有钱。

她的妻子刚刚生产,也许需要鱼汤呢?

于是珍珠揣着两条新鲜的鲫鱼就跑到远慈庵门口。

“咚咚咚”三声门响,有人开门。

谁也不能把这个少女和那日在门前爬行的脏兮兮的女孩子扯上关系。

“我找张乡绅。”

乳娘彭氏正在给张乡绅未曾满月的孩子喂奶。

这乱世里找点有营养的东西也真难呢?

张乡绅的妻子推开地瓜粥,又是地瓜,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她怎么能忍受一日又一日的地瓜粥?便又开始了数落张乡绅。

“原以为跟了你衣食无忧,现下却连吃的都没有。”

“你再忍忍,等出了月子,咱们就动身去郁州。”张乡绅安慰道,“现下留在这,还不是怕你路上受了风。”

有人带信道,“张乡绅,外头有个姑娘找。”

张乡绅的妻子伸手便拿了一个方枕朝他掷去,“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惹些风流债!”

张乡绅素来是风流成性的模样。

报信那人连忙改口,“是个小姑娘。十一二岁的样子。”

张乡绅的妻子坐起身来,“说!这是你什么时候惹下的风流债?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的了手?”

张乡绅一脸委屈,从前他是仗着家中有些银钱,四处沾花惹草,但现下是战乱,他怎么可能去沾惹谁,何况对方还是个年纪这么小的女孩子!

张乡绅立刻,“走!去看看!”

可不是有谁讹上他了?

张乡绅的妻子也从床上坐起来,冷哼一声,“我也倒是去瞧瞧!”

两人见着少女拎着两条活鱼。

少女眨着眼睛,小心问道,“可以用这两条鱼换一点钱吗?”

“为了这个?”张乡绅松了一口气。

张乡绅的妻子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要鱼的?”

珍珠答道,“昨日下雨,张乡绅说起,他的妻子刚生产,孩子还小呢。所以我想着是不是需要鱼,补一补身子。”

两人吃惊,“你是昨天那个……”

“在雨里爬的孩子?”

两人长大了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福珠小姐和她的猫 第二章 不过是死了一只猫 第三章 猫的重生 第四章 别抢我的鱼 第五章 牵他衣袖 第六章 慕白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