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嫁给极品太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06章 人生其实很荒诞

第006章 人生其实很荒诞

紫苏落葵 2021-10-12
西山别墅区,即便花园里的花开得热烈地,蜂蝶也忙绿,这里却永远是宁静得令人发指。朱芸住是一栋两层的别墅,餐厅里,午间的日光正从很明亮的落地窗扑进去,落满地的绚烂,刺得人目光轻轻疼。雪白的桌布上银色的印花,位置摆放整齐有序的银质餐具,香气浓厚的红色玫瑰,高脚朱芸住是一栋两层的别墅,餐厅里,午后的日光正从明亮的落地窗扑进来,落一地的灿烂,刺得人目光微微疼。。...

西山别墅区,即使花园里的花开得热烈,蜂蝶也忙碌,这里却永远安静得令人发指。

朱芸住是一栋两层的别墅,餐厅里,午后的日光正从明亮的落地窗扑进来,落一地的灿烂,刺得人目光微微疼。

雪白的桌布上银色的印花,摆放整齐的银质餐具,香气浓郁的红色玫瑰,高脚杯里血色的酒,泛着浓郁香味的牛排,房间里低低的风笛声,流水一般滑过耳际。

董小葵坐在丝绒面的椅子上,有些许的局促,拿刀叉的手略微僵硬。她没想到朱芸的午餐如此正式,这直接让她想到“最后的晚餐”,心里不由得一紧:难道朱芸对自己十分不满,这是解雇宴?

如果自己被她解雇,这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么高薪的工作,债主那边的钱怕也是按时还不了,董小槐那家伙肯定要吃官司,到时候,老妈知道董小槐来京城闯的祸,非得气病不可。

一想到这些,董小葵心里紧张不安,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对着朱芸微笑,道:“芸姐安排得如此丰盛,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吧?”

董小葵问出这话,心里瞬间紧张到了极点,她真怕朱芸说出残酷的事实,因为她真怕董小槐的事处理不好,让妈妈知道,妈妈这些年劳累,身体原本就很弱。

“小葵,你以后要爱弟弟和妈妈。”这句话是爸爸临死前说的,董小葵一直记得。

妈妈和弟弟是最疼爱自己的爸爸的嘱托。她记得那时,云来镇的五月天有大片大片雪白的槐花开,木架的房子里,风在低低盘旋,带来满屋子的甜香,她强忍着泪,对爸爸郑重其事地点头。那是一种承诺,这便成为她生命很重要的部分。

董小葵一边想着,一边用刀叉漫不经心地切着牛排,淡淡地瞧着朱芸,看到朱芸点点头,悬着的一颗心才总算放下来。这一放松,连同早上遭遇的分手和刚在路上遇见的惊魂事件所带来的郁闷都被一扫而空。

董小葵忽然觉得生活其实很美好,连同食欲也变得格外好。

吃完午饭,本来按照惯例是要陪着朱芸看一些经济信息,以及她弄到的比较内部的金融资料。可由于方才董小葵喝了一杯红酒,加上之前就有些感冒,这会儿头晕晕的,精神十分不济,朱芸也看出端倪,便让她上楼休息。

董小葵摸出手机看看时间,才午后两点,也实在支撑不住,所以只得上楼去休息。又因一心记挂着晚上去“最神话”的事,所以将闹铃调整到三点半,这才放心大胆地睡去。

谁知一侧身醒来,惶惶间睁开眼,四周安静得听不到一丝的声音,董小葵一时没反应过来身在何方,于是就那么睁着大眼睛躺着柔软的大床上一动不动。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想起是头痛,所以在朱芸家的二楼客房里休息。

董小葵轻轻吐出一口气,这才觉得找到呼吸。可抬眼瞧四周,原本拉严的窗帘,拉开了一条小缝,外面的光线泛红,像是日薄西山的光景。

那窗前站着一个人,背对着床,像是在看什么。由于外面的光线实在弱,而他又站在窗帘后,这倒让董小葵一时无法看清此人。

她向来对人对事都充满警觉,这下内心大惊,倏然坐起身,瞧瞧自己的衣衫还算整齐,略松一口气。那人却是转过身来,低声问:“小葵,醒了?”

董小葵听得是朱芸的声音,这才松了口气,回答:“嗯,醒了。”

她一边翻身下床一边摸枕边的手机,摸了一阵,竟是没有摸着,她想也许是自己睡觉不老实,将手机弄到地上去了,于是在地上找。

朱芸开了灯,走过来,摊开手心,轻笑着说:“小葵,是在找手机吧。”

董小葵略一抬头,就发现自己的手机在朱芸手里,心里顿时很不爽,因为在她看来,手机属于一个人私密的一部分,大凡有礼貌的人都不该轻易、未经别人同意,动别人的手机。若是平日里,有人敢动她的手机,就算是陈佳川,她都得发火。

可朱芸毕竟是自己的雇主,给的薪金丰厚,董小槐闯的祸需要这笔钱,再说朱芸对自己也算不错。所以,董小葵强扯出一个笑容,伸手接过手机,一边看时间,一边说:“是啊。”

这一看,竟是吓了一跳,董小葵这一觉竟是睡到了六点半。六点半,就算朱芸现在送她回家,不遇见堵车,也要将近八点。到时候如果耽搁一下,八点半不能上网,进入“最神话”发出离婚异议公告,那么,一半财产也是分不到的。如果堵车,超过九点回去,畅园管楼李大妈一定会抓自己,那么就是绝对倒霉了。自己最近运气不好,绝对不能存侥幸心理。

“呀,六点过了,这该死的闹铃——”董小葵很是着急,立马蹲身穿上鞋,又用手指抓抓头发,三下五除二将头发随意绑成马尾,一边绑,一边对朱芸说:“芸姐,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麻烦您送我一下,行么?”

朱芸一脸吃惊,急切地问:“现在就走?”

董小葵看看手机,点点头,道:“是的。不然时间来不及。”

朱芸却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说:“我记得你们畅园是九点半关门。”

董小葵摇摇头,道:“实际上九点就必须在宿舍,畅园管楼的阿姨,人称舍监李莫愁,生平对不规矩之女子向来厌恶,所以,她每日九点整一关畅园门,就开始到各个宿舍排查,而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若是夜不归宿者,必定上报系里,那就不单单是挂科的事。”

朱芸听得目瞪口呆,一脸惊讶地问:“这人,系里还留着?这——”

“谁知是什么后台,年前还得了优秀管理员称号呢。”董小葵一边撇嘴说,一边将外套扣子迅速扣好,京城的五月天的晚间,还是凉。

扣好后,董小葵就拉开门,蹬蹬往楼下去,朱芸也跑出来,皮鞋在楼道里敲得脆响,她在身后急切地喊:“小葵,先不要着急。你吃完晚饭,我送你。我亲自为你做了炖鸡呢。”

董小葵在楼梯口一顿步,回过头十分为难地看着朱芸。

朱芸走过来,拉着董小葵的手,说:“我先前跟戴余庆和赵敏一起吃饭,听说你们畅园也有搬出来住的,要不,你搬到我这里来,我每天接送你就是了。”

董小葵心里一愣,一下子有些不自在。倒不是因为搬出畅园需要花费很多钱,而是朱芸的这种说法让她觉得隐隐不安。

她在心中暗自告诫自己:董小葵,你不要敏感。朱芸只是真心关心你。

所以董小葵定定神后,借整理衣衫的动作,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手从朱芸手中抽出,这才笑道:“大学嘛,就是跟宿舍里的姐妹们一起过,才有意思,再说,芸姐那么忙的,我又怎么能麻烦芸姐呢。”

董小葵一边说,一边往门那边走,谁知才走两步,朱芸快步走过来,将董小葵的胳膊一拉,沉声道:“吃完晚饭再说,你这会儿走,我也不会送你回去,你清楚,这地方,你基本上打不到车。”

董小葵一回头,瞧见黄晕的灯光下,朱芸姣好的面上,全是阴沉沉的寒意。

董小葵当即心里一咯噔,暗想也许自己的猜测是真的,但她面上却还是微微笑着,说:“芸姐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今天确实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她说着,还是微笑着瞧着朱芸抓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正在这时,董小葵的手机响起来,林忆莲一遍又一遍的在唱“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只是不愿失去你的消息,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哪里”……

停了又打,打了又停,如此再三,电话那端的人锲而不舍。

董小葵也不说要接电话,只是笑看着朱芸。朱芸终于是松了手,董小葵退了几步,这才掏出手机来,又是此岸彼岸。

董小葵刚接起来,还没有说话,此岸彼岸平素里稍微的淑女此刻全无,很火爆地吼一声:“无忧,老娘不喜欢给陌生人打电话,你丫的让我一次次破戒。说,现在还在哪里鬼混?兄弟们都召齐了,顶级装备也给弄好了。等你来秒杀狗男女,分财产来着。”

董小葵觉得此岸彼岸是彻底怒了,吼得她耳朵都嗡嗡的痛。此女虽在游戏里PK起来不是人,招招都是杀招,但一起组队,用语音指挥时,听声音还算温婉,今日到底是有恨铁不成钢的情愫。

董小葵赔笑,道:“我这不是遇见点事么?你放心,我一定会来的,不过,你今天如此激动,莫不是,你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此岸彼岸在那头咳嗽几声,遮遮掩掩地说:“我去喝口水,你赶快上来,不然,以后恐怕有一帮人要见你一次灭你一次了。”

董小葵刚想问为何,此岸彼岸已经挂了线。一回头,却看见朱芸紧抿着唇,一脸阴冷地站在一旁。

“芸姐。”董小葵被那眼神看得有点后怕,低喊一声。

朱芸紧逼过来,近乎咬牙切齿地说:“你为了跟别人约会,就连我替你炖的鸡也不吃。”

董小葵颇为不耐烦,原本自己与朱芸不过是雇主与雇员关系。只是先前觉得她人还不错,也算是真心关心自己。可眼下看来,这朱芸根本就是别有用心。

而且看样子,今天她是横竖不会送自己回去。再说,从她的情绪来看,自己在这里很不安全。所以,董小葵狠狠地将她甩开。道:“芸姐,我今天真有事,您不方便,就不需要送我,我自己出去碰运气。”

她说着,往门口去,拉了拉,却是拉不开。

朱芸在背后冷笑,道:“董小葵,你以为我不想让你走,你走了么?”

董小葵转身瞧了瞧她,很无可奈何地说:“芸姐,你何苦。”

朱芸神色有些癫狂,情绪也有些失控,道:“难道我对你的好,你感觉不到么?小葵,我是真的很喜欢你,那一次,我去你们学校,在畅园门口看到你,你穿红格子的衬衫,梳着马尾,神色干净,你知道那一瞬间,我觉得全世界都只有你。从那时开始,我就决定,要一直对你好。”

董小葵瞧着她,皱了皱眉,很平静地说:“多谢你垂青,可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男人有什么好的。他们只会背叛,只会将责任推给女人,他们只会给女人带来无尽的灾难。”朱芸向着董小葵走去。

董小葵懒得听她废话,一闪身,跑去推落地窗,也是推不开,用手敲一敲,那玻璃也是不是自己可以打碎的。心里怅然。

朱芸却是笑道:“小葵,没用的,你出不去。”

董小葵暗自叹息,自己最近运气不好。尔后一闪身,往楼上跑。朱芸在后面追着。

董小葵推开先前的卧房门,将窗帘大大地拉开,那窗户倏然推开,窗外暮色苍茫,西山那边还有一点点的红光,表明白日刚刚过去不久。

董小葵跑到阳台上,瞄了瞄楼下,目测了距离,是自己可以承受的距离,所以,她倏然翻坐在阳台上。

跟着跑进来的朱芸吓得大惊失色,慌忙说:“小葵,你别做傻事,你过来,我替你开门,立刻送你回去,真的,我保证。”

董小葵回头看看朱芸,只见她脸色刷白,充满担忧。

朱芸见董小葵回头瞧自己,立马举着双手,道:“小葵,你别做傻事,真的,你相信我。你过来,我立刻送你回去。”

董小葵对着朱芸摇摇头。

朱芸眉头一蹙,问:“你真是要离开我么?”

董小葵淡淡地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很显然,我不是你的同道中人。”

朱芸脸色一变,没有拧得难看,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董小葵,你不怕你弟弟出事么?”

董小葵一惊,朱芸竟知道董小槐的事。会不会,她跟董小槐的事有关呢?

董小葵已经不想再去想,朱芸却继续说:“如果你答应跟我在一起,我可以帮你一次性摆平董小槐的事。”

“如果没有办法,我弟弟该坐牢就坐牢,是董家人就不会逃避责任。”

董小葵慢慢猫着身子,这一刻,她觉得人生真的很荒诞,自己上午失恋,下午遇见有人对自己表白,只是这人是个女人。这种荒诞,让她不禁微微一笑,尔后,纵身一跳。

(怎么收藏和推荐票都不涨呢?小葵有点小郁闷!!!大家要支持小葵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001章 陈世美是可以被原谅的 第002章 您的婚姻即将失效 第003章 最神话 第004章 生活处处很狗血 第005章 原来他叫许二 第006章 人生其实很荒诞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