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望兰陵》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拔出毒瘤(求收藏求各种票票)

第5章 拔出毒瘤(求收藏求各种票票)

夏日丁香 2021-10-14
“我想娶你,我的小楚儿………”韩勃尔的话还也没说着,就挨了郑楚儿一巴掌。“我但是许了人家了,你敢对我不敬,我已婚夫家的权势,足已把你下油锅。”韩勃尔被吓得一愣,好一会才反应时回来。“嘿,骗我,我但是调查结果很清楚了,你还已婚娶。”“韩勃尔,你但是我“我可是许了人家了,你敢对我不敬,我未婚夫家的权势,足以把你下油锅。”。...

望兰陵

推荐指数:10分

《望兰陵》在线阅读

“我想娶你,我的小楚儿………”

韩勃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挨了郑楚儿一巴掌。

“我可是许了人家了,你敢对我不敬,我未婚夫家的权势,足以把你下油锅。”

韩勃尔被吓得一愣,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嘿,骗我,我可是调查清楚了,你还未婚配。”

“韩勃尔,你可是我叔,你怎么有这样的想法?”郑楚儿感到,前世的劫难,又在重演。

“叔什么叔,我阿姊又不是你的亲姨母,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

郑楚儿没有想到,这个韩勃尔,两世都不放过自己,是啊,对这个财狼,叔什么叔?

想到这里,郑楚儿广袖下的小手,紧握着一把匕首,用力对着韩勃尔的下身捅去。

韩勃尔一声惨叫,两只手捂住了下身,郑楚儿转身就往外跑,可没跑几步,就被韩勃尔扑倒在地。

郑楚儿拼命抓着门槛不放,怎奈郑楚儿这点小力气,被韩勃儿抓着脚,倒拖着回去。

地上,留下了两行郑楚儿的手指血印。

“韩勃尔,我父兄会要了你的命的。”

韩勃尔停了一下手,那位前国子祭酒,他是见过的,但事情都到这个分上了,不如先斩后奏。

“要是你已是我的人,岳父大人会舍得要我的命,让他的女儿守寡吗?”

韩勃尔恬不知耻的说着,已经从后面爬了上来。

“翠柳,我在这里,在这里。”

随着郑楚儿的喊声,韩勃尔的大手伸了过来,捂住了她的嘴。

“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两个在佛堂呢?我那两个兄弟,会在门外告诉翠柳,说我们离开了别院,到我的将军府去了。”

郑楚儿一听,狠狠一嘴咬下,韩勃尔痛得放开了手。

“翠柳,翠………”

当韩勃尔再次捂住郑楚儿的嘴时,一根柴棍,划过郑楚儿的头顶。

翠柳手中的棍子弹飞时,韩勃尔的一只眼镜,已被打得血肉模糊。

翠柳扶起郑楚儿时,元府和京畿府的人,都涌进了佛堂。

“女郎,翠柳来晚了。”

郑楚儿知道,翠柳已经跑得够快了,一边是马车去通知,一边是人跑着去报案,两边的人同时来到,这种事,只有翠柳做得到。

韩勃尔被元府的人,踩在地上,打够后,京畿府的人才把人带走。

没有多长时间,韩勃尔所犯的事,便都调查清楚。

十年前,那桩元家老窖酒八人死亡事件,原来就是韩勃尔一手炮制的。

韩勃尔利用广阳王元湛刚刚薨逝,而当时的大丞相高欢,又对元府虎视眈眈,元家有事都不敢找官府论断。

于是,韩勃尔找了八具饿死的尸体,纠结他的狐朋狗友,冒充死者家属,上门来闹。

当时元府为了息事宁人,生生出了近三十万两银子了断。

那些银子,韩勃尔只拿出几百两分给那些人,剩余的,花钱买了官,置办了几处豪宅,娶了一房又一房娇妻。

而强娶来的娇妻,他一点也不知道疼惜,生生被他活活折磨死,还有两个妾室,一共五条人命。

这个韩勃尔,晚上以折磨妻子为乐,有的人家,虽有证据,但因韩勃尔是司州牧手下的将军,都敢怒不敢言。

这次京畿府的人,现场亲自目睹了韩勃尔的兽行,抓起来一用刑,两次毒酒事件就浮出了水面。

“楚儿,你不该只身犯险。”

元一仪知道实情后,后怕得不得了。

“表姊,那韩勃尔是司州牧下面的将军,我即使发现十年前,元家老窖酒事件有疑点,事隔多年,又没有实际的凭证,报案后,人家都不会立案。

所以,当韩勃尔第二次以酒有问题,想借此让我就范时,我让翠柳去京畿府报案,让京畿府的人,抓他的现行,带回去审问,才会挖出了他以前做的坏事。”

韩勃尔事件,最后连他买官的上司,都被牵连。

现今的司州牧元韶,知道当今陛下反腐倡廉,最见不得买官卖官,哪会为韩勃尔说句话?

何况,韩勃尔害的是元韶的同宗,一个萝卜带出泥,不同阵线的人,趁机被清洗出去。

韩勃尔这颗毒瘤终于拔除,被判秋后问斩。

韩勃尔用诈骗得来的钱财,购买的豪宅,统统判还了元府,这是郑楚儿没有想到的。

元府那被讹去的三十万两银子,因为豪宅这些年的升值,价值不低。

“元府的钱,终于连本带利的回来了。”

郑楚儿高兴的像个小孩子,仲孙伯看着她,最终还是开了口:

“女郎,你在邺城,是不是认识地位尊贵的人?”

“没有呀?”

郑楚儿不知道仲孙伯为什么这样问,反正元府的钱回来了,元一仪俩人一高兴,对禁足的元一丽,也宽容了些,放她出来。

“若她胆敢翻出什么风浪,我便不客气了。”

“放心,楚儿,钱是不敢让她沾手了,桃子和柳三一日抓不到,我对她也不放心。”

但元叔公和几个元氏宗亲,还是专门为元一丽的事,来了一趟元府。

“一仪,不管怎样,一丽仍然是你们的妹妹,你们俩个女孩,可不能让人说我们元氏情亲寡淡,手足薄凉,希望你们以后,仍然善待这个小妹。”

元叔公的话,任谁都不好反驳。

韩勃尔的事,让四姨娘这些年来昂起的头,又低了下去,小心做人。元一仪也没有为难她,毕竟姨娘不好当。

让郑楚儿难以置信的是元一丽,从此竟变了副模样,可怜兮兮的。

这日,身体好转的元一仪,带着郑楚儿去参加一个救助孤儿的慈善活动。元一丽一路低眉顺眼,像个可怜的童养媳,跟在她们俩人身后。

“这就是荥阳来的郑女郎,好娇贵。”

“贵得连元氏的庶女,在她面前只敢低着头。”

“一丽,你抬着头好不好?别让外人以为楚儿和我欺负你似的。”

“阿姊,妹妹羞于见人。”元一丽小声道。

在为孤儿捐赠时,元一仪捐赠了五百两银子,引来了牙酸的人磨牙。

郑楚儿也捐了一对耳坠。

站在旁边的元一丽,第一个做出了不该有的表情。

“切,这么小气,只捐一对耳坠。”下面的人,随着元一丽的示范,窃窃私语。

“不是听说荥阳郑氏,是高门大户吗?怎么出来的嫡女,出手这么寒酸?”

“楚儿表姊,你从荥阳带来的衣裳和首饰,装了整整一马车,你那么有钱,怎么只捐一小对耳环?”

元一丽的声音,忽然大了几分。

在这些尖酸刻薄的话中,负责鉴定捐赠物的人,却傻了眼。

“价值?”

鉴定的师傅,不知该怎样向记录捐赠款项的人报价。

这对猫儿石耳坠,绿中透着金,在阳光下,变幻着神秘的色彩,鉴定的师傅,今日算开了眼界。

有生之年,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顶级猫儿石了。

“一对猫儿石耳坠,价格………价值连城。”

“猫儿石?”

下面的人一听,刚才奚落人的嘴脸,一下子绿得跟猫儿石的萤光似的。

脸色最难看的,当数元一丽。

“荥阳郑氏的嫡女,出手真阔绰。”有人叹道,自愧不如。

在人们的羡慕的目光中,元一丽唯唯诺诺站在了捐款箱前。

“各位,一丽虽然住在广阳郡公府,但身份卑微,没有多余的零花钱,也没有一样拿得出手的首饰,只有靠一双勤劳的手,为这些孤儿,亲手缝制了些小衣衫。”

热闹的捐款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随后,各种声音嗡嗡的响了起来,全是指责元一仪不把庶妹当人看待,更有甚者,指着郑楚儿说:

“去年见这个庶女,还佩戴着首饰,如今这个荥阳郑家的女郎来了,庶女的首饰被她抢夺了?”

“看不出,荥阳郑家,竟养出这种娇纵的女儿。”

自己夸自己勤劳的双手?郑楚儿差点被噎着。

不远处的楼阁上,一方案几前,一左一右坐着两个人,静静的看着下面。

两个公子都优雅贵气,其中一个手持银丝牙骨扇,轻轻的扇着,绝世芳华若隐若现。

另外一个,望着下面这出好戏,嘴角含着不易察觉的笑意,那些难听的声音,他们听到清楚,想看看下面的人,怎样应付。

“咳咳。”

郑楚儿咳了声,交代了翠柳几句后,然后慢慢的从袖中,拿出了一本薄薄的账簿。

元一丽一看,脸色马上就变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重生天保七年(求收藏 求投资 求各种票票) 第1章 赴邺城(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 第2章 觊觎(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 第3章 饿狼(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 第4章 进了狼窝(求各种票票) 第5章 拔出毒瘤(求收藏求各种票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