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龙抬头》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 古井

第1章 古井

抚琴的人 2021-02-23 13:44:55
  我出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自打我出生起,就衣食无忧。小时候我觉得我家的房子比周围的都要高大,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我家这覃宅,整个昆明也找不出第二家来,因为它不仅院深...

龙抬头

推荐指数:10分

《龙抬头》在线阅读

  我出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自打我出生起,就衣食无忧。小时候我觉得我家的房子比周围的都要高大,后来慢慢长大了才知道,我家这覃宅,整个昆明也找不出第二家来,因为它不仅院深楼高,而且还有各种各样名贵的石料雕刻而成的石雕石画。听爷爷说,我家祖上几代人都和石头打交道,是这石头成就了我们覃家,所以到我这,为了让后人铭记和传承石头文化,给我取名覃磊。也不知是名字的原因还是本身就命里有遗传,我从记事起,就和石头特别有缘,也特别喜欢研究各种各样的石头。

  我家的院子是老昆明典型的三合院,院里铺着古旧的青石板,有两栋房子,正面对门的那一栋,两层,是客厅、饭厅、花房。而进门右手边的那一栋,总共三层,就是一间一间的书房和卧室。正面的房子后面,有一个小山坡,建有厨房和一个专门用来雕石的棚子。

  院子的最左边,没有什么建筑物,而是一堵高大的石壁。我们家这宅子,原就在这圆通山上,这石壁本来就是山体的一部分,现在倒变成了我家的天然围墙了。年岁太长,这石壁常年裸露在外面,风吹日晒,上面早已不会在长什么植物了,偶尔石缝中会冒出一两株野花野草,其余的就是青黑色。爷爷在石壁上凿开一个口子,装了一盏灯在上面,晚上开着,当作院子里的路灯。石壁的下半部分就完全不一样了,各种矮牵牛、山乌龟、爬山虎、藤萝茂茂盛盛的生长着,把石壁下面遮得严严实实,我有时候觉得,生命就是如此奇妙,上面是光秃秃的石头,下面却是郁郁葱葱的植物,这样的对比让人不经意间就感慨万千。

  我家整个院子里,只有一个地方不能靠近,那就是是石壁下面角落里的一口古井。这口古井样式古朴,雕工细腻考究。这么些岁月,上面雕刻的神龙祥云图纹依旧清晰可见,一看就不是寻常匠人能够雕刻出来的。井口的一小部分已经嵌入石壁中了,井上用木头搭了个篷子,一盘粗长的麻绳绕在打水车上,晃晃悠悠,也不知在那挂了多少年头了。井边沿的石头已经被磨得十分光滑了,上面还有一个浅浅的印记,那就是长年累月绳子磨出来的,井上用实木架子做了一个简易转盘,用来打水。整体看上去古色古香很有味道,只是常年用铁栅栏围着,虽然留有一道小铁门,却也被粗大的链子拴住,再用巨大的大锁锁上。那些链子锈迹斑驳,围着铁栏杆绕了好几圈,最终笔直的垂进井里。家里人似乎对这口井也有所忌讳,从来不说谈论,也从来不靠近,就像它根本不存在一样。

  每当我好奇心泛滥问到这口井的事情时,大人们都支支吾吾,只说这口井是我祖爷爷亲自打的,可现在为何要重重锁困,都不再言语,要是再追问下去,就是一通骂,然后再三的警告我,无论如何,千万不要靠近那口井。

  可我每次路过,都经不住好奇,朝着那井多看几眼。久而久之,发现靠石壁的一个小角落,竟然有一处小洞,我估摸着够我爬进去,于是在一个浓荫蔽日的下午,趁着家里人都去上班,我便悄悄从那个因年久失修而形成的小洞里钻进了铁栅栏,无比兴奋地朝着井中看了一眼,原以为是一口枯井,不料井里却是水波清澈,只是不知为什么一股刺骨的寒意从井里冒出来,窜遍了我全身,我耳根一凉,觉得像是有人在我后面吹气一样,连忙转头,可后面却什么也没有。院子里静悄悄的,浓密的树荫把光线都挡在外面,这角落变得更加晦暗不明。

  我有点害怕了,不敢再停留。刚要从那个小洞钻出来离开,忽然垂到井里的链子抖动了一下,发出“哐啷”的一声巨响,我吓了一跳,停下脚步去看是怎么回事,还是什么也没有。我拍了拍头深吸一口气,可能是我产生幻觉了,不管那么多,先离开这。

  “哐啷……哐啷”又是两声,这次我保证不是幻觉,也没有听错,就是那大铁链子敲击井里石壁发出的声音,我看看周围,没有一丝风,转念一想,就算狂风,怕也吹不动这么粗的铁链。那它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发出声响?

  那个时候年纪还小,好奇害死猫。于是走到一半的我又返回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井里拉扯这铁链。我小心翼翼地走到井边,里面仍旧水波荡漾,只是此刻光线太暗,水都变成黑色了,根本看不清楚。我的手一碰到铁链上,就感觉有明显的震动,随即铁链开始猛然地晃动。我连连后退几步,铁链像活了一搬,上下左右的抖动起来,井里的声音越来越大,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拉住这根铁链爬上来一样。

  也不知怎么了,我站在井边愣起了神,那声音频率越来越快,井里的水慢慢翻滚起来,咕嘟咕嘟像煮开了一样。“覃磊!你站在那干嘛?”一声呵斥让我回过神来,爸爸妈妈站在院子门口,妈妈手里刚买的半袋橘子掉落了一地,正惊恐地看朝我这边,我低头一看:“哎呀妈呀,我什么时候竟然站在井口上了,再往前一步,可就掉进这不知多深的井里了。”想到这冷汗直冒,连忙从井上下来,爸爸看我回过神来,舒了一口气,大步走过来,两手握住那个小洞两旁的钢筋条,竟生生的往两边撑开,然后自己钻了进来,一把把我拉了出去。

  “啪”,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是一大耳刮子,脸上五个鲜红的指头印,我吓懵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妈妈忙把我拉到她怀里,开始责怪爸爸,爸爸叹口气,也不理我们,径直回屋去了。妈妈帮我擦擦眼泪,牵着我的手拉我回屋。我边抹眼泪边回头瞄了一眼那口井,那铁链依旧垂在那,根本不会抖动,也不会发出声响,井里看起来也很平静。难道刚才看到的、听到的真的都是幻觉?我摇了摇头,不管了,以后再也不去就是。这么想着,进了屋,刚要关门,我竟然看见从井边到院子里的青石板路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排水渍,从井里出来,隔一小段距离便有一个。我再仔细看看,居然是脚印的形状,这排脚印到院子中央就停住了,这下我是真的后背发凉,连忙“嘣”的一声,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过了几天,爸爸找人直接用千斤巨石,把那口井给封住了,外面的铁栏杆也重新加固,加高,反正就是我再也进不去了,其实就算让我去,现在我都不敢再进去了。过了些日子,我也就渐渐忘记了这些事。只是从那次以后,我身体就开始出毛病,不是这里红了一块就是那里肿了一块,去医院检查了很多次,都说是上火了,一来二去,爹妈也就没当回事。我爸爸十几岁的时候就去云南的边陲勐拉乡当兵了,等到生我的时候,已经是一名军官了。而我妈妈,则是一位思想前卫经济独立的女强人,早年自己做生意,留我和爷爷奶奶还有祖奶奶一起生活,很多天他们才回来一次。

  那年我刚好过十岁生日,爸妈给我过完生日就又去忙了。昆明刚入三伏天,就开始天天下雨,我爷爷算好了日子,要去城郊的盘龙寺给他们雕刻石碑。天天下雨,山路湿滑陡峭,并不好走,奶奶原本想让爷爷晚些日子再去,等到天晴了,也安全方便。可祖奶奶说什么也不同意,说是和盘龙寺的寿能大师有约,必须要按时去雕刻石碑。这盘龙禅寺的寿能大师,是远近闻名的得道高僧,当然不能毁了这个约。于是爷爷带上干粮工具,冒雨驾着车就去了盘龙寺。

  爷爷走后的一天傍晚,雨刚停,温润的风把乌云吹散,久违的月亮探出脸来。刚吃过晚饭,就听见住在隔壁的小伙伴黄桢在院外拉长了声音叫我的名字:“覃磊覃磊,出来玩!”我最后一嘴饭都还在嘴里没来得及嚼,就打开二楼的窗户对着下面喊:“哎,来啦,等我一下!”

  这黄桢小时候摔了一跤,额头上便有一道疤,看起来像极了屁股沟,于是便得一外号——黄屁股。黄屁股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家住在我家斜对面,巷子口第二家,两家离的近,关系也不错。

  来到院子门口,黄屁股和一群小朋友都在等着我了,于是我们就开始在巷子口的一块空地上玩躲猫猫。空地上停放着两辆公家的交通车,刚好成为我们躲藏追逐的好地方,直到玩的很晚,大家才一哄而散。我和黄屁股去小卖部买了两包“239”,这是一种塑料袋子装的饮料,用冰镇一下,冰凉好喝。我俩一人吸着一包便一起往回走。天空也没下雨,可也没有月亮,我俩边走边胡乱吹着牛,聊着动画片儿里的情节。

  走到我家门口,本来黄屁股再往前走走就到他家了,可是说了一路动画片儿,干脆我就喊他去我家看电视,看动画片儿。那时候黄屁股家还没买电视机,所以看动画片儿对他来说是挺大的诱惑。我俩说说笑笑就进了门。说也奇怪,平时那个时间家里的灯都开了,而那天家里却一片漆黑,只亮着院子里石壁上的那盏。

  我俩也没多想,进了院子正要和黄屁股去客厅,突然发现黄屁股不动了,也不说话,目不转睛的盯着小井那边看。我喊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然后惊恐地看了我一眼,转身打开院门,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我也不知道他发哪门子神经,喊了他两声,他也不理我,我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喃喃自语:“黄屁股是发什么疯,哎呀不管他了,我自己去看。”想着便往客厅走,突然我觉得有哪不对劲儿,便朝着古井那边看去,铁栅栏上那把巨大的锁竟然打开了,扔在一边,那些铁链也散落在周围,井上那块千斤重的大石板也不翼而飞了,井水咕噜咕噜的朝外面冒,此刻井边竟然站着一个人,嘴巴咧着看着我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龙抬头》 002 同学聚会 免费试读 《龙抬头》 003 吴云峰的威胁 免费试读 《龙抬头》 006 滴水不漏 免费试读 《龙抬头》 001 时来运转 免费试读 《龙抬头》 005 今非昔比 免费试读 《龙抬头》 004 我是冤大头 免费试读 第1章 古井 第2章 怪病 第3章 北京 第4章 画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