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龙抬头》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北京

第3章 北京

抚琴的人 2021-02-23 13:44:55
生活好像也没什么变化,依旧是去上学放学时,和一群小伙伴疯疯闹闹。但确实又有些相同,一是随后在我们日趋不断壮大的北门街娃娃队伍里,再也没有看看不见我的好朋友黄屁股的身影,更有甚者他家都了搬离了。我去问祖奶奶知不明白他去了哪里,祖奶奶说他家全家都去了首都北祖奶奶每次都小心翼翼的帮我把这些鳞片拔下来,在患处涂上药水,只是这鳞片越长越多,祖奶奶的眉头也越皱越深。妈妈起初以为只是普通的皮肤病,因为生意太忙,也就没太在意,现在看来,这长鳞的病已经越来越严重,于是抽出时间带我去医院检查。。...

龙抬头

推荐指数:10分

《龙抬头》在线阅读

  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上学放学,和一群小伙伴疯疯闹闹。但确实又有些不同,一是此后在我们日益壮大的北门街娃娃队伍里,再也看不见我的好朋友黄屁股的身影,甚至他家都已经搬走了。我去问祖奶奶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祖奶奶说他家全家都去了首都北京,我心想北京多好啊,虽然还是会想念他,但毕竟孩子心性,时间一久也就慢慢忘记了。二是我身上开始大面积的长出鳞片,特别是天阴下雨的时候,一天能长好几片,奇痒难耐。

  祖奶奶每次都小心翼翼的帮我把这些鳞片拔下来,在患处涂上药水,只是这鳞片越长越多,祖奶奶的眉头也越皱越深。妈妈起初以为只是普通的皮肤病,因为生意太忙,也就没太在意,现在看来,这长鳞的病已经越来越严重,于是抽出时间带我去医院检查。

  去了昆明红十字会医院,用了各种先进的仪器,都没有检查出这是什么病,主治医生拿着一支中华牌钢笔,义正严辞的说:“我仔细观察和研究了这鳞片,发现它们虽然类似一种结石,但却是有生命的,在被拔下来以后不一会儿就死亡了,我们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怪病,就像是鱼鳞一样,但本质上又和鱼鳞不同,如果条件允许,我建议你们带孩子去北京看看。

  妈妈脸色铁青,紧紧咬着嘴唇。她向来做事雷厉风行,当即决定带要我去北京的医院治疗。当晚吃饭时难得的一家人都在,饭桌上妈妈就提出要带我去北京治病的想法,但祖奶奶却不同意我去北京,而是要带我去盘龙寺找一个叫做寿能的和尚。

  双方在饭桌上就喋喋不休的争吵起来。最后决定问我的意思,我当然想去北京,我还没坐过火车,去了北京也不用上课了。祖奶奶看劝不下来,叹了口气说到:“那你们就去吧,但是要答应我一件事,我拿给你一样物件,小磊,你一定要收好,如果北京也治不好,那就速速回来。”说着就起身回她房间取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子,打开以后是白布包裹的两样东西,她取出其中一样来交给我,仔细一看,这东西可不得了,就连我妈妈这样见过大世面的人都惊讶的看着这物件,这是一根玉簪子,雕刻成一条小龙的模样,温润大气的墨绿色,雕工精湛绝妙,一看就不是普通物件。妈妈拿过去仔细端详,然后对祖奶奶说:“奶奶,这可是传世的贵重之物,你就这样给了小磊?”

  祖奶奶神色凝重,也不回答妈妈的话,只是再三交代,一定要我随身携带这样东西。我们看她面色严肃,祖奶奶向来睿智,既然她这么说了,自然有她的道理。于是我小心翼翼的把玉簪包裹好,放进我的背包里。

  妈妈爸爸去准备明天去北京的行李,我抱着我的小背包,很快就睡着了。说来奇怪,今晚那个全身湿漉漉的人没有再出现在我的梦里,这一觉睡的踏实安心。三天三夜的火车旅途我和爸爸妈妈顺利来到了首都北京,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见到天安门,我兴奋的手舞足蹈。在北京玩了一天,第二天就来到了北京解放军部队医院,爸爸已经提前安排好了,一到医院我就被带到各种不同的科室进行检查,整整一天的时间,我被折磨得精疲力尽,晚上回到我们住的宾馆倒头就睡。

  昏昏沉沉的睡梦中我听见木质的房间门被人敲响了,很有节奏和规律的声音,三快一慢:“咚咚咚咚。”我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想喊旁边的妈妈,却发现旁边的床都是空的,爸爸妈妈不知道去了哪里,那声音一直在响,我看了看手腕上的卡通表,两点四十五,这深更半夜的是谁来敲门?肯定是爸爸妈妈出去没有带钥匙,这么想着我就赤着脚准备去开门。刚走到门口,那声音突然停止了,我被无尽的黑暗和寂静包裹着,只有门外面走廊的灯光微微弱弱的从门缝透进来,那敲门声停了,但另一种声音响了起来,那是一种像用指甲去抓黑板时发出声响,让人听了全身不舒服,头皮都是麻的。

  我站在门前愣住了,深夜四周一片寂静,这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再这样的环境里显得格外刺耳。我小声问到:"爸爸妈妈是你们在外面吗?"门外没有应答,只有那令人发麻的声音。

  我吓的小腿都是软的,急忙跑回床上,用被子捂住头,过了一会儿,那声音停止了,我才悄悄把头露出来,四周鸦雀无声,一片昏暗。突然,那挠木板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次,我明显感觉到,并不是再门外了,而是从我的床板下面穿出来,刺啦刺啦,一下一下的在挠我的床板!

  我猛的从床上跳起来,难道床底下有人?我不敢在往下想,我慌忙的去找开关,想先把灯打开,可按了两下,丝毫没有反应,我就穿了个小内裤抱着头蹲在墙边瑟瑟发抖。那挠床板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块,我觉得指甲都快要弄断了。我缩在墙角,眼睛盯着那张床看,眨都不敢眨,生怕一眨眼睛,就有什么东西从床下出来。

  就在这时,淋浴室里的灯突然闪了一下,自己亮了。只是那光并不是寻常温暖的黄色,而是淡淡的红色,我颤抖着站起来,想去看看怎么回事,来到淋浴室门口,红光微弱的照出来,把房间也映的猩红猩红的。我推开门看了一眼,里面空无一人,那盏小灯泡不自然的散发着红光,我伸手去墙边按开关,“啪嗒”一声,开关按下去,可那灯依旧亮着。我被这诡异气氛吓到了,慌忙从床上扯了床被子裹在身上,靠在墙角里瑟瑟发抖。不知不觉昏昏沉沉的又睡着了。

  也不知哪个是真实的,哪个是梦境,这次醒过来,睁开眼睛,还是暗红色的灯光,借着这光,隐隐约约,我看见爸爸和妈妈坐在床上,他们打了个盘膝,背对着我,坐的端正笔直。看见爸妈我也就不害怕了,站起来跑过去叫他们,可是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我很奇怪他们为什么大半夜的不睡觉,要背对着我坐在床上。于是绕到他们前面,想看看他们是不是睡着了,等我到前面一看,差点尿都吓出来了。这两人确实是我爸妈,可是他们脸上带着面具,这面具青面獠牙,面目狰狞。我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这一下动静很大,他们两突然扭动身体转了过来,诡异的是,他们的下半身依然保持刚才的姿势只是从腰部生生扭转过来,整个人都扭曲变形,转过来以后,也不看我,双手朝着自己的脸乱抓乱挠,木质的面具发出艰涩难听的声音。

  屋里诡异到令人窒息,微弱的红光下,我看着爸妈用尽力气在抓脸上的面具,似乎非常痛苦。不一会儿,那木质的面具居然流出血来,看着爸妈带着这妖异的面具,满脸鲜血,我精神已经快要崩溃了,我也不敢靠近,只能边哭边喊他们。突然,门锁转动,吧嗒一下,房门居然开了,我呆住了,怔怔的看着房间门被一点一点地推开,外面是一个人影,看不清脸,佝偻着身子,手上拿着一根长棍子,头上戴着一顶非常夸张的帽子,这帽子组有半米高,只能看清一个轮廓,像是电视里演的那些跳大神的戴的。这人慢悠悠的拄着棍子,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

  我害怕极了,声嘶力竭的大喊:“你是谁?你别过来,爸爸妈妈你们怎么了!”可那人丝毫不理会,径直朝我走来,等他走近了我才看清,这人脸上也带着和爸妈同样的面具,面目狰狞可怕,但他的面具要更大更精致,把整个头都遮住了,上面的纹路颜色也更多,每一笔似乎都经过精心的描绘。如果不是现在情况诡异危及,说不定我还会多看一会儿,可现在我怕的一眼都不敢多看,紧紧闭上眼睛。

  那人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头,我下意识睁开眼睛看他,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把面具取了下来,这居然是一个面目慈祥的老人,只是不知道他经历了多少岁月,脸上满是纵横沟壑,嘴唇很厚,不像是中国人,眉毛长长的垂下来,没有胡须,下巴上却有一个大洞,用一截兽骨穿在里面,他头上戴的是一个巨大的冠子,看不出什么材料做成,非常华贵精美,就像皇冠一样。

  虽然看起来这人年纪很大了,但他的眼睛清澈透明,毫无浑浊之感。床上的爸妈更加疯狂的抓自己脸上的面具,老人从衣服里拿出一个铜钟,轻轻摇了两下,声音低沉而有磁性,然后伸出干枯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伸出手,让他牵着我,然后呆滞的站起身来,裹在身上的被子掉落在地上,我就这样赤裸着身体任由他牵着,一步一步往外走去。

  刚要跨出大门,放在我衣柜的背包里突然精光大盛,继而我听见一声祥和威严的动物叫声,像牛,像鹿,但确是我从来没听过的声音。这老人一惊,松开我的手,我突然清醒过来,急忙跑到床边抱起我的背包,背包内发出青绿色的光,把那猩红的光全部覆盖,那人嘴角动了动,重新把面具戴好,幽幽的说了声:“哼,竟然是豢龙氏的人。”说完,拄着棍子,一步一步消失在门外走廊的黑暗之中。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龙抬头》 002 同学聚会 免费试读 《龙抬头》 003 吴云峰的威胁 免费试读 《龙抬头》 006 滴水不漏 免费试读 《龙抬头》 001 时来运转 免费试读 《龙抬头》 005 今非昔比 免费试读 《龙抬头》 004 我是冤大头 免费试读 第1章 古井 第2章 怪病 第3章 北京 第4章 画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