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齐国风云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私塾

第三章 私塾

藕清 2021-02-23 15:16:42
的门口,望着门口络绎不绝的学子,又感慨出来,我又做回学生了。到了教室,一个老先生了等着了,那老先生了头发斑白,皮肤的皱纹了显现出来,拿书的动作也是非常迟滞。  那老先生看见了人了齐了,便干咳两声,拍了一下惊木。“昨天是大家来此地第三天老师也是不一般,那可是齐国最年轻的状元也是四大才子之一的齐青。那齐青原本是叫冉青,但是由于考上了状元而且当官后清正廉洁抓了不少贪官污吏,先皇为了表彰他的功勋,于是赐其国名齐,但这也是他的禁忌,他一般还是喜欢让人叫他冉青,很多人不理解。但时间一久还是习惯了。。...

齐国风云录

推荐指数:10分

《齐国风云录》在线阅读

  过了大概半个月老夫人通知齐峰可以去私塾了,不过这个私塾可不是一般的私塾,这私塾名叫安竹院。都是给那些个王公贵族们上课。

  老师也是不一般,那可是齐国最年轻的状元也是四大才子之一的齐青。那齐青原本是叫冉青,但是由于考上了状元而且当官后清正廉洁抓了不少贪官污吏,先皇为了表彰他的功勋,于是赐其国名齐,但这也是他的禁忌,他一般还是喜欢让人叫他冉青,很多人不理解。但时间一久还是习惯了。

  齐峰到了安竹院的门口,看着门口络绎不绝的学子,又感叹起来,我又做回学生了。到了教室,一个老先生已经等着了,那老先生已经头发斑白,皮肤的皱纹已经显现,拿书的动作也是十分迟缓。

  那老先生看见人已经齐了,于是咳嗽两声,拍了一下惊木。“今天是大家来此地第一天,我姓齐,叫齐青。老夫年过半百,口齿不清但耳清目明,你们下面做些啥子,老夫看得一清二楚,到时候你们的爹娘那里我可要去拜访的。”

  有个人问道,“老先生,您这么老了教得动吗?可别教着教着一命呜呼撒手归去咯。”大家朝着声音望去,只见最后一排的一个公子哥模样的人一脸鄙夷的望着老先生。

  老先生先是一愣,随后却是说道,“圣贤说过,发奋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所以老夫要是归去,那是天意咯,怨不得谁,怨不得谁。”

  老先生的意思是自己发奋求学问,常常没有饭吃,自己肚子饿了,都无所谓,学问上有乐趣那就忘记了忧愁和饥饿,所以老了都不知道,生死凭天意。

  那公子依旧鄙夷,“哼,老不死的,不就是个一声乳臭地穷酸书生,不知道天高地厚,这里的学生你可教不起那。”

  同学们窃窃私语起来,都在讨论那是谁,敢顶撞先生。老先生摇摇头,“学习不已贵贱为分,

  王公贵族,布衣乞讨者,皆可为师,皆可为学生。天地亦可为师。燕雀安之鸿鹄之志?若是不可为,那太上皇本市一介乞丐,又如何能成帝位?”

  这老先生好说辞,齐国开国皇帝可是乞丐出生,瞧不起没地位的人不就是瞧不起太上皇吗?齐峰心里觉得这老先生不愧为四大才子。而那学生一脸猪肝色,最后哼了一声,便趴在桌子上睡起觉来。

  齐国的私塾学的很精练,四书五经,礼乐法义。第一节课老先生讲了一篇故事,说是有一位古人出生高贵,富可敌国,但他非常喜欢学习,当他要游学各国的时候,大家很惊讶,都是极力劝阻,但是他说了一句话,“富可敌国无文化,岂不人傻钱多乎?”

  同行们哑然不语,有些惋惜,有些鄙夷。有一天他在路上遇到一位老叟穿着破烂,步履蹒跚,拿着碗乞讨着。那商人看见那老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于是站在一旁观察老叟。

  半晌老叟走到那商人身边质问道,“老朽乞讨不易,先生为何挡住老朽的财路?”商人一愣不假思索的问道,“为何我挡住了你?”

  “若你没有挡住我的财路,以至于我半晌没有人给钱,路过之人都以为你我有仇所以不敢给之。”商人惭愧不已,老朽又说了一句话,“学无止境,天地皆可为师,行万里,读书百遍,其意方可自现。”

  商人很惊讶,退后很远之后细细思虑着这句话,猛然醒悟,于是朝那衣衫褴褛的老叟深深鞠躬,“听老先生一句话胜过任何。请受吾一拜。”老先生连连拒绝,“无功不受禄,无名不收徒。”

  商人感慨万千,自己竟不如一乞讨老叟,于是发奋图强,最终成为齐国四大才子之一,他就是齐然。

  学生们听得入迷,浑然不知时间已到了午饭之时。老朽一拍惊木,大家才回过神来,这故事依然是在反驳那纨绔的言论呢。不约而同的望向那公子哥。

  那公子哥早已经被气得颤抖不止,两个小拳头捏的甚紧。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整个下午没有在出现过。

  安竹院里面分为男校,女校,男子读书,女子学礼。中午时分都是最热闹的时候,有的男子等在封墙出,看着女人们莺莺燕燕地进进出出,甚是一大享受。

  齐峰架不住身边的狐朋狗友也凑在封墙处看着,时不时还吹着口哨吸引女生注意。忽的,一个女子从封墙处经过,几个狐朋狗友顿时屏气凝神如临大敌一般。

  齐峰疑惑,等那女子走远后问道,“为何如此怕这个女人?”“哎,兄弟你是不是没来几天啊?这可是齐国第一美女,琴棋诗画样样精通,样貌也是美得令人沉醉。”

  齐峰更加疑惑了,“那你们?”一个公子哥把齐峰的头放低,凑上来说道,“这梁家女人可是个惹不起的,那天我一朋友上前调戏,结果直接被揍的鼻青脸肿,还有那里也被乱踩,现在想想。”那位仁兄说着说着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像疼的是他一般。

  忽然那梁家女子朝他们这边望着,顿时,鸡飞狗跳,鸟兽四散。齐峰被一把拉住往回跑。到了学堂门口,一帮人喘着气,拍着胸脯。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幸好跑得快。”“是啊,是啊。”

  坐回位置上,他忽然想到了父亲给他定的娃娃亲。不就是梁家女子么!顿时也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我以后的妻子是个女汉子?齐峰不停摇头。

  老夫子看见齐峰不停摇头,微微皱眉,“齐峰你来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齐峰一愣,什么问题?刚刚老夫子有提问?

  “先生,您刚有提问?”大家哄然大笑,老夫子咳嗽一声,“的确有,老夫问的是,何为学?何来问?何为学问?”

  “学者,不耻下问,问者,万物皆可为问。学问者,谦逊而善于提问。”这题目问的是什么是学习?哪里来的问题?学问又是什么呢?

  齐峰答得很圆润,学习就是不耻下问,天地间的一切都可以当做问题问出,学问是不仅要学,还要谦虚的问。

  老夫子点点头,虽然回答有些勉强但依然是上乘。老夫子回到讲案旁说道,“今天回去写一篇关于学习为题作文,然后会讲。大家早些回家休息,记得明天上交。”

  学堂内欢呼声响起,齐齐冲出教室上了自家的马车分道扬镳。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国公府大少爷 第二章 残影 第三章 私塾 第四章 家来新仆 第五章 天子怒 第六章 弹劾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