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宝贝佳妻举高高》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拍卖会

第6章 拍卖会

天下人 2021-04-07
林溪音立刻吓得不敢动了,她会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是个受虐狂,否者怎么会这么听霍抽骨的话?抬头一看霍锦昀大长腿一迈,下了车后立刻绕到副驾座来,替林溪音再打开车门,动作绅士优雅高贵然后又示意她跟在他身侧,两人并肩同行,向拍卖会场走去。。...

林溪音立即吓得不敢动了,她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个受虐狂,否则怎么会这么听霍扒皮的话?

只见霍锦昀长腿一迈,下了车后立即绕到副驾座来,替林溪音打开车门,动作绅士优雅。

然后又示意她跟在他身侧,两人并肩同行,向拍卖会场走去。

林溪音心中疑惑,但不敢多问,跟着霍锦昀进场,领到拍号坐下之后,才敢打量会场里的情况。

从现场的拍卖者的衣着打扮不难看出,都是A市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拍品都是些古玩字画、名品首饰,还有豪车超跑之类的。

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每件拍品都有人收归囊中,可霍锦昀始终安静地坐在位置上,没有任何动作。

直到拍卖会步入尾声,林溪音才看到霍锦昀举牌,对一件绘画作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喊价越来越高,林溪音再次瞪大了眼睛,看向那副作品,似乎不是出自大家之手,风格手法只能说是小孩儿涂鸦。

她怀着虚心好问的精神,凑近霍锦昀,低声问道,“请问这是哪位画家小时候的作品啊?”

却见专心竞拍的霍锦昀低头看了眼林溪音,唇角竟勾出抹笑意来。

那笑容未及眼底,可这样浅淡的一笑,却好像一颗石子投进林溪音的心湖,悄无声息,又震动极大。

林溪音的问题并没有得到他的回答,在霍锦昀收回目光和笑容后,她有些慌乱地回过头来。

总觉得这样优秀的男人,好比罂粟,不能接触,不是中毒,而是上瘾。因为此刻的她,她然很想知道霍锦昀开心时的大笑,会是什么样子的。

最后霍锦昀以六百万的高价拍下了这幅画作。拍卖会结束,他将画品递给林溪音,要她就这么抱着画框,便领着她向门口走去。

林溪音一头雾水,只好频频低头,疑惑地看着那副画,心底里的小人说她:六百万的画,你说是小孩儿画的,没品味。

经过拍卖行的大厅时,霍锦昀却停了下来,用法语和一对穿着十分贵气的夫妇打招呼,“夏尔先生,你好。”

“锦。”那位被称为夏尔的男士亲切地同霍锦昀拥抱,随后看见跟在他身后的林溪音,准确地说,是她手里的画后,立即惊喜地说道,“我和太太正想出来看看,究竟是谁花了六百万拍下我们孩子的涂鸦,没想到是你啊!”

霍锦昀勾唇笑了笑,又伸手揽住林溪音盈盈一握的腰肢,只是随意的一搭,距离不远不近,却正好给人一种亲昵而不轻浮的错觉。

他的手掌干燥温暖,正贴在林溪音的腰窝处,炙热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像股电流,迅速窜起,让她的脸色微微泛红,就连心跳,也一并乱了起来。

夏尔太太惊喜地问道,“锦,这位是?”

“林溪音。”霍锦昀顿了顿,又很有技巧地回道,“她格外喜欢这幅画,简直爱不释手,说是能在这幅画里找到家的感觉,我也就拍下讨她欢心了。万万没想到,竟是令公子的大作,看来真是有缘了。”

林溪音对这一番言论感到惊讶,但知道霍锦昀必然有他的打算,当即也就笑着看着夏尔夫妇。

原来这才是两人今天到这里来的原因啊,不得不感叹,霍锦昀这另辟蹊径的妙招。

夏尔太太对这个评价满意极了,立即问林溪音会不会说法语,又说英语也可以,想和她到偏厅里好好聊一聊。

霍锦昀抬指在她的腰上点了点,示意她答应,她这才用法语回答夏尔太太,“我的法语不太好,聊天的时候还请您见谅。”

结果这句话一开口,就叫夏尔夫妇惊艳不已,“怎么会?林,你的法语发音太好听了。”

于是,林溪音和夏尔太太去偏厅小坐,两人天南地北、人文历史,从家庭到社会,话题不断,相谈甚欢。

而这边的霍锦昀和夏尔则品着红酒,谈论着事业上的事情。

气氛十分轻松愉快。

最后,夏尔亲自将两位送到门口,看见停着的标致车,身为法国人的夏尔更加愉悦了,转身和霍锦昀握手。

“锦,你这么有家庭观念,看来我因为一些新闻对你误会很深。再次致歉。关于锦豪酒店融资的问题,我想我会认真考虑的。请你放心。”

霍锦昀笑得云淡风轻,“多谢夏尔先生体谅。”

“锦,你始终优雅谦逊,我们还是接触太少,我才会产生那些误解。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多多接触。”

“好的,一定再聚。”

霍锦昀又转身拉开车门,小心翼翼地护着林溪音就座,然后再和夏尔道别。

林溪音看着面前姿态优雅、态度谦和的男人。这才明白他参加这场拍卖会的用意。

醉翁之意不在酒,明着是慈善拍卖,实际上却是一场不露锋芒的公关。

那对法国夫妇明显是家庭观念极强的人,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场‘戏’,比一通冷冰冰的新闻稿,效果不知要好多少倍。

林溪音侧头看向霍锦昀,心想,这个男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霍锦昀此刻却是薄唇微抿,专心致志地开车,能看出来他在思考,至于在想什么,根本没人知道。神态专心到,连身旁人的打量他,他也丝毫没有在意。

打断两人思绪的是车厢里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

“你的手机。”

“啊?”林溪音发愣,反应过来,才说,“啊,不好意思,我接下电话。”

可一看手机上的名字,眉头就深锁起来,挂断后又是一通,林溪音只好接起,“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溪音,我要回趟B市,你想要什么,我给你带回来,好不好?”

“不用了,我想要什么我可以自己买,不需要麻烦霍……不需要麻烦你了。”一边应付霍峻霖,一边用余光瞥向驾驶座上的人。

好不容易挂掉了电话,却见霍锦昀油门一踩,径直从锦豪酒店的入口路过,车速快得惊人,沿着盘山公路一路向上,最后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酒店后面的山顶。

九月末的夜晚,凉风阵阵,寒气袭人。

林溪音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却没想到,他只是打开车门,自顾自的斜倚着山顶围栏,深邃的目光看向山下阑珊的灯影。

四周空荡安静,他的背影也十分寂寥。

林溪音就这么静静地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发丝在微寒的冷风中,轻轻浮动着。

天空中有繁星在闪烁,而他的眼里却只有那一片霍家的‘商业帝国’。林溪音突然间有些遗憾,自己的眼界是不是太过窄小?所以才无法看清他眼底的落寞。

落寞?林溪音猛地一愣,他这样的天之骄子,哪里会落寞呢。

风,又冷冽了几分。好像要将两人身上的温度一一卷走,林溪音抱紧了双臂,还是冷得打颤。

而霍锦昀却仿佛感知不到周围的一切一样,他仅仅穿了件白衬衣,却顶着山风,始终站在白玉栏杆那里。

林溪音想过走上前,打断他的沉思,甚至想去解释自己和霍峻霖并没有什么,可看着霍锦昀的背影,却没法开口了。因为她感觉到,他苦恼思考的是另一件事,那一定是件大事。

而自己此时的冷涩与他的沉思相比,实在渺小得可怜。

直到她站到双腿发麻,才等到霍锦昀转身。

只是此刻的他,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冷模样。两人一言不发地回到了酒店套房,林溪音看着他向主卧走去,转身想要回到自己房间时,却听见声,“等等。”

林溪音停下步子,看向霍锦昀,“霍总,还有什么事吗?”

他缓步走到酒柜边,抬手取下一瓶红酒,又勾起一只红酒杯,自顾自地倒了一杯红酒,“林助理可能不太了解,在霍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

“唉?”林溪音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似乎话中有话。

“就是说,恋爱就只是恋爱,没有更多的可能性。”说完便放下手里的酒瓶,向他的卧室走去。

林溪音这才意识到他在暗示些什么,是在警告自己吧,抓住了霍峻霖的心,并不意味着能够得到霍家的认可。

张口想要解释,“我和霍先生,没……”

“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作为上司的身份,给你一个忠告而已。”霍锦昀步子没停,头也不回的进了屋。

她深吸口气,才迫使自己渐渐冷静下来,且不论她和霍峻霖并没什么,就是真的是情侣关系,听到这种话也会更难受吧。

从第一次见面起,就这么轻视她,到现在还是用有色眼镜看着她,真的让林溪音火冒三丈。

洗了澡又关好门窗,躺在床上,脑海里还在循环播放霍锦昀的话。

可不知怎的,生气的情绪慢慢散尽,越想越觉得奇怪。

他的语气好像不只是警告,倒像是感慨,林溪音不禁细想,他是不是也有过不被霍家承认的感情呢?

立即脑补了一出,霍锦昀喜欢着某个平凡女子,带回家却不被家里接受,然后他苦苦求饶,却还是被迫分手。有这种故事的人,才能说出这种话来吧……

“疯了吧,管他做什么?”林溪音将脑袋埋进枕头里,只想将心头好奇的萌芽统统杀死。

安静的房间里,林溪音忙碌了一整天,明明身体累到极致,可意识却异常清醒,在半梦半醒间,脑子里的画面还幻灯片般回放。

杂乱无章,没有任何关联,可又如同一把匕首,在心上割出一道道血口。

妈妈梁文慈戴着手铐缩在角落里,无声求饶;看不清脸的陌生男子频频讪笑;更有血肉模糊的孩子,含糊不清地叫着妈妈……妈妈……

所有的人,又在一瞬间,猛然转过头来,伸手向林溪音掐来,诡谲扭曲的脸,可怕凄厉的惨叫声,如同洪水猛兽般的将林溪音围困其中。

“啊!”她惊叫一声,从梦魇里惊醒,在床上坐了起来,双手不顾一切地寻找着,按了所有开关,可屋子里还是一片黑暗。她又摸索着只想用指尖抓住点什么,好想找到有温度的物体牢牢地攥在手里。

可什么也没有,她只能无助地痛哭流泪,狠狠地发抖。

就像过去的四年里,每一个被噩梦惊醒的深夜一样,她在看不到尽头的黑暗里,苦苦等待黎明。

因为她知道,一切都是徒劳,没有人会来,没有人能来。

四年前的她,就失去了一切。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交易 第2章 见到霍均昀 第3章 误会 第4章 投怀送抱 第5章 跟我去一个地方 第6章 拍卖会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