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重生之海棠过往》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我没有妈,她不配

第6章 我没有妈,她不配

垂丝海棠 2021-04-29
李建红眼窝子火大,若也不是念着她是娘家的大嫂,以她往年的脾气,早已伸出手见状打招呼她了。邓文芳的话如此直接了当,她又也不是个傻子,诸位的其他人也不蠢,周宇非常不满她生育孩子两个女儿周宇的脸色也非常难看,心里的怒意已经翻江倒海了,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理智还未回神的邓文芳,她若是自己的老婆,他今日非抽死她不可。。...

李建红眼窝子冒火,若不是念着她是娘家的大嫂,以她以往的脾气,早就伸手上前招呼她了。邓文芳的话如此直白,她又不是个傻子,在座的其他人也不蠢,周宇不满她生育两个女儿,在外面乱勾搭别的女人的事,被她当众这样爆料出来,不是故意来打她脸吗?她今日真是后悔死回来看望他们了。

周宇的脸色也非常难看,心里的怒意已经翻江倒海了,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理智还未回神的邓文芳,她若是自己的老婆,他今日非抽死她不可。

被周宇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的邓文芳,终于把丢弃到九霄云外的理智拉了回来,大夏天的后背竟然冒起了一层冷汗,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一向没脾气的李建平此时都有动手打人的冲动了,眼底一片阴森晦暗似乎酝酿着风暴,直勾勾的盯着邓文芳的脸,语气很冷很硬道:“你若再多说一句,就给我滚出去。”

邓文芳本还想说句什么解释下的,可是在看到他的阴冷的眼神后,冲在喉咙里的声音戛然而止,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不安的老实坐回椅子上。

村里人都是第一次见李建平发怒,他们觉得他此时的模样有些骇人,却也知道他这是被邓文芳逼的。

李建华和李建刚兄弟俩本就不太喜欢这个大嫂,今日见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混账乱说,心里对她的不喜也达到了最高点。

李建红以往回来都会在村里四处显摆,还经常酸言酸语,村里很多妇人都不喜欢她。如今邓文芳这个猪一样的队友大嫂将他们家的丑事爆料了出来,有几个妇人目光灼灼的在李建红和周宇夫妻俩身上来回看,随后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回家!”周宇气得火冒三丈,猛的站起来就往外面走,招呼都不打一声,就骑着自己的单车先行一步了。

李建红知道他气狠了,今日回去自己定然没有好果子吃,狠瞪了一眼邓文芳,恶声恶气道:“大嫂,既然你巴不得我这小姑子过好日子,以后你们家的事我也不会再管。你之前想要去养猪场干活的那件事,也就此作罢,我李建红不伺候你这蠢货了。”说完后也气冲冲的跑出去,骑着单车追上去了。

他们两口子一走,邓文芳这下才发觉自己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脸上一阵臊的慌,想起今日这些事都是因为李海棠而起,她又忍不住要将炮火轰向她了。

只是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李远华就将写好的协议递到了李建平面前,“建平,你们两口子看看吧,若是没什么问题就签个字。”

李建平没有直接看协议书,而是抬头看了一眼静静站在一旁的李海棠,见她神色很平静,好似一个局外人般在旁等待。他垂下眼皮掩盖住了里面复杂的情绪,这才拿起协议书仔细看了起来,看完以后直接递给了旁边的邓文芳。

邓文芳看完以后,毫不犹豫的在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鼎鼎大名。

李建平用力吸了一口烟,也在协议下方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烟雾缭绕中,谁也看不清他眼底那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沉痛。

这份断绝关系的协议书写了三份,李海棠与李家各执一份,村委也保留了一份。

李海棠签完名字以后,就回到自己住了十几年的房间,在李婷的“注视”下,将自己所有的“家当”装了两编织袋子,随后提着两个袋子走到邓文芳面前,冷冰冰道:“你检查一下吧。”

“不用了。”这一次不是邓文芳大气,而是她很清楚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是些破烂,她再有本事也变不出天来。

李海棠瘦得跟麻杆似的两只手一左一右各提着一个袋子,肩上背着破旧的书包,一头齐耳的短发有些凌乱,外表看起来瘦弱可怜,可却丝毫没有勾起别人的同情心。相反,大家觉得她整个人身上的气质都发生了大的变化,身上好像笼罩着一层驱散阴霾的明媚阳光。

对这个家,李海棠没有一丝留恋,也没有一丝归属感,唯一值得她还留有一份感激的是养父李建平。

她挺直腰板走到他面前,语气比刚才的冷冰冰多了些许温度,“爸,这十五年谢谢您的养育之恩,您这份恩情我会记在心里一辈子,待他日梦想实现时,我会回报您。今天我做出这样的决定,一是不想让您为难,二是为了自己的前程。就算全世界都抛弃我,我也不会抛弃自己,我的人生路还有很长,我不甘于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我想要靠自己的本事走出去,前路再艰难险阻,我也要去赌一把。所以,请原谅我的不孝,您多珍重。”

她以为自己经历了一次生死,对于情感能够看透了,可是真正面对时,心里还是不免一阵酸痛,抬手抹了一把不知不觉流出来的眼泪,声音哽咽的跟李远华等人打了声招呼,就提些“家当”往外走了。

在她即将跨出门槛时,李建平又说了一句话:“你妈在京都。”

李海棠的背脊微僵,转过头来,泪眼婆娑道:“我没有妈,她不配。”随后又加了一句:“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值得我惦记的亲人,那个人就是您了。”

她看到李建平目光闪了闪,僵硬的嘴角扯了扯,她也强颜欢笑了下,随即坦然的离开了。

邓文芳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十五年她也付出了不少,可是临了了,对方一句感激的话都没有,碎骂道:“果然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王红娟轻嗤一声笑了,讽刺道:“这都是你自作自受。从今日海棠的表现看来,她的未来不可限量,是你自己一手把她逼出去的,你以后就待在村里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吧。”

“哼,谁知道她以后会混的怎样,就算混出息了,老娘也不稀罕。我有儿有女,他们都是聪明的孩子,我以后跟着他们,自然可以过上好日子。”邓文芳心里虽然有点虚,可嘴上却不服输道。

王红娟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她身后的一儿一女,这姐弟俩人的德性谁还不清楚啊,她懒得去挑明了,站起身拉着李远华一道走了。

堂屋里的其他人见今日的热闹看完了,也起身打了一声招呼,各自回家了。

在李家耽搁了一个多小时,外面的温度也降了些许,村里人也相继背着锄头出来干活了,他们见李海棠提着两个大袋子朝着村东头走去,不免会好奇问几句。这件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李海棠也就实话告诉他们了。

乡下人大多比较淳朴良善,听了她的遭遇后,心里不免多了几许同情。一出生就被亲爸妈给抛弃,还未成年又被养父母抛弃,大人自己所造的罪孽却要她来承担,真是个苦命的孩子。

从李家走到村东头有一段距离,李海棠这具身子虽然瘦弱,可常年干活力气很大,编织袋里的衣服没什么重量,唯一重的是书本。原主成绩还不错,在班上名列前三名,可是若想考进年级前三名,获得县一中的免学费名额,她还得加把劲才行。

吴奶奶是一个孤寡老人,丈夫年轻的时候死在了援朝战场上,她与丈夫的感情很深,后来也没有再组建新的家庭,独自一人将儿子抚养长大。唯一的儿子在成年后外出找事做时,又发生了意外去世了,所幸老人家心志比较坚强挺了过来。村里比较同情这位老人的遭遇,出钱给她建了这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土砖瓦房,只是没住多久,老人家就去世了。

李海棠将两个袋子放在门口,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这才推开没锁的木门走进去。

吴奶奶去世时,村里给她在这里办了一个简陋的葬礼,依照这里的习俗,凡是死者生前用过的物品都会烧掉,所以这是一间空的不能再空的屋子,连最简单的桌椅板凳都没有。

李海棠在空荡荡的卧室里走了一圈,屋顶的横梁上都挂满了蜘蛛丝,木窗上的窗户纸也全部脱落了,地上也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随后去厨房和茅厕里看了一眼,情况也差不多。

她将两个大袋子提了进来,随后找了一件破旧的衣服捆绑在长木棍上,将屋子里的蜘蛛丝先清理了一遍。粗略的打扫了一番后,她一路小跑去村里的小卖部,购买了些常用的生活物品。

李海棠与李家断绝关系这件事情,不过半个小时,整个李家村的人都知道了。李远华和王红娟夫妇俩在村里一向是好人形象,他们自然不会错过这样一个赚名声的好机会,他们夫妻俩带着家里三个刚好放学回来的孩子,浩浩荡荡的给李海棠送来了一些半成新的家具和厨房用品等。

刚提着生活用品回来的李海棠自然好好感谢了他们一番,他们送来的这些东西确实解了她的燃眉之急,这份心意她记在了心里。

雪中送炭总比锦上添花的效果要好,李远华和王红娟夫妇深谙此理,他们心里都觉得李海棠以后定会飞黄腾达,他们不介意在她最落魄的时候出手相助一把。

等李远华一家人离开后,李海棠提着水桶去了不远处的井边提水,回来将他们送过来的木床和锅碗瓢盆等清洗了一遍,随后将床铺铺好,这时天已经暗下来了。

李海棠这才发现这屋子里没有通电,她又匆匆忙忙的去小卖部里买了几支蜡烛,随后又去井边提了一桶水回来洗澡。

习惯了大城市里干净宽敞的洗漱间和淋浴工具,一时间还有点不习惯这原始的沐浴方法,心里感叹一番后,在屋子里直接褪下衣服,用毛巾沾水擦拭清洗起来。

看着这前世很多女子疯狂追求的排骨身材,李海棠一阵无语,“这也太瘦了,用身无二两肉来形容真的是太贴切了,所幸身高超过了一米六,还不算太矮。”

洗完澡以后,就着水随意的搓了一把衣服,晾在了外面的竹竿上。这时肚子又咕咕的叫了起来,她才想起没有吃晚饭。虽然李远华家给她送了点粮食,可是她也不想煮了,回到房间里,将背包里江楚恒给她买的肉包拿了出来,大口吃了起来。

吃完东西后,点上蜡烛,将书包里的课本拿了出来,开始温习功课。离中考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这一个月她还需要做不少的事情,为了得到那特殊名额,她必须争分夺秒的学习才行。

这一天晚上,李海棠睡得特别的沉,也睡得特别的舒服,好似身上所有的疲惫和无形的枷锁都被卸掉了,十几年来从未如此轻松的睡过一次懒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她真的灵魂重生了 第2章 得卷铺盖走人了 第3章 嘴臭的姑嫂俩 第4章 我想听您说句话 第5章 断绝关系协议书 第6章 我没有妈,她不配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