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前夫大人别套路》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 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女人

第1章 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女人

公子明玉 2021-04-30 23:42:44
豪逸酒店,南希用小小的身躯强力支撑这一个醉酒后的男人,踉踉跄跄的往房间走。滴!房门再打开,她带着破天时往里面走。将破天时放到床上,南希坐在床边喘着气,边用手扇着风,一滴!。...

豪逸酒店,乔希用小小的身躯支撑这一个醉酒的男人,踉踉跄跄的往房间走。

滴!

房门打开,她带着方天时往里面走。

将方天时放在床上,乔希坐在床边喘着气,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将眼光落在身旁睡着的男人,手指戳了戳他坚毅的脸庞。

这男人,真妖孽。

乔希吞了口口水,看着即使昏睡却依旧帅的天怒人愤的男人,手指点了点他坚挺的鼻翼,又描绘着他墨色浓重的剑眉。

明黄的灯光下,方天时那张素来冰冷不近人情的脸颊,也柔和了一些。

醉了酒的方天时,双颊有些微红,那浓重的剑眉因为爷爷去世的原因,醉酒也紧蹙在一起。

乔希的手指戳了戳方天时的薄唇,最后,手指滑落到他藏青色的衬衫纽扣上。

看着他一动不动的样子,乔希自从结婚之后一直被压迫的心情,终于好受了一些。

“我爷爷非要让我给你生孩子,才让我离开你,所以我只能主动睡你了。”

附身,嘟起嘴在方天时那坚毅的脸庞上重重吻了一下,吧唧一声,在安静的房间格外的响亮。

纤白的手指几下便解开了扣子,橄榄色的皮肤,发达却不夺目的胸肌,再配上他帅的完美的脸。

好吧,即使是被强迫了嫁给他,乔希还是心砰砰乱跳。

当她的手指触碰到方天时的腰带之时,却突然升起退意。

起身,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睡得深沉的男人,生气地说道,“喝这么多酒,你少喝点酒,没睡那么死,就不需要我主动了!”

可是为了自己的自由,她不得不生个孩子。

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秘密武器,捏开方天时的嘴,放了进去。

一分钟过去了……

乔希看着依旧睡得没有动静的方天时,心砰砰乱跳,坐在床边胡言乱语,“该不会是那个店员,骗我的吧?今天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是错过今天……啊……”

话说一半,她的手腕就像是被一块烫手的烙铁捏住,将她一把甩在了床上。

前一秒还睡得死气沉沉的男人,这一秒就像个禽兽,那双被酒精迷醉的双眼,充满了血红,如同要把小白兔撕碎的大灰狼。

“唔,等……”

一瞬间,方天时就擒住了乔希的唇,带着酒气的呼吸一下一下送进她的口腔。

霸道的掠夺着乔希的气息和理智!

他脑子混沌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只知道他现在需要女人,而身边正好有一个女人。

至于这个女人是美是丑,都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乔希紧张的像根木头,在混沌的方天时面前,只能任由他肆无忌惮,乔希攀在方天时背上的双手陡然收紧,指甲深深嵌进肉里,眼泪顺着眼角淌了下来。

结婚三个月,今晚第一次和自己的老公发生关系。

可是他,却连身下的女人是谁都不知道!

疼痛过后,乔希的唇角,溢出一丝破碎的笑容。

难熬的一夜……

乔希如同身在地狱!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将黑暗的夜晚撕开一道明亮的光线,光线慢慢在扩大,直到阳光洒满了整个天空!

温暖的阳光,穿过酒店房间厚重的窗帘,照在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个人。

男人精壮的胸膛中,乔希睡得安稳。

宿醉过后的头痛,将方天时从睡梦中吵醒,浓重的剑眉微微蹙了蹙,慢慢掀开沉重的眼皮。

露出一双高深难辨的瞳眸。

胸膛处,一道微妙温热的气息给了他如同被羽毛抚过的感觉。

敛眸,目光垂望着怀中的女人,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女人一小半的侧脸,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是谁。

二十几岁还使用郁美净的女人,恐怕只有她那个脑子有泡,有坑的妻子!

乔希!

一阵厌恶从心底升腾,方天时的手一推,毫不留情的将怀中的女人推得远远地。

乔希正做梦自己被坏人追呢,从悬崖上掉了下去,吓得她猛然看着眼前的一切,才意识到是在做梦。

可是,她明明是谁在床上,怎么醒来在地下?

目光,移到床上的男人……

“啊……”

高亢且穿透力极强力的声音在酒店房间响起,桥上的壁纸都要被她的高音震起来了。

乔希一只手捂着眼睛,一只手指着床上没穿衣服的方天时,“暴露狂!”

方天时直坐在床上,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乔希,将她高分贝的噪音拒之耳外,满脸的嫌弃和厌恶。

抄手,一个枕头扔到了乔希的脑袋上,刀片般的薄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闭嘴。”

要不是这个傻女人滚下床的时候,带着被子一起滚了,他怎么会光着?

长臂一伸,将手边的衬衫拿来披上,斜睥了乔希一眼,起身。

乔希就从指缝里,看到两条有力的大长腿,走进了卫生间,不疾不徐。

方天时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身浴袍,乔希也趁着这个时间,胡乱套好了衣服。

她紧靠在窗户站着,看着方天时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怯意。

方天时的瞳眸掠过乔希的身上,修长的手指拂过这房间里的一切,讥讽开口,“乔希,你真有本事。”

隔着一张床的距离,乔希看方天时的眼睛,依旧是海一样遥远的距离,她看不清他的眼神。

却能听到语气中的讥讽。

她笑,笑的无奈,“我没办法。”

如果生一个孩子就可以离开方天时,那么她宁愿和他睡一觉。

弯腰,方天时捡起地上的西装,掏出一根香烟,点燃,吸一口,烟雾缭绕之际,他的语气带着烟草的味道,“不觉得羞耻吗?在这种时候做这种事?”

猩红的烟头在他的指尖若隐若现,乔希看来,像是魔鬼额头的红点,带着渗人的光芒。

他又开口,“昨天是第几天?”

乔希眼中多了几分悲伤,手指抓着衣角。

“第十天。”

“呵!”

一声轻笑从方天时的口中溢出,他抬步,踩着柔软的地毯走到乔希身边,看着她的头顶,手指弹了弾烟灰,落在了乔希的肩头,

“爷爷去世第十天,尸骨未寒,你就带着我来酒店开房?这就是你报恩的方式?”

方天时叫乔希的名字,尾音总是带着微而上扬的音调,像是无意的讥讽,却那么好听。

听得乔希入了神,睫毛轻眨,她说,“是啊,为你生了孩子,你摆脱我,我摆脱你。”

她的声音很轻柔,如同微风下的湖水,只流动着粼粼的波光。

那副调皮的样子,也只有在方天时看不到的时候,才敢露出来。

“可是,我现在有一种恶心感。”方天时的手指,擒起乔希的下巴,削刻的下颚,朝着她,刺伤了她,“你是我见过,最恶心的女人,没有之一。”

饶是已经习惯这样的话,乔希的心依旧如同被刀片划了一下,她抬眉,眼睛对上方天时遥远的双眸,手指轻捏方天时坚硬的手腕,“既是被迫,我会对你负责就是了。”

方天时向来冷静,却被乔希这样‘不要脸’的精神,弄的怒气上升,指尖的力道陡然收紧。

就在乔希以为自己的下巴要被捏碎的时候,方天时手指的力道,泄了下来,

“乔希,从今天开始,你休想再爬上我的床,除非我和你一样脑子有坑。”

说完,他拿了衣服,转身离开。

房门关闭,乔希闭着眼睛,让身体顺着墙壁滑落,手指搁置在额头上,一声长叹在房间内响起。

方天时和乔希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乔希,你脑子有坑吧?

她本是精精明明一姑娘,被方天时说得多了,她也会经常问自己:乔希,你脑子有坑吗?

她离开酒店之时,望着洁白床单上,那一抹鲜艳的殷红,变成了最讽刺的笑话。

出租车内,马路边上的景色一幕幕的向后滑,她和方天时,就像是过电影一样。

她和方天时结婚三个月,他们没有感情的,只有爷爷辈的恩情。

十天前方天时的爷爷去世,生前最后的遗憾便是没有抱孙子。乔希的爷爷就告诉她,想和天时离婚,先给他生个孩子。

所以,她昨天晚才会睡了方天时。

刚刚踏进方家,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就从客厅内传来,“呦,还知道回来呀?昨天又去和哪个野男人鬼混了?”

说话的,是方天时的母亲李画梅,她看不起乔希,认为乔希是一个为了钱嫁给方天时的女人。

也是个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女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女人 第1章 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女人 第2章 当众出丑 第2章 当众出丑 第3章 为她出头的男人 第3章 为她出头的男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