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大唐农学院》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集议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集议

片雨 2021-05-01
本网提供更多了片雨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大唐农学院》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集议在线阅读。李胜近一月的走访得知,清河县内的良田,已经有一部分在崔、张、李等世家大族手中。然而没有了田地的百姓,也已经成为了世家大族的庄户。这个结果让李胜十分愤慨,武德初年,大唐在《均田制》的基础上,实行了《租庸调》的赋役制度,配合《均田制》的实行。规定丁男十八岁授田百亩,永业田二十亩,八十亩口分田,老死还官。。...

大唐农学院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农学院》在线阅读

清河县地处黑龙港流域,虽然地处温暖带,自然资源丰富。但是由于地势低洼,泄水不畅,历来清河县旱涝灾害频繁,又加之属于低洼冲积,海积平原。所以大唐时期,清河县地的农田,普遍是盐渍危害严重,能用来耕种的良田不多。

李胜近一月的走访得知,清河县内的良田,已经有一部分在崔、张、李等世家大族手中。然而没有了田地的百姓,也已经成为了世家大族的庄户。这个结果让李胜十分愤慨,武德初年,大唐在《均田制》的基础上,实行了《租庸调》的赋役制度,配合《均田制》的实行。规定丁男十八岁授田百亩,永业田二十亩,八十亩口分田,老死还官。

然而大唐开国不过短短十几年,清河县内就出现了土地兼并,怎么不让李胜气愤。世家大族的危害,竟然到了如此地步,难怪李世民对世家大族如此忌惮。

李胜经过一个月的走访调研,也确定了清河县土地兼并的根本原因。小农经济固有的脆弱性,抵抗自然灾害时,无力抵抗家族势力和官僚权利,是决定土地被兼并的主要的根本原因。

最让李胜恼火的是,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还要和世家大族掰扯。除非李胜当做没有看见这些,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等李世民招自己回朝完事,任由清河县百姓被世家大族压榨。李胜认为自己做不到,对于这些他不能选择漠视。

李胜这几天也是对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也是很闹心。想要解决这件事确实很难,古代人对于土地的热爱,绝对出乎现代人的意料。现代人有钱就想着做生意赚更多钱,和古代人有钱就多买地的心理,是一模一样的。

想要从世家大族手里掰出田地,除非你弄死他。要不然别想从他们吃进去的土地中,再让他们吐出一寸土地来。

李胜越是明白越是闹心,百姓无田,为了活下去,只能为世家大族种田。刨去本身要交的赋税,还要交给地主一部分地租,能留下来的粮食已经寥寥无几。虽然不至于饿死,但是想要吃饱也是不可能的。如果遇到荒年,饿死人那是肯定的。百姓如果活不下去,只有暴乱一条道走了。

李胜绝对不想看到这种结果,但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和世家大族走到对立面。李胜躲来躲去,还是要和世家大族争斗,李胜对于这个结果也是很无奈。

清河县衙,李胜溜达了一个月,终于不再出去了。他招来了县衙内所有的官吏,准备开一个会。

古代开会叫做朝参或者集议,朝参是由皇帝主持的会议,由文武百官参与,是决定国家大事件的会议。集议这就包括广泛了,也可是皇帝主持的一般的会议,也可是部门大员主持召开的讨论会议,也可是一州一县长官主持的会议。

平时像县令主持的集议,一般只有县丞县尉与六曹参加。像底层的仓储和税赋刑衙官吏,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像李胜这样,全都招来开会的,还是头一次。

后衙大堂中,三十多位官吏齐聚一堂,厉宏才与崔明川来回的看了一下,大堂内这些底层衙役,因为他们不知今日招来他们所为何事,他们全都在低声的相互打听,弄的整个后衙大堂内,一片的嗡嗡声响。厉宏才和崔明川两人都是眉头紧皱,对李胜这个做法颇有成见。

李胜独自一人,进入了后衙大堂,手中还拿着一摞纸张,这是李胜准备的发言稿,和一些自己调查的数据。

“见过县令大人。”

满堂官吏,除了厉宏才和崔明川两人,其他全部起身与李胜见礼。

李胜走到主位坐下,说道:“都免礼吧!我这人对于礼数不很在意,以后再有这样的集议,大家就不要多礼了。”

李胜说话很和蔼,这让满堂官吏对他很有好感。好多官吏还是第一次见到李胜,对李胜的年纪和态度,都很惊讶,像李胜这样年轻又没有官架子的县令,他们还真是头次听说。出于对李胜这位县令的尊重,他们还是行了一礼,才坐回去。

李胜看诸人都坐了下来,说道:“我这人没有那么多的废话,性格也是直来直去,所以我就直奔主题。今日叫大家来,有一件事情想要与大家讨论。是关于武德元年到今日的土地买卖问题,十几年来,灾害不断,许多庄户为了活命,将官府授予的田地抵押或者卖掉,今日我们就是要讨论如何将土地要回,再分配给他们。现在大家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了。”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

在坐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说话。厉宏才也是惊的不轻,李胜是很直接,上来就是扔雷。这事情要真是实施了,世家大族绝对会瞬间炸窝,绝对会引起强烈的反抗。

“县令大人,卖出的土地要想再收回,这事不好办。如果真要实施,恐怕会生事端。”

厉宏才还是开口了,作为县丞,他不得不开口,作为县令的佐官,回答县令的问题,对重大事件提出质疑或建议,是他的本职工作。

“大唐律法规定,官府授予的永业田和口分田,任何人无权买卖,在坐的不会不知吧?”李胜说道:“刑曹何在?私自买卖土地应该承担什么刑罚?”

清河县掌管刑曹的官吏,叫做张菘,是一位十分干练的中年人。他听到李胜点了他的名字,就站了起来。

“禀县令大人,私自售卖官府授田,如若查实,一亩笞十,二十亩加一等。买卖数量巨大者,刑至百仗。且原田返还,本金没收。”

李胜对于张菘的回答很满意,点了下头,又问道:“如果占田过限者,该如何惩罚?”

“占田过限者,一亩笞十,十亩加一等,超过三十亩以上者,仗六十。百亩以上者,徒刑一年。”

“好!”

李胜更加满意了,说道:“既然有朝廷的法度,那你们说说,对于本县出现的土地买卖的事情,该如何处理?”

崔明川自李胜摆出了问题,就没有开口。因为李胜说的这个问题,他崔家买的土地最多。崔家的当家人崔恒,自从当上崔家的家主,这十几年来,就没有停止对土地的热爱。在崔六和一些下人管家的实施下,崔家在清河县多出的田地,已经超过了两万亩。如果按照律法,一亩十鞭子来算,能把崔恒打成肉泥。如果按照李胜的想法,全部退还给百姓,就不用鞭子打了,心疼就把崔恒心疼死了。

崔明川对于这件事,他不敢说话,说什么都别扭。按照大唐律法来说,他身为县尉,就该秉公执法,追回买卖的土地,重新还给农民百姓。以情意来说,他是崔家的四爷,维护崔家的利益,是他应该有的责任。崔明川现在说什么,都不行,索性不说话。

“县令大人,按照大唐律法,是该追回田地,还耕于民。但是你也知道,私下买卖土地,已是普遍现象。如果我清河县先开了口子,那么我们就成为了众矢之的,先不说官位,就是清河县的乡绅也不愿意。如果乡绅全体撒手不干了,我们还怎么管理乡里?”

厉宏才说的这些,李胜之前就考虑过了。乡绅也是世家大族的一股力量。这些人都是一些,有文化的小地主,或退休返乡又或者是长期闲赋居乡养病的中小官吏,还有就是宗族元老和一些有影响的人物。

这些人近似于官而异于官,近似于民又在民之上。乡绅阶层在古代有很高的政治地位,扮演者朝廷、官府政令在乡里社会贯通并领头执行的角色。朝廷和官府如果有什么政令、法令,如果想要百姓知晓,乡绅这个角色是必不可少的。

这也是文化知识不普及的弊病所在,平民百姓中识字读书的人很少,可以忽略不计。那么政令下达到他面前,他不识字,你不是白下了吗?难不成让官吏们一家一家的读不成,这样的话,要多少官吏才成。所以乡绅的存在感,就显示了出来,他们可以帮这个忙,他们这样做也显出了他们的地位与声望。

乡绅的地位还体现在经济上,他们拥有土地多,房产多,承担的赋税也多,最主要就是他们对百姓有支配能力。比如说领头修建水渠、道路、捐款救灾、荒年周济、稳定民心等。所以说乡绅在古代,有不可动摇的位置。

李胜此时抛出这个问题,虽然对百姓有利,但是触动了乡绅和世家大族的利益。说实在的乡绅没有一个不是占地过限的,这些多出来的土地,不是私自开荒出来的,就是买卖回来。如果李胜真的要按照律法来衡量,每一位乡绅都要拉出去打死为止。世家大族,也会和崔恒一样,能打成肉泥。

李胜知道其中的关节,李胜此次没有要针对谁,只是想减轻百姓的压力,能让他们有田耕,有饭吃,不至于饿死。对于乡绅李胜还真的不想动手整治,他也不敢自掘坟墓。

“厉大人,你们没有理解我意思,我是说不准买卖土地,所有买卖的土地要收回,还耕于民。对于开荒所得土地,我不但不追究他的责任,并且还会上书皇上,免了他的赋税。但是对于买卖得来的田地,他们必须返还,这是不能商量的,这是朝廷的法度问题。本官可以不追究他们的罪责,但是也不能任由他们压榨百姓不是?”

崔明川一听李胜不追究罪责,就知道李胜不是向着崔家来的。但是崔明川也知道,要想让自己大哥,把吃进肚子的田地,再吐出来门都没有。崔明川也知道,李胜此事是必将实行了,虽然李胜拿出来讨论了这件事,但是想要阻止李胜实行,是万万不能的。李胜此人虽然年轻,但是从上次的事情来看,李胜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一种人,只要他认定了事情,谁都挡不住。

“李侯爷,明川以为,此事可行。百姓有其耕,则不生乱。百姓有粮,心中不慌。这是维稳之道,也是惠民之道。清河乡绅定会明白侯爷的苦心。”

李胜万万没有想到崔明川会站出来支持自己,自从上次崔明川将崔六、崔文广、崔亮等一帮崔家的人绳之以法,李胜觉得崔明川是壮士断臂自保其身。

崔明川是崔家的四爷,具李胜调查,崔家在清河的田产已经超过了五万亩,买卖得来的酒超过了两万亩,要是全部追回,想必崔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

“崔县尉,据我得知,崔家在清河县买卖的田地,已经超过了两万亩,不知崔县尉要不要做这个领头人?”

满堂的官吏都看向了崔明川,想要看看他怎么回答。在坐的除了几位外地的官吏,其他诸人不说全部占田过限,但是又大多数人都有买卖和占田过限的行为。如果崔家都低头了,他们自然要还耕于民。

“李侯爷说笑了,崔家做主的不是下官,下官自然不能左右崔家的决定。但是下官名下有田两千亩,我愿意交出全部多出的田地,只留下朝廷的授田。至于其他人,下官就不能左右了。”

崔明川这一招很好,他抛开崔家,率先做出表率,任谁都挑不出毛病。李胜也看出来崔明川什么意思,他抛出全部多余田地,就是告诉李胜,这活我不接,我干不了。

李胜什么人,岂能让他跑掉了。笑着说道:“崔县尉当为我等楷模,如此舍己为人的品德,值得我等学习。不过,崔县尉作为一县的县尉,担负着重要的职责,岂能不再多发挥余热,我看崔家主的工作,就交给崔县尉如何?”

厉宏才这家伙,绝对是那种表面忠厚,内心腹黑的家伙。;李胜的话刚刚落音,不给崔明川张口的机会,这家伙瞬间补刀。

“崔县尉,品德高尚,本官佩服。崔县尉既然支持李县令的决策,定会不予余力的劝解崔家主还耕于民,如此我等的压力又小了许多。本官在此谢过了。”

崔明川都想骂人了,这两人一唱一和的,自己就被他俩给套牢了。崔明川想要撂挑子,是彻底的不能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正文 第三十章 小猫两三只4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集议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崔清远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想要田没门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半吊子县令 正文 第三十六章 肥肉难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