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玲珑峰》在线阅读 > 正文 暗杀令

暗杀令

飞天魔女e 2021-05-02
,满目金黄。  扬州城,水榭茶楼。  宾客一切如常,往来船速,热闹的场面合理有序。  二楼水晶帘沙曼内,闭月坐在那里,手里的茶杯已没了热度。  “姑娘,要切记给您添些水?”丫环春兰探进头问着,“您的水凉了,要切记换热器的?”  “不需要了。”闭月淡淡地说乾宁二年(公元895年)。各地诸侯不断,虽然因为高骈和毕师铎秦彦各方势力的混战不休致使扬州这个风情万种的城市也难免战火之灾,但扬州这个城市就有那种与生具有的气质,那种“任凭乱世战火分钟,我自风韵不减”的气度,使得这个城市依然保持着那份闲致优雅。。...

玲珑峰

推荐指数:10分

《玲珑峰》在线阅读

  唐朝末年。因为宠信宦官,曾经繁华无比的大唐因为黄巢起义的重创全然早已没了当年的繁盛气象。皇帝李晔名义上还是皇帝,但其管辖的范围仅限于长安岭南

  乾宁二年(公元895年)。各地诸侯不断,虽然因为高骈和毕师铎秦彦各方势力的混战不休致使扬州这个风情万种的城市也难免战火之灾,但扬州这个城市就有那种与生具有的气质,那种“任凭乱世战火分钟,我自风韵不减”的气度,使得这个城市依然保持着那份闲致优雅。

  秋日,满目金黄。

  扬州城,听雨轩茶楼。

  宾客如常,往来船速,热闹有序。

  二楼水晶帘沙曼内,沉鱼坐在那里,手里的茶杯已没了热度。

  “姑娘,要不要给您添些水?”丫鬟春兰探进头问道,“您的水凉了,要不要换热的?”

  “不用了。”沉鱼淡淡地说道。“让夏娟取我的纸墨过来。”

  “是。”春兰应声退出。

  不到片刻,一个和春兰模样仿佛的小姑娘,身后跟着四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手里捧着笔墨纸砚。

  都放这里吧。

  “姑娘,笔墨都备好了,您看需要谁留下来帮您磨墨?”夏娟让四个丫鬟把笔墨纸砚放在沉鱼身后那个宽大足的红木雕花桌案上。

  沉鱼点点头。

  “你留下,让她们都下去吧。”

  夏娟轻手轻脚的开始侍弄那些笔墨纸砚。沉鱼有个习惯,但凡她用来写字画画的那些笔墨纸砚之类物什,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磕碰,甚至往桌上放置的时候,都不能有响声。也就夏娟,深谙她这些习惯,因此沉鱼在写字或画画的时候,其他人断然不敢近前侍候。其实,沉鱼平日里待下人还是非常温和的。只是,书画向来是被她视为与内心对话的一种独特方式,所以她要求环境是绝对的纯净,且没有杂音。

  自从开了这个听雨轩茶楼,沉鱼便处于半隐居状态,很少过问江湖之事。她将所有精力用于研习书画。她的画已经突破了当时青绿山水的窠臼,自成一派。尽管如此,她从未荒废过武功,只是会在所有人都睡下之后自己练。她深知,在“姑娘,前厅有客人指名要见您。”在前厅值勤的春兰进来禀报。

  其实她已经进来一会了,只是当时沉鱼在画画,她不敢打断,一直看沉鱼完成了手头的画,她才敢呈上拜帖如实禀报。

  “夹岭山悟云寨诸葛青山!”沉鱼看了拜帖,陷入了陈年旧事的回忆中。

  5年前,这个诸葛青山是夹岭山悟云寨的寨主,虽然占山为王,但从未骚扰百姓,自给自足,做些,护镖生意,供给山寨,甚至遇到灾荒之年,还要周济当地百姓,因此深受当地百姓拥戴,在当地颇有名望。沉鱼师姐当年遭遇黑衣人截杀,就是在家岭山地带,因此沉鱼便托帮她查找那些刺杀师姐的黑衣人,正是因为这个诸葛青山的帮助,她才能找到那些黑衣人替师姐报了仇。此后沉鱼思忖片刻,整衣净面,淡妆微启,款款步出珠帘。

  “见过青山兄长!”见到诸葛青云,沉鱼施施然屈身见礼,“兄长别来无恙。”

  “贤妹,一向可好!”诸葛青山也深施一礼。

  二人分宾主落座,春兰敏慧,一看沉鱼如此客气,既知来客非同一般,便按照至尊之客规矩为他泡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

  “我来为青山兄斟茶,你先下去吧。”沉鱼接过春兰的茶壶吩咐道。

  春兰悄然退下。

  “青山兄来扬州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恐怕是我要给贤妹添麻烦了!”诸葛青山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份文牒。“妹妹看看便知!”

  沉鱼接过文牒从头至尾看了一遍。脸色也有了轻微变化,只是这变化不易察觉。

  “兄长什么时候关心起诸侯征战的朝堂之事了?”沉鱼有些诧异的问。

  “贤妹有所不知,两年前一伙儿歹人袭击了我的夹岭山悟云寨,多亏了董昌董大人手下大将王温将军仗义相救,方保我悟云寨这几年的太平。我也是想报答他们助我守寨的恩情才答应替他们董昌董大人除掉他的心腹大患钱镠的。贤妹应该知道,论情报信息获取我手下人脉广布,可是论武功我可是差了太多了啊,所以万不得已我才求贤妹帮我!”

  “这——”沉鱼有些迟疑。

  “贤妹,现今乱世,豪强争食,大唐已经不是当年的大唐了。裂土分崩已成必然,朝堂混乱,江湖良机,贤妹乃当今武林剑圣,倘若贤妹亮剑出锋,号令天下,岂不能成就巾帼英名永载史册——”诸葛青山边说边观察沉鱼的脸色。当他说到后来时,他发现沉鱼的眉毛微微跳动了一下。他有意停顿了下来。

  “兄长有何高见?”沉鱼不动声色地问道。

  “贤妹这几年一直闭关修行,不知道外面的事,唐景福元年,朝廷升越州府为威胜军,董昌升任威胜军节度使,被封为陇西郡王。说真的,董昌当年的那点名声,还是钱镠给他挣的。若论文韬武略,钱镠才是当今英豪,董昌因为邀封越王未遂,一心想称帝,钱镠必然讨伐,届时不免战火重燃生灵涂炭。贤妹若能调用江湖力量,帮董昌除掉钱镠,再运用智谋,切断董昌称帝之路,对当今李晔称臣,最重要的是,当今唐朝气数已尽,贤妹可效仿当年的曹操,挟天子令诸侯,岂不能芳名永垂么?”

  “兄长有所不知,自从师姐死于仇家追杀,我便无心再去争名夺利,更不想过问江湖之事。兄长若无它事,请恕愚妹失陪。”沉鱼说罢,起身做出送客姿态。

  “贤妹,可曾听说,新近江湖上出了个‘惊鸿仙子’的剑客,声名颇有当年令师姐的锋芒。”

  “哦,”沉鱼顿了顿,“你说说看。”

  “这惊鸿仙子,据说是来自北方异族,因为经常在晚间白衣蒙面出现,人们都不曾见其真容,只是身形轻盈迅捷如惊鸿,人们便送其惊鸿妃子之名。她曾经刺杀过与屠戮魔王之称的秦宗权和其追随者孙儒,虽然没有成功,但却让这两位闻风丧胆,夜不能寐,由此可见其名非虚。”诸葛青山顿了顿接着说道,“贤妹真的甘心,当年苦战得来的剑圣之名被人夺走么?”

  “不过是浮名罢了,还当真成圣了么?”沉鱼冷笑,“这个乱世,一介女流,能安然保命就不错了,哪里还求那么多?”沉鱼虽然嘴上那么说,但脸色却流露出兴奋之色。

  “贤妹十年前可不是这般消沉,”诸葛青山说着有些激动,“想当年,贤妹的一把剑威震江湖,甚至那些手握重兵的诸侯,都要礼敬妹妹三分,就因为摩天女侠,竟然让妹妹舍了剑圣这个名号,闭关十年,甘心在这扬州城默然隐居。贤妹如此自苦,只怕世人未必会理解妹妹。”

  “此话怎讲?”

  “现在有说,当年刺杀摩天女侠的黑衣人,是贤妹暗中差遣,事后贤妹又追杀他们灭口......”诸葛青山不敢抬眼看沉鱼。

  此刻,沉鱼的身子震了一下,杯子里的水也抖了出来。

  “不要说了,我做事只管高不高兴,才懒得理会世人的嘴!”沉鱼此刻的脸色像极了十年前——一样的冷酷,一样的决断!“你回去告诉董昌,即便我沉鱼去杀董昌,是我沉鱼自己高兴做的事,与他毫无关系!”

  “是,是!我这就回去禀报董大人,就说钱镠之事不足为虑!”

  “你去吧!”

  诸葛青山离开听雨轩茶楼,直奔浙东诸暨,他是去报信的。董昌因为称帝受阻于钱镠,正为此焦灼难安,诸葛青山自告奋勇,出面邀请冷血妃子沉鱼出山刺杀钱镠,他不知道这事诸葛青山能否办成。因为他也听说冷血妃子沉鱼的性格孤傲,江湖人别说他们这些各地诸侯,就是当今皇帝,她都不会放在眼里,当然当今这局面,谁都不把皇帝放在眼里。他现在的焦灼就集中在这件事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引子冷血妃子 暗杀令 惊鸿仙子 钱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