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大明十七朝》在线阅读 > 正文 四、初入寺元璋拜师学艺

四、初入寺元璋拜师学艺

彭承祚 2021-06-10 15:50:46
无法需要支持,只好将三子分派任务向人佣工,长女嫁与李家,此女以过为童养媳,只留着朱朱元璋一人在家里。朱世珍一向宠爱此儿,没怎奈,又留下的朱氏在家里照料朱朱元璋。三日,朱朱元璋突然间像大人一样对朱氏地说:“娘,我切记在家里再玩闹胡过了。娘,璋儿想学本事”。  朱氏朱氏听得此语,顿时心头一震,朱氏与世珍不同,她自幼受其父影响颇有见地。心知朱元璋生来非凡,日后定成大事,早也动了想让朱元璋习文修武的心思。只是贫贱夫妻百事哀,虽是动了此心,但是一家谋生尚且无暇,有怎有财力去让朱元璋习文修武呢?因此朱氏夫妻也就将此事放下,想到此一节,朱氏心如刀绞。今日又听得朱元璋如此央求,心中暗自夸“我儿出息”,做母亲的万般无奈只得笑问儿子道:“儿啊,却不知你想学什么本事呢?”。。...

大明十七朝

推荐指数:10分

《大明十七朝》在线阅读

  话说自高彬给朱元璋取顶大名、禅名,收为禅门弟子后,世珍夫妇自是勤俭持家抚养此儿。光阴易过,岁月如流,朱元璋渐渐地长大起来,益发的聪明顽皮,端的是与几位哥哥姐姐截然不同。可一家子的重担也全部落在了朱世珍肩上,偏偏越是乱世动乱就越容易水旱歉收,加上朝廷的赋税越来越重,朱世珍一家是今日吃两餐,明日吃一顿,忍饥挨饿,挨延度日,夫妻俩却将全部富贵希望寄托在了幼子朱元璋身上。待到朱元璋六岁那年,家中实在再难以支持,只得将三子分派向人佣工,长女嫁与李家,此女以过为童养媳,只留着朱元璋一人在家。朱世珍向来疼爱此儿,没奈何,又留下朱氏在家照看朱元璋。一日,朱元璋忽然像大人一样对朱氏说道:“娘,我不要在家再嬉闹胡过了。娘,璋儿想学本事”。

  朱氏听得此语,顿时心头一震,朱氏与世珍不同,她自幼受其父影响颇有见地。心知朱元璋生来非凡,日后定成大事,早也动了想让朱元璋习文修武的心思。只是贫贱夫妻百事哀,虽是动了此心,但是一家谋生尚且无暇,有怎有财力去让朱元璋习文修武呢?因此朱氏夫妻也就将此事放下,想到此一节,朱氏心如刀绞。今日又听得朱元璋如此央求,心中暗自夸“我儿出息”,做母亲的万般无奈只得笑问儿子道:“儿啊,却不知你想学什么本事呢?”。

  朱元璋从凳子上跳下来,双手叉腰,十分神气的对朱氏说道:“娘,儿要习武艺,杀尽天下坏人,还要学写字,判定天下不公事?”。

  朱氏问的此语,顿时惊呆,她不知道朱元璋怎么自己突然冒出这么大口气的志向。当是时刘福通、韩林儿已经起事,中原纷扰,朝廷四处对反贼捕风追影。此语若是传出,一家就别想活命了,吓得朱氏连忙捂住朱元璋说道:“好儿子,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了!”。

  朱元璋却是万分委屈,带着眼泪对朱氏说道:“娘啊,你为什么不让璋儿习文修武?”。

  朱氏心如刀绞,泪珠垂下答道:“儿呐,咱家穷,娘没钱请师父教授你啊!”,说罢母子抱头痛哭。朱氏忽然想起高彬一节,她想那昙云法师高彬乃是远近闻名的得道高僧,传闻也是文武无双,璋儿出生之际他便应允收为徒弟,若是由高彬教授璋儿,岂不甚好?

  想到此处,朱氏停止哭泣,用手抹去朱元璋的眼泪,柔声道:“儿呐,别哭了,你看咱家屋后山顶上的那件寺庙,那寺庙唤作皇觉寺,寺中有位得道的昙云法师。你一出生起他便收下你做徒弟了,儿呐,昙云法师文武盖世,你可上山拜他学艺”。

  朱元璋这才破涕为笑,却问朱氏:“娘,可是孩儿怎么才能找到昙云法师,师父又怎么还认得孩儿呢?”。

  朱氏爱抚的抚摸着朱元璋的头,笑道:“傻孩子,你这名字还是你师父给你取的呢,你还有一个禅名,唤作‘朱元龙’。儿呐,你只消上山,寻到一两,庙里的师傅,就说‘朱元龙前来投拜昙云法师’,他们就自会带你去了”。

  朱元璋听得母亲如此一说,兴奋得都要跳起来了,当即拔腿就像后山皇觉寺跑去,那朱氏裹得小脚,在后面如何能追得上?也是朱元璋天纵英武,小小六龄孩童竟能独自一人爬上山顶找到皇觉寺。

  待朱元璋一口气一口气跑到皇觉寺,却见门下石阶正有两个小沙弥拿着扫帚往来打扫台阶。那朱元璋见到了寺庙,顿时兴奋起来,嚷叫着就要冲进去。那两小沙弥哪里允许?双双扫帚齐出,挡住了朱元璋,为首的一个小沙弥问道:“呔,你是哪家的小孩,为什么要闯进我皇觉寺?”。

  朱元璋本来上山时还牢记着母亲所教诲的言语,可是甫一上山就见这两个小沙弥不过只比自己打得几岁,却有着等神气将他挡在寺外,这反激起他的傲气。他双手叉腰,反问小沙弥道:“你们二位却又是谁家的孩子,为何拦住不让我进寺?”。

  那两小沙弥道:“你这小孩好生没有眼力,你没看到我俩是庙里的小和尚吗?去去,没事回家玩耍去,休要叨扰!”。

  朱元璋不服气的道:“你们即是庙中的小和尚,就当知道规矩,快放我进去,我可是你们的大师兄!”。

  “什么!你这野小孩,你连和尚都不是,竟敢胡乱称是我们大师兄”。

  “我如何做不得你们大师兄?我娘说我出生第二天就被昙云法师收为徒弟了,还被赐禅名‘朱元龙’,你们两个入寺才多久,你们且说说看我如何做不得你们大师兄?”。

  “你!”,那两小沙弥见说朱元璋不过,挥扫帚上前就想打架。

  “住手!”,这时传来一声威严而又慈祥的喝声,从庙门里走出一位须眉皆白的老和尚。那两小沙弥见了老和尚,连忙把扫帚放下,闪在两旁,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师父”。

  老和尚手捻念珠,问朱元璋道:“孩子,你父母是谁?你唤作何名?因何上山玩耍与我小徒争执?”。

  朱元璋虽是幼童,却能不慌不忙,镇定答道:“大师,我是山下朱世珍家幼儿,本命朱元璋。我母曾云我周岁时贵寺昙云法师收我为徒,赐我禅名元龙。故遵母命,特此来找我师父拜师学艺”。

  老和尚听闻朱元璋说到自己身世时,似有触动,却仍不动声色,只是逗他道:“孩子,你还是下山回家去吧,你说的那昙云法师我却认得他,他除了吃斋念佛外并无所长,也没有什么可以传授你的。你即使强留下来,最多也不过是像我俩小徒一样整日里扫扫地罢了”。

  不了朱元璋却定在那里动也不动,“扫地便扫地,又有何可畏?今日扫地,他日我长大以后还要横扫天下!”。

  其实朱元璋哪里知道,眼前的这位老和尚正是他口口声声提到的自己师父“昙云法师”,高彬听到朱元璋的一句“横扫天下”,不由得暗自感慨:真是天纵英武、志向不凡。他突然有心想考量这个小徒弟一番,又问:“那你找他想学些什么本事呢?”。

  朱元璋朗声道:“天下恶人太多,我当学习武艺,杀尽天下恶人;还要读书认字,判别天下不公之事!”。

  “好”,高彬听到这里忍不住夸出声来,他心想:果然是真命天子,区区六岁就有如此志向!他上前抱起朱元璋,“好孩子,好元龙啊,我就是你的师父呀!”。

  自此朱元璋便留在皇觉寺中拜高彬学艺,那皇觉寺又与他家相隔甚近,有时或三、五日下山回家一次,倒也都不牵挂。那朱氏夫妇一则宽心儿子拜得高僧学艺,二则朱元璋在寺中长住倒也省去了家中不少的负担,两边都乐得让朱元璋安心学艺。于是,高彬日渐则教授拳脚枪法,夜间则教授读书识字。也是天纵英明,这几岁的小孩竟然过目便知,入耳即熟,那日间教他的拳脚枪法也能一一演练。高彬见此更是乐在心中,有心将那平生未完成的夙愿,全部寄托在朱元璋身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乱纷纭真主出濠梁 二、横空出世身微贱(一) 三、横空出世身微贱(二) 四、初入寺元璋拜师学艺 五、牧群牛小英雄结拜(一) 六、牧群牛小英雄结拜(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