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回到明朝当少爷》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我TMD,跟他们拼了

第三章、 我TMD,跟他们拼了

我要考博士 2021-07-22 15:11:45
春去秋来,时光飞逝的,这是一句老话,可也十分恰切的表明了时间流逝了之快,嘛在朱林议的回忆中,也是转眼间之间,六年多过去的。  而如今他终于等到明白自己这辈子出生于日子是大明嘉靖二十一年的正月十四,而而如今是大明嘉靖二十五年,朱林议现在的了十岁了。如今他终于知道自己这辈子出生日子是大明嘉靖二十五年的正月十三,而如今是大明嘉靖三十五年,朱林议现在已经十岁了。。...

  春去秋来,时光飞逝,这是一句老话,可也非常贴切的说明了时间流逝之快,反正在朱林议的回忆中,也就是转眼之间,七年多过去。

  如今他终于知道自己这辈子出生日子是大明嘉靖二十五年的正月十三,而如今是大明嘉靖三十五年,朱林议现在已经十岁了。

  他所在的地方,则是明朝山东卫梁山千户所下属的一个匠户村。

  梁山千户所有多少空饷和逃户,他不清楚,只知道匠户村中只有四十八户人家,共计两百来人口,再加上周围的几个军户村,总共大概也就两千来人口吧。

  梁山千户所的驻地就在梁山虎头峰上,借着山势修建出了一个石头堡垒。

  这石堡在千户所下辖的军户、匠户口中,又被称为“棺材堡”,还传着一句话,“没事莫进棺材堡,棺材堡吸血肉,轻脱皮,重丢命,有怨又恨无处申。”

  不过,对于朱林议而言,这个棺材堡却已经是他熟门熟路的地方,隔三差五的,他就会去棺材堡的厨房,偷些酒食、肉食吃吃。

  而朱林议的爹,朱天棠原本并不是匠户,却是一个良家子,祖上据说是南方人,后因为成祖靖难之战,举族北迁,几经辗转最后落户在了山东阳谷县。

  原本他家迁徙过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口亩田地的,但随着土地兼并,到了朱天棠这一代,已经没有半分田地,成了光荣的无产阶级。

  家中的贫苦,使得朱天棠原本的读书科举之路断了念想,朱天棠参加了科举第一步童试中的县试、府试之后,便没有再读书。

  为了养家糊口,朱天棠在亲友的介绍下,进入了一家药房,跟随一位地方上的名医学医,之后倒也在医道上寻到了出路,医术青出于蓝,倒是颇有造诣。

  只是后来,朱天棠遇到了朱林议这辈子的娘亲,梁山千户所匠户村总旗王铁匠的女儿王氏,却做了一件让亲友都吃惊的事情。

  按大明朝的王法规定,匠户人家的女子,不能嫁给匠户以外的男人,这是保持匠户的编制不减少的政策。

  试想原本就没人愿意嫁给匠户,如果匠户人家的女子又都嫁于良人,以逃脱贱籍,这样恶性循环下去,不需几十年,匠户就绝种了。

  国条王法之下,朱天棠居然为了爱情,甘愿放弃了良家子的身份,入赘王铁匠家,也成为了梁山千户所的一名匠户。

  这辈子情圣老爹的行为,让朱林议也只能被动的就受了匠户的身份,而如今朱天棠虽然是匠户了,但依旧凭借他的医术,在县城的一家大药铺中坐堂行医,倒也能赚些银钱贴补家用。

  只是朱林议的娘亲朱王氏如今已经故去,而朱天棠每日都要去县城,几乎无法顾家,所以朱林议是在舅舅王大木、舅娘王梅氏的照顾下长大的。

  当然相伴的还有他自小已经定下的娃娃亲,大他三岁的表姐王小丫。

  而朱林议的外公王铁匠也已经过世,如今他舅舅王大木,世袭了匠户村的总旗职位,算起来也是百户之下的官职,可惜没有品衔,也就如一般农家村庄中村长、里正般的职务,帮着梁山千户所催讨些钱税之事,吃力不讨好。

  原本朱林议没有父亲管教,自己整天练武,想吃什么就去千户堡偷,又或者在梁山的山岭间猎些野兔、山鸡类的,小日子过的还算舒坦。

  可昨日发生了一件事情,却改变了他的一生,也促使他提前走上了一条前途未卜的道路。

  昨日,也就是大明嘉靖三十五年二月七日。

  朱林议和往常一样,早上四更醒来,一早出门练功,到了中午回村里,去舅舅家吃饭。

  按往常的惯例,此时他的舅娘在这时候都已准备了一桌的吃食。

  然而今天的氛围有些异常,当朱林议进屋的时候,舅舅王大木,舅娘王梅氏两人正无言的对坐着,可以听到隔壁厢房内,王小丫呜呜的哽咽声音响着。

  朱林议年龄虽小,可从小表现的异于常人,显得早熟懂事,所以他舅舅、舅娘才会放任他整天野在外面练武。

  再加上七岁以后,他常常能猎些野味、大鱼回家,之后甚至能给家里的米缸添加米粮,给舅舅偷偷塞坛酒,所以他在家里也就多了一些话语权。

  除了朱林议的父亲,朱天棠闲暇时还会对朱林议管教一二,考校一些读书文字的东西,他舅舅、舅娘根本把他当作小大人一样了。

  特别王大木,本就是一个粗人,梁山好汉的故事在梁山流传几百年,梁山脚下的百姓自然也带些匪气,所以王大木平日里就自诩为好汉,有这样的外甥,加上未来的女婿,他只会把朱林议当作天生的奇才,暗中更是支持朱林议的举动。

  所以,朱林议进了舅舅家的草屋后,看到这样一副场面,不免摸了摸后脑勺,不明所以的问道:“舅,舅娘怎么啦?丫丫她怎么在哭?发生什么事情啦?”

  “MD,那狗日的张千户,今天居然让那张狗腿来我家传话,要让丫丫去那棺材堡,做他家的丫鬟!哼,还不是看上了我家丫丫的美色,TNND,他这是做梦,我,我TMD,跟他们拼了!”

  王大木见朱林议问到这个,一时不由得火星点了干草堆,顿时烧了起来,站起身子,把堂屋中吃饭的桌子拍的震天响。

  这王大木如今三十来岁正壮年,长的五大三粗,一脸毛扎子胡须,从小打铁,让他练出了一身鼓鼓囊囊的硬腱子肉,活像水浒中的黑旋风李逵,说起来他这脾气也像,讲义气,毛性子。

  如今,在那边蹦跳着,一手连拍,把一张枣木做的桌子,拍的都原地跳了起来。

  而朱林议的舅娘王梅氏,却坐一边叹了口气,一手拿了块方巾旧帕,不时抹着自己的眼角。

  她也站起了身来,几步到了朱林议身边,伸手摸了摸朱林议那扎成马尾,还有些潮湿的头发。

  随后却又对那边暴躁的王大木喝了一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回到明朝当少爷 第二章、 匠户当自强 第三章、 我TMD,跟他们拼了 第四章、 我看那贼千户要怎么着 第五章、 这么说,就是这缘故了 第六章、 造反只怕是找死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