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雪色日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雪色之死

第一章 雪色之死

收购一间鱼店 2022-01-14 09:20:55
是夜。鹅毛般的大雪正争相落下来,地上不一会儿就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雪。一个身穿白色貂毛斗篷的女子,若也不是额头上正中眉心的子弹,飞溅出那一抺血红,怕是偶尔会路过此地的行人都会察觉到有个女子缓缓地地倒在雪地里......一个身形矮小的军装男子正向女子这边飞鹅毛般的大雪正纷纷落下,地上不一会儿就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雪。。...

雪色日记

推荐指数:10分

《雪色日记》在线阅读

是夜。

鹅毛般的大雪正纷纷落下,地上不一会儿就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雪。

一个身着白色貂毛斗篷的女子,若不是额头上正中眉心的子弹,迸溅出来那一抺血红,恐怕偶尔路过的行人都不会察觉有个女子缓缓地倒在雪地里......

一个身形高大的军装男子正向女子这边飞奔过来,脚上的深筒皮靴踩在雪地里嘎吱作响。

“雪色,哥哥还是来迟了一步。”他半跪在女子身边,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

而怀里的女子除了额头上的那个血色的子弹孔以外,清秀的面容却仿佛知道这个结果一样,很安详,甚至嘴角还噙着笑。

街上的行人很少,少得在这乱世中,谁也不想惹上一丁点的麻烦,毕竟在这天天死人的东北,人们对现在的这一幕早已经司空见惯了。

“啊!”只有雪地里的军装男子发出一声哀嚎,额头上青筋直爆:“是谁?到底是谁了杀了我的小妹!”

全然不知身后的危险将至,在他背对着的街道对面一栋房子的二楼窗前,一杆狙击枪正瞄准了他的脑袋。

由于军装男子抱着女子不停的在哭嚎,狙击手的瞄准镜一直也在不停的调整着,在这大冷天的,额头竟渗出了丝丝细汗。

狙击手只得脱下手套,从裤兜里拿出一方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又重新架好狙击枪,瞄准,扣动力扳机,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子弹在暗夜的冷风中呼啸而去,军装男子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后面的危险,只是抱着女子,心痛得连哭都差点都哭不出来。

正在这千钧一发间,另一名男子飞身将军装男子压在了自己身下。

“军门,危险。”原来是副官李昆。

狙击手一击不中,迅速收枪撤退,现场只剩下两枚落下的空弹壳。

那位被叫“军门”的军装男子一把推开压在他身上的副官,又抱着躺上雪地里那名叫“雪色”的女子呐呐道:“哥哥带你回北平。”

“军门,请节哀。”副官伸手想扶他起来,却又被他一手推开。

“我妹妹好好的,她只是睡着了。”他抱起她踉踉跄跄地在这漫天飞雪里走着…

副官无奈,只得把停在不远的一辆军绿色的吉普在他身后缓缓地开着,直到他走累了才停下来。

“军门,上车吧,我们回家。”副官打开后面的车门,军装男子则像抱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把怀中的女子放上车后面的坐位上,自己也上了后面的坐位上,拥扶着女子。

“李昆,开车!”眼神中的怒火仿佛是一团烈焰在燃烧。

“军门,去哪里?“坐在驾驶室的副官李昆看着后视镜里看似平静的他。

“先回酒店。”他冷冷道。

“好的。”副官李昆正准备发动车子,不料路旁的小巷里却冲出一大群身着黑色风衣的高大男子,手里都持着手枪,将车团团围住。

“军门的车你们也敢拦?”下车后的副官李昆“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拨出腰间的手枪,对着为首的那位头戴黑色呢子礼帽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戴着礼帽,看不清他的面容:“我是特务科科长程明远。“

李昆一个飞身就到了程明远跟前,用手枪正指着他的脑门:“我不管你们是哪个科的,就是你们汪主席来了也不敢拦我们军门的车。“

旁边的一众黑衣人见自己的科长被人顶住了脑门,个个都拿着枪欲往前面冲。

见此情形,被枪指着的程明远却异常冷静:“弟兄们,都放下枪,是自家人。“

谁知从车里传过来一句:“谁和你们是一家人?”

“顾军门,我是程明远,上次的汪主席的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程明远朝车里面喊话。

“李昆,不得无礼。”车里的人打开车门,缓缓从车里下来:“放下枪。“

“还不快放下枪。”程明远用手示意那群黑衣人放下枪。

听到科长的指令,众黑衣人都齐刷刷地放下了枪。

“顾军门,误会,真是误会。”程明远打着哈哈走近了他。

“误会?你们这么多人不去办正事,来这拦我顾清风的车意欲何为?”他眼神犀利的看着眼前这个看似一脸温良恭俭让的程明远。

“我们接到线报,说有共党在这条街的一家鲜花店接头。”程明远说着眼睛却往他身后的车里瞄去。

“共党?”顾清风皱眉:“难不成程科长认为我是共党?“

“哪里,哪里,谁不知道您是汪主席的至交好友。”程明远满脸堆笑:“但您刚才抱着上车的那名女子可是共党嫌疑人。“

“你说我家小妹是共党嫌疑人?”顾清风不怒反笑:“你是不是在和我说笑话?起开,李昆,我们走。”

“是,军门。”李昆应声。

看着车子远去,程明远摘下帽子,捋了一下为数不多的头发:“妈的,今天真晦气,快给我把那个叫什么王波的线人给我找出来。“

“科长,那个叫王波的线人很可能把信息买给了几家。”站在他身边的一个瘦高个赶紧上前跟他汇报。

“妈的,不是说好了独家的,他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在我面前玩这个。”程明远阴恻恻地吩咐瘦高个:“高勇,把他给我找到,老规矩。“

“是,科长。”高勇立刻带了一队人消失在这夜幕之中。

第二天清晨,早已结冰的江面被人为的凿了一个大洞,旁边有一丝丝的血色从冰洞边渗透出。

一位在江边路过的拾荒老头见到此情形,麻起胆子走到冰洞边边一看,只见一颗人头正瞪大眼睛瞧着他似的。

拾荒老人吓得连滚带爬地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冰封的江面。

而正坐在办公室里烤着壁炉的程明远正在听高勇的汇报。

“科长,您要我办的事我办好了。”高勇递过今天的日报。

“嗯,办得不错,看以后还有谁敢糊弄我。”程明远盯着报纸上头版的大幅照片,那照片上正是拾荒老头在江上冰面中看见的那颗人头。

标题却是《冰面惊见人头,疑似帮派仇杀》

“哼”程明远面上虽无表情,眼神却阴鸷,手指点了点报纸上的照片。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雪色之死 第二章 一张相片 第三章 一碗米粉 第四章 魂归故里 第五章 繁花小筑 第六章 两枚弹壳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