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大世家传说》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太子

第二章 太子

垂天之主 2022-01-15
“杜家小娘子,嘿嘿。”符梁靠在一家农户的门扉上,一脸憨实地望着面前的小姑娘笑道。这般嘻笑的模样活像个憨货,不深入了解内情的还我以为他是在发春。乔氏正院子里面喂食自家的小鸡仔,就听见敲敲门的声音,普普通通农家的小院自不能够与那些小门小户相比较,来人倘若有乔氏正在院子里面喂养自家的小鸡仔,就听到敲门的声音,普通农家的小院自不能与那些高门大户相比,来人若是有些许歹意都是可以凭借蛮力直接进门的,只是这农家小院一般都无甚余财,只堪堪糊口,也不会有什么人不讲究地去为难他们。对于官兵的敲门,乔氏还是颇为意外的,却并不感到害怕,晋阳是七皇子晋王李晙的封地,在他的治理下,还没有什么人敢为非作歹,这敲门的将军她也是认识的,镇北将军符梁。这个名字在晋阳还是非常出名的,虽然符梁对此并不感到开心,因为他脑袋转的慢又喜欢唱反调,没少被李晙罚去给百姓们干活,因为这混不吝的性格让他在百姓中有一定的知名度。问清来意后,乔氏颇感为难地说道:“符将军,不是我不肯卖,只是你这价钱……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大世家传说

推荐指数:10分

《大世家传说》在线阅读

“乔家小娘子,嘿嘿。”符梁依靠在一家农户的门扉上,一脸憨厚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笑道。这般嬉笑的模样活似个憨货,不了解内情的还以为他是在发春。

乔氏正在院子里面喂养自家的小鸡仔,就听到敲门的声音,普通农家的小院自不能与那些高门大户相比,来人若是有些许歹意都是可以凭借蛮力直接进门的,只是这农家小院一般都无甚余财,只堪堪糊口,也不会有什么人不讲究地去为难他们。对于官兵的敲门,乔氏还是颇为意外的,却并不感到害怕,晋阳是七皇子晋王李晙的封地,在他的治理下,还没有什么人敢为非作歹,这敲门的将军她也是认识的,镇北将军符梁。这个名字在晋阳还是非常出名的,虽然符梁对此并不感到开心,因为他脑袋转的慢又喜欢唱反调,没少被李晙罚去给百姓们干活,因为这混不吝的性格让他在百姓中有一定的知名度。问清来意后,乔氏颇感为难地说道:“符将军,不是我不肯卖,只是你这价钱……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这一只公鸡在晋阳城那至少得卖到三十文钱,符梁就三文钱,换做任何人都接受不了。

晋阳城是晋王封地的中心,这按理说所得赋税都属于晋王。然则这晋地连年战火,地方被一分为四,北边常年被也落部侵扰,东边有唳云国虎视眈眈,就连南边的楚国也不甘寂寞。群雄环伺,百姓困苦。张广说晋王没有实封其实并不十分准确,晏平帝封李晙晋王,这晋地的赋税按照规矩自然是全都要交给晋王的,但帝王权力也就在这里,晏平帝狠就狠在明知这晋地是个什么光景,还故意为之,却又让群臣说不出话来。这赋税在晋阳不过是一个空壳名头罢了。

烽火连年、百姓食不果腹,哪里来的赋税可交?且处于众国交界之处,为安定民心,李晙早已许诺,十年不收赋税,这才使得战火下的百姓没有四散离去、投奔他国。经过五年的休养生息,以晋阳为代表的晋地总算是焕发出了勃勃生机,张广曾经提议李晙,眼下晋地已重新繁盛,是可以征收赋税的,但李晙却拒绝了他的建议。李晙曾跟他说:人无信不立。他是晋地的王,代表着朝廷的脸面,是要对百姓们负责的,说出去的话岂能反悔?

晋王治军甚严,晋阳既是他封地的中心,也是驻军所在,五年的休养生息也让百姓们对李晙倍感信服,军民关系十分融洽,因此,百姓并不畏惧官兵。

符梁也知此事确实为难,便转移目标抓起地上的小鸡仔,憨笑道:“你看,这个卖我如何?”

这小鸡仔自然是不能与大公鸡相比,按照成本价钱折算,这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鸡可能还不值三文钱,因此乔氏爽快道:“这鸡仔也不值得几个钱,便送于将军了。”

符梁连连摇首,说道:“使不得使不得,这要是被王爷知道了,可是要挨军棍的,这钱你拿着。”

乔氏推拒道:“这鸡仔值不得这许多钱,我不能收。”

符梁想了想,说道:“我看那边有许多鸡蛋,你再给我一个鸡蛋如何?”

乔氏闻言,十分爽快地拿了三个鸡蛋给他,符梁怕乔氏吃亏又退回去两个,估摸着这点东西差不多有三文钱,这才满意。乔氏推拒不得,只能收下。符梁拿着小鸡仔兴高采烈地向军营走去,高高兴兴地向晋王复命去了。至于李晙见到他开心还是不开心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

十月初九,寒风刺骨,虽还未下雪,但凛冬的寒凉早已如期而至。

众将士皆神情肃穆地立于城外,迎接太子的到来。

直到未时,太子一行人才姗姗来迟。

与预想中不同,此次太子前来并未使用太子的专属仪仗,而是轻车简骑,仅有近百护卫追随。但太子出行乃是大事,沿途必然会有重重侍卫守护,之所以没有见到或许是因为后面护卫的人尚未跟上来。

太子身披黑色大氅,内着月白色绸缎锦袍,虽风尘仆仆,不掩威严尊贵之气。

因盔甲在身,晋王带领众将士只简单行了军礼便罢,好在太子并不计较,也没有想在礼数上为难众人,只简单寒暄两句便在晋王的引领下向军营走去。

北方的十月正是寒风肆虐的时节,凛冽的冬风到了晚上能把人直接送走,因此这宴席便设在了虎贲军的驻地中军大帐内。原本这宴席是应该要设在城内太守府中的,但晋阳太守魏崇年派遣信使请示太子之时却被驳回,甚至连太子的下榻之地都设在了军营中,这倒是让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按理说,太子与晋王的关系相看两相厌那都是轻的,见面没打起来就算是顾忌体面了。而就算是按照众人的猜测太子是来修补兄弟关系的但也用不着连下榻都在营中吧?毕竟李晙早就将营中清苦的事情告诉给了太子,话里话外都是暗示他不要来这讨人嫌,可太子还是来了。不管众人如何猜测,这上面既然有命,那也只能听从。

毕竟是在军营,这一切礼数都只能从简。宴席也只设了一桌,桌上摆的倒是满满当当。太子坐于主位,晋王在其左手位,其次镇北将军符梁,再次军师祭酒张广。其右手位坐着的是跟随太子一起前来的丞相陆文安之子陆通。陆通的下首坐着的是晋阳太守魏崇年,其次镇东将军何泽。秦峣是晋王的亲卫军统领,担任警戒任务,不在席上。

天气寒凉,这热菜都是在太子入座后方才一道道地端上来,原本就满当当的饭桌瞬间便摞了两层高,待所有菜上齐后,宴席才开始。

这盘子摆的倒是不少,可怎么没看到几块肉呢?魏崇年注意到这奇怪的一幕却不敢吭声,心里也有些幸灾乐祸,想要看晋王笑话。

魏崇年的曾祖父是缙云国开国的财神爷魏喻,魏家一家便独占天下财富的二分之一,富可敌国说的便是魏家。只可惜魏崇年的祖父只是魏喻的庶子,他的父亲也是祖父的庶子,父祖皆早逝,他依附于现在的魏家嫡长子魏光禄,方才混得太守之位,只是这治所却是没法选择了。

晏平十三年,也落部大举南下,防御北方异族的第一道关卡定云城危在旦夕,也落部围困定云城达半年之久,原定云太守战死,晋阳太守不得不赶赴定云稳定民心,后也战死。也落部退去之后,晋王便正式统领虎贲军,驻扎晋阳。魏光禄有鉴于此,才派魏崇年担任晋阳太守,本想让他掣肘晋王,借机敛财。谁曾想晋王竟直接下令免收晋地十年赋税,且晋王威望日盛,治理又严,魏崇年胆小怕事,只得偃旗息鼓,不敢稍有动作。

魏光禄效忠的是太子,魏崇年也算得上是太子的人,所以对于太子没有选择在太守府落脚也是大感意外。让他更没想到的是晋王,这桌宴席可称得上是慢怠太子了。

果然,太子眉头一皱,问道:“七弟,这是何意?”

晋王似是早有预料,不慌不忙地答道:“本王早就说过营中清苦,让太子见笑了。太子若是不满,可以去太守府,那儿的伙食可比这儿强。”

见笑?这是见笑的事吗?太子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刺他道:“难怪七弟每次回京,都如饿虎扑食一般,原来还真是饿的狠了。”

晋王憨憨一笑,似是完全没听出他的话外之意,仍旧笑盈盈地回道:“太子见笑。天气寒凉,这饭菜还是趁热吃的好。”

皇子争锋,其余人在桌上皆不敢多言。

这饭菜还没太子路上啃的干粮好吃。太子尝了一口炒鸡蛋后,忍不住又道:“七弟,平日便是如此饮食?”

晋王扒了一口白饭,努力咽下去之后才说道:“自然不是。”

太子就呵呵了,“哦?那七弟这是?”

“太子有所不知,营中清苦,这些东西平日里自然是吃不上的,今日也是托了太子的福气才有机会吃上这许多美食。”

这也叫美食?晋王再三强调营中清苦,太子也不好总是借机发难,只得闷闷不乐地安静吃饭。但晋王作为主场自然是要好好招待一下太子的。

“太子,请。”晋王本想夹一块小鸡肉给太子,奈何小鸡太小,伙夫便没有将它分开,是以晋王直接夹了一只鸡放到太子的盘中。

太子勉强笑了笑,顺势从稀汤寡水的炖鱼汤中捞了一条小鱼夹到晋王碗中,说道:“七弟还在长身体,要多吃点。”

晋王最讨厌鱼刺了,太子还将全身是刺没有什么肉的小鱼夹给他,摆明了是要来一出兄友弟恭。但太子所赐,又不能不吃,晋王瘪了瘪嘴,说道:“多谢太子。”

看到晋王吃瘪,太子似乎觉得心情舒畅了那么一分,连干柴咬不动的小鸡都觉得没那么难吃了。

一顿饭,在两人虚伪的关怀中终于结束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来者不善 第二章 太子 第三章 回京 第四章 暗算 第五章 寻人 第六章 中毒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