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如意扣》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匕首

第5章 匕首

生如蚁美 2021-09-13 08:17:21
如意惯是喜怒不定的,攥着清欢的胳膊掼到他身上,清欢猝还来防撞在他的胸膛,额头一阵发疼。“如意!”清欢心里莫名的感觉有些受了委屈。如意封住她的唇,异常激烈又鲁莽。清欢被他扣在怀中,眉头紧锁,争扎躲过他的拥抱亲吻,“如意……”他喘气着,下巴搁在清欢头顶,沙哑道:“如意!”清欢心里莫名有些委屈。。...

如意扣

推荐指数:10分

《如意扣》在线阅读

如意惯是喜怒无常的,攥着清欢的胳膊掼到他身上,清欢猝不及防撞在他的胸膛,额头一阵发疼。

“如意!”清欢心里莫名有些委屈。

如意封住她的唇,激烈又莽撞。

清欢被他扣在怀中,眉头紧锁,挣扎躲开他的亲吻,“如意……”

他喘息着,下巴搁在清欢头顶,低沉道:“我受过宫刑,是不能与女子成婚生子的,只能终身在宫中当奴仆伺奉皇家。”

清欢抱着他的窄腰,声音闷闷的:“我不介意,我可以一辈子不嫁人,就在宫里守着你。”

如意抚摸着她的发,轻声道:”等公主再大些,就知晓那些道理,我和公主,终究比不得正常夫妻。”

清欢手臂挂在他颈上,“宫里佳丽三千,总不见得人人都得圣宠,嫔妃们能这么过一辈子,我也能的。”

如意无声地叹了口气,抱紧她。

清欢深爱他的亲吻和拥抱,每一次都忍不住溺死在他的气息里。

如意抬起眼,深深凝视着清欢,从她的发心吻至唇角,又游离在耳畔。

清欢嘤咛一声,哑着嗓子道:“如意,我爱你。”

极小的时候,贵妃教清欢:“等皇上来了,你扑在你父皇怀里对他说,爹爹我爱你。”

清欢不解,问母妃:“什么是爱?”

贵妃叹口气,皱着细眉答:“爱就是,你想要他不断地给你糖吃,又愿意把你所有的糖送给他。”

清欢那时嘴馋,沉思半响,很中肯地说:“母妃,我爱你。”

她的母妃哭红了眼,清欢则记住了爱这个词。

等清欢五六岁对如意说爱的时候,他是清欢身边的近侍,只温柔地对她笑。

她十岁时,如意要离开星河苑去皇后身边伺候,清欢对他说爱,她愿意把所有的糖给他让他留下来,他只跪下磕了一个头。

等清欢懵懂知情事说爱的时候,如意只说,小人惶恐,配不上公主的爱。

这一回,他没有任何回答,只沉沉盯着清欢,吻住了她,似是享受模样,眼神却像一潭莫测深水,阴沉的可怖,又幽幽冒着火光。

清欢被吻得晕乎乎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一团冰雪在他怀里化成粼粼春水。

越来越亲密,清欢这才知道怕了,嗓音沙哑地推拒:“我不要了,你放开。”

如意不肯罢休,呼吸沉重气促,“公主知道什么是长大么?”

清欢掐着他的手,怕得要死,呜咽哭起来,低声求饶:“如意,我错了,你放了吧。”

如意越发肆无忌惮,咬牙道:“公主总是这样,小小年纪不学好,色厉内荏又任性妄为,偏偏挑逗了臣又看不起臣。”他哼了一声,“还不是嫌弃臣是个不男不女的下贱东西。”

清欢已无心回话,意识陷入泥潭,像条被扔上岸的鱼一样奄奄一息,自暴自弃埋头在软枕里哭……

如意平息下呼吸,为她整理好衣裳,叹一口气,又来哄她:“公主若恼怒了,一剑把臣杀了解个痛快就是了,若是哭肿了眼睛,可给别人了看笑话。”

清欢哑声道:“你去拿剑来,我这就杀了你。”

如意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沉甸甸的匕首放入清欢手心,“剑一时难寻,臣这有把削铁如泥的匕首,一脖子抹下去便解了公主心头之恨。”

手心里冰冷的触感平息着清欢的燥热,她把头埋得更深,声音沉闷:“你这个混账。”

如意点了灯,招呼着外头送一盆热水进来,柔声道:“流了那许多汗,臣伺候公主擦洗。”

他把清欢托抱起,安置在腿上,伸进衣裳里擦拭。清欢脸埋下躲开他的动作,他宠溺地笑,“从小就这么伺候的,现在倒知道害羞了。”

他忽而敛起眉,轻声道:“臣是不行的,等公主长大点,臣给公主找个天下无双的好夫婿,送公主风风光光出嫁可好?”

情到浓时,清欢时时刻刻想要缠着如意,只许他对她一个人笑,对她一个人奉承,对她一个人显露他的好。

他偶尔闲了,清欢偷偷去他院子,两人相对而坐,她抿嘴一笑,他好看的眉眼也舒展开来,漫山遍野都是春暖花开。

皇上贵妃从温泉回来那日,清欢沮丧地坐在他桌前,看他慢条斯理喝一碗黑乎乎苦兮兮的药,咬着唇道:“年节一过,你又要忙起来,十天半月也难得和你说一句话。”

“宫里诸事繁琐,小人也是身不由己。”如意似乎对那碗苦药十分习惯,一口一口抿入腹中。

清欢牵着他的袖口,皱鼻忍受着那苦味,央求道:“上元节,你抽空跟我说说话好不好?”

如意含笑看着她,将药一口饮尽,“好。”

清欢开怀雀跃,从荷包里掏出一颗糖塞入他嘴里,“这么苦的药汤,你是怎么受了这许久?”

如意拥她入怀,含着糖含糊道:“良药苦口,喝了这药,夜里也能安睡许多。”

他日日繁忙,还要在清欢这分心,睡得极少又浅眠。

清欢一时无语,只是望着他温柔的脸。

临近上元节,宫里又忙碌起来,内苑灯山如海,玻璃灯玲珑剔透,白玉灯温润如雪,无骨灯巧夺天工,动物灯栩栩如生。

火树银花不夜天,金碧相射锦绣交辉,乐音喧杂十余里,丝竹摇摆笙箫醉人。

处处俱是灯谜灯喻,宫人皆着盛装艳服,皇上在御楼与臣子饮宴,后宫嫔妃们就自个儿在御园里调笑取乐。

清欢牵着铭瑜,痴痴地看母妃梳妆打扮。

贵妃妖娆,一匹青丝如水,上头缀着玉梅簪雪柳冠,挽着飘逸的坠马髻,眉眼如画,笑靥如花,一身银白的织锦荼蘼裙,轻盈腰上鹅黄带,裹着白腋裘,笑盈盈与他们挽手去御园猜灯谜。

皇后照例是一身端庄凤袍,笑意清淡地坐在御园角亭里,对着一群莺莺燕燕颔首轻语,如意离得寸许,微俯身子站在柱后,把自己藏在阴影里。

贵妃带着清欢跟铭瑜上前请安完毕,清欢假装看着亭里的彩灯,一声不响站在如意身边。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纵马 第2章 贪恋 第3章 包袱 第4章 烧书 第5章 匕首 第6章 薄情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