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数字币!

首页 > 目录 > 《我在年代文里躺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 人在90年代,开局就是寡妇

第1章 人在90年代,开局就是寡妇

西门墩 2021-09-13 18:46:55
‘啪嗒!’一滴雨落在沈初念额头,凉意让她脑子保持清醒了一些,身上的疼痛也非常清晰了出来。她睁开眼睛眼睛看见对面墙上一只红色蟢子沿着房梁爬进了墙洞,洞口一缕灰尘在空气中飘散目光一顿。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她会来这里?为什么身上如果痛?记忆逗留在她倒在血泊中她睁开眼睛看到对面墙上一只红色喜蛛沿着房梁爬进了墙洞,洞口一缕灰尘在空气中飘荡目光一顿。。...

‘啪嗒!’一滴雨落在沈初念额头,凉意让她脑子清醒了一些,身上的疼痛也清晰了起来。

她睁开眼睛看到对面墙上一只红色喜蛛沿着房梁爬进了墙洞,洞口一缕灰尘在空气中飘荡目光一顿。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她会来这里?为什么身上那么痛?

记忆停留在她倒在血泊中,望着许炜和吕茶茶仓皇逃走。

自己在这里,那他们呢?

啪嗒啪嗒的雨声拉回了沈初念的思绪,她四下看看,这里狭**仄,遍布灰尘,雨水不断透过房顶的缝隙往下落成了水帘洞,地上没有一处干的地方。

房间里连张床都没有,她躺的是个柴火堆!

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像开闸的洪水一般一股脑儿的涌入,她还来不及梳理就听到了一阵暴风哭泣和劝解声。

“大伟肯定是被沈大妹克死的,不能放她走。”

“妈,大哥说得对,你把沈大妹打昏了,我们趁机把她扣住让她继续给咱家当牛做马,大伟从外面带回来的两个孩子也让她继续养。”

“沈大妹外婆病得快死了顾不上她,她大姨巴不得她一辈子在我们这儿,对外也好开脱,沈大妹是舍不得两个娃儿才不肯改嫁。”

“哼,沈大妹那个扫把星必须给大伟赔命!”

“犯不着再赔上条命!”

“妈,大哥说得对,大伟不在了,家里不能再少人!”

“大伟留下来的两个孩子要人带,大嫂二嫂我媳妇的没生过不会带,你岁数大了我们舍不得你太累,留下沈大妹一条狗命让她带孩子伺候我们。”

“……呜呜呜,大伟才二十就不在了,沈大妹还活得好好的,这辈子她必须给老尤家当牛做马……”

沈初念脑子里浮现出三个大大的感叹号,沈大妹,尤大伟??这不是吕茶茶看的那本年代文《九零薇时光》里的人物吗?

原来她穿到了炮灰女配沈大妹身上,尤家最小的儿子尤大伟死讯传来沈大妹想离开尤家让婆婆尤菜花发现一怒之下打死了。

开局就是苦情戏模式,继承了两个继子女,身无分文,浑身的伤,真是好惨一女的 ̄へ ̄

她本是个天之骄女,人生从遇到对狗男女开始走向覆灭……

倾尽平生所学研究出来的医学成果刚送走,还来不及扬名世界就被降维打击,来到了这贫瘠的年代,成了任人摧残的可怜虫。

淦!

尤家这烂摊子谁爱要谁要,反正她不要。

沈初念听到外面的人陆续离开,尤菜花骂骂咧咧的拄着拐杖往这边靠近。

那洞口的灰尘被风吹跑,好巧不巧的bia在了沈大妹脸上,她默默口吐芬芳。

尤菜花气不平,想再收拾沈初念一顿,她走到柴火堆前对上沈大妹直勾勾的眼睛,双眼一翻,原地躺平。

论催眠,她是千王之王,沈初念跌入黑暗。

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了惊叫和谩骂声,尤菜花被人弄走。

有人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拽起来掐着她的下巴往她嘴里塞了几片苦药片子,强灌了一碗米汤骂骂咧咧的走远了。

昏昏沉沉的躺了不知道多久的沈初念感觉到危险,突然睁开眼睛。

看到一脸狰狞双眼血红的尤菜花举着手臂粗的一截棒子朝自己脑袋拍来。

沈初念直勾勾的盯着她,睡吧,睡吧!梦里啥都有!

尤菜花双眼一翻,倒在床边,棒子砸在她身上,世界安静了。

沈初念微愣,她的能力暴涨了!

自己闹出这么大动静,尤家没人出来收拾她说明家里没人,他们应该去送葬了,一家有事百家帮,村子基本是空的。

尤大伟下葬这天晚上,沈大妹外婆被气死……

她得跑路去救,毕竟继承了沈大妹的身份。

跑路之前她得做两件事情,第一彻底脱离尤家,第二挣路费。

“咕噜~”沈初念肚子里闹起了空城计,胃里像火烧一样难受。

还是先填饱肚子吧,天要下雨,人要吃饭。

她强撑着下床,扶着墙去厨房,打开碗柜发现里面一点儿吃的都没有,还好她会做饭。

沈初念把尤菜花攒的面粉拿出来全倒在面盆里,加了点盐巴在里面。

这几天沈大妹起不来床,碗柜才没上锁,尤家防沈大妹甚于防贼。

好处都是尤家人的,脏活累活都是沈大妹的。

沈大妹的人生她不予置评保留看法,作为继承者,应该有最起码的善良。

沈初念往面盆里加了些水轻轻摇晃,灰面遇水裹成大小不一的雪团子,她拿筷子捡出来放在一边的空碗里,继续加水摇晃,知道把灰面都裹成了团子。

她要做最简单的疙瘩汤,补充一下体力。

家里没有西红柿,也没有鸡蛋,只有几根发蔫的小葱和半截丝瓜。

她把小葱切成葱花,丝瓜切片,扶着土灶台走到灶前坐下休息,缓过来一些,拿起灶头的打火机点燃一张干笋壳送进灶膛里。

笋壳上的火苗迅速吞噬竹叶,灶膛里轰的一下亮了起来。

锅烧热后沈初念舀了一丁点儿猪油放进锅里,等油化了加入丝瓜,刺啦一声,清香在厨房飘散,时令蔬菜的鲜味儿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

饿得太久,软糯鲜香代代相传的疙瘩汤是最适合她的美味。

一只大白鹅顶开虚掩的厨房门,雄赳赳气昂昂的迈进厨房,看到沈初念迈着笨拙的步子,伸长脖子去啄她。

《九薇》中沈大妹去世这天家里养的大白鹅也走了,走的时候很安详,铁锅炖起来应该很香,毕竟是纯天然无污染的放养大鹅。

就是老了点儿!

沈初念看着大白鹅开始倒数,三二一倒——

大白鹅的嘴伸到她胳膊边那刹那头一栽,啪的一声栽在地上。

她的能力果然暴涨了,老天爷的亲闺女本闺女。

这鹅是尤菜花的命根子,今年二十五岁了。

尤菜花男人去世那年它被孵了出来,尤菜花拿它当命根子,他见证了尤老汉死后尤家人的兴衰荣辱,还送走了一个兄弟。

沈初念觉得大白鹅可能不仅是老死的,还是羞死的。

她煮好疙瘩汤,一边烧水一边吃。

吃完小半碗她就放下了,胃里舒服多了,也恢复了一些力气。

杀鹅拔毛一套操作下来累成二百五,休息了一阵才烧火炖鹅。

沈初念把疙瘩汤分了两次吃完,掩上门冒雨去后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人在90年代,开局就是寡妇 第2章 呆子,扶我起来 第3章 坑货 第4章 蹊跷的排骨妹 第5章 一个吃货最基本的底线 第6章 还是肉包子打狗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