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孽恋 >

雨雪林木

雨雪林木

雨雪林木

更新时间:2022-01-11 18:31:32
小编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一场虚无的梦,承载者真实的人生!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此时此刻所经受的事情曾经经历过,也许就如科学所说的那样,是超前意识存在的结果吧。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一直对此事(无论是我曾经的成长经历还是现在的生活状态与对社会的认知和所应对的行为方式),就其所处的静态或动态表示深深的怀疑,我总在想当50年后的现在,当我两鬓斑白,白发苍苍的面对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看着一群和曾经的我一样年轻的孩子们,那时候我的心情将是怎样的?我不停地问自己,那时候的我一定会怀念现在,怀念从小到老的所有岁月,还念从前,无论那阶段究竟是难过还是快乐。我会怀念,怀念所有自己能够记忆的回忆,记忆的言语与场景;我一定会回忆,回忆现在我所经历的所有我可以记起的东西。我知道年轻时候的我,无论是快乐还是难过,当我到了老年的时候一定都会觉得是美好,因为任何事情都比不过青春本身所带来的美好和幸福的感觉;我知道上了年纪的人都会想念过去,无论过去的自己有多么挫败多么颓废,当回忆时也必将携带着微笑的美好。也许我生来就有那种忧患意识,总是喜欢将时光纵意去延伸,延伸到几十年后不可预测的境况,然后对那时候自己的心境加以胡思乱想。如果有人问,我是否爱我现在所处的环境,所经历过的过程,我爱,无论是困难还是欢笑,我都一律接受,因为不是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这样的挑战历程,也缺少某一种窘境去磨砺自己的内心,使之强硬坚固。我爱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因为我知道太多的东西会随着时间的延伸,慢慢远去,像年轻的骄傲,像岁月的年轮…。

精彩节选:

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我以记者的身份去乡村采访一位七旬老人,这位老人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曾在国内轰动一时却又退隐文学界,她是一位继陶潜几千年后,悠然南山采菊东篱的坦率先哲。我最初不确定该怎么称呼老者,她住在一个湖岛上,湖的周围种满了柳树,湖中粉色水莲花与翠绿荷叶相间,湖中央的小岛上种满了杏树。刚去岛上拜访老人时,徜徉的小道两侧是金藤花缠绕的栅栏,栅栏外面是海棠花、香花槐隔断种植。临近屋舍栅栏内其中一侧矗立着一棵粗大的梅树,若是冬季与寒风的悄然相会,冬风会习惯性调戏梅树上的花与叶,甚至会对他们穷追不舍,而恰恰是风的追逐可以明显看出洒落一地却无丝毫孤寂落寞的梅花。梅树旁有一方圆空地栽种着大片心形茉莉花,屋外阳台摆放着一盆盆花种有菊花,兰花…栅栏内部另一侧是几平米树干搭制的葡萄架,葡萄架上缀满了细小密集的葡萄珠,葡萄架下趴着一只名叫多吉的藏獒;逐渐靠近小屋隐约听到屋内传来钢琴曲,当漫步到屋舍门前,可以清晰的听清屋内传来阵阵琴音,弹奏的正是那首《Yesterday 重现》。正中间门前左右两边伫立着两尊高达2米的石墩,上面刻着一副对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士,慈颜善笑笑天下可笑之人”。横向推拉玻璃门呈现开放状态就好像主人知晓今日会有远客拜访。美妙熟悉的旋律,安详专注的弹奏神情,老人享受在优雅的奏曲氛围中,这情景让我不忍打破,就这样我在门前默默听着老人弹奏一首首熟悉的旋律《橱窗里的Dog》…我陶醉其中,不知过了多久,感觉一束光亮出现在我的眼前,突然音乐戛然而止,我恍然回醒,自己居然傻傻的在雨中遐想,竟不知老人早已拄着拐杖支起雨伞在我的头顶上,顷刻间觉得自己好像就是破坏这和谐意境的外界来客。老人看出我的拘谨,微笑的握住我的手让我入内,顷刻间温馨的感觉蔓延全身,虽然当时身体湿漉漉的,却丝毫没有感到寒冷,而是清凉惬意。

我曾深刻的去分析自身所处的问题,无论是感情还是工作,直到现在依旧没有改变的就是曾经的执著与对待友谊爱情与一切对事物分析理解的思维过程。我想,如果现代科技真的可以达到让时光倒流的高深技能,如果还可以回到曾时曾境下,我想我的选择依旧不会改变。不是我的自信心不足,不是我的犹豫不决,不是我的懦弱胆怯,而是我知道经历的事情必定会有他最终存在的结果。就算还是回到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的我在本质上不会改变,因为对每个人来说,她的思维与她当时年龄阅历情景之下的思维是相对应的,很多思维与自己的背景教育与生活环境有着与生俱来的配合。就算从新返回时,我的阅历思维是现在的状态,我想我也不会改变些什么。因为现在的我更加懂得对于自身而言,爱情在我内心,我生活中所存在的方式。这就是通过两位老人的故事,让我得出的自我总结和剖析。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言辞与心境偏离两位老人的真实心声,但是我一直竭尽所能的去贴近实践生活所反映的现实状况。忘不了海岛老人对我的谆谆教诲,忘不了北京会展上时隔多年的两位老人相逢,那片刻动人的情景…海岛老人的信件是以《梦幻的乌托邦》为题,其意图是为了纪念记忆中的童年,少年,青年与知己相逢相知及第一次青涩的爱恋,挥洒“樱花泪”;感谢并衷心祝愿在她最彷徨失落的那段时间,陪在身边给予她力量支撑的那个闺蜜知己笑口常开心想事成…而北京老人的邮件续写又是以《见到阳光就微笑》为结尾其意图是希望那个曾经让他纠结带去太多欢笑的女孩儿能够像向日葵那样‘见到阳光就微笑’,希望发小笑口常开,天天向上,也许这不仅仅只是发小朋友间单纯的关切。综合两位老人的故事,让我获得很深的生活感触与工作心得体会,最终决定以小说的形式去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曾经认真的思考过老人的一生所经历的与付出,无论是她所失去的还是所获取的究竟有没有一种衡量的方式,有没有像人类心中自由平衡的那一杆天平?一点点的工作生活与经验积累,让我慢慢的磨合了自己的个性与强烈的跳跃性思维,开始慢慢体会老人所倾注一生的智慧。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的值得与不值得的论述,只要自己觉得开心就去坚持,就不去计较,就会活得更洒脱也就会过得更幸福。老人就像所描述的那样‘清水出芙蓉’,没有一丝世人所沾染的瑕疵,洁净的就像纯净水倾心浇灌下美丽的水莲花,沁人心脾。我把她作为我生活中的梦幻天使,指引我未来生活的方向,无论是关于未来的爱情还是未来的事业,我坚定的期冀自己可以在世俗繁琐的生活中能够勇往如前,也相信自己不会迷失在凌乱而又精彩的现世…也许这些真实的想法与肆无忌惮的胡思乱想就是我创作的渊源。

学校与工作生活依旧保持习惯性的忧愁与莫名其妙的失落感…有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现在所经历的事情甚至对我的人生而讲究竟是不是真实的?我究竟是在另外一个真实的世界去回忆着现在所经历的一切还是本身就存在于此时此景下的真实情形,不是思考或是做梦抑或是幻想?这种思维上的恍如隔世与我现实状况的不可衔接,让我的思维神经呈现晕厥而又充满梦幻的现象,甚至让我开始怀疑,开始不相信自己所处的这种世界状态是一种真实经历的行为动态。

走近客厅,入口处老人从鞋柜中拿出一双崭新的拖鞋,拖鞋呈紫色简单的构造,穿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柔和舒适。走进偏客厅有种文雅甜美的气氛迎面扑来,透过玻璃窗看到屋顶挂满了一串串千纸鹤,听老人说夜晚千纸鹤会发出淡绿色的光芒,是一种装束成千纸鹤状的彩色音频电灯。走进主客厅直视眼前的是一架古老的钢琴和一方书桌,桌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盏台灯,一本艺术台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文件夹和一束签字笔;桌下放着一盆水莲花,莲花底下一条条金色的鱼儿在美丽层叠的鹅卵石缝隙间若隐若现;墙壁左手边是一幅占了墙面二分之一的画卷,画中景致就是湖岛的一切——夕阳西下,在一片辽阔的海域中间有一片岛屿,每一座岛屿周围都由各色的树林环绕。而唯有一座五星状的岛屿最惹人瞩目。而恰恰是这座岛屿引出了一系列趣味故事。这座岛屿名叫“星环梦岛”,它的名字来源也是根据其形状署名的。星环梦岛的四周环绕着竹林,傍晚霞光四射照得岛屿微红美丽而又略显威严。而岛屿的正中间有一片湖,湖中央伫立着一间温暇雅致的小屋,屋外有一墩石桌和石凳,凳子周围坐着几个年轻人(一个扎着烫卷过肩长发的十八九岁女孩儿张慧儿,从神情坐姿中看起来颇具睿智好胜的性格,一个披肩直发散开的女孩儿从其神态动作中显得优雅而高贵周灵儿,一个学生头的女孩儿从外貌表情看起来神秘而又可爱刘若依,还有一个扎着两个高辫的白净女孩儿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清纯友善韩语慈,还有一个短发白净净的男孩儿穆子寒,从眼神中看出桀骜不驯的傲气,一个短发黢黑的男孩儿李若南)。画卷下面整齐摆放着几盆菊花。左侧墙角分别摆放着两个紧挨着的扇形书架和椭圆书桌,靠左手边的书架上摆满了中外文学著作(散文,唐诗宋词与现代诗歌…),另一个是各类书籍,有各个国家的语种学习),有美食烹饪,有为人处世的哲学著作(销售,财务,心理,地理,中国古今史,音乐乐谱藉…)。右面墙壁由一串串风铃做成的帘子隔开隐藏,夜晚微风吹拂伴着房屋内外阵阵芳香,静静聆听风铃交叠之音,眼前同时出现闪耀的五彩荧光。帘子后面的墙壁悬挂着一只桃木剑。将桃木剑与墙壁上的雕刻印痕重合按下,墙壁就自动向右侧拉开,老人的卧室即正六边形状的蜗居就这样显现眼前,淡紫色的墙壁依次挂着几版相册。直对眼前的是一版长方形(100*60cm)相框映照着一幅其乐融融的全家福。与其相邻的两张墙面分别相对应悬挂着一版相册与一面镜子。左侧是一版老人年轻时的毕业照,附带着一本小相册(老人从发小到大学毕业时其好朋友的照片;右面是一面占了整张墙面的大镜子,玻璃材质的镜子正中间是一张梳妆台。靠近帘子的两面墙壁分别是一幅用黄绿色玻璃镶制的极其醒目的文学十字绣,用黄色线条绣成的一首诗《少年狂》—“少年生来志就狂,保卫国家我应当。剑闪锋芒气不落,中华大门放豪光”,右下角作者署名是用一颗桃心圈起的红色华文行楷绣成的‘穆子寒’三个字。诗词的周围是用绿色与粉色搭配绣上的荷花荷叶,十字绣卷外侧挂着两个吉祥物,另一侧墙壁悬挂着一幅横向平铺的卷轴山水画(有山有云有水有花有鸟有渔翁)。房顶是由三盏月牙状的电灯组成的笑脸,还有零星点缀的五角形状的声控坠物,夜晚走步的脚步声便可以使其发出各色光亮,给独居卧室以紫色的高雅宁静,同时为暗淡寂静的夜晚添加温馨的笑脸和美妙的氛围。地面上是一张双人半圆形海绵弹簧床,这就是老人一直最温馨舒适的休息位置,可以每天白天夜晚去与彩蝶的周公约会(周公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与陶潜谈诗论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弹簧床下有一个开关,按下开关,弹簧床自动升起,下面有一个通往海边的地下室,顺着楼梯走下可以见到整体构造和空间范围。而这间地下室正是老人平时锻炼身体,娱乐的场所,在30*200平方米的地下室珍藏着太多太多娱乐的事物…顺着地下室沿着前方走去可以看到远方拐角转弯不远处有亮光投射,沿着亮光走过拐角转弯处,可以看到一个通向外面的木梯台阶。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此时此刻所经受的事情曾经经历过,也许就如科学所说的那样,是超前意识存在的结果吧。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一直对此事(无论是我曾经的成长经历还是现在的生活状态与对社会的认知和所应对的行为方式),就其所处的静态或动态表示深深的怀疑,我总在想当50年后的现在,当我两鬓斑白,白发苍苍的面对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看着一群和曾经的我一样年轻的孩子们,那时候我的心情将是怎样的?我不停地问自己,那时候的我一定会怀念现在,怀念从小到老的所有岁月,还念从前,无论那阶段究竟是难过还是快乐。我会怀念,怀念所有自己能够记忆的回忆,记忆的言语与场景;我一定会回忆,回忆现在我所经历的所有我可以记起的东西。我知道年轻时候的我,无论是快乐还是难过,当我到了老年的时候一定都会觉得是美好,因为任何事情都比不过青春本身所带来的美好和幸福的感觉;我知道上了年纪的人都会想念过去,无论过去的自己有多么挫败多么颓废,当回忆时也必将携带着微笑的美好。也许我生来就有那种忧患意识,总是喜欢将时光纵意去延伸,延伸到几十年后不可预测的境况,然后对那时候自己的心境加以胡思乱想。如果有人问,我是否爱我现在所处的环境,所经历过的过程,我爱,无论是困难还是欢笑,我都一律接受,因为不是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这样的挑战历程,也缺少某一种窘境去磨砺自己的内心,使之强硬坚固。我爱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因为我知道太多的东西会随着时间的延伸,慢慢远去,像年轻的骄傲,像岁月的年轮…

登上楼梯,地下室斜上方是周环面积不过10平方米的水泥坛面,水泥坛上竖直伫立着荡秋千用的不锈钢材质琉璃架,流利架周围悬挂着响铃和彩色小灯泡,流利架秋千上有自动上下调整高度的按钮,秋千木板上垫着黄绿花点的棉垫子。左侧有一方橱柜,里面规矩的分配为五层,第一层是常用物品:笔,日记簿用来记载随感突发奇想的美好事物,潜望镜用来看远处的动态事物;相机用来捕捉瞬间美好(比如雨后彩虹挂于岛屿附近山峰上,与整个岛屿连成亮丽的风景线);诗词文集用来打发时光;第二层是食品饮料;第三层是香水、古龙水、衣物,香水使衣服时刻保持沁人心脾的茉莉花香,古龙水用来夏季驱离蚊虫,衣服用来应急天气突变,抵御风寒;第四层是特殊情况使用道具:紫色雨伞用来以防天气突变,雨打风吹;折叠扇子用来夏季乘凉与驱除蚊虫的;鱼竿用来临江垂钓,锤炼耐心,修身养性同时体会杜甫那‘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意境;第五层及最底层是鞋子:有凉拖,棉拖,运动鞋,滑冰鞋,高跟鞋…夏季夜晚摇动秋千会伴随着紫色亮光及风铃声,正中间矗立着恰巧遮住整个五角星状水泥坛面的2米高的太阳伞;太阳伞正下方有一个软卧弹簧自动收缩折叠海绵床和一方圆形玻璃桌,桌上放着一盆薰衣草和应季水果饮料和茶壶茶杯,水泥坛面周围是波光粼粼的湖面,傍晚夕阳映照湖面,蝶恋花蕊,荷花底折射出游鱼浅底遨游的美感;冬季来临时,雪花悄然飘落湖面,莲子凋落…这里的一切都可以触到清风明月的照拂同时能够闻到峡谷播散的清幽…

“风吹雨落雪飘飘,月影星光任逍遥”,可以想象星环岛屿冬季所投射的另一番景致,闲暇时可以在湖面上通过滑冰鞋玩轮滑。同时,冬季各类小动物出行在冰面,一片热闹非凡的音乐演奏者。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由木板搭成的桥面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亭子,正值仲夏,坐车游艇木船穿过莲花,驶入中心亭子上,也可以享受水的清凉,自主通过木板桥淌过河水到小亭子上面,亭子是由四个圆形木柱支撑而成,四个柱子上分别刻着‘虫入凤窝不见鸟’、‘七人头上长青草’、‘细雨下在横山上’、‘半个朋友不见了’四句话,曾有人写下这谜语去描述某处的风景。

心情不好的一次偶然,从镜子中恍然看到的惆怅容貌,让自己顷刻间联想到生活中多少不如意而又纠结的自己,构思遐想生活的结构快速推进,自己的人生架构会是怎样的生活情境。因为一次偶然的采访经历《乡村之旅》彻底改变了我曾经一度的固执己见与自以为是的聪明及其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情。泪水言论发泄过后,自身角色扮演开始排除鲁迅先生笔下《祝福》中的悲怯人生角色的扮演人物—祥林嫂;排除玛格丽特.米切尔《飘》中倔强勇敢追寻爱情却又自私任性执着大胆的背景人生代言—斯嘉丽;排除莫泊桑笔下《项链》的女主角马蒂尔德那从虚荣到现实明确的人生归属;排除夏洛蒂.勃朗特笔下《简.爱》中的女主角坚强倔强而又执着肯干的性格特点;排除中国历史一代政治女皇那心狠与智慧交织的价值理念…而是综合女性所有的性格特点根据不同年龄阶段的所思所想的区别来勾勒人物整个人生架构所持有的某种常态的性格思想…趋向于毕淑敏老师平和的心境和人生理念…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通往亭子的另一种交通工具就是木质船艇,夏季微风轻拂,吹过朝露滴落的莲花池畔,小船飘摇在空旷而又充溢绿色自然的环境中,荡起的波澜中总会携带着季节的清幽与自然的祥和,坐在木船中央淡看鱼漂的沉与浮,品味生活的喜悦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