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战争历史 >

夏氏长歌

夏氏长歌

夏氏长歌

更新时间:2021-04-25 15:15:53
小编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天地穆如斯,斯人逝去去。 夏氏孤风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云浦飞霞。。

精彩节选:

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嗯?夏达愣了一下,武士竟然跟巡城卫打起来了,这可真是新鲜事!夏随不停地朝他俩招手,口中喊着,“快过来!有这热闹还不看?”

  往楼外一看,此时街上已围了不少人,都在看热闹。武士与巡城卫搅在一起,互不相让。这些武士果然功夫了得,与巡城卫不相上下。观其架势便知其功底,毕竟都是来参加剑道大会的,能有几个滥竽充数之人?巡城卫队长李璋骑在马上,于卫队之后压阵。过了不久,见形势没有好转,李璋面露怒色,长戟一挥,身后的斗篷一抖,长喊一声:“列队——”

  “认得。他父亲是千樱镇上一位富商,我跟他也有过数面之缘。”夏洛道,“如此说来,你表哥也曾在松浦上过学?”

  “我家小姐是天都景福王爷之女,当今天子赐封的景宁郡主。”一旁的丫鬟立马说道,言语之中,不乏傲慢之色。少胥面上怒气隐约可见,正欲开口,夏洛用刀敲了下他的腿,他便安分下来。“小婷?”景宁郡主说了句,那丫鬟便退到她身后,缄口不再言语。

  围棋?夏洛一惊,才想起今年以来一盘棋都没下过。去年秋日,他确与夏达、夏随在盈都游玩了数日。适逢中南围棋会,难得连棋鬼解寰都来了,还摆了七道棋阵。弈界之人皆知,七道棋阵只有围棋会夺魁者才有资格闯。那棋阵变幻莫测,进得去不见得出的来。常人能过一道就烧了高香了,若能连闯七道,那将成为下一代棋鬼。解寰何许人也?夏洛自然知晓,因为先生桓衡便与解寰师出同门互为伯仲。据他所知,两人虽为同门师兄弟,关系却不大好,具体的他也不清楚。好歹也是师伯,能跟他切磋切磋,那也算是代先生与他对话,于是夏洛便报名参加了。

  “公子你有所不知,我家小姐已半年未尝败绩了。”小婷道。“什么?你说什么?!”少胥大吃一惊,“半年?!没输过?!”

  诚如此言,夏洛自小生长于藩府高墙之内,比那闺阁中的少女还要闭塞。降世时的奇象,令夏涵惶恐不安。作为一个卿子,一降生就如此神奇,自然会引得众人一片猜忌,尤以修域王室为最。说到修域王室,就不得不提夏洛的高祖夏静。

  这句话可掐中了夏洛的要害,连忙推却,“还是别到我家,不如我去找你们,约个地方就好。”夏随在一旁笑得直捂着肚子,夏达也是捂嘴而笑。

  “敢为寡民撑腰者,只松浦一藩也。”

  夏洛白了他一眼,转身对那人道,“尚不知你家少爷尊姓大名。”

  “你在笑什么?”景赫问道,感到莫名其妙。

  正沉浸在思索之中,少胥忽然说道,“弦子,你听说了么?过两天就是剑道大会,这几天城里来了不少生面孔呢。”

  “真的么?”景赫面露欣悦,“那就多谢公子了。”

  言归正传,此时巡城卫步步紧逼,将这群武士逼到了一条死巷口上。不过,不少武士也从四面八方聚了过来,站在后方盯着巡城卫,眼神中透出阵阵杀气。与此同时,城东、城北及城西三处的巡城卫也正在赶来的路上。

  回到正题,话说能穿上飞白服,此人的武力必定已到了极高境地。这却不是指士服越高武力就越高,武士家中有锱财者拿钱买士阶之事早已屡见不鲜。反倒是这些穿着青白飞服的,家境可能一般,而武力却可能已达顶尖。正因如此,青白一词,与清白一样,如今多用来指代那些为人干净正直的人。

  望柱者,又称华表,最初为木质,政务公诸于众多刻于其上,而民间之士若有谏言亦可志之其上。久而久之,望柱已失去布公之用而逐渐成为一种权贵象征,材质亦从木质转为石质。这望柱纹刻着奇禽异兽和祥云之彩,华丽异常而大气磅礴,上方蹲着朝天犼。

  这女孩,头上绾着飞仙髻,发间插着一枚彩扬鸣凤翡翠钗,簪着一根绣金云瀑玳瑁簪。额上点着三瓣嫣红落梅妆,两靥施着绯红妆靥花钿,蛾眉螓首,肤若凝脂,明眸皓齿而高雅动人。身上穿着青黄百花半臂襦裙,花色繁多看得夏洛眼花缭乱,臂间则绕着绣梅点叶薄纱罗长披帛。至于足下穿的什么,他当然看不到,总不至于低着头去看吧。如此装束,他倒是见过,却是极少。那襦裙上的花朵竟是用金线绣织的,而观其徽纹,更是一头雾水:这女孩,究竟是什么来头?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飞云服。所谓飞云服,即在衽上和两肘部绣着云纹的交领常服,只能由公子穿着,余者穿着则为非礼,即便是王子乃至太子,也不能穿。

  “你家少爷现人在何处?”夏洛又问。





  • 了以上&其他刀

      除了以上四种刀,还有其他刀制,不过并非仲康时代所出,因而不收入四制之内。其余的刀还有服刀(一种短刀),环首刀,霸刀,苗刀等等。

    2021-05-09 07:40:57详情点赞(0)回复(0)
  • 正不解&时,街

      这话说的,当真有几分水准。那群武士莫名其妙,正不解时,街上之人皆欢呼大喊着:“公子英明!将军威武!”

    2021-05-09 06:27:29详情点赞(0)回复(0)
  • 恚兮地&鹰鸷凌

      “山悉沉蒙兮霾蔽日,天亦忿恚兮地震怒。鹰鸷凌击兮寒气袭,虎狼云迫兮吾何惧?”

    2021-05-07 01:07:05详情点赞(0)回复(0)
  • 烁兮惊&裂兮没

      “犀光闪烁兮惊如电,山海狂啸兮破苍天。尘沙飞扬兮漫若雪,天地震裂兮没百川!”

    2021-05-07 09:18: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垂首,&情庄严

      不知不觉,此曲已至后半段。街上之人情绪低落,更有甚者则垂泪涕泣。众武士黯然垂首,目光之中,已无张狂桀骜。巡城卫则伫立在巷子里,神情庄严肃穆,将右臂置于胸前,静静地听着。

    2021-05-07 02:34:55详情点赞(0)回复(0)
  • 愣了一&下,武

      嗯?夏达愣了一下,武士竟然跟巡城卫打起来了,这可真是新鲜事!夏随不停地朝他俩招手,口中喊着,“快过来!有这热闹还不看?”

    2021-05-07 07:00:23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你还&你看云

      “诶,弦子你还真是,你看云谦被你臊的,小心人家当真了。”夏随笑道。

    2021-05-08 11:07:17详情点赞(0)回复(0)
  • 群武士&见。

      少胥所指的乱子,是一群武士在长兰街跟巡城卫队打斗的事,夏洛当然知道,因为他当时就在场。长兰街是城南一条烟花巷,里面开设了十几家妓馆乐坊,神女、商女、舞姬随处可见。

    2021-05-07 12:01:3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