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战争历史 >

连国传

连国传

连国传

更新时间:2021-05-30 16:10:18
小编评语: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别人习武都是学打群架的,他非要学身法身法来卷款;  别人都是学如何治病救人,他非要学医术用荼毒人;  别人都是十四五岁才独自闯荡江湖,他却连牙未长齐却已名声在外。  一个很有爱心的童鞋四处旅游度假打怪,散播爱心的故事。伏历兴元一十九年,北凉兴兵攻伐伏国,连下七城。二十年伏国公主远嫁云夷,三皇子统军出征,退北凉大军,复夺五城。后议和,双方退军不提。伏历二十三年,连国西北跋人叛投北凉,乱伏连两国边境。。

精彩节选:

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想要把他抱起,却发现他的手紧紧拉着那妇人的衣服,拉也拉不开。她对身边的侍女示意,那侍女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割开了陈翠儿的衣角,另一个侍女拿出精巧的水壶递给那女子。

  “李宣。”

  但是在这兵荒马乱的时节,能否见着下顿饭都是个未知数,哪还有人有闲心管这些事情。

  这个对李宣颇为照顾的女子便是伏国的安平公主伏宛,十七岁时远嫁与云夷诸部之主,如今回来却是因为她丈夫病故,她丈夫的弟弟袭了首领之位。伏国皇太后便下了懿旨,让她回国。

  约有两百人,皆是骑兵,虽然衣裳离整洁鲜明差得远,胯下的骏马也是满身泥泞,马儿的毛发结在一起,许多日无人打理,即便这样,这两百骑依旧给人以极大地压迫感。

  李宣有些沉默,不知如何是好,马车一直在行驶,想必已经走了很远了。虽然知道让叔叔留在那不合适,却也不好开口求人帮忙。

  走了不大一会儿,前面出现了一条小溪流,那孩子见到之后便飞一般的跑了过去,浑然不似一个三岁的稚儿。陈翠儿远远见了他在溪边打水,见那小溪怕是连只鸟儿也淹不死,便没有过去,只是用目光注意着他的身影,以防出了意外。

  只是这二人未想到这一层,或许这二人还在心中想着这簪子便是信物,那死去的妇人便是殿下当年托付照顾儿子的人吧,不得不说,论八卦,这女人还真是无人可比。

  妇人掰开一小块递给李宣,看着他欢欢喜喜的啃了起来,不觉也咽了口唾沫,旋即把烧饼包了起来打算放入怀中,还未收起,却看到前面驾车汉子的背影,便把剩下的烧饼又掰了大半递给那汉子,“天福,赶了一天的路,吃点东西吧。“

  李宣越想越难受,只觉胸口闷地可怕,看着陈翠儿胸口的发簪,那发簪是李天福寻了少见的硬香木刻的,当时刻坏了好几把刀子。虽说简陋,平日里婶娘戴起来也甚是好看,可是如今李宣看在眼里,竟觉得觉得十分的扎眼,仿佛那发簪不是插在他婶娘的胸口,而是插在自己的眼中一般。

  那女子轻轻地扶起昏迷地李宣,用手帕擦去李宣脸上沾染的血,露出李宣那一张可怜兮兮惹人疼爱的脸来。

  那女子将壶嘴对准李宣的小嘴,温柔地灌了些水进去,又擦了擦他的嘴角。

  李宣点了点头,“那我叔叔他们呢?”李宣急急问道,他们便是指同村的几户相熟的叔伯婶娘。

  侧头一看,李宣还在费力地啃这那硬邦邦的饼,笑了笑“宣儿,弄些水来,把饼泡一下会软一点。”

  隔着遮挡的枝叶,李宣死死地盯着那个首领,恨不得咬碎他的骨头。那年轻人带着手下骑马离开,掳来的女子拦腰放在马上。李宣慢慢地下了树,不知所措,惶惶然地走向那对养育了他一年的夫妇俩。地上满是尸体,鲜血把土地浸染地发黑,如同炼狱一般的场景。他绕开了一个个带着恐惧与不甘死去的人们,走到了陈翠儿地遗体前,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也没法做什么,因为他只有两岁而已,连让二人的遗体入土为安都做不到,他还能做什么呢,难道让他们留在这儿吗。

  “喏!”中年人遣人搬开了横在路当中的尸体,正欲护着马车前进时,一名手下快步走了过来。

  李宣迷迷糊糊发现周围的景色消失了,只觉身处一处温软的所在,虽然眼前一片黑暗,却有一缕沁人心脾的香味钻进了鼻腔之中。李宣有些不明所以,努力地睁开眼睛想要搞清状况,映入眼瞭的是一张十分清秀可人的脸蛋,而自己正被她抱在怀中。

  那孩子虽说叫她婶娘,却并不是她丈夫的侄儿,乃是一年前她丈夫外出捡回来的,身上也无信物之类的东西,包着婴儿的布也是寻常布料。

  妇人看了他一眼,摸了摸他的头,勉强笑了一下“好,”便掏出怀中的一包东西,打开来,里面放着大半块烧饼。虽然看上去已经是陈了两日的了,依旧让李宣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 人上前&令说了

      怀着对丈夫的想念与对李宣的不舍,陈翠儿慢慢地倒了下去,瞳孔开始放大,意识渐渐涣散。一个人上前探了鼻息,回头禀告那首领,那首领却是脸色阴沉地下令说了些什么。

    2021-06-19 09:06:06详情点赞(0)回复(0)
  • 头猪而&已。

      另一边,那年轻人已经吩咐人杀完了所有的男人和孩子,带走了所有的女人和财物,尸体也不管不顾,骑上马,面无表情甚至带着些得意的走了,似乎刚刚只是杀了几头猪而已。

    2021-06-19 03:39:04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冥冥

      又给他起了个名为“宣”,这名字倒是因为他尚在襁褓中时却老是喊着“宣”、“宣”的缘故,正好也姓李,李宣心想,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2021-06-17 06:43:01详情点赞(0)回复(0)
  • 惨叫声&起。

      旋即大路的方向传来了惨叫声,陈翠儿心里狠狠的一颤,不好的念头升起。

    2021-06-17 06:48:01详情点赞(0)回复(0)
  • 步左右&一股血

      在离大路还有百步左右时,他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或许不单单是血腥味,还有死亡的味道,浓郁的可怕。忽然听得一声尖叫,正是他婶娘陈翠儿的,他便有些着急,却见着几个凶神恶煞,穿着黑衣黑甲的人在前面。

    2021-06-18 08:30:54详情点赞(0)回复(0)
  • 知道了&,怕他

      李宣嘴上说着“知道了”,脚步却一点不慢,已经跑出十余步了,妇人也连忙下了车,跟在他后面,怕他遇到什么危险。

    2021-06-18 08:51:3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