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战争历史 >

赘婿

赘婿

赘婿

更新时间:2021-06-02 16:18:38
小编评语: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一个受够了勾心斗角、生死努力打拼的金融界巨头回了中国古代,步入一商贾之家最没地位的赘婿身体后的休闲故事。家国天下天下事,本已不欲去碰的他,却又如何能避得过了。“有人曾站在金字塔高点最低廉数不清妒忌与羡艳我们走过了这段万人拥簇路逃但是墓碑下那孤独的的永眠”—汤敏杰领着徐晓林,用奚人的身份通过了城门处的检查,往城外驿站的方向走过去。云中城外官道的道路两旁是灰白的土地,光秃秃的连茅草都没有剩下。。

精彩节选: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当然,这件事后来关系到时老大人,完颜文钦那边的线索又指向宗辅大人那边,下头不许再查。此事要说是黑旗所为,不奇怪,但另一方面,整件事情环环相扣,牵扯极大,一边是由一位叫戴沫的汉奴摆弄了完颜文钦,另一边一场算计又将各路匪人连同时老大人的孙子都囊括进去,即便从后往前看,这番算计都是极为困难,因此未作细查,卑职也无法确定……”

满都达鲁想了想:“不敢欺瞒大人,卑职杀死的那一位,虽然确实也是黑旗于北地的首领,但似乎长期居住于上京。按照这些年的探查,黑旗于云中另有一位厉害的首领,乃是匪号叫做‘小丑’的那位。虽然难以确定齐家惨案是否与他有关,但事情发生后,此人居中串联,私下里以宗辅大人与时老大人发生嫌隙、先下手为强的谣言,很是煽动过几次火拼,死伤不少……”

热血涌上满都达鲁的脑门,他翻身下马半跪称谢,希尹笑着挥了挥手:“无需多礼,上来吧,咱们再走一程!”

汤敏杰说着,与徐晓林大致提了一提。当初宁先生曾去过西夏一趟,回来之后对于草原那边只说当成敌人即可。只不过当时这帮草原人不曾涉足中原,也没有发生上半年围困云中的事件,宁毅那边的判断可能也显得简单了一些,眼下有了更具体的情况,自然可以有新的应对办法。

不是陷阱……这一下可以确定了。

整个过程持续了好一阵,随后汤敏杰将书也郑重地交给对方,事情做完,副手才问:“你要干什么?”

天上下起冰冷的雨来。

副手说着。

队伍一路前行,满都达鲁将两年多以来云中的许多事情梳理了一遍。原本还担心这些事情说得过于絮叨,但希尹细细地听着,偶尔还有的放矢地询问几句。说到最近一段时间时,他询问起西路军战败后云中府内杀汉奴的情况,听到满都达鲁的描述后,沉默了片刻。

满都达鲁道:“南面皆传那心魔厉害,有蛊惑人心之能,但以卑职看来,即便蛊惑人心,也必定有迹可循。只能说,若前年齐家之事乃是黑旗中人蓄意安排,此人手段之狠、心机之深,不容小觑。”

希尹笑了笑:“后来毕竟还是被你拿住了。”

汤敏杰的脑海中闪过疑惑,缓缓走着,观察了片刻,只见那道身影又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的前行。他松了口气,走向院门,视野一侧,那身影在路边迟疑了一下,又走回来,可能是看他要开门,快走两步要伸手抓他。

汤敏杰木然地看着这一切,那些家丁过来质问他时,他从怀中拿出户籍文契来,低声说:“我不是汉人。”对方这才走了。

坐在床上的曲龙珺朝少年露出了一个笑容。

在送他出门的过程里,又忍不住叮嘱道:“这种局面,他们一准会打起来,你看就可以了,什么都别做。”

道路那头不知哪一家的家丁们朝这边奔跑过来,有人推开汤敏杰,随后将那女子踢倒在地,开始拳打脚踢,女人的身体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叫了几声,随后被人绑了链子,如猪狗般的拖回去了。

宗翰与希尹的队伍一路北行,路途之中,众人的情绪有豪迈也有忐忑。满都达鲁原本过来只是在谷神面前接受一番询问,此时既升了官,对于大帅等人接下来的命运就不免更为关心起来,忐忑不已。

见徐晓林的目光在看这一片的景象,汤敏杰随后也对周围介绍了一遍。

“……关于云中这一片的问题,在出征之前,原本有过一定的考虑,我也曾经跟各方打过招呼,有什么想法,有什么矛盾,等到南征归来时再说。但两年以来,照我看,人心浮动得有些过了。”

汤敏杰领着徐晓林,用奚人的身份通过了城门处的检查,往城外驿站的方向走过去。云中城外官道的道路两旁是灰白的土地,光秃秃的连茅草都没有剩下。




赘婿电视剧  赘婿电视剧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赘婿电视剧在线观看全集免费播放  赘婿剧情介绍  赘婿第二季  赘婿当道  赘婿演员表  赘婿电视剧在线观看免费  赘婿小说  赘婿  


  • ,让她&能够说

    至于另一个可能,则是华夏军做好了准备,让她养好伤后再逼着她去其他地方当奸细。若是如此,也就能够说明小大夫为什么会每天来查问她的伤情。

    2021-06-17 10:02:3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过你&了……

    “走……要去哪里,你都可以自己安排啊。”顾大婶笑着,“不过你伤还未全好,将来的事,可以细细想想,之后不论是留在成都,还是去到其他地方,都由得你自己做主,不会再有人像闻寿宾那样约束你了……”

    2021-06-16 02:39:52详情点赞(0)回复(0)
  • 顾大婶&,大概

    这天夜晚在房间里不知道哭了几次,到得天明时才渐渐地睡去。如此又过了两日,顾大婶只在吃饭时叫她,小大夫则一直没有来,她想起顾大婶说的话,大概是再也见不着了。

    2021-06-14 10:18:07详情点赞(0)回复(0)
  • 如今也&由了,

    “你又没做坏事,这么小的年纪,谁能由得了自己啊,如今也是好事,往后你都自由了,别哭了。”

    2021-06-16 11:56:21详情点赞(0)回复(0)
  • 关于父&亲的事

    虽然在过去的时间里,她一直被闻寿宾安排着往前走,落入华夏军手中之后,也只是一个再孱弱不过的少女,不必过度思考关于父亲的事情,但到得这一刻,父亲的死,却不得不由她自己来面对了。

    2021-06-15 10:28: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坐在那&才从房

    曲龙珺坐在那儿,眼泪便一直一直的掉下来。顾大婶又安慰了她一阵,随后才从房间里离开。

    2021-06-16 11:57:00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婶劝&于只是

    听完了这些事情,顾大婶劝说了她几遍,待发现无法说服,终于只是建议曲龙珺多久一些时日。如今虽然女真人退了,各地一时间不会起兵戈,但剑门关外也绝不太平,她一个女子,是该多学些东西再走的。

    2021-06-16 12:30:4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