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战争历史 >

烟雨闻歌

烟雨闻歌

烟雨闻歌

更新时间:2021-06-05 16:17:39
小编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尽时无月夜歌明,多少楼台烟雨中 烟雨闻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兄弟们,闻风和你们在一起,今日我们同生共死。”闻风在颠簸的马背上高声吼道。“同生共死。”正在厮杀的战士们齐声吼道,看到已经移到战阵中心的帅旗,他们知道自己敬爱的王爷正在和他们一起搏杀,这无疑是对将士们最大的激励。乱军之中,龚义紧紧跟在闻风身后,保护着闻风的侧翼,近一百人的队伍随着越来越接近战阵的中心,人数也越来越少,现在仍跟随在帅旗周围的不过十几人。闻风此时全凭一腔热血一往无前的冲向敌人,全然忘记了身后的护卫,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在万军之中厮杀,没有了平时的冷静,看着一个个穿着狂野的异国士兵面目狰狞的向自己冲来,口中嚷着怪异的语言,闻风此时眼中只有了敌人,一名金国人对着闻风迎面一刀砍下,闻风微微侧身轻松躲过,在两骑错身时电光火石间挥手将宝剑撩在了敌人的脖子上。龚义此时可是一身冷汗,现在不光要护卫王爷,还要应付不时冲过来的敌人,可谓压力巨大,渐渐的,龚义发现视线中出现的敌人越来越多,失声叫道:“王爷!王爷!不能再往前冲啦!现在冲的太靠前啦,快停下啊,再冲就到敌人的阵中啦!”可闻风却充耳不闻,冲进战阵这么长时间,闻风发现这些异族士兵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弱了,挥刀毫无章法可言,与小时候陪自己对打的师傅们可谓云泥之别,听到龚义的喊叫不由豪气大发:“老龚,继续跟着本将冲,这些敌兵实在是太弱啦,今天我们要夺帅旗。”说完仍旧不管不顾的向前冲,龚义看到王爷似不要命的往前冲,急的大喊大叫:“快护驾啊,护驾,王爷在这里。”跟在闻风身后的十几名亲兵此时也着急起来,随着龚义一起大喊:“王爷在此,快来护驾!快快跟来!”虽然在乱军之中这十几人的声音不算很大,但还是有一些人听到了叫喊,风国士兵在听到喊声后不顾眼前的敌人,拼着挨上一两刀也要竭力向着王爷的帅旗靠过去。渐渐的闻风身边又聚起了二三百人,向敌阵的中心凿了过去。闻风冲在这支小队伍的最前面,眼前尽是敌人,这些异族士兵一个个不要命的冲过来,让闻风应付起来也渐渐有些吃力:“老龚!老龚!现在什么时辰了?”闻风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了,可此时却没听见龚义的回话,闻风急的不行,却又不能往回扭头,只能一个劲的大喊:“老龚!龚义!你还活着吗?还活着吗?”龚义此时刚拼着肩膀挨了一刀结果了一个敌人,才听到闻风的声音,赶紧回话道:“王爷,快申时了,距大将军的军令来了已有半个时辰了。”说话时龚义又架开一柄砍过来的刀,骑兵作战往往只是一个照面,这个敌人以后可能也再见不到了。闻风已经有些力竭了,但口中仍旧不停地喊着:“撑住,兄弟们都撑住啊!大将军说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的,撑住!”闻风大口喘着气,挥剑也不再灵巧了,只是机械的挡着一刀又一刀,闻风此时不仅是给自己的士兵打气,更是为自己打气。正当闻风以为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敌人的牛角号响起来了,此起彼伏的牛角号声听起来是如此慌乱,眼前野蛮的异族士兵也潮水般的向后退去,闻风此时终于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一下。看着夕阳下慌乱退去的金国蛮人士兵,闻风正想趁此追过去,宝剑向着撤退的金国士兵猛地一挥,却突然眼前一黑跌下马来,“王爷,王爷!”“将军!”这是闻风昏迷前听到的声音。唐朝西路军大营中此刻驻扎着一万甲士,主帅营帐前不时有一列列军士走过,龚义正在主帅营帐中焦急的看着仍在昏迷中的大唐帝国的四王爷闻风,受伤的胳膊只是胡乱的包扎了一下。这时帐帘被掀起来,一个高大威武的人影大踏步的迈进来,刚毅的面庞上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和沧桑。龚义一看来人急忙行军礼:“校尉龚义拜见大将军。”此刻这位大唐帝国的大将军第一眼却是看到了正躺在床上昏迷中的闻风,顾不上向龚义回礼,大将军李唐急急忙忙小跑到闻风床前仔细观察了一下,又为闻风把了把脉,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看向了正单膝跪地的龚义:“起来吧,龚义,你也不要太担心了,闻风只是长时间搏斗导致脱力而已,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你也赶快去包扎一下吧。”龚义急急的说:“不,大将军,我要在这里等着王爷醒来。”大将军李唐眉头一皱,口气略有些严厉:“胡闹,你以后是要辅助闻风成大事的,要是废了一条胳膊以后还能干什么,快去好好治一下。”说完转头用慈祥的目光看着闻风:“闻风这里有我照看,你放心吧。”龚义此时心中一震,忽有所悟,低头应诺:“是,末将遵命。”转身走出营帐,感受着金色的阳光安静的洒在脸上,“母亲,现在你还在为儿子做着那双布鞋吗?”龚义心中叹息道。不一会闻风悠悠转醒过来,迷迷糊糊的想要坐起来,李唐一看闻风醒了,伸手按住闻风的肩膀:“小风不要乱动,你躺下好好休息。”闻风看见是大将军坐在身旁,急忙问道:“将军,我们胜了吗?龚义怎么样了,我西路军的弟兄们都还说着吗?”李唐起身倒了一碗水交给闻风:“放心,这一仗我们打赢了,金国人已经龟缩回他们的大营,西路军大部分都活下来了,龚义那小子我刚让他去找军医疗伤了。”说着忽又爽朗的大笑起来:“哈哈,不过你还真是让我惊奇啊,第一次经历这么长时间的一场厮杀下来居然身上一点上也没有,看来你少时的师傅们还真是有些本事的。”闻风听后心中可算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心思又活络起来:“哎,大将军,你快给我说说怎么胜的吧,那金兵怎么就忽然退啦?”李唐莞尔一笑:“我先不说,你自己猜一猜。”闻风微微沉思了一下后对李唐说:“我们以近六万兵力对金人五万,兵力上并不占什么优势,按说在这场决战中是不太可能包抄金兵的啊?难道是大将军调来了援兵?”李唐洒然一笑:“我们就那么些兵力你也知道,其他各部的兵力不是被藩王掌握就是部署在京畿镇守,一时之间是不会有大股援兵的,再好好想想。”闻风迟疑地说道:“那就只有偷袭他的大营了,当他的粮草辎重面临被销毁的危险时才会在决战中先撤退。”闻风用疑惑的看向李唐。李唐一手拍了拍闻风的肩膀:“哎,你可算说对喽。”“不对啊?”闻风说:“这金国大营的位置可是十分刁钻,正对着我们大营这面可是有一条近十丈宽的大河拦着,如果从正面突击很容易就被留守大营的金兵半渡而击,兵力少了不行,多了又影响正面决战的兵力,这么做太危险了,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敌人的大意上。”。

精彩节选:

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兄弟们,闻风和你们在一起,今日我们同生共死。”闻风在颠簸的马背上高声吼道。“同生共死。”正在厮杀的战士们齐声吼道,看到已经移到战阵中心的帅旗,他们知道自己敬爱的王爷正在和他们一起搏杀,这无疑是对将士们最大的激励。乱军之中,龚义紧紧跟在闻风身后,保护着闻风的侧翼,近一百人的队伍随着越来越接近战阵的中心,人数也越来越少,现在仍跟随在帅旗周围的不过十几人。闻风此时全凭一腔热血一往无前的冲向敌人,全然忘记了身后的护卫,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在万军之中厮杀,没有了平时的冷静,看着一个个穿着狂野的异国士兵面目狰狞的向自己冲来,口中嚷着怪异的语言,闻风此时眼中只有了敌人,一名金国人对着闻风迎面一刀砍下,闻风微微侧身轻松躲过,在两骑错身时电光火石间挥手将宝剑撩在了敌人的脖子上。龚义此时可是一身冷汗,现在不光要护卫王爷,还要应付不时冲过来的敌人,可谓压力巨大,渐渐的,龚义发现视线中出现的敌人越来越多,失声叫道:“王爷!王爷!不能再往前冲啦!现在冲的太靠前啦,快停下啊,再冲就到敌人的阵中啦!”可闻风却充耳不闻,冲进战阵这么长时间,闻风发现这些异族士兵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弱了,挥刀毫无章法可言,与小时候陪自己对打的师傅们可谓云泥之别,听到龚义的喊叫不由豪气大发:“老龚,继续跟着本将冲,这些敌兵实在是太弱啦,今天我们要夺帅旗。”说完仍旧不管不顾的向前冲,龚义看到王爷似不要命的往前冲,急的大喊大叫:“快护驾啊,护驾,王爷在这里。”跟在闻风身后的十几名亲兵此时也着急起来,随着龚义一起大喊:“王爷在此,快来护驾!快快跟来!”虽然在乱军之中这十几人的声音不算很大,但还是有一些人听到了叫喊,风国士兵在听到喊声后不顾眼前的敌人,拼着挨上一两刀也要竭力向着王爷的帅旗靠过去。渐渐的闻风身边又聚起了二三百人,向敌阵的中心凿了过去。闻风冲在这支小队伍的最前面,眼前尽是敌人,这些异族士兵一个个不要命的冲过来,让闻风应付起来也渐渐有些吃力:“老龚!老龚!现在什么时辰了?”闻风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了,可此时却没听见龚义的回话,闻风急的不行,却又不能往回扭头,只能一个劲的大喊:“老龚!龚义!你还活着吗?还活着吗?”龚义此时刚拼着肩膀挨了一刀结果了一个敌人,才听到闻风的声音,赶紧回话道:“王爷,快申时了,距大将军的军令来了已有半个时辰了。”说话时龚义又架开一柄砍过来的刀,骑兵作战往往只是一个照面,这个敌人以后可能也再见不到了。闻风已经有些力竭了,但口中仍旧不停地喊着:“撑住,兄弟们都撑住啊!大将军说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的,撑住!”闻风大口喘着气,挥剑也不再灵巧了,只是机械的挡着一刀又一刀,闻风此时不仅是给自己的士兵打气,更是为自己打气。正当闻风以为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敌人的牛角号响起来了,此起彼伏的牛角号声听起来是如此慌乱,眼前野蛮的异族士兵也潮水般的向后退去,闻风此时终于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一下。看着夕阳下慌乱退去的金国蛮人士兵,闻风正想趁此追过去,宝剑向着撤退的金国士兵猛地一挥,却突然眼前一黑跌下马来,“王爷,王爷!”“将军!”这是闻风昏迷前听到的声音。唐朝西路军大营中此刻驻扎着一万甲士,主帅营帐前不时有一列列军士走过,龚义正在主帅营帐中焦急的看着仍在昏迷中的大唐帝国的四王爷闻风,受伤的胳膊只是胡乱的包扎了一下。这时帐帘被掀起来,一个高大威武的人影大踏步的迈进来,刚毅的面庞上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和沧桑。龚义一看来人急忙行军礼:“校尉龚义拜见大将军。”此刻这位大唐帝国的大将军第一眼却是看到了正躺在床上昏迷中的闻风,顾不上向龚义回礼,大将军李唐急急忙忙小跑到闻风床前仔细观察了一下,又为闻风把了把脉,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看向了正单膝跪地的龚义:“起来吧,龚义,你也不要太担心了,闻风只是长时间搏斗导致脱力而已,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你也赶快去包扎一下吧。”龚义急急的说:“不,大将军,我要在这里等着王爷醒来。”大将军李唐眉头一皱,口气略有些严厉:“胡闹,你以后是要辅助闻风成大事的,要是废了一条胳膊以后还能干什么,快去好好治一下。”说完转头用慈祥的目光看着闻风:“闻风这里有我照看,你放心吧。”龚义此时心中一震,忽有所悟,低头应诺:“是,末将遵命。”转身走出营帐,感受着金色的阳光安静的洒在脸上,“母亲,现在你还在为儿子做着那双布鞋吗?”龚义心中叹息道。不一会闻风悠悠转醒过来,迷迷糊糊的想要坐起来,李唐一看闻风醒了,伸手按住闻风的肩膀:“小风不要乱动,你躺下好好休息。”闻风看见是大将军坐在身旁,急忙问道:“将军,我们胜了吗?龚义怎么样了,我西路军的弟兄们都还说着吗?”李唐起身倒了一碗水交给闻风:“放心,这一仗我们打赢了,金国人已经龟缩回他们的大营,西路军大部分都活下来了,龚义那小子我刚让他去找军医疗伤了。”说着忽又爽朗的大笑起来:“哈哈,不过你还真是让我惊奇啊,第一次经历这么长时间的一场厮杀下来居然身上一点上也没有,看来你少时的师傅们还真是有些本事的。”闻风听后心中可算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心思又活络起来:“哎,大将军,你快给我说说怎么胜的吧,那金兵怎么就忽然退啦?”李唐莞尔一笑:“我先不说,你自己猜一猜。”闻风微微沉思了一下后对李唐说:“我们以近六万兵力对金人五万,兵力上并不占什么优势,按说在这场决战中是不太可能包抄金兵的啊?难道是大将军调来了援兵?”李唐洒然一笑:“我们就那么些兵力你也知道,其他各部的兵力不是被藩王掌握就是部署在京畿镇守,一时之间是不会有大股援兵的,再好好想想。”闻风迟疑地说道:“那就只有偷袭他的大营了,当他的粮草辎重面临被销毁的危险时才会在决战中先撤退。”闻风用疑惑的看向李唐。李唐一手拍了拍闻风的肩膀:“哎,你可算说对喽。”“不对啊?”闻风说:“这金国大营的位置可是十分刁钻,正对着我们大营这面可是有一条近十丈宽的大河拦着,如果从正面突击很容易就被留守大营的金兵半渡而击,兵力少了不行,多了又影响正面决战的兵力,这么做太危险了,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敌人的大意上。”

  三从种种迹象来看金国的五万大军正在准备撤退,当粮草辎重已被烧毁过半后无论多么无谓的将军也不敢再冒险一战,金国军心已不可用。闻风这些天每日无所事事,吃饱饭在营盘里随便转转,只等目送走金国大军后便回家过年。这天闻风正在沙盘前揣摩大将军的用兵之法,不时拿起兵书对照一下,好不自在,忽然帐外一片嘈杂之声,伴随着士兵们的低声议论传来一声声马鸣。闻风心中微微不快,这军营中无紧急军务时是不能纵马的。正待出声询问,龚义匆匆跑进来:“将军,探马带回来一个人。”闻风孙双手撑在沙盘上无语的看着面前的龚义:“带回一个人就这么吵杂,这要带回一队人还不吵翻了天。”龚义脸憋得通红却不知道如何表达,急的支支吾吾却说出连贯一句话:“哎,将军你还是去看看吧,这个人她不是军人。”闻风一把推开龚义大步向外走去:“什么乱七八糟的,难不成是个妖精?”到营帐外拨开围了一圈的士兵们,看见一个衣着褴褛的人伏在马背上,似乎是昏了过去,闻风高声叫道:“谁把他带回来了,探马上的兵呢?”这时一小堆围了一圈的士兵中一阵骚动,一个身着轻甲的骑兵跑出来单膝跪地:“将军,是手下人巡逻时在一个山丘下找到的,看情形是饿晕过去的。”闻风转身走回帐中对他说:“把这人抬进来,张东你也进来。”探马总领张东和龚义一起把这个昏迷中的人抬进帐中放到地上,闻风问道:“张东,查过他身上了吗?与金军有什么联系没有?”张东一脸为难,搓着双手:“嘿,将军,这人不太好查,她是个女的。”“额。”闻风一愣神,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了,走上前去细细看了看,拨开那人伏在脸上的长发,虽然脸上粘有一些泥土青草,但仍不难看出这人竟是个的女子。闻风赶紧俯下身将女子抱到床上:“哎,老张你也太不知道怜香惜玉了,这么冷的天怎么把人家放在地上,去吧军医叫过来看看,还有这事不要伸张,军营中有个女子毕竟不方便,就要回去了,可别再这个节骨眼上出事。”“是。”张东转身出了营帐,龚义此时也是一脸惊讶:“将军,这也太让人不敢相信了,一个女子独自一人出现在草原上,而且还是我们与金兵交战的战场上,这怎么也解释不通,要小心她是金人派来的刺客。”闻风呵呵一笑:“老龚你也太小心了,都有些草木皆兵了,即使她是刺客,可一个女子能有多厉害,去拿些吃的来吧。”“不。”龚义固执的站在原地等着那昏迷中的女子。“得。”闻风向外走出去:“还是我自己去吧,你可不要趁人家昏迷下黑手啊,这可不是大丈夫所为。”当闻风回到帐中时看见张东已经来了,闻风放下手中的盘子问道:“怎么样?军医怎么说?”“军医说这姑娘只是饿昏过去了,并无大碍,已经喂了些药了。”接着张东站到闻风身旁补充道:“我已告诉军医关于此人是个女子之事要保密了。”闻风听后不由感慨一番:“我要是有大将军的一两手就好了,哪用得着去叫军医,大将军真是神人啊,琴棋书画,医术兵法无一不通。”闻风看了看一脸戒备之色的龚义说:“老龚,你说呢?”龚义看向闻风:“将军不要太看轻自己,大将军已年过四十有得如此成就,可将军你算上今年也不过二十,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正说着床上的女子发出微微呻吟,看样子已是醒了过来,那女子迷迷糊糊刚要坐起身来,龚义等了半天就等这会呢,可算等着了,龚义用力回身拔剑直指那女子,伴着“噌”的一声剑吟,微微颤抖的剑尖已到了那女子面前,大喝道:“说,你是什么人?你的同伙都在哪?”这一下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那女子一声尖叫蜷缩到一角看着龚义瑟瑟发抖,口中只是大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钱都给你。”明亮的双眼透露出惊恐的目光。闻风缓了缓神急急上前安慰:“姑娘不要害怕,我们是唐朝军队,不会伤害你的。”张东一把搂住龚义往后拖:“老龚,你这是干什么呢?快放下剑。”闻风不管龚义的大叫,把盛满各种精美小吃的盘子轻轻放在床边,又慢慢退了回去:“姑娘不要怕,我是皇上的四子,大唐的四王爷,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说完同张东合力把龚义给推出帐外,“老张,你给我看住龚义,不要让他再冲进来啦。”“放心吧王爷,我会看好他的。”张东这时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龚义身上了。闻风看了看没问题后又进了营帐,正巧看到床上那个狼吞虎咽的人,不由得感觉很好笑,闻风就坐在帐门旁安静的看着她大嚼,渐渐的姑娘可能是吃饱了,这才发现正在微笑的闻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你,我的名字是心月。”说完放下盘子起身行礼,却不料一个跄踉又摔回床上,闻风扶起心月:“不急不急,你快躺好。”心月此时面庞通红,小声说道:“小女子谢将军救命大恩。”

  李唐认真听着闻风的推测,心中是越来越高兴,“嗯,不错,知道不能急功近利,很好。你等一下。”李唐说着起身将摆放在桌子上的地图拿了过来指给闻风看:“你看,正面河水湍急,可你却不知道这上游什么情况,我在十日前已经探明上游一处可以渡河的地方,这几天我每天让人以探路为名向上游跑,每次出去十分回来九分,剩下那一分已悄然渡河埋伏在金军大营后方的山林中。”闻风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可埋伏在金军这么近的地方,每天风吹日晒又不能生火做饭,在偷袭时还能保持战斗力,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忽而闻风一惊:“将军,难道你把你的护卫飞虎军派出去了吗?那你在战场上的安全谁来保障?”将军缓缓把地图收起:“如果这场卫国战争还要失败的话,即使我是安全的又有什么用呢?”李唐看闻风的身体已无大碍,又为他仔细分析了一下自己作出决策的依据和方法,一条条绝妙兵法娓娓道来,不知不觉在结束谈话时已经天黑了,李唐嘱咐了闻风几句后就要回中路大军军营了。闻风目送着李唐离开营帐,心中不由泛起一丝暖意,在大唐帝国多少人愿以千万金投入李唐门下,却从无一人可得,自己虽与李唐无亲无故,李唐却时时在战争之余主动给自己上课,那慈祥的目光让从小缺少父爱的闻风时常感动不已。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