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战争历史 >

大明十七朝

大明十七朝

大明十七朝

更新时间:2021-06-10 15:50:44
小编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元朝时期初年,天下一乱,群雄逐鹿中原。明太祖朱元璋,应时而生而兴,不数年即驱赶宣帝,建立统一华夏。迨至流传于世十二,凡一十九帝,历二百八十有八年,其间如何兴?如何盛?如何衰?如何亡?统有一段非常大的原因,我抖胆把元朝一十九朝的历史故事慢慢的演绎出开去,多少往事,尽付先时,朱家累世为农,但传及朱世珍一代时,那世珍粗通文字,早年与皇觉寺昙云法师高彬相善,大师曾对他说道:“濠州钟离系八仙汉钟离成仙的区处,钟灵毓秀,依你的命相看来,若迁居此处,百年后你家必定大富大贵”,那朱世珍听得大师此言,当时连夜回家与其妻商议。其妻父当年乃是宋末大将张世杰的亲兵,只是南宋消亡,一家颠沛流离,为谋生不得已下嫁朱世珍。待世珍与她议起昙云法师大师相劝举家迁往钟离,便说道:“相公,妾身素闻那昙云法师高彬乃是远近闻名的得道高僧,人凡有疑难不决者皆向其询问,其言无所不中。即大师今言若迁居钟离日后必当大贵,定有其中道理。且即使无大师此言,妾身亦有此心久矣”。。

精彩节选:

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他夫妻二人正谈及婴儿出生时的种种异兆,那朱氏忽然心动,忆起皇觉寺昙云法师高彬当日造访时曾预见此儿降生,并对他夫妻言及,“你夫妻命薄福浅,恐难抚养此子,切记:日后若有艰难处,需至皇觉寺求佛”,便对朱世珍道:“相公可曾记得,那日皇觉寺昙云法师高彬大师云游归来拜访我家,曾预见此儿降生,并言及我夫妻命薄福浅,日后若有艰难处,可到皇觉寺求佛。现今此儿不知何故,日夜不宁,只是高声啼哭不已,你我夫妻虽是悉心照料,可是接连数日昼夜不得休息,且又无法营生,如此下去,非但此子难以抚养,就是我们一家人也都快撑不住了。相公,我们何不依高彬大师所言,前往皇觉寺求佛呢?”。

  “大师所言极是,先父亦曾说及此节”,朱氏说道。

  却说自高彬上次拜访离去后,那朱氏果然已有身孕,朱子珍愈发觉得惊奇,加之高彬前番言语,朱家认定此子将来定是非同小可。一日,朱氏对朱子珍说道:“相公,妾身算来腹中此儿已近十月,想来不日即将分娩”,朱子珍听闻此言,又是喜又是忧,喜的是果如高彬所言,朱氏得天神以授真主,朱家日后定然富贵有望,忧的却是,自己家中人口兹殖,如今妻子临近,自然不能劳作,家中徒然四壁,尚有三子二女挨撑得过?没奈何,也只有日夜拼命劳作不表。

  “夫人端的好眼光,且说当今朝廷传至今上顺帝,那顺帝昏庸远甚于历朝,信奉番僧,日耽淫乐,什么演揲儿法,什么秘密戒,又有天魔舞,造龙舟,制宫漏,专从玩意儿上着想,把军国大事统统置于脑后,因此朝政更是**无比。更有那佞臣哈麻兄弟,及秃鲁帖木儿,导上作奸,反言听计从,还要征集民夫浚通黄河。如今各地是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艰难困苦处又岂止你朱世珍一家?”,老和尚说着停了下来,看着朱世珍。

  到底还是朱氏聪明,连忙赔罪道:“大师勿怪,我家相公与大师乃是数十年的交情,他性子急,大师不必计较,妾身这里代相公给大师行礼了”,说着朱氏离座敛身就要行礼,却被高彬双手搀住,意味深长的说道:“夫人不必多礼,此时夫人更加要多多保重身体啊!”。

  高彬依然沉浸在刚才的兴奋中,险些没有手舞足蹈,他一把抓住朱子珍的手,激动地说道:“夫人梦中的神将,乃是八仙中汉钟离所化,今天神以真主降临朱家,此子日后又岂止是兴旺朱家!贵不可言,贵不可言呐!”。

  “诶,不用了,只是你夫妻命薄福浅,终恐难抚养此子。切记:日后若有艰难处,需至皇觉寺求佛。且贫僧还有一要求:此子须拜我为师”,说罢,高彬径自告别朱氏夫妇,回到皇觉寺。他往山下朱家方向望气时,不禁感叹道:“真是一代英主呐,可惜朱家虽产的真主,历尽磨难却终无一人享的此福、逃得劫难。时也、运也、命也!可惜呐,可惜”。

  且说朱世珍见此儿骨多肉少,头骨有棱有角,奇骨贯顶,端的是生的与众不同。只是自此儿降生以来,日里啼哭夜里也啼哭,而且声音异常宏亮远近皆闻,那里近左右都是佣工务农之人,怎能忍受这等烦躁?就是寻常人家,也无法日夜不息。还好世珍夫妇与人相善,颇有人缘,大家见他家中新添一丁,也就体谅不语。只是世珍夫妇日夜照料此儿,非但无法营生,且不得休息,渐渐地就有些撑不住了。一日,夫妻俩便商议起来,世珍道:“夫人,此子自降生以来,日夜啼哭不停,我夫妻俩忙于照料不暇,不得休息,怕是终究难以抚养此儿呐”。

  次日,世珍怀抱着婴儿到河边洗涤,回头一望自己家,依然是红光万丈不散。世珍正要给婴儿洗澡,忽然河中竟不知从何处漂来一段崭新红绸,世珍心中惊奇,也就捞上来给婴儿做衣裳。后来明太祖开基定国,此地也就因此改名为红罗港,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正是此意,却又不尽然如此”,高彬听得朱氏言语,方才微微睁开眼睛。

  朱子珍于是将二子二女唤入,朱氏手里还怀抱着个刚满周岁的男婴。那高彬用手将每个孩子都慢慢抚摸过,却只是感叹道:“奇怪,不对呀,令郎令爱虽是日后富贵,却终也是无福消受”,他又出门进门环绕着看,一边看还一边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呀,不对呀,不对呀”,忽然他又上下反复打量着朱氏,反复恍然大悟的问朱氏道:“夫人昨晚可曾遇着异象?”。

  众人又都忙着帮朱世珍请来接生婆接生,七手八脚忙到半夜,只听到室内一阵子啼哭嘹亮,满屋都有一种异香,众人都欣慰道:“好了好了,恭喜世珍,又添一丁”,世珍夫妇自然喜不自胜。

  朱世珍这才听得明白,问道:“大师是说我夫人又有身孕了?且我朱家日后的富贵都在此子身上?”。

  “我师,你曾道世珍一家他日当大富大贵,只世珍蹉跎今已年过不惑。家中徒然四壁,我今又新添一儿,家中三子两女,方今天下纷纭,朝廷赋税苛重,莫说富贵,且叫世珍一家如何度日呐”,说话的正是濠州钟离人朱世珍,其时正是元文宗戊辰年。

  当下朱世珍听闻夫人所言后,也不由得心动,于是夫妻两连日迁往钟离县。只是一转十余载过去了,朱家家境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愈加困苦起来,又新添了三子二女,全仗着朱世珍一人勉力维持,日子自然艰苦。恰是近期昙云法师高彬云游归来,顺道他家,朱世珍便将这十余年迁居钟离的困苦怨言一盘托出。

  先时,朱家累世为农,但传及朱世珍一代时,那世珍粗通文字,早年与皇觉寺昙云法师高彬相善,大师曾对他说道:“濠州钟离系八仙汉钟离成仙的区处,钟灵毓秀,依你的命相看来,若迁居此处,百年后你家必定大富大贵”,那朱世珍听得大师此言,当时连夜回家与其妻商议。其妻父当年乃是宋末大将张世杰的亲兵,只是南宋消亡,一家颠沛流离,为谋生不得已下嫁朱世珍。待世珍与她议起昙云法师大师相劝举家迁往钟离,便说道:“相公,妾身素闻那昙云法师高彬乃是远近闻名的得道高僧,人凡有疑难不决者皆向其询问,其言无所不中。即大师今言若迁居钟离日后必当大贵,定有其中道理。且即使无大师此言,妾身亦有此心久矣”。

  对面的老和尚手捻长须,静坐着听完朱世珍的诉苦,只是抚须笑道:“世珍老弟,你忘了贫僧当时和你说的话了么?贫僧当时说的是‘依你命相看来,若迁居此处,百年后你一家必当大富大贵’。世珍老弟,现在你迁居钟离也不过区区十余载,尚远未及百年呐”。

  且说第二日,夫妻二人收拾停当,将三子二女暂托邻居刘继组照看,夫妻二人怀抱幼子,上山前往皇觉寺求佛。那朱世珍本来就家徒四壁,没有什么可以给养朱氏母子,朱氏又产后体虚,加上夫妻二人这几日日夜照顾幼儿,昼夜不得休息,早已是疲惫困苦不堪,又如何能行得着许多山路?方行到半山腰,那朱氏就坐下直喘粗气,脸色蜡黄,再也走不动了。朱世珍这时心中暗自着急叫苦,一边是怀中出生几日的婴儿还在高声啼哭,一边是产后的妻子体虚遇寒。这半山腰的中间路段又是上不接皇觉寺,下又远离家中,且左右周围又没个行人,连叫个帮忙的人都没有,真个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如何是好呐!




大明开朝皇帝  大明五朝1449  大明永乐朝  大明大朝1566  大明风华第十七集  大明各朝皇帝  大明运朝小说  大明仙朝 小说  表大明十七朝人物  大明十七朝人物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