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战争历史 >

血染战旗

血染战旗

血染战旗

更新时间:2021-07-14 15:51:31
小编评语: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小说讲诉1943——1949年,共产党员朱育才、朱文泉、胡晓昌三人组织领导一支革命武装非常活跃在广东中部抵抗日寇、努力争取民主完全解放的故事。故事主要原因讲诉在后来的历史条件下,穷苦大众团结一致出来闹革命情节。突显人性美,扬人格魅力,颂正气、贬恶习。力图书友在喝酒的人都有一共性,喝到了一定程度嗓门就高,酒话连篇,声音山大,生怕坐在对面的人听不见,又容不得别人插一句半句话。爱喝酒的人会常醉,醉了就发酒疯,酒神也好,酒仙也罢,通常会做出令人难以理解的事。。

精彩节选:

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粤中以北就形成了现在的丘陵地带了。广东各地民众及各路神仙大骂好奇佛是个酒鬼、糊涂臭鸭蛋。纷纷写奏折、状纸状告好奇佛、酒仙。玉帝接奏后很是恼火,召见如来商量。两位头头毫无异议把好奇佛贬了;另罚酒仙闲散人间,不得再返仙界享用民间香火供奉。

  那叫育才的喝了一小口,其余三人又是一口干了。

  朱育才道:“其实要怪,只怪我自己。谁叫我多心眼?兄弟别往心里去,过去了事还能拉得回来?”

  过一会,东桌的客人也起身埋单出门而去。西桌的年轻人看样子没有这么快撒。八仙桌上的小炭炉火烧得正旺呢。炉子上的瓦煲煮沸满满的一煲狗肉,桌上有一盘子的蔬菜。主位、陪席各坐三个人,都是二十七、八年纪的青年人,客位倒还空着。彼此间偶尔端着酒杯碰撞一下,呡一小口又放下,似乎在等什么人。又过了好一阵子,一位二十一、二的小伙子推开酒楼的后门走了进来,微弯着腰,使劲搓着双手口里不停说:“冷啊,冷啊……”边说边朝三人走去。坐在主席位的人道:“就屙一泡屎,怎么去哪么久?酒都凉了。”

  1943年,冬春交替季节。

  陈玉成涨红着脸,扭捏道:“没帮兄弟倒是让兄弟救了一命。这次丑到家了,让兄弟笑话。”

  陈玉成嘿嘿笑道:“我也是二十一,我们‘打同年’好不好?”打同年是广东同年人结拜的说法。那时最流行的就是“打同年”和结拜。很多人一时高兴就拜起把子、打同年,后来因意见不和或是利益冲突而分道扬镳成了仇人大有人在。童谣有得唱:“今日同心愿,一起打同年。明天吵几句,一人揍一拳。”“好时是同年,不好一人一拳”就是叽笑“打同年”结拜玩闹形式。当然也有很多人结成情如亲兄弟的把兄弟,这是题外话。朱育才听说陈玉成想打同年,怔了一怔:两人相识不到一个时辰就打同年,未免也太快了吧?不觉暗自好笑。陈玉成见朱育才只笑不答,讪讪道:“兄弟原来嫌弃我们是山里粗人,配不上。”陈玉婉笑嘻嘻道:“哥真傻蛋,人家先生有文化有学问,人上之人。姓名都不肯告诉你,能和你个山佬牯打同年?说出去都笑掉了人家大牙。”原来陈玉婉不但心细,亦是个伶牙俐齿之人。朱育才一听,慌忙道:“陈姑娘别误会,我叫朱育才。育是教育的‘育’,才是刚才的‘才’”朱育才可不敢把才字解释为“才能”的才,免得一番唇舌。“其实你们并不知我是个什么人啊?唉,同年可得同生同死、有福同享可不是闹家家。”陈玉婉道:“管你是什么人,对我们好的人就是好人。”陈玉成道:“对,打同年就得为同年拿出脑袋当凳板坐。”朱育才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来打个同年。不过呢,打同年嘛也不急在一朝半日,起码得和父母商量商量是吧?总得弄个仪式什么的才成。”心里想:“这兄妹是不是愣头青啊?连别人干什么的都不知,就嚷嚷打同年?我要是说出我干的是掉脑袋的工作,不吓死你才怪!”陈玉成:“对对,得和家人商量商量!事得办隆重一点,不能儿戏。”朱育才此时真是哭笑不得。

  迳头乡位于独王山西北面。从水头乡去迳头乡需得绕过独王山,途经多座小山包后,再沿着一条由独王山侧流出的小溪而下,便是迳头乡管辖地面。

  俗话都说敬酒不吃,吃罚酒。其实敬酒罚酒都不好吃。喝醉酒大多就是给敬酒敬醉的。好在,黄华远是宽容人的人。他道:“适而可止,酒这东西不想喝就不要强来。”

  好奇佛被贬那天,有人带着讥笑的口吻问好奇佛:“俗话说一客不烦二主,你搞出来的那些山呀岗的叫什么呀?你总得起个名吧?”

  二哥黄仁贤道:“不成,喝酒哪来一半一半的?半心半意,喝完,再添点。”

  育才道:“真稀奇,茅厕能有什么宝贝?就算有也给粪蛹吃了,一大堆的屎虫在那里乱哄。唔,不提,好龌龊!”

  男子回过头看了朱育才一眼,眼神怪怪的,模样很神气拧下头,恶声恶气道:“有是有,我们要留着赶路!”

  “兄弟是教书的吧?今年贵庚?”

  右边叫黄铬的眼尖,大声道:”大哥看,育才这小子才喝一点。想留起来养鱼啊?”

  那女孩又是点头又是摇头。要不是先前听过她说话求人,还真的以为是一位哑巴美女哩。朱育才叹了口气,从搭袋子里拿出了用“宣统纸”(很厚的一种纸)包着的一只包,从里抽出了二张煎饼,想想又抽出二张,一齐递了过去道:“唉,也不知是不是前世欠你们的。呶,拿去。”

  朱育才掏出香烟又摁了下去,心想:“这女孩不是白痴吧,叫给他食物怎么老是灌水?水又不能止饥。”又走了回来:“是不是没吃的?”

  朱育才“嘿嘿”笑了笑。黄华远道:“‘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这首诗我体会挺深的。以前,我也是东奔西跑,几年都难得回家一趟。别说邻里孩子不认得,连儿子也不认识老子了。不过好男儿志在四方,做大事嘛总有重有轻。世上没有“禾束挑子两头利”的事,有空就多在家呆呆补回来就是。以后如不能常来水头,就托个信得过的人捎个信来谈谈你那的情况。我吗,虽说比你早参加工作几年,经验也不见得比你多多少,必竟我年长几岁,社会阅历可能比你多一点点。再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有什么事也好参谋参谋是吧?不过千万记住:我给你介绍的那几个人,虽说是你家族人员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与他们发生联系。这也是为你、为他们的安全着想。切记!灵神不用多祝,多祝不灵神。好了,我就不送你了。”朱育才道:“黄大哥放心,你既是领导,又是长辈,我一定按你说的去做到,不过你说得的那几个人我好像没听说过。”黄华远道:“照现在这样形势,可能他们用的是别名也难说,必要时你就到学校找找。”朱育才“嗯,也许吧。就自别告,多多保重。”

  朱育才心里又好气又是好笑:“有水你就能撑回家?”只听那男子又道“兄弟我这里有两只别人送的橙子,不要嫌弃。”橙子更能解渴,这下朱育才老实不客气了。接过橙子三下五落二剥开橙皮,将橙子肉嚼了几下就咽下肚。那姑娘正大口大口吃着哥留下的煎饼,见状“咭”地一笑,跟着大声咳喘。

  朱育才道:“别说那么多啦。没事就好,天就要黑的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会吓死人的。”朱育才可不是说着玩,那时候治安非常不好,有土匪剪径的、有保安团出来扰民的,更怕的还有日本人说准会突然冒出来,现在一二个人都不敢走夜路的。




飘起来血染的战旗  血染战旗征天下的意思  血染战旗争天下  血染战旗争天下上一句  血染战旗飘扬荣光英雄故事在血脉流淌  血染战旗飘扬荣光  血染战旗红 贴吧  血染战旗红  血染战旗红小说  


相关资讯
更多>
  • 奇佛:&么呀?

      好奇佛被贬那天,有人带着讥笑的口吻问好奇佛:“俗话说一客不烦二主,你搞出来的那些山呀岗的叫什么呀?你总得起个名吧?”

    2021-07-23 12:59:31详情点赞(0)回复(0)
  • &总长吟

      山风啸林疾风起,深涧田野刀枪鸣。今朝血腥已远去,旧日英魂总长吟。

    2021-07-23 09:01:1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