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战争历史 >

雷彪夺皇秘史

雷彪夺皇秘史

雷彪夺皇秘史

更新时间:2021-07-17 15:44:33
小编评语: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雷彪是奥奥帝国的六皇子,他有一个帖身婢女林鸢瑶。她原本是个杀手,武功武功高强,虽然因为一此街头偶遇遇上了雷彪,并被雷彪所深深的感动,自此改邪归正,并帮组雷彪最后成功夺回皇位。杜康是奥奥帝国一位将军,他本是帮组三子的,但他不慢慢的地爱上了了林鸢瑶,他最后她可以选择当雷彪已离床的时候,小妍微微地睁开眼睛,双手仰天,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小妍坐了起来,头靠着后面的枕头,眼睛闭起,嘴角丝丝地一笑,问:“瑶瑶,你怎么知道杜康已经在那里了,难道你们心有灵犀?杜康也有可能还在睡者。”雷彪闻之,呵呵一笑。于是雷彪望着林鸢瑶等着她的回答。可是林鸢瑶就是不说话。哎,不能怪她,谁让她天生就是不爱多说一句话的人呢。说起林鸢瑶,她是一个武功高强的杀手,自从当了雷彪的贴身婢女后也改了以前的不好的脾气,但是她的性格却没有一点改变。说得好听是文静,说得不好听是有点痴呆。。

精彩节选: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自从太子和二子断交之后,朝堂上便出现了支持不同阵营的人.以皇后为首的陆氏实力最为壮大。雷彪也知道自己应该先选择个阵营,然后打败另一个阵营的人,最后再跳出自建阵营,这样才能最终夺权。可是雷彪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先假如哪个?加入大哥?不行,大哥现在自己醉生梦死,肯定不会长久。加入二哥?那也不行啊,二哥心机很深,而且二哥的母亲皇后和自己有仇。怎么办?

  雷彪很不喜欢林鸢瑶的性格,但有什么办法呢,他必须要用她作自己的贴身侍卫,因为只有她是他信任一辈子的。

  第二天,在朝堂上,皇帝试图了解太子和二子各自的势力又多大。于是,皇帝在朝堂上宣布要商一块玉给一位皇子,让大伙商量应该给谁。文大夫首先站了出来说:“陛下,好玉应首选太子,这是礼数,我想二皇子应该不会拒绝吧。”二子回过头看了看文大夫,笑了笑答到:“当然不会。”可是,季宰相站了出来,辩论道:“陛下,微臣觉得好玉应给我们奥奥帝国最有能力的人,在这方面二子比较好。”可是太子的势力毕竟还很大,群臣都知道皇帝问这话的意义是什么。于是,以文大夫为首的人开始不断说话指出太子。可陆氏的势力也还是很大的,以季宰相为首的人也说话指出二子,二方争论不休。可是,也还是有许多人并没有加入他们的争论。皇帝知道,这是中立方。在群臣争论不休这后,皇帝说:“我把此玉给六皇子。”“退朝。”皇帝的话音未落已经退朝了,群臣不解。原来,皇帝是想建立以雷彪为首的第三方势力来分解太子和二子的势力,毕竟他自己不想早点退休。

  虽然五位皇子有四位迟到了,但杜康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很看重二皇子,这可不仅仅是因为只有他一人不迟到而已。练武开始,不过太子可是不会乖乖地听从杜康的命令,他摆着太子的架子在旁边休息,杜康是二子的人,所以不会太在意,而且他还希望太子不务正业,这样二子就能顶替他的太子之位了。

  二子和皇后谈论了一番之后回武堂继续练武了,这时太子依然悠闲自在,雷彪心里也很开心,直到太子的地位肯定不保,但他不想让二子有所察觉,所以自己也装得不怎么努力,因为毕竟现在的皇后是二子的亲娘,他也不想被皇后“特别注意”。练了一上午之后皇子们就各自回去了。二子准备回去,这时,太子叫住了他,对他说:“我有件事一直想跟你说,克我不想破坏我们的兄弟友谊。”二子听后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带着好奇的语气问:“怎么了大哥。”太子说:“你真想要得我太子之位吗?”二子听后,心里像噼啪一样地想,不知怎么回答,就装作镇定说:“大哥,怎么会呢,别开玩笑了。”可太子依然很严肃地站立着,对他说:“我的母亲是不是你害死的?”二子听后更吓一跳,不知所云。太子接着又说:“别狡辩了,我母亲就是你杀死的,我们以后水火不容。”说完太子气呼呼地走了。二子站在那好久,心里很委屈,他知道虽然自己想夺太子之位,但绝对不会杀太子的母亲然后让自己的母亲取代皇后之位阿,难道是自己的母亲?二子不敢多想,只能站在那被风吹着。二子心想“究竟是谁告诉太子的,谁在造谣?”

  鸢瑶回去转告了雷彪自己和二子的对话。雷彪很是开心,于是便和皇姐商量以后的事宜。皇姐知道后很开心,“没想到那么顺利。”“是啊。”皇姐对雷彪说:“弟弟,你以后要注意了。你站在二子那边,那么太子肯定会提防你。而且你要提防皇后,她有可能在铲除太子之时顺势铲除你。”雷彪想了想说:“皇后知道我加入二子这边,短时间是不会动我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收复二子身边人的心,毕竟二子身边的能人太多。”“是啊,皇姐也早有所闻,我们国都不但一半以上军队的将军效忠于二子,而且季宰相也忠于二子。”雷彪叹了口气说:“是啊,所以我要让他们站在我这来。不过首先,我要先帮助二哥铲除太子。”皇姐说:“没错,先不能内斗,不然得意的就是太子。”经过和皇姐的对话,雷彪掌握了自己夺取皇位的步骤,先拿下太子,然后获得二子身边的人的人心,最后取代二子而为之。不过这跳路人重而道远。

  当雷彪已离床的时候,小妍微微地睁开眼睛,双手仰天,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小妍坐了起来,头靠着后面的枕头,眼睛闭起,嘴角丝丝地一笑,问:“瑶瑶,你怎么知道杜康已经在那里了,难道你们心有灵犀?杜康也有可能还在睡者。”雷彪闻之,呵呵一笑。于是雷彪望着林鸢瑶等着她的回答。可是林鸢瑶就是不说话。哎,不能怪她,谁让她天生就是不爱多说一句话的人呢。说起林鸢瑶,她是一个武功高强的杀手,自从当了雷彪的贴身婢女后也改了以前的不好的脾气,但是她的性格却没有一点改变。说得好听是文静,说得不好听是有点痴呆。

  “太子爷已经这样好久了,自从上次。”“闭嘴。”皇后打断了林小碟的话。原来今天皇后特意起了个早,来到武堂看皇子们上课的情况。皇后对小碟严厉地说道:“这件事以后不准在提,否则,否则什么你知道的。”小碟吓了一下,连忙跪在地上磕头向皇后请罪,并战战兢兢地答道:“奴婢该死,奴婢以后不敢了。”皇后看了看,连忙让小碟起来,说;“别告诉他们我来过,我先走了。”就在皇后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找二子有事,于是她叫小碟去偷偷地去找二子。小碟趁着皇子们休息地时候叫来了二子。二子看见皇后就喊:“娘。”原来二子也是个小孩,在别人面前装做很沉稳,但在自己亲娘面前那股撒娇的劲就来了。皇后见状,立马起身,双手指着二子的头严厉地骂道:“这么多人在,你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你怎么不懂礼数。”二子是皇后陆氏唯一的孩子,太子的亲娘王氏死后,陆倩取得了皇后之位。但她一直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太子,所以她不断地高要求自己的孩子,以前一直很慈祥的母亲变成了现在这么严厉的母亲。二子听到母亲的话之后很不耐烦,立即站了起来,心里很委屈但也了解母亲的苦心,他自己也想成为太子,所以他就向皇后赔罪:“知道了母后,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皇后听后很开心,心里打心眼里认为自己的孩子是好样的,将来定不会辜负自己的期望。

  “殿下,该起床了。”随着一声轻柔的声音,雷彪挣开了眼睛。原来,让他起床的是他的贴身婢女林鸢瑶。雷彪眨了眨眼睛,双手无力靠着自己的大脑,长叹了一口气,还想接着睡。但他知道自己必须马上起来,否则今天早上的练武得迟到了。但他还是不想起床,于是他起身看看了睡在他旁边的程小妍。只见她脸色深沉,对于现在所发生的事毫无察觉,她依然睡着。雷彪用手点了点她,她还是没醒。这时,林鸢瑶神情严肃,声音很低地又说:"殿下,时辰不早了,该起床了,杜师傅已经早早在那等着了.”雷彪听后略有点生气,可没办法,虽然不原起但还是不得不起床。于是雷彪慢慢掀开被褥,双手撑着床,小心翼翼地下床,生怕吵着程小妍。不过他不知道,小妍早就醒了。

  没有什么再多的想法,雷彪匆匆穿好了衣服,小妍于是躺下去接着睡。穿好衣服后,雷彪连早饭也没吃就匆匆赶到了奥宫的武堂。没想到雷滨已经到那了。雷彪气喘吁吁地跑到了武堂之后看见雷滨在那已经开始练了,其他的皇子都还没来。雷彪心想“这家伙还是这么用功,一定是想取代大哥的太子之位”。当雷彪走上第3个阶梯时,雷滨突然脸朝着雷彪,他面怀微笑(雷滨对人都面带微笑的)地对雷彪说:“你来了阿。”雷彪像以前一样回答:“对,不过我还是来迟了,又迟到了,不像二哥你这么勤奋。”不过雷彪觉得自己说得这话心里有点感到一丝猥琐,因为他这是在贬低自己。杜康看到雷彪到了之后,扔掉了自己手中的剑,来到雷彪身边,对他说:“末将参加六皇子。”雷彪象征性地对杜康鞠了一躬,答到:“师傅早上好。”这时,不偏不瞧,太子(大哥)来了,他慢悠悠地,身边跟着他的随从是雷彪三哥,四哥。杜康看到太子来了之后也是先敬礼,然后令御林卫拿出五把剑给了五位皇子。

  这是雷彪的皇姐(亲姐姐)程小妍走到了靖源殿。雷彪看到自己的姐姐来俄很开心,于是他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了自己的姐姐。皇姐听完雷彪诉苦之后对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弟弟,加入你二哥好,毕竟他有权。而且他现在的对手是太子不是你,他还希望你能帮助他。至于皇后娘娘么,我们的仇可以先记着。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仇先忍着,等到你最后即位的那天再找他算账。”雷彪听了听,觉得皇姐的话有点道理,索性让鸢瑶代自己去拜访二哥。要知道,皇子们之间通常都是不会有什么来往的。

  “这下可还惨我了”,雷彪回到靖源殿这样说道。皇姐也早已知道朝堂上发生的一切,所以她建议:“弟弟,别郁闷。这样反而是好事。你可以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放心,以后肯定会有人上门来拜访,来投奔你的。”雷彪想了想,对阿,早点建立自己的势力有什么不好的,可自己该怎么去面对二哥?雷彪的心里很纠结,他知道自己已经和大哥彻底决裂了,但如果自己再喝二哥决裂,那么自己就真的孤立无援了。自己该怎么办?谁来帮助自己?雷彪自己心里是很想投奔二哥的,至少现在是这样。

  季宰相来到了二子的房间,参见完二子,季宰相随即想挑拨二子和雷彪之间的关系,就对儿子说:“二皇子,你是否和六皇子石自己人?”面对季宰相突如其来的问题,二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不假思索地说:“你怎么知道,好吧,我确实和六第又来往,你的消息还蛮灵通的蛮。”季宰相听后随即对二子说:“二皇子,我觉得六皇子心机很深,不适合共事。”二子听后,转过身去,踱步到后坐,背对着宰相说:“宰相大人,何出此言?”季宰相说:“二皇子,六皇子为人让人捉摸不透,要是万一。”“够了。”二子气愤地说。

  鸢瑶来到了二子的住处,对他说:“参见二皇子,我代表六皇子向您献上一对古玩,忘您能收下。”二子听完鸢瑶的话就知道自己的六第的用意,他笑个笑,随即让鸢瑶带话给六第:“你的心意我明白。”鸢瑶说:“诺。”二子其实一直被皇后朦在骨里,皇后做了许多坏事,惹得众皇子生气,但二子却不知道,所以他以为其他皇子石真心来投靠他的,皇后也不敢和二子明说,因为她想保持自己在自己孩子心中的形象。

  “我相信六第对自己是忠心的。”“好吧,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季宰相这样答道。






  • 么办法&必须要

      雷彪很不喜欢林鸢瑶的性格,但有什么办法呢,他必须要用她作自己的贴身侍卫,因为只有她是他信任一辈子的。

    2021-07-27 06:26:3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