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未婚夫死后我嫁给了他的分身

未婚夫死后我嫁给了他的分身

未婚夫死后我嫁给了他的分身

更新时间:2021-11-18 21:25:17
小编评语: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贺骋魂牵梦萦的未婚夫死了,她守了五年的寡后,最后敌但是祖父的套路,答应下来了招个登门女婿回去。 却也没想起,比试大会上,一个乞丐,居然长了一张和前夫一模一样的脸庞......这就怪有意思的了!装修雅致考究的酒楼内,说书先生折扇轻拍,舌颤莲花,口若悬河,说的正是著名的横城一战!。

精彩节选:

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虽然这广撒网的招亲大会是儿戏了一些,但姻缘天注定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豆大的雨点砸落下来,噼里啪啦的,随即成了瓢泼之势。

绣球还没扔出去,贺容紧紧的拉着老发妻的手,嘴里小声的碎碎念:可要保佑自己得个合心合意的孙女婿才好!

“你和这些废物脓包说那么多作甚?一会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好好的把绣球给抢到,保证最后绣球到祝大哥的手上就行了!”旁边的好友蔺朝月皱眉,白了一眼自己这个卖弄风骚才情的好友一眼。简直有些没眼看。

三月三,上巳节。黄帝诞辰,斋戒沐浴,是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

三月三的贺园春意正浓,小径通幽,杨柳依依,清风徐徐。花团锦绣,奇花异草遍布,有着别处难寻的美景。

“你们说说,要是我真的祖坟冒青烟,抢着绣球了,是不是真能成了这贺国公府邸的东床快婿啊?人家不会赖账吧?”说话的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油头满面,脑满肠肥的,一脸淫笑!看打扮约莫是一方富绅。

“我不觉得苦,就不是折磨,更谈不上耽搁!”

装修雅致考究的酒楼内,说书先生折扇轻拍,舌颤莲花,口若悬河,说的正是著名的横城一战!

贺容小心的又迈进了一步,“那……招亲大会就定在上巳节如何?”

贺国公老妇人蒋氏抽手,温和的拍了拍枕边的手背,眼睛里带着安抚,“你呀,别紧张,咱们就安安心心的在这里等待着看花落谁家就是了。”

望京四杰,楚珺死了,余下祝平,温晏,蔺朝月,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个个都是世家公子里的凤凰儿,连他们都来的,今晚的贺园有的热闹呢。

“祖父知道你性子烈,脾气拧,你记他念他,我拦不住你,可你还年轻,为他守三年已经是天大的情分了,何必还要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旁边的几个少年听了嗤笑了一声,其中一个手拿折扇的小公子阴阳怪气的说道:“你祖坟冒烟怕是不顶用哦,长得丑倒是想得挺美的,你还真的以为这抢绣球需要的运气?还真以为人家安定郡主是个男人就嫁了?”

小公子折扇一摇一晃,扇面的山水画颇具情趣,题字有风骨,不是凡品,清风自来,少年郎更添风流倜傥。

贺容伤了身体,再动不得刀剑。如拔牙老虎,饮恨蜷在京城。和发妻蒋氏抚养年幼的贺骋。

“各位也不掂量掂量,一会人群扎堆,这么一个推搡抢夺,踩踏。别没抢到绣球就算了,小命丢了,那可就不划算了!”温晏阴恻恻的,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周围不少的人可都听到了。

贺家是望京里面有名的三公四侯之家的其一,祖父贺容是先帝亲封的贺国公,贺家是武将之家,子嗣稀薄,膝下两子,十二年前和突厥的几场大战中,贺国公身中数刀元气大伤,贺家儿郎拼死护城,全部战死沙场,小儿子尚未娶妻,整个贺家血脉就只余下大儿子那八岁女儿贺骋一根独苗苗!

年迈的贺国公枯木逢春,人逢喜事精神爽,笑容满面的看着这一群的人。姻缘天注定,虽然阿弱不在乎谁能成为她未来的夫君,但老人家总归还是不愿意自己的枕边人太过于平凡。

人群里有眼毒的认出这几人是望京有名的四杰,那小公子就是温家嫡次子温晏。





  • 。敌军&性命做

    守城的将军忠义侯世子楚珺腹背受敌,寡不敌众。敌军破城,以城中百姓的性命做要挟,将军良善,孤身赴义,尸骸无存!

    2021-12-01 02:47:09详情点赞(0)回复(0)
  • 珺,楚&了望京

    等到贺骋及笄后,今上又赐婚给了忠义侯世子楚珺,楚珺温润君子,容止高洁,是整个望京最瞩目的夫君人选。一时之间,贺骋成了望京少女最羡慕的对象。

    2021-11-30 05:31:51详情点赞(0)回复(0)
  • &骋却是

    他还要絮絮叨叨,贺骋却是挪了过去,恭顺的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帮着他顺气。

    2021-11-30 01:26: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忧思过

    但贺骋母亲江氏郁结于心,忧思过度,只过了两年就乘鹤西去!

    2021-12-01 11:45: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书先生

    装修雅致考究的酒楼内,说书先生折扇轻拍,舌颤莲花,口若悬河,说的正是著名的横城一战!

    2021-12-01 05:31: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的目&那碧波

    她的目光落在那碧波般的茶水上,茶水轻轻的晃动着,起了圈圈涟漪。茶叶却是沉沉的落入杯底,隐藏不见!

    2021-11-30 06:00:55详情点赞(0)回复(0)
  • 得有戏&不旺,

    贺容觉得有戏,在对上那双冷清的眼睛,光棍到:“祖父想给你招个上门女婿,我身子骨不爽利,咱们家子嗣不旺,总不能让香火在你这里就断了。不然哪天我下了黄泉,见到贺家的列祖列祖都没脸交代!”

    2021-12-01 01:39: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舌尖&…

    “上门女婿么?”贺骋轻声呢喃,几个字在舌尖上咬的很重……

    2021-12-02 08:19:0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