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邵总他又撩又霸

第24章 “自己人”

发表时间:2021-06-10 22:59:55

一语既出,场内一片静寂,放佛掉下根针在地上也会听得一清二楚。顾拾月眸中晃了一片光,望着对面笑吟吟望回来的叶邵,继又听见他张口,“希望能顾律师在听见我以下的汇报后,顾柒月眸中晃了一片光,看着对面笑吟吟望过来的叶邵,继又听到他开口,“希望顾律师在听到我以下的汇报后,做出身为一名负责任的律师,应该做出的选择。”。


推荐指数:★★★★★
>>《邵总他又撩又霸》在线阅读>>

《第24章 “自己人”》精选:

一语既出,场内一片寂静,仿佛掉落根针在地上也会听得一清二楚。

顾柒月眸中晃了一片光,看着对面笑吟吟望过来的叶邵,继又听到他开口,“希望顾律师在听到我以下的汇报后,做出身为一名负责任的律师,应该做出的选择。”

这话一出,绕是事先已经商量好了的,顾柒月还是禁不住在内心腹诽。

这家伙,这一顶高帽子扣了下来,金兆那些烂事一出,她要是还继续申诉,岂不是就成了他口中那“不负责任”的律师了。

叶邵理了理领带,站起身,左手臂上搭着蓝色的文件夹,里面厚厚的一摞纸,右手手指捻在纸业的边缘。

“根据原告名下的公司购进原材料的数目,我们对他这几年的商品进行了市场价值评估,利润表的收期账面是账本上报告的数字三十七倍,经不完全计算,五年内,原告漏税高达两亿元,而我的当事人,就是为了拿到贵公司的账本,而被栽赃涉嫌故意雇佣商务间谍,窃取商务机密。

当然,这不算完,原告所拥有的所谓的商业机密,是二十余年前JCE公司实验的失败品,环保建材也不过是一个欺骗消费者大众的幌子。

我手中的数据对比,就是原告公司建材和JCE公司最新研发的数据对比。”

说到这,叶邵将手中的文件递交给了旁边的秘书长。

金兆阴翳的目光一直死死地盯着那份文件,桌子下的手两手指腹相抵。

法官看完后,“原告对此有什么话说?”

金兆将目光挪到了顾柒月的身上,只见后者不为所动,轻轻地放下了所有的准备文件,站起身,“法官大人,我想看一下那份文件。”

金兆微微舒了一口气,不,还没完。

他还有顾柒月,顾柒月是金牌律师,这场官司不会输的。

邵景和明目张胆的把火热的目光钉在了顾柒月的身上。

他不加掩饰,金兆自然也看得真切,内心下沉,可是小陈前日的交给他的资料里,并未有任邵景和顾柒月有联系的迹象。

还是他错过了什么……

想到这,金兆的目光越发狠戾,周遭的低气压越发浓厚。

顾柒月眼角的余光注意着金兆的一举一动,见此,也没说什么,装模作样的翻了翻她看了不知道几遍的文件。

至此,微微敛首,合上了文件,漂亮洁白的颈项在空气中划出了一抹漂亮的弧度,邵景和看着失了神,总觉得那上面应该多些属于他的印记。

“法官大人,上面的账目材料有效,对比资料也有JCE公司的署名,我拒绝为我的当事人继续申诉。”

结果并无意外,只是这话刚一出口,顾柒月就深感背后一寒,那目光阴凉,盯在自己身上,像是雨林里藏在潮湿腐烂树叶之下,伺机而动的毒蛇。

整理好自己的文件,顾柒月头也不回的坐到了台下的观众席上。

孙维和额角冷汗淋漓,目光频频扫向台上的法官。

刚来时,金兆信誓旦旦的跟自己说,这位法官也是“自己人”,可现在这情况显然不容乐观。

顾柒月坐在台下,自然而然地转眸,一下子就撞进了那双泼了墨似的瞳子里。

慵懒的坐姿,食指抵在下颌,嘴角的笑容显得有些玩味儿。

不知道为什么,顾柒月只觉脸上温度有升高的趋势。

不自在地错开了视线,看着自己的指尖。

前几日,他说一审时要输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到了今日的结果。

本想着通过一审的败诉而能抓到金兆背后的人,可是这几日,邵景和时不时的出去半日,回来即使一言不发,也能看出他心情不佳。

直到今日,他是完全想要把她与这件事抛离开来,可是,想到刚刚那如芒在背的目光,顾柒月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金兆,心下隐隐不安。

叶邵还在不停地对着法官进行汇报,一言一语,好像都在向众人宣告金兆的罄竹难书。

“当然,这只是金兆个人的罪状,17年9月26日一点三十五分四十三秒,在红交大桥上,金立恒酒驾致使一人当场死亡,事后逃逸,根据大桥上恢复的监控录像,我们可以看到,在他开车走后不久,就有人将死者抬走,事后死者家属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甚至连死者的尸体也没有见到。”

说到这,叶邵收起了往日里的吊儿郎当,声音低沉,带着对逝者的缅怀,同样地,每一个字眼都在控诉着金家父子两的罪状。

金立恒是他的独子,也是私生子,这么多年来,风花雪月未曾间断,可是却只得了这么一个儿子。

要说之前金兆还能沉得住气,在提及金立恒时,立马拍案而起,咬牙道:“一派胡言,我和那家人属于私下和解,更何况,我曾亲自登门致歉,这件事,也跟本案毫无关系。”

邵景和轻抬眼皮,像极了狮子睡醒时,渐渐恢复清明准备狩猎的那一刻,薄唇轻启,“谁说没有关系?”

“就是他,当年他儿子撞死了我儿子,我们还没见到尸体就被火化了,活生生的人就成了一捧灰,事后,我们想要一个公道,走到哪都被人为难,快两年了,两年了啊!!”

邵景和话音刚落,观众席贴近角落里的一位头发近乎全白的老妇指着金兆,字字泣血,眼里泪花闪烁。

“所以,我们的案子还在继续,不过,金先生,你儿子也跑不了。”邵景和黑眸紧盯着对面面目狰狞的人,不带这么感情色彩的开口。

金兆看着邵景和,半晌,才勾了勾嘴角,那笑容诡异至极,“你算计我?邵景和,你等着,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罢休。”

法官挑了挑眉,判了金兆一月内立即补全所有的漏税,产品欺骗消费者,处罚金额三千五百万,处金兆一年有期徒刑,缓期执行。

二审结束,金兆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顾柒月站起身,还未走近,就听到邵景和对着刚刚坐在台上端正肃穆的法官大人,笑着开口,“成叔,武夷山的大红袍今年还对胃口?”

邵总他又撩又霸
邵总他又撩又霸
顾律师是个工作狂,整天打官司,教渣渣做人做事。某天,被人围杀冲进商业帝王邵静和的怀里。“先生救救我我!”美人儿抬起头妖娆妩媚一笑,“你让我做什么都也可以。”——————酒店房顾柒月拼命的往前跑,狐狸眼泛起团团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