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邵总他又撩又霸

第25章 尘埃落定

发表时间:2021-06-10 22:59:56

顾柒月霎时间瞪大了圆鼓鼓的双眼,不可以不敢置信,“成叔???”这是找关系找到了了法院吗???邵景和瞥了她几眼,宠辱不惊,“随我叫就好,不需要这么吃惊。”站在斜后面衣冠楚楚的站在斜后面衣冠楚楚的叶邵白眼即将翻出天际,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是个老流氓,拐弯抹角的占人家便宜。。


推荐指数:★★★★★
>>《邵总他又撩又霸》在线阅读>>

《第25章 尘埃落定》精选:

顾柒月霎时瞪大了圆鼓鼓的双眼,不可置信,“成叔???”

这是找关系找到了法院吗???

邵景和瞥了她一眼,宠辱不惊,“随我叫就好,不用这么惊讶。”

站在斜后面衣冠楚楚的叶邵白眼即将翻出天际,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是个老流氓,拐弯抹角的占人家便宜。

“成叔是我爸的战友,后来转业,参加司法考试,成了这的法官。”

三言两语,简单地介绍了厉成的来历。

顾柒月点头致笑,难怪刚刚,在堂上的时候总觉得二人之间流转着淡淡地熟稔。

厉成瞟了一眼,还是那副严肃的面容,“小丫头不错,咋的?想给老邵带回去?”

邵景和心下一动,下意识的把目光投了过去,看着那小狐狸吃惊的张了张嘴,邵景和微微勾了勾唇角,把目光挪了回去,笑而不语。

只是那眸子,比刚刚的沉寂亮了一分。

厉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顾柒月,灵气十足,刚刚在法庭上,思路清晰敏捷,倒也难得。

年纪轻轻,就能走到今天。

厉成将手背到了身后,鹰眸锐利,“金家的案子,你在和金兆对接时,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儿?”

这问话突如其来,顾柒月不明所以,大脑飞速运转,还未开口,邵景和就率先护了短,“成叔,她是我送过去的,是我的人。”

尾音拉长,难得的,这样的认知,让他身心愉悦。

邵景和知道厉成的问话,无外乎是在试探顾柒月是否如外面那些稍有名气的律师一样。

为了天价的律师费,便可以颠倒黑白。

“咳咳咳。”终于看不下去邵景和那骚包样,叶邵死命地咳嗽,“这聊得这么开心,也夸我两句呗,看看,一本宪法,就这条背得最熟。”

边说话,还一边抖擞抖擞手中那张皱巴巴的纸,顾柒月踮脚看了一眼,正是刚刚他在法庭上说的那两条。

顿时满头黑线,原来邵景和所说的让她放弃为金兆继续申诉,是因为若论起法律,他叶邵还真的说不过他。

一行四人,定了南城一家私房菜,几番下来,厉成对顾柒月倒也是刮目相看。

两人毕竟所在领域相同,顾柒月说起话来也是游刃有余。

厉成这么多年见多识广,随便拿出来一桩案子,都是够两人讨论许久。

邵景和一手撑头,手肘垫在桌面上,就那么望着顾柒月的神采飞扬,只觉得,她比杯中酒还要醉人。

叶邵小口抿着酒,顾柒月和厉成的谈话他听不懂,但是自己兄弟这一脸痴汉相还真是没眼看。

翌日清晨,娱乐板块爆出某知名已婚男星于商务会所嫖娼被抓。

一时间为人津津乐道。

然而,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那家会所在被查出涉黄后,在进行整查期间,发现了隐匿于其中的隔间赌局。

巧合的是,负责人没什么名气,却会定期向海外某账号汇款。

那账号的姓名,正是金家一个无所建树的亲戚。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也不过是他们常玩的老把戏了。

金兆还在缓期执行补税期间,若是这会所还在,这笔钱,还真不算多。

如今,可倒是值得那人愁一愁了。

叶邵拿着平板,看着硕大的标题,一脸惋惜,“我说你这也太狠了点吧!断人后路这招可以,但是你别牵连无辜啊!他就想嫖个娼,咋就这么难!”

办公室内,邵景和一目十行的扫着文件,头也未抬,“谁说他无辜?”

“嗯?”叶邵抬眸,“他勾引你了?不对呀,人家不是结婚了吗?”

邵景和冷光飞了过去,不语。

思绪却飞到了某一天,正巧那日南城市局得知到他的事情,好说歹说说要为他接风洗尘。

除非是京都那边的人,否则没有几个人知晓他被流放到这了。

那家店隔音设备做的不错,可是在不错,也奈何不了故意将门大敞四开的那一屋子乌烟瘴气。

邵景和本不欲做停留,可是就只在路过的那一瞬间听到了顾柒月的名字。

与今早记者发布会上那张充满了歉意与愧疚的脸不同,那人翘着二郎腿,笑得淫邪。

语气狂妄,“说着好听,什么金牌律师不律师,她顾柒月啊,光是那一阵小西装,就想让让人恨不得扒下来,扔到床上去。”

话音落下,满堂哄笑,此起彼伏的奉承声连绵不断。

邵景和半张脸掩在角落的阴影里,夹在指尖的红点,像极了黑夜里不知所在何处的红外线。

终于,在那满室的淫靡之下,邵景和将烟扔在了地上,抬脚碾了上去。

动作凶狠,有些急,事后,连回包间都没有,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不理会身后叶邵八卦的眼神,迈着步子,悠闲地走在商业街。

顾柒月去了公司,最近没有积案,她倒是可以好好的放松一阵,邵景和四处张望,满心里飘的都是一个顾柒月。

转眼间,一家商品橱窗里的东西却一下子抓住了他的目光。

微微抬了抬眼皮,是S&T。

还算知名的饰品牌子,唯一拿得出手的,大概就是他们那里独一无二只此一份的设计。

据说首席执行官是个脾气古怪的人,一个款式,就只打造一份。

而橱窗里摆着的,大概是他们那个季度的新品,几乎没什么犹豫,邵景和就走了进去。

下午五点。

邵景和站在远之事务所门口的一棵槐花树下,懒懒地靠着。

下班时间,每一个路过的女员工几乎都会朝着他的方向多看两眼。

可邵景和却偏偏像是看不到那些目光一眼,狭眸死死地盯着远之的正门,随着时间的推移,脸色也越发阴沉黑暗。

环抱在胸前的双手因为内心的躁动也随之放下,不经意地磕到了衣服口袋里的包装盒。

本就乌云密布的脸更加沉了一个度。

艹,真不想承认,不过就是个小玩意儿,看上了就看上了,怎么就非得给那个女人巴巴地送过来?

邵景和不耐烦地看了眼手表,五点十五了,还没出来。

就当他失了耐性,打算进去把人拽出来的时候,恰巧,门口两人肩膀相依的走了出来。

颇有着一股子漫步的滋味。

邵总他又撩又霸
邵总他又撩又霸
顾律师是个工作狂,整天打官司,教渣渣做人做事。某天,被人围杀冲进商业帝王邵静和的怀里。“先生救救我我!”美人儿抬起头妖娆妩媚一笑,“你让我做什么都也可以。”——————酒店房顾柒月拼命的往前跑,狐狸眼泛起团团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