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邵总他又撩又霸

第28章 见报了

发表时间:2021-06-10 22:59:58

顾拾月就那么一眨不眨的望着邵景和,两人视线相汇,她更有甚者将他脸上微小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也没撒谎。他也拥用这个能力。半晌,顾拾月避开了眼睛,轻轻侧着脸,光晕打他也拥有这个能力。。


推荐指数:★★★★★
>>《邵总他又撩又霸》在线阅读>>

《第28章 见报了》精选:

顾柒月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看着邵景和,两人视线交汇,她甚至将他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没有说谎。

他也拥有这个能力。

半晌,顾柒月错开了眼睛,微微侧着脸,光晕打在她的脸上,这一刻,她好像卸掉了所有的铠甲与防备。

邵景和忍不住伸手,触到了那鹅蛋般光滑的肌肤,勾了勾嘴角,“乖。”

顾柒月低语,“邵景和,我需要时间。”

当年他父母的惨状,桩桩幕幕回想起来,细节她都记着一二,血肉模糊,却又黏连着组织。

这事顾红在他父母出殡当天,不顾反对,带着人打开了她父母的棺木时,她瞥到的一眼。

本来……帮她操持丧事的世叔怜惜她,早早地封了棺木,为了尽早火化,甚至都没有为他们留整理遗容的时间。

可是顾红就在那一天,耀武扬威的走了进来……

“好了,不要想了。”

一道温柔的快要溺出水的声音冲破了那满天的红雨,讲她拉出了深渊。

顾柒月红着眼眶,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颊与那人胸膛想接处温热,有力的咚咚声传到耳畔。

闭了闭眼,整个人放松依偎在他怀里。

就这样吧。

让她放纵这一次,她好累的。

两人难得互相依靠,在南城这个有些泛凉的夜晚,汲取着对方身上的温暖。

咔嚓——

便利店一整面透明玻璃对面的树丛里,折射出一簇小小,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光。

吃完了泡面,顾柒月是被邵景和打横抱回去的,喝醉了的人安安稳稳的靠在怀里。

她身上盖着他的衣服,他慢慢跺着步子,这十分钟的距离,是他快三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内心平和。

“唔——妈妈,今晚吃蒸糖角吗?”

邵景和低头,一下子就看到了怀里小女人勾起的嘴角。

微风擦过耳朵,带着刚刚无意识的呓语,像是撒娇,又带着讨好的娇软。

“我做给你。”

像是承诺似的,他低声凑了上去,声音轻得不像话,比他怀里一个成年人的体重还要轻。

从侧面看去,像极了他在做些什么不能见光的事情。

到了公寓,伸脚踢了踢门,里面隐约能够听到一点杂音,很快,门锁就被人从里面打开。

安槐顶着堪比国宝的黑眼圈,一脸幽怨,“老大,你——”

“嘘——”

终于回来了……

安槐话没说完,就被邵景和一记眼刀杀了个措手不及。

安槐了然地伸手从嘴角左侧划到了右侧,嘴巴配合的抿得死紧。

门开了,邵景和大步流星地抱着人走了进去,两三步后,才像是想起来还有安槐这么个人。

邵景和视线飘到了厨房,余光瞥见了安槐挺了挺胸膛,才朝着门口的方向努了努下巴。

示意安槐,你可以走了。

安槐一口气没上来,气得快要翻白眼。

他这么劳心劳力的小助理,大晚上跑了大半个南城抓人给你收拾厨房,你用完我就扔??!

哀怨的眼神还没发射到邵景和的身上,就被人不耐烦地从正面踹了一脚,眼睁睁地看着大门在自己面前缓缓关山。

安槐脸上渐渐有了破裂的趋势,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微笑,真好。

屋内,邵景和将人送到了卧室,面色不改地脱了顾柒月的外套,只是手指微不可见的颤抖了几下。

屋内只留了一盏暖黄的床头灯,整个屋子里,都是粉嫩嫩的,她的房间不是造作的公主房,而是屋内的一切物什颜色要么是浅粉色,要么就是其他的浅色系。

一件深色的家具都没有。

邵景和坐在床边,目光盯在她的身上,有些动容。

她被子上薰衣草的洗衣液香气撩人似的,在人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

偏生,那女人还睡的跟头小猪似的。

良久,邵景和轻笑。

罢了,顾柒月,我和你来日方长。

翌日,顾柒月揉了揉酸疼的额角坐了起来,睁开眼,茫茫然对着自己的小粉卧室,惊讶于自己终于上了床。

欣喜的抱着被子打了个滚,甚至于,太过欢乐,连带着被子直接滚到了地上去。

扑通——

等到顾柒月从被子里挣扎着爬出来时,脸颊都氤氲着一团红晕,眼睛里的星子亮晶晶的。

满脑子都是她终于可以睡床了。

门外躺在沙发上,阴郁了一整晚的邵景和听着卧室内的动静,嘴角勾了勾。

喀嚓——

顾柒月拧着门把手出来时,就看见了正对着她卧室门口的那双四十五码的大脚,整个悬空在她的小沙发外面。

总感觉,承受着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她的小沙发在向她招手,哭诉它不想在风雨中飘摇。

“睡醒了?”

就在顾柒月愣神时,邵景和开口,话语里愉悦之意藏不住,哪有一点睡了沙发的人那种清早起来腰酸背痛的疲惫。

“嗯……”昨晚的一切也都渐渐回笼,她不常喝酒,偶尔喝一次,怎么回来的好像都不记得。

模糊的几个片段,让她的脸颊发烫。

“我昨晚怎么睡到卧室了?”顾柒月试探意味明显,邵景和收了上扬的嘴角弧度,坐起身,眼底一片清明,“你昨晚拉着我的衣服求我的,说就只睡这一次,还求我,求我给你……”

嗡嗡嗡——

邵景和看着对面顾柒月的脸色越来越黑,起了捉弄的心思,还没说完,手机就是一阵震动。

早上还不过八点。

这个时间,他往常还未起,除非有急事。

邵景和眼底划过一抹精光,摁下了手机。

“喂,老大,出事了,你和顾小姐见了报,凌晨三点爆出来的,有人在带节奏,帖子删掉就马上会有新的替上。”

邵景和瞟了一眼对面的顾柒月,沉声开口,“什么报纸?”

安槐犹豫了一下,“是一个不知名的报社,叫晨曦。”

“呵!”邵景和嗤笑了一声,“他们连黄昏都当不了,还晨曦?”

说完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打开浏览器,直接搜索顾柒月的名字,蹦出来的页面帖子占了满屏。

而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她被他横抱着回家的那一张。

邵景和有些诡异的变了变脸,顾柒月不明所以,下意识的凑到了他身边,“怎么了?”

邵总他又撩又霸
邵总他又撩又霸
顾律师是个工作狂,整天打官司,教渣渣做人做事。某天,被人围杀冲进商业帝王邵静和的怀里。“先生救救我我!”美人儿抬起头妖娆妩媚一笑,“你让我做什么都也可以。”——————酒店房顾柒月拼命的往前跑,狐狸眼泛起团团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