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邵总他又撩又霸

第30章 光明正大的亲

发表时间:2021-06-10 23:00:00

邵景和黑着脸,直搜了楼主的匿名ID地址,跟踪到了最后,意外发现居然跟踪了顾拾月的家里。沉吟片刻片刻,直接甩了外套到了顾拾月的公司楼下。前台的小姑娘刚到不久,却也在邵景和沉吟片刻,直接甩了外套到了顾柒月的公司楼下。。


推荐指数:★★★★★
>>《邵总他又撩又霸》在线阅读>>

《第30章 光明正大的亲》精选:

邵景和黑着脸,直搜了楼主的匿名ID地址,追踪到了最后,发现竟然追踪了顾柒月的家里。

沉吟片刻,直接甩了外套到了顾柒月的公司楼下。

前台的小姑娘刚来不久,却也在邵景和之前来得几次有印象,看见这大帅哥眼睛一亮,摆着手,“嗨,顾姐现在——”

邵景和连理都未理直接走进了电梯间。

前台小姐:“……”

这人选择性失明?

转了转眼睛,直接讲电话打给了顾柒月的内部专线,“顾姐,那个长得很好看总板着脸的人上去了!”

顾柒月答道:“好,我知道了。”

果不其然,挂断了电话。

就听见了门口的脚步声,邵景和连门都未敲,直接推开,那姿态俨然一位回到了自己领地的主人。

顾柒月秀眉微蹙,“你怎么来了?”

邵景和挑眉,嘴角压的更甚,我怎么来了??

“看看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转正,毕竟小三这个名声不太好听。”

坐在沙发上,慵懒地嗓音让这办公室略显狭小,顾柒月微愣,随后莞尔。

“你知道了?”

邵景和抿紧了嘴唇,“你不让我插手,就为了让我看你和他的回忆?”

顾柒月摇了摇头,难得解释了两句:“我对他没什么别的心思了,但是既然挂着他还挂着我未婚夫的名号,总要做些什么吧!”

邵景和继又问道:“你怀疑是他做的手脚?”

“不可能。”顾柒月斩钉截铁,“他那个人最好面子,不可能让这种事情闹到媒体上,更何况,我想没有哪个男人愿意顶着一顶全城人名都知道的绿帽子过一辈子。”

邵景和冷哼一声:“你倒是了解他。”

声音泛冷,明明是温热的天气,脱了外套的顾柒月感觉自己裸露在外的小臂一凉。

两人不语,顾柒月眸中疑惑更多。

空气中弥漫着名为尴尬的因子,邵景和周遭的气压越来越低,这女人,自己来都来了,就没什么想要对他说的吗?

邵景和不说话,顾柒月视线就慢慢转到了电脑屏幕上,可是他那死死紧盯着的火热视线,让顾柒月如芒在背。

每次抬眼,就莫名对上了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漩涡似的,要把人吸进去。

顾柒月轻咳了一声,“那个……你还有事吗?”

终于还是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率先开了口。

邵景和双腿一伸,直接搭在了茶几上面,两物接触时,哒的一声,像是刻意要敲醒什么的。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就不想说说,为什么非要把不相干的人拉进来,也不肯向他低一下头吗??

顾柒月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瞳子中尽是不明所以,“那你呢?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嗤,我能有什么要——”邵景和满眼不耐,轻嗤了一声,话到中间截然而止。

眼睁睁地看着那女人眼中的玩味儿,破天荒的,签了七位数合作案都未曾慌过乱过的人突然间心好像停滞在那里。

他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

邵景和有些不自在,面上不显,眉梢眼角蕴藏着的戾气渐渐被抚平,“我没偷亲你。”

那张照片的角度刚刚好,他当时真的没什么别的想法。

大概只有酸涩弥散在胸腔处,心疼极了。

顾柒月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故做老成,可是眼尾却已经羞涩的垂了下去。

“如果可以,我倒想光明长大的亲。”

吊儿郎当的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和叶邵那家伙学的。

顾柒月垂首,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有发红的耳尖在空气中摇曳生姿。

“帖子是我发的,我没精力去查背后的人了,林林总总得罪的人也不过那么几个,吴远之只会比我更着急。”

声音有些低,两人都知道对方想要问什么,也都猜到了自己想问的问题结果。

也不知道别扭个什么劲。

“你就非得要他去查?”

只要你说一句话,所有的资料我都可以拍在你的办公桌上。

当然,这后半句话,邵景和没有说出口。

胸口涨涨的,不上不下的一口气,憋得他不吐不快。

顾柒月不解:“免费的劳动力为什么不用?”

邵景和:“……”

这话怎么有点似曾相识呢??

“吴远之找人还是很有一套的。”

邵景和:“……”

她是在夸奖他吗??

眼看着顾柒月嘴唇嚅了嚅,还没等开口,邵景和沉声:“闭嘴吧!”

说完后,转身就想离开,可是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顾柒月开口,“你不需要有负担,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你可以忙你的事。”

邵景和扶着门把手的手一顿,眸底略过一抹温柔,所以她是怕麻烦自己?

虽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但是还是很受用的。

邵景和有些别扭问了一句,“你晚上想吃蒸糖角吗?糖角要放多少糖?”

没头没脑的问句,然而顾柒月的脑海里却是那天她家厨房的惨样。

“那个啥,你要亲自做吗?”顾柒月自以为问得毫不在意。

邵景和刚刚扬起弧度的嘴角立马沉了下去,打开门,迈了出去。

砰——

这一声响,像极了邵景和此时此刻的心情。

你不愿意吃我还不愿意做呢?

顾柒月在他看不见的背后,摸了摸鼻头。

脑海中朦朦胧胧出现了一个画面。

晚风乍凉,她披着一人的外套,依偎在一个温热的怀抱中,梦里,她十六岁,撒娇的靠着母亲,可不可以吃蒸糖角。

母亲捏着她的小鼻头,说她是小馋猫。

呓语似的,喃喃出口。

“是我做梦说的吗?”

看着邵景和离开的方向,顾柒月久久没能回神,只是琥珀色的瞳子比以往多了些温度。

暖暖的,流淌过四肢百骸。

下了班,难得顾柒月放下了手中的电脑,朝着小巷里顾阿婆那里漫步。

顾阿婆卖了几十年的糖角,现在眼睛不太好,腿脚却依旧很利索,巧的是,她们都姓顾。

“阿婆,我想要两个蒸糖角!”

轻快的嗓音回荡在着青泥绿瓦之间,槐花的香气散了一身。

烟粉色的云彩就挂在头顶,顾阿婆眯着眼,“是小顾啊,好阵子没来了。”

邵总他又撩又霸
邵总他又撩又霸
顾律师是个工作狂,整天打官司,教渣渣做人做事。某天,被人围杀冲进商业帝王邵静和的怀里。“先生救救我我!”美人儿抬起头妖娆妩媚一笑,“你让我做什么都也可以。”——————酒店房顾柒月拼命的往前跑,狐狸眼泛起团团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