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强势锁婚:前妻不回头

第27章 最后的挣扎

发表时间:2021-06-11 08:25:05

“安然,你是也不是忘了当年是怎么答应下来你爸爸的?得亏你爸爸这么信赖你,但是你是这么照料我们娘儿俩俩的吗?”“这事情除了你谁还能说上话?你我以为我想求你吗?要也不是因为君许是看见安然的情绪有些波动,杨红梅继续游说:“安然,你以为我想逼你吗?可是君泽允在江城的影响力你知道的,既然他放话出来就说明这事情除了他没有人能解决。”。


推荐指数:★★★★★
>>《强势锁婚:前妻不回头》在线阅读>>

《第27章 最后的挣扎》精选:

“安然,你是不是忘记当初是怎么答应你爸爸的?亏得你爸爸这么信任你,可是你就是这么照顾我们娘儿俩的吗?”

“这事情除了你谁还能说上话?你以为我想求你吗?要不是因为君泽允指定让你去,我一早就去求他让安浩出来了!”

安然闭了闭眼睛,听她提到父亲的时候神色有些松动,父亲在的时候最疼她了,可是奈何自己的弟弟不让人省心,父亲临走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安浩。

许是看见安然的情绪有些波动,杨红梅继续游说:“安然,你以为我想逼你吗?可是君泽允在江城的影响力你知道的,既然他放话出来就说明这事情除了他没有人能解决。”

安然内心挣扎,却不想再继续这样成为一个傀儡,有用的时候就逗一逗哄一哄,没用的时候连问都不问。

“安浩的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但是让我去找君泽允……不可能!”她的脑子里都是那日君泽允抱着方含灵轻吻的画面。

杨红梅许是看出来安然这次是打定主意不会去找君泽允了,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把匕首对着自己的脖子。

“你去不去,你若是不去的话我今天就死在你的面前!”刀风锋利,看的出来是一把新刀。

安然怔怔的看着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刀,眸子里边闪过一丝痛楚:“你先把刀放下,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杨红梅看着安然,眼泪涓涓的往下流:“安然,你就可怜可怜妈妈好吗?妈妈只有这一个儿子,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机会错过啊!”

“安浩现在犯了这么大的错你觉得是谁造成的?如果不是你一次次的纵容,他现在也不至于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杨红梅被安然说的哑口无言,可是现在并不是一个追究过错的时候。

“就这一次,你就去求求君泽允,说两句好话,他好歹会念在你们三年的夫妻感情不计较这事情的。”

安然闭了闭眼睛,想要真的狠心不管这件事情,可是一闭上眼睛父亲担忧的目光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就当做是……了了父亲的心事吧。

况且虽然跟君泽允三年以来的交流实在是算不上多,但是他那个人她还是了解的,既然他指明了要她过去,别人再怎么折腾都是没用的。

“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这样的事情不是每一次都有人帮他擦屁股的。如果他每次犯错你都是以前一样纵容的态度,距离他再次进去的那一天应该不晚了。”

“我知道你很爱你的儿子,可是你活了四十多年好像还没有搞清楚怎么才能够正确的抚养一个孩子长大,爱他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事情都得顺着他,纵容才是毁掉一个人最轻易又直接的手段。”

杨红梅没有听懂安然话里的意思,搞不清楚她这是同意了还是没有同意,堪堪握着手中的刀。

安然淡然的走上前去,伸出手将杨红梅手中的刀拿了下来:“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说完转身就出了房门。

杨红梅看着桌上一点都没有动的饭菜,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坐着顿饭的用意也只是为了让安然同意去求君泽允,可是现在安然说了事情她会解决,杨红梅心里倒是有点难过,不知道是因为方才安然说的那些话,还是因为一些别的什么。

安然出了门之后才发觉现在的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后知后觉的发现手中还拿着方才从杨红梅手中拿过来的刀子。

可能是因为刚才杨红梅自己太用力了,刀刃上边还有一丝丝的红色痕迹,看上去有些吓人。

神色恍惚的将这把刀放入随身携带的包里边,漫无目的的沿着街道的边沿走。她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这件事情除了去找君泽允还有没有别的解决办法,可是想了好久根本就没有一个可行的方法。

身后突然想起来鸣笛声,安然游走的思绪这才被拉回来,以为自己挡了后边人的路,下意识的往里边靠了靠。

邱默宇在这里看着下意识往马路里边挪了一下的人,笑了笑又按了一下喇叭,将车窗摇下来笑着看窗外的那人。

“干什么呢想的这么认真,我都在你后边按了不知道多少下喇叭了,估计一会城管该过来警告我扰民了。”

安然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碰到邱默宇,略带些歉意的笑了笑:“抱歉,刚才想事情有些分神。”

话落身后又传来了几道鸣笛声,邱默宇笑了笑:“先上来吧,这里不让停车。”

君泽允今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公司回家是跟到安然这边相反的路程,却破天荒的吩咐司机来这边走了一遭。

本来没有想着会遇见安然,只是想知道他们在知道整件事情都跟他有关系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却不想刚拐到这条路上就看见安然上了邱默宇的车。

明显的感觉到车里的气压低了几分,司机有些颤颤巍巍的问道:“总裁,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

明明跟了总裁这么多年了,可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摸清楚总裁的脾气,不过就现在这个状况看的话应该是情绪不好。

可是明明上车的时候还没有事情啊,难道是自己上车之前偷偷抽烟被总裁知道了?

其实君泽允倒是没有多少讲究的,也会偶尔抽支烟来解压,可是安然好像并不太喜欢烟味,或者说是十分厌恶。

有时候他在外面抽了一支烟回去,安然的鼻子就跟探测仪似的,离得他远远的。虽然两个人住在一个房子里,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在家里接触的时间还不如在公司多,可是他就是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从那以后几乎没有在安然面前抽过烟。

慢慢的连身边的人见到他都会下意识的将烟给掐了。

君泽允微闭着眼睛,好半晌才开口:“回别墅那边吧。”

本来今天晚上约了方含灵一起吃饭,却突然就没有了胃口。

强势锁婚:前妻不回头
强势锁婚:前妻不回头
君泽允非常讨厌安然全世界都明白。安然爱着君泽允,仅有她自己明白!在众人眼中,她是为了嫁入豪门,部分设计了自己父亲车祸死亡……,盅惑了君家爷爷的心机女。她是赶跑他心中的白月光“你是他心中的白月光,自然是不一样的。”安然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浅笑,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但或许你应该找的人是君泽允,而不是我,毕竟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他的,不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