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厉少轻语沐年华

第6章 自入虎口

发表时间:2021-06-11 15:51:01

简唯仁手中的电话一下掉在了沙发上,抬起头神色很复杂地看了几眼简沐希。简沐希也不明白厉铭珏究竟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但看简唯仁的反应,十有八九是承认了。她很紧张地望着简唯仁,没简沐希也不知道厉铭珏到底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但看简唯仁的反应,多半是否认了。。


推荐指数:★★★★★
>>《厉少轻语沐年华》在线阅读>>

《第6章 自入虎口》精选:

简唯仁手中的电话一下掉在了沙发上,抬头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简沐希。

简沐希也不知道厉铭珏到底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但看简唯仁的反应,多半是否认了。

她紧张地看着简唯仁,没想到他捡起电话之后,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

“是,是,请厉总放心,沐希在我这,我一定会好好招待她的。”

简沐希闻言,知道厉铭珏没有拆她的台,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既然二叔知道我没有骗人,那遗嘱的事情,是不是应该……”

她本以为这次总算是稳妥了,谁知简唯仁奸诈一笑,竟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你既然已经攀上了厉铭珏这根高枝,我简家这点小产业,想必你也看不上眼了。”

简沐希知道他是一个无耻的人,却没想到他竟然这样没有底线,但就算她再生气,现在手中没有遗嘱,也无可奈何,只能继续诈他。

“既然二叔不愿意给,那我也没必要在这里待下去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简唯仁闻言,沉思片刻,眼中闪过了一道算计的光芒。

现在不管这个丫头和厉铭珏是什么关系,当务之急是弄清楚她手中到底有没有遗嘱的备份,如果没有,那倒还好说,如果有,那就只能……

总之,在这之前为了保险起见,绝对不能轻易放这个丫头离开。

“既然来了,那就住下吧,你的房间我也没有动。”

简沐希看着他脸上奸诈的笑容,心中闪过了一丝寒意,下意识地想走,但门口的保镖又将她拦了回来,她怒视着简唯仁,语气也不再客气,“简唯仁你到底想干嘛!”

“刚才厉总拜托我要替他好好照顾你,我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简唯仁一脸伪善的笑容,转头对着下人吩咐道,“请大小姐回房间。”

简沐希眼睁睁地看着他拿走自己的手机,命令下人将自己带到房间,这才意识到,既然他昨天能对自己下药,把自己卖到夜总会,那今天也能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这个后知后觉,让简沐希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死命地拍着房间的门,嘴上喊着。

“我晚上还要和厉铭珏约会,你不能把我就这样困在这里!”

“既然如此,你就等着厉总来这里接你吧,这样,我也算履行了和他的约定。”

简唯仁露出了一脸不屑的笑容,锁上门就离开了,且不说厉铭珏对这丫头,究竟有没有她说的那么在意,就算真的有,他名义上还是这丫头的二叔,锁她半天也说的过去。

简沐希顺着门坐了下来,现在再后悔也来不及了,她还以为搬出厉铭珏就能压住简唯仁,谁知就算骗过了简唯仁,最后还是落入了他的手中。

还收走了她的手机,明摆着是不让她和外界联系,偏偏她和厉铭珏还不是那种关系,他嘴上可以顺口帮她圆谎,说不定根本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其实厉铭珏在挂了电话之后,确实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只是等他忙完之后,又想起了这件事,总觉着有些不对劲。

那女人有几斤几两,他心中再清楚不过,至于简氏集团的这个简唯仁,听说简氏前任总裁在世时,就一直都不怎么重用他,如果不是能力有问题,那就是人品有问题了。

他想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那个女人没有得罪人,昨夜就不会出现在那种地方,他已经查遍了那个女人的关系网,其中最有动机,并有能力将她卖到那种地方的人,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人。

没想到他昨天才把那个女人从狼坑里救出来,她今天就又把自己送入了虎口?

厉铭珏有些头疼,对于每一个豪门来说,家主去世都意味着一场腥风血雨。

这是他从小就知道的道理,也是他自立门户的理由,这个女人居然连这点觉悟都没有,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卷入这种斗争?他皱着眉头,拿过椅背上的外套,按下了电梯……

窗外天色越来越黑,简沐希的心情也越来越绝望。

不用想她也知道这段时间,简唯仁一定是派人满世界的在找那份根本不存在的备份,不管他最后能不能找到,如果没有人来救她,那她的下场……

昨夜那些老男人色眯眯的目光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而且简唯仁有了昨夜的经验,说不定还会把她弄到更没人知道的地方去,说不定还会……

所以,当她在大厅里见到厉铭珏时,心中是涌出了一股暖意的。

谁知厉铭珏看见她,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你这个蠢女人,究竟要给我惹多少麻烦?”

简沐希心中的感动,顿时烟消云散,想也不想就怼了回去,“我又没有喊你来救我。”

厉铭珏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的意思是,我自作多情了?”

简沐希立刻反应了过来,一把拽住了厉铭珏,明明是防止他扔下自己一个人,嘴上却故作强硬地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了你多久?说吧,你今天准备怎么补偿我?”

厉铭珏原本还没想那么多,这个女人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他,唇上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既然你这么想补偿我,那今晚就让你如愿以偿。”

这句话说的声音很轻,却刚好落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简沐希立刻安静下来,发现周围人看她的目光都带着异样,心中羞愤交加,恨不得立刻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就连站在一边的简唯仁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轻咳了两声。

厉铭珏看了一眼简唯仁,心中的猜测又证实了几分,面上依旧保持着客气,“有劳简总帮我照顾未婚妻,那我们就告辞了。”

简沐希坐在厉铭珏的车上,一路都在想着他刚才的话,说实话她现在还全身酸痛。

眼看着他的车停在酒店楼下,厉铭珏下车上楼,直接刷了房卡,然后关上房门。

简沐希扯了扯他的袖子,可怜兮兮地说道,“我今晚是真的不行,要不就算了吧?”

“不行?那我为什么要救你?”厉铭珏勾唇一笑,“不如送你回去?”

简沐希的心,立刻凉了半截,她现在是真的没有半点力气了,故意磨蹭地洗澡,一步步挪到床边,看着床上的厉铭珏,迟迟不肯上床。

厉铭珏伸手一拽,就把她拉到了床上,死死地禁锢在怀中,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

简沐希心中一惊,知道自己今晚又是在劫难逃,她紧紧闭上双眼,谁知身后的人迟迟没有动作,安静而沉稳的呼吸落在她耳边,她这才发现,厉铭珏竟然已经睡着了。

她紧绷的神经忽而一松,伸手关了灯,察觉到她想要离开的动作,身后的人又用力了几分,简沐希也不挣扎,就这样任由他抱着睡了一夜,居然意外的安稳。

她睁开眼睛时,厉铭珏已经穿好了衣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见她醒来,冰冷的声音毫不留情的甩在了她的脸上,“以后你就自生自灭吧。”

他表情那样冷淡,如同昨夜的温存是一场梦境,简沐希皱了皱眉,“你是什么意思?”

厉铭珏的眼中深不见底,看不出任何情绪,半晌之后,扔下一句。

“我也不是什么慈善家,没理由一直替你收拾那些烂摊子。”

厉少轻语沐年华
厉少轻语沐年华
为了报复渣男渣女,简沐希最终决定以牙还牙。一身侍者打扮的简沐希,端着手中的酒托,白皙的手指有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