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厉少轻语沐年华

第19章 浴室尴尬

发表时间:2021-06-11 15:51:11

托厉铭珏的福,连续几天培训室都是苦不堪言的。性训练的量随日递减,每个人基本上都是镇定一张脸进去再扛着疲倦的身子离开了的。特别是简沐希,没准是因为第三天性训练的迟到,让刘训练的量随日递增,每个人几乎都是沉着一张脸进来再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的。。


推荐指数:★★★★★
>>《厉少轻语沐年华》在线阅读>>

《第19章 浴室尴尬》精选:

托厉铭珏的福,接连几天培训室都是苦不堪言的。

训练的量随日递增,每个人几乎都是沉着一张脸进来再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的。

尤其是简沐希,兴许是因为第一天训练的迟到,让刘渔对她很是严厉。

她的训练量比别人的几乎是重了一倍,谦卑的态度并没有让简沐希好过些,反而是一天比一天多的培训项目。

又终于结束了疲惫的一天,简沐希一头栽在床上,把高跟鞋随意的甩落。

在厉家别墅住了好些天的简沐希,从来没有哪一刻觉得床是这么的舒服。

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简沐希烦躁的打了个滚,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脏死了。”

不敲门进来的,也只有可恶的厉铭珏了。果不其然,敲门声之后就是他的吐槽声。

疲倦的简沐希并没理会厉铭珏,只是把自己埋在被窝里,她现在只想安静的躺着。

厉铭珏嫌弃的走到床边坐下,不屑的开口,“不过是训练就把你累成这样?”

“还不都是因为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简沐希听了这话掀开被子就坐了起来。

“没用。”面对简沐希的激动,厉铭珏的脸上毫无波澜。

虽然夏梦美名其曰帮助新人训练,但是她几乎是一有时间就往厉铭珏的办公室跑。

这可真是苦了简沐希。她训练没办法回复厉铭珏的时候,总裁办就点名道姓的吩咐她过去。

训练被打断最不开心的就是刘渔,其次也因为厉铭珏这样的关照”,整个培训室都不喜欢跟简沐希来往。

“厉总,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在这儿坐着吧,我要去洗澡了。”简沐希从床上爬了起来,不愿意再跟厉铭珏瞎扯。

这段时间真是她过的最憋屈的时候,在DE时尚要小心翼翼的上班,回来还要伺候这个大魔头。

关键是生气都不能发泄,这让简沐希无比的盼望新秀模特大赛的到来。

本想拉住简沐希,但在她爬起来越过自己身前的时候,厉铭珏看到了她眼下的青黛。

“今天让人把里面的衣橱填满了,以后别穿你那些廉价的衣服。”厉铭珏站起身,扔下了这句话。

简沐希朝房间占据一整面墙之宽的衣橱看过去,里面确实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

本来是件好事,但是简沐希一想到每次厉铭珏粗暴的对待自己,就说不出一句谢谢,“看来厉总撕廉价的衣服没手感。”

“我的未婚妻总不能穿的太廉价。”

听完这句话,简沐希的内心是想把那些衣服扔在厉铭珏的脸上的。

“那还真要谢谢我的未婚夫。”嘴角强扯出一抹笑,简沐希咬牙切齿的说完之后,迅速走进了浴室。

浴室的门被简沐希关的一声巨响,正想离开的厉铭珏皱起了眉。

里面的简沐希愤愤的开始洗澡,就把这一天的好心情都用水冲掉,更恨不得就待在浴室里这个小小的空间别出去了。

随着哗啦啦的水声,疲惫的感觉稍稍的散去了一些。

在浴室里呆了许久后,简沐希觉得厉铭珏肯定已经不在房间了,这才准备出去。

她慵懒的伸出手想去拿置物架上的衣服,却摸索到了一阵空气。

什么!

回想起刚才气愤跑进浴室的场景,简沐希真是欲哭无泪,自己居然连睡衣都忘了拿来。

无奈之下,简沐希抱着希望想起了刚才换下的衣服。

但似乎事情并不如她愿,刚才换下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水打湿了。

“厉铭珏?”简沐希贴在浴室的门上,弱弱的朝外面喊了一句。

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房间里有任何的响动,简沐希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把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朝外面张望着。

幸好,厉铭珏不在。

光着身子的简沐希,估量了一下自己到衣柜的距离,一咬牙,就打开门朝衣柜冲了过去。

“啊——”

就在简沐希冲过去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简沐希惊恐转身,厉铭珏就裹着一身浴袍站在门口。

推门进来的厉铭珏眼神也是愣住的,没想到一进来竟看到如此香艳的场面。

“少爷,发生什么了?”身后传来李叔的声音,两个人才回过神来。

厉铭珏迅速的关上门,“没事,下去吧。”

一边的简沐希衣服也不拿了,迅速的钻进了被子里。

简直就是丢人丢到家了,简沐希躲在被子里脸上的滚烫久久没有散去。

“你是想憋死吗?”见简沐希躲在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一点儿气都不透,厉铭珏无奈的说道。

被子丝毫没有动,只是里面闷闷的传出了羞怒的声音,“流氓!”

听得这一声怒骂,厉铭珏反被逗笑了。他看着床上那一坨摇了摇头,走到衣柜找了件睡衣扔在床上。

“出来穿衣服。”

“你先出去。”简沐希在被子里小脸儿已经憋的通红了,她依然不好意思从被子里出来。

“衣服在被子上,蠢女人。”厉铭珏坐在床边,隔着被子拍了拍简沐希的头。

终于,简沐希伸出了一只手,在被子上摸索着。厉铭珏看着心烦胡乱的把睡衣塞进她的手里。

拿了衣服缩了回去的简沐希,发现厉铭珏给自己拿的居然是一件极其暴露的真丝睡衣,只能遮住隐蔽的部位。

“不穿,你居然给我买这样的衣服。”简沐希想都没想,把衣服又扔了出来。

看着掉在地上的睡衣,厉铭珏嘴角一抽,“你几岁?还要穿的那么白痴?”

平时简沐希的睡衣简直就像是高中生,上面还有许多卡通的图案,厉铭珏早就嫌弃不已了。

所以在吩咐下人准备衣服的时候特别交代了一下,虽然没想到是这么暴露的衣服,但是比起白痴的睡衣他还是更接受这个。

“你才白痴!”被厉铭珏这一激,简沐希从被子上探出个恶狠狠的凶了回去。

简沐希的脸上绯红还没有褪去,额间的发还有几分潮湿的贴着,微露的香肩上还有淡淡的吻痕。

感觉到厉铭珏的神情变化,简沐希赶紧再次把自己盖了起来。

可是厉铭珏怎会让她如愿,体内的燥热已经让他难耐的不行了,一把掀开被子,里面的人儿就这样光着身子暴露在空气里。

浴袍和睡衣躺在地上,交缠的人滚在床上。

在理智尚存的最后一刻,简沐希决定以后不管怎么样都要记得锁门。

厉少轻语沐年华
厉少轻语沐年华
为了报复渣男渣女,简沐希最终决定以牙还牙。一身侍者打扮的简沐希,端着手中的酒托,白皙的手指有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