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冷情霜华待月明

第24章 我的女人岂是你们能随便看的

发表时间:2021-06-11 15:51:24

我老公惊异的声音突然间响了,玻璃窗柜门缝隙,我看见我老公跟傻了像站在床边,手里正捏着被子的一角。而床上,我只看可以得到萧云岑整个宽广的后背,那个女人所以在萧云岑的身下而床上,我只看得到萧云岑整个宽阔的后背,那个女人应该在萧云岑的身下,而且被罩得密不透风,我那个角度是看不到那个女人的,只看得到几缕黑色的秀发。。


推荐指数:★★★★★
>>《冷情霜华待月明》在线阅读>>

《第24章 我的女人岂是你们能随便看的》精选:

我老公惊诧的声音忽然响起,透过柜门缝隙,我看到我老公跟傻了一样站在床边,手里正捏着被子的一角。

而床上,我只看得到萧云岑整个宽阔的后背,那个女人应该在萧云岑的身下,而且被罩得密不透风,我那个角度是看不到那个女人的,只看得到几缕黑色的秀发。

萧云岑:“咦,小苏,是你啊,怎么?‘捉奸’捉到这里来了?”

我看见我老公的脸色很难看,不过面对萧云岑却依旧还是笑着的,由此可见,他应该是有些忌惮萧云岑的。

我老公:“萧助理,你……你怎么在这?那……那女人是你的女人么?”

我老公能问出这句话,那便代表他也没看清萧云岑身下的女人是谁,那种怀疑又没胆量去一探究竟的样子看得我想笑。

我也真的笑出来了,只是笑得满心悲哀。

我老公联合全家人将我送给别的男人玩弄,就在他们打着“捉奸”的旗号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却跟另外一个男人在衣柜里上演激.情一幕。

想想都觉得可笑又可悲。

萧云岑听我老公那么一问,不禁笑了笑:“小苏这问题问得真奇怪,既然能躺在我的身下,那不是我的女人,难不成还是你的女人了?”

我老公:“不不不……萧助理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

萧云岑:“你什么?”

我老公:“我好像走错房间,打扰了萧助理的兴致,还请萧助理莫怪。”

我老公说完就准备走,我表妹和我婆婆两个人急忙将他给拉住,我表妹说:“表姐夫,他身下的那个女人肯定是表姐,不会有错的,不然她干嘛躲在这个男人的身下不敢见人呢。”

“是啊,沐阳,还愣着干嘛,赶紧把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给揪出来啊。”

萧云岑又笑了笑:“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不过,既然别人将这个女人送给我玩,而且这个女人又一个劲的往我身上扑,那就是我的了,我可不会管她是不是谁的老婆呢。”

我老公疑惑的问:“萧助理,你说这女人是别人送给你的,而且还主动往你身上扑?”

萧云岑嗯哼了一声。

我婆婆拽了拽我老公的手臂,肯定的说:“沐阳,躲在他身下的女人肯定是莫筱雨那个不要脸的东西,你赶紧去把她给揪出来啊,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咱苏家可不能再要了。”

我表妹:“表姐夫,虽然她是我表姐,但是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难以原谅,你今天放她一马,她过后肯定不会承认,甚至还会变本加厉的跟别的男人好,到那时你的脸往哪搁啊。”

我老公好像被我婆婆跟我表妹说动了,他看着萧云岑,客气的说:“萧助理,能不能让我看一看你身下的女人长什么模样?”

萧云岑:“笑话,我的女人岂是你们能随便看的,更何况她这会还没穿衣服呢。”

我老公犹豫了一下,说:“那……那把这个女人的脸露出来,让我辨认一下可以吗?”

我冷眼看着外面的一切,心中尽是冷笑。

不一会,我看见萧云岑拉起被子将身下的女人整个都蒙住了,然后自己侧身躺在一旁,摸到茶几上的烟点燃一根,盯着我老公笑道:“看是可以给你看,但如果这女人真的是你们所要‘捉奸’的对象,那我自然不会说什么,可如果她不是呢,你们打算怎么给我赔礼道歉,嗯?”

我婆婆立马说道:“肯定是的,她肯定是莫筱雨那个下贱胚子。”

萧云岑看向我老公,我老公沉默了一会,说:“如果她不是,萧助理想要什么样的道歉?”

“很简单,敬酒道歉咯,不过……”萧云岑话锋一转,呵呵的笑道,“是要下跪滴。”

“你……你这人怎么这么过分。”我表妹忍不住说了一句。

我看见萧云岑脸色立马冷了,说:“既然觉得我过分,那就不要看咯,滚滚滚……别在这里打扰我的兴致。”

我不禁冷笑了一声,可能声音有点大,我不知道我老公听见了没有,因为他抬眸朝着衣柜这边看了过来。

好在萧云岑立马不耐烦的吼道:“到底要不要看了,不看赶紧给我滚,烦死了,玩得好好的,突然来这么多人。”

“看,怎么不看。”我婆婆摇了摇我老公的手臂。

我老公似乎纠结了半天,良久之后,他才开口:“那萧助理,你把这女人的脸露出来给我瞧瞧吧,如果不是,我给你下跪道歉。”

“好。”萧云岑侧过身子去掀女人蒙在脸上的被子,他是正对着衣柜这边的,我看见他笑得跟只狐狸一样,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整这么一出来整我老公的,还是说这一切都是顾辰风安排的?

在萧云岑将那女人脸上的被子掀开的那一刻,我看见我老公的脸色瞬间白了白。

呵,我老公的自尊心有多强,我是最清楚的,他最痛恨的就是别人瞧不起他。

现在倒好,要他给萧云岑下跪道歉,我敢肯定,这一定比杀了他还痛苦。

不过没办法,话是他自己说出来的,不甘心也得照做。

此时此刻,看着我老公陷入这样难堪的境地,我的心里真的涌起了一股报复的痛快。

我婆婆和我表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床上的那个女人,我婆婆摇头说:“不可能,怎么不是莫筱雨那个贱人。”

萧云岑好笑的看着我婆婆:“大妈,你为何这般肯定我身下的女人就是你儿媳妇,难不成你亲手将你儿媳妇送到了这个地方?”

街坊邻居不免开始议论起来了。

我老公的脸色难看之极,他看着我婆婆和我表妹低吼道:“还没闹够,回去!”说完转身准备走。

萧云岑立马叫住他:“小苏,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

我老公的脚步顿了顿,萧云岑又说:“酒在门口的柜子上,该怎样道歉,我想你很清楚吧。”

我表妹冲萧云岑愤愤不平的说:“道歉就道歉嘛,何必要人下跪,你也别太过分了。”

“都讲好了的,怎么又变成我过分了。”萧云岑冷冷的说。

我冷冷的看着我老公身侧的拳头握得死紧,心里尽是畅快。

苏沐阳,你不是最看重面子的吗?你不是嫌我丢了你的人吗?我今天就要看看别人是如何将你的面子踩在脚底下的。

冷情霜华待月明
冷情霜华待月明
顾辰风是站在社会顶端的男人,而我而已一个结过婚的离异女。 在他面前,我低入尘埃,本应是豪无瓜葛的人生,他却要帮我报仇雪恨。 他用他的柔情和权势将我宠为这个世界上最令回去早了不知如何向婆婆交代,回去太晚了,错过了做饭的时间也只有挨骂的份。所以我一直在街上晃荡到了下午四点多,掐好了时间这才挤上一辆公交车往家里赶,心里越发觉得做人媳妇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