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冷情霜华待月明

第27章 你是不是傍上有钱人了

发表时间:2021-06-11 15:51:25

顾辰风轻叹了一口气,他站起身走到我的面前,盯着我的眼睛沉声问:“你扪心自问,你真的是自愿的吗?”“是自愿的。”我想也没想的回答。顾辰风摇头笑了笑:“你回答得太快了。”许是一


推荐指数:★★★★★
>>《冷情霜华待月明》在线阅读>>

《第27章 你是不是傍上有钱人了》精选:

顾辰风轻叹了一口气,他站起身走到我的面前,盯着我的眼睛沉声问:“你扪心自问,你真的是自愿的吗?”

“是自愿的。”我想也没想的回答。

顾辰风摇头笑了笑:“你回答得太快了。”

许是一再的被这个男人拒绝,亦或是这个男人的态度太过漫不经心,一抹羞愤顿时冲上胸腔。

我盯着他,满脸通红的低吼:“你帮我不就是想要我的身体吗,那好,我给你啊,你又何必去管我是不是自愿的,我是否自愿对你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顾辰风静静的盯着我,那黑沉的眼眸好似要将我看穿。

我突然感觉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有种无处遁形的压迫感。

眼前男人忽然轻笑了一声,说:“躺在我顾辰风身下的女人从来都是心甘情愿的,我不想你是个意外。”

“那你爱她们吗?”我一字一句的问,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好似是下意识的问出。

顾辰风静静的看着我,没说话。

我冷笑了一声:“不爱对不对?既然不爱,你又何必在乎她们的想法,何必在乎她们是否自愿?”

顾辰风沉默的拉起地上的裙子搭在我的身上,低声道:“你现在是被仇恨蒙蔽了内心,你认为这样的你能伺候得好我吗,我可不想你在我身下承欢的时候,还时刻想着怎样去报复你老公。”顿了顿,他摩挲着我的发迹,沉声笑道,“我顾辰风要的是……你放开一切,心甘情愿的躺在我的身下,明白吗?”

我定定的看着他,心里似乎有些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了。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在性.爱方面有着很执着的要求。

他又捡起地上的黑色内衣递给我,笑道:“我觉得这个颜色的内衣更适合你。”

我抿了抿唇,脸红的垂下头。

顾辰风的笑声响在头顶:“你欠我的先存着吧,等你报复了你老公再一并还给我。”

我微微退开,拿了内衣快速的跑向浴室。

抵着门,我不停的喘气,心跳得厉害。

经过昨夜后,我对那个男人的触碰似乎没有那般抵触和反感了。

整理好衣服后,我在浴室里待了好一会才出去,顾辰风竟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等着我。

见我从浴室里出来,他笑着问:“你是想待在我这里,还是想回那个家去?反正我这里的房间多得是。”

我沉默了一会,道:“回那个家去。”

顾辰风轻笑了一声:“你老公都那样对你了,你还回去做什么,就不怕他们再次害你?”

我收紧身侧的手,沉声道:“我就是要回去,我让他们好好看看,我莫筱雨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对象。”

顾辰风赞赏的点了点头:“不错啊,总算不那么软弱了。”顿了顿,他忽然给了一包东西给我,笑着说,“把这个装在电源开关那里,他们再想设计害你也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疑惑的蹙眉:“这是什么?”

顾辰风笑着回答:“窃听器。”

我沉沉的盯着那包东西,半响,淡淡的问:“你早就猜到我会回那个家的吧?”

不然又怎么会提前给我准备窃听器,我在心中暗暗的想。

顾辰风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说:“不管怎样,我还是希望你勇敢的面对他们,这才是报复的第一步。”

我接过那包东西,淡淡的笑了一下:“谢谢。”

*****

因为昨天一天没吃东西,再加上晚上折腾久了,身上都没什么力气,于是下午我便在顾辰风那里睡了一觉,然后又吃了点东西,等顾辰风教了我窃听器的安装方法后,我这才回了那个家。

回到那个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因为我是半夜在昏迷中被他们送去酒店的,所以身上也没带钥匙。

我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抬手敲了敲门。

没过一会,门便开了,开门的人是我老公。

他看见是我,整个人明显的愣住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我冷笑的盯着他,也没说话。

“沐阳哥,是谁啊?”随着我表妹的声音传来,我表妹也过来了。

我心中尽是冷笑,如今,那个女人都不叫我老公叫表姐夫了,而叫“沐阳哥”,她还真当自己是苏沐阳名正言顺的女人了。

我表妹看见我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了,脸上瞬间堆满了和善的笑容,她过来拉着我的手臂说道:“表姐,是你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过饭了吗?”

我被她拉进屋,看见那家子人正在吃饭,我公婆坐在餐桌前看着我,脸上带着惊讶,不过那惊讶没维持多久就变成了厌恶。

我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冲我表妹笑着说:“谢谢你的关心,我吃过饭了。”

我表妹怔了一下,那眼珠子转了转,似乎在思索什么,半响,她状似关切的问:“表姐,昨天晚上你是出去了吗,早上我叫你起来吃早餐的时候,你都不在房间里呢。”

我扯了扯唇,笑得满含深意:“是啊,出去了,昨天晚上有个朋友约我。”

说完,我看向我公婆以及我老公,我老公古怪的看着我,而我公婆则是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表妹沉默了一会,又问:“是哪个朋友啊,男的还是女的,怎么半夜约你出去啊?还有你这身上的衣服,摸起来就很有质感,一定很贵吧,是谁送的?”

我盯着我表妹那张虚伪的笑脸,漫不经心的说:“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何佳雯,记着,你只是我的表妹……而已!”

我把‘表妹’那两个字咬得很重,语气中更是透着一股嘲讽。

果然下一刻,我表妹的眼眶就红了,低垂着眉眼委屈的说道:“表姐,我不是有意要过问你的私事,我只是担心你而已。”

看着她迅速变换的脸色,我在心中暗讽,这本领,不去当演员还真是可惜了。

我表妹一“委屈”,我婆婆的骂声就来了:“雯雯过问一下你的私事又怎么样,你半夜三更出去跟别人幽会又像什么样子?真是的,什么东西,生不出孩子也就罢了,还朝三暮四的勾.引男人。”

我婆婆骂完,我老公也过来了,他搂着我表妹,看着我有些埋怨的说:“你看你,一回来就将家里闹得鸡犬不宁,为什么你就不能消停一下,我们大家本来吃饭吃得好好的,为什么你总能将气氛弄僵?”

我冷冷的看着我老公:“到底是我要招惹他们,还是他们要招惹我,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我老公蠕动了一下唇瓣,想说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

我表妹忽然又开口,特意装出那种小心翼翼的口气:“表姐,瞧你这身裙子,一看就是上好的牌子,你……你是不是傍上有钱人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那我还是希望你跟表姐夫把婚给离了吧,免得拖累了他。”

“拖累他?”我冷笑,“离了婚,就好成全你们了吧?”

我表妹慌忙摇头,一脸无辜和委屈的说:“表姐,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觉得你这样对不起表姐夫。”

“呵,何佳雯,你还能再恶心一点么?”我冷冷的说完,转身就往房间里走去。

到底要有多好的克制力,我才能忍住不去抽那个女人一耳光。

走到房门口时,我老公无情的声音突然响起:“莫筱雨,不管怎样,这婚我是离定了。”

“那你准备好赔偿金吧,我们法庭上见。”我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回到房间,我重重的关上门,企图隔绝那越来越让我恶心的一家人。

只是我表妹委屈的哭啼声以及我老公柔声细语的哄声,还有我婆婆不堪入耳的骂声不断的传来,让我一阵心烦。

我索性去浴室里洗了一个澡,外面那家人终于消停了一些。

一直以来我婆婆和我公公都有饭后散步的习惯,此刻应该都出去散步去了,至于我老公和我表妹现在在做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走到床边,刚拿出手机就看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我点开,上面就几个字——别忘了装那东西。

我这才想起窃听器还没有装。

我慌忙开门朝客厅里看了一眼,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又去敲了敲我表妹的房门,半天都没有人回应,我小心翼翼的拧开门,房间里没人,但是浴室里有水声传出,浴室的玻璃门上隐隐映出两抹人影子。仔细听,水声里还掺杂着娇喘和低吼。

来不及多想,我慌忙跑回房间,拿了那包窃听器。

再进入表妹的房间里,那阵娇喘和暧昧的声响越来越大。

我的心里已分不清是愤怒还是悲伤了,我只知道,我要报复他们。

我死死的握着那包窃听器来到墙角的开关处,只是那暧昧的撞击声越来越响,我扭螺丝的手都有点抖。

冷情霜华待月明
冷情霜华待月明
顾辰风是站在社会顶端的男人,而我而已一个结过婚的离异女。 在他面前,我低入尘埃,本应是豪无瓜葛的人生,他却要帮我报仇雪恨。 他用他的柔情和权势将我宠为这个世界上最令回去早了不知如何向婆婆交代,回去太晚了,错过了做饭的时间也只有挨骂的份。所以我一直在街上晃荡到了下午四点多,掐好了时间这才挤上一辆公交车往家里赶,心里越发觉得做人媳妇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