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到明朝当少爷

第九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发表时间:2021-07-22 15:11:48

朱天棠、王大木、王梅氏和朱林议,三大一小的围座在饭桌周围。  刚笑着回去的王大木,却不寻常的也没张口,显然他明白现在的他说出来上午他的打算,恐怕朱林议、朱天棠、王梅氏,都要劝他,那倒不如先听一听妹夫的主意。  要不然妹夫也拿不出好主意,他在把自己刚刚笑着回来的王大木,却反常的没有开口,显然他知道现在他说出下午他的打算,估计朱林议、朱天棠、王梅氏,都会劝他,那不如先听听妹夫的主意。。


推荐指数:★★★★★
>>《回到明朝当少爷》在线阅读>>

《第九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精选:

  朱天棠、王大木、王梅氏和朱林议,三大一小的围坐在饭桌四周。

  刚刚笑着回来的王大木,却反常的没有开口,显然他知道现在他说出下午他的打算,估计朱林议、朱天棠、王梅氏,都会劝他,那不如先听听妹夫的主意。

  要是妹夫也拿不出好主意,他在把自己下午的谋划说出来,自然也就没人能反对了。

  王大木对朱天棠这个妹夫,也很看重,读书人,心思细腻,未来可是他的一个好军师,但怎么让妹夫答应自己做好汉,那还需要慢慢劝说。

  所以王大木面无表情的坐着,他在心底早定下了在梁山竖杆子,做好汉的主意。

  下午,王大木和自己那些相好的弟兄说了这事情,那些同样粗鲁的汉子顿时炸了起来,纷纷嚷着,要是那棺材堡的人敢来抢人,那大家就反了,直接杀进棺材堡,做梁山好汉。

  其他人虽然对王大木的沉默有些怪异,但此时也没想到他的打算,只是各自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梅氏最先开口了,她便说出了让朱林议和王小丫尽快成婚,以绝了那边千户家心念的法子。

  听了她的话,王大木只是看了眼朱林议,倒也没反对,而朱林议的脸皮微红,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而朱天棠听了这话,沉吟了一会,却是摇了摇头,伸手微微捋着自己的长须,“唉,嫂嫂,这个主意只怕也是无用的,想那张千户家的二公子,既然看上了丫丫的美色,就算是水儿和丫丫完婚,却又怎么会断了色心,水儿毕竟才十岁,只怕到时候,那张千户会暗中下手,来抢丫丫,届时,可就麻烦了!”

  王梅氏听朱天棠这样一说,神色不免一暗,原本她以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但现在看来,却依旧是一厢情愿了。

  而王大木依旧神情不变,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无关的样子,反正朱天棠越是没主意,他就越能说服朱天棠。

  远处王小丫虽然在洗着碗筷,却也暗暗竖起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听娘亲让自己和朱林议完婚,她虽然有些羞涩,却也是暗暗喜欢的。

  可听到朱天棠这样说,她心头一寒,手中拿着的碗,都差点滑落,眼角一红,便有暗自伤心起来。

  朱林议听了父亲的话语,倒也没什么想法,和王大木一样,他心头也自有打算,准备晚上去探探棺材堡,或许可以装神弄鬼一番,让那张千户的二公子,不敢来抢王小丫。

  这也是以前电视里常有的情节,不过到了这样的现实社会,能不能起作用,就很难说了。

  倒是朱天棠将王梅氏的主意抹去后,忽然像是有了什么主意,手指一捏长须,目光微闪后道:“姐夫,嫂嫂,我倒是有个应急之策,既然那张千户家的二公子贪图的是丫丫的美色,可如果丫丫变丑了,那自然就不会惦记着了。嗯,我这里有办法可以让丫丫看上去变丑了,当然,你们放心,只是暂时的,你们看如何?”

  朱林议眉头一动,不亏是自己的父亲,果然读书人心思多,这个主意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对呀,既然对方是贪图美色,那如果美女变成了丑女,又或者病女,对方肯定不会在有什么想法了呀。

  这种手段,都不用朱天棠出手,朱林议自己也有许多方法可以实现,比如让王小丫身上长出一些红斑,又或者冒出些臭味,这些都可以用草药实现,事后也不会对王小丫产生什么后遗症。

  那边王梅氏听了,不免心痛自己的女儿,只是皱眉想着,随后又看向了王大木,虽然她在家中做主,但真遇到了事情,她还是需要自家男人来拿主意的。

  王大木听了朱天棠的主意,神情也是一愣,这个办法确实可以解决现在的问题,妹夫不愧是妹夫,果然是读书人主意多,但自己下午和那些弟兄的商议怎么办。

  想到这里,王大木心下一横,开口粗声道,“妹夫这主意倒是不错,不过,这样也只能瞒一时呀,要是时间长了,还是会给人知道的呀!到时候,难说那张家的小兔崽子,又惦记起丫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们怎么可能永远防着!妹夫,依我看,不如我们反了吧,反正现在这日子是越过越苦,大伙儿都快活不下去了,这梁山自古就是好汉们的所在,不如我们占了那棺材堡,以后也做梁山好汉!”

  朱天棠听了王大木的话,那神色顿时大变,慌忙压低了嗓音,对王大木道:“哎呀,大哥,你声音轻些,这灭九族的话,怎么能乱说呢!如今这年月,虽然日子辛苦些,可也算是政稳人定呀!咱们凭什么去造反?朝廷虽有西北鞑靼、东南倭寇之小祸,可天下大局稳定呀!要是我们杀官造反,占山为王,附近卫所的兵马必然会来围剿我们,可如今这梁山早已不是当年的梁山了,只凭借这么一个小山丘,又如何能挡的住,各地来的朝廷兵马?”

  可是王大木却还是对这话语不怎么在意,下午朱林议都已经对他说过差不多的道理,现在他有了那些弟兄的支持,他又怎么会轻易的放弃。

  “妹夫,你胆子太小了,当年那刘六、刘七,还有赵疯子他们,不是也闹的那么热闹,再说,这些千户所的军丁,我们还不知道嘛,什么时候见他们操练过,我们匠户村的人,个个都是壮汉,打造兵刃盔甲,也是我们的老本行,要是起事了,哼哼,我们可不怕那些军汉!妹夫,你……”

  王大木越说越起劲,下午在他几个弟兄的支持下,他心头早已燃起了大火。

  可那边朱天棠见王大木满脑子的造反,一口子不怕什么的,眉头更是锁紧了,直接不客气的打断了王大木的话语。

  “大哥,你说的刘六、刘七,那可是白莲会的党首,当年白莲会造反,这刘六、刘七乃是有多年准备的,那大哥,我问你,现在你准备了多久?难道就靠这麽几天?此外,千户所里的军丁确实从未操练过,可大哥,你呢?你会行军作战麽?造反可不是街头打架呀!”

  朱天棠顿了顿,见王大木还想张口叫嚷,忙又说道,“哎呀,大哥,你说要占了那梁山卫所棺材堡,那么我们可以召集多少人,要知道那棺材堡内,有一家千户、两家副千户的大户,还有十位百户也有身家,他们家中都养有家丁,这些家丁可是他们的亲军呀,祖传的武艺,哪怕一家是十几人,他们十几家加起来,也有近两百多人了!有两百多人守护那易守难攻的棺材堡,大哥,你准备怎么去打?你拿什么去打?你这边能有多少人?就咱们匠户村的人麽?”

  说到这时,王大木已是张口无言,朱天棠便继续劝道,“大哥,你糊涂啊!这种造反的事情怎么可以这般轻易的做呢?好吧,就算,就算是我们能打下了这个棺材堡。可你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随便的山头,这是朝廷的卫所屯田所在,我们也不是一般性质的落草为寇,而是杀官造反呀!大哥,你说朝廷会让我们长期占据这么一个千户卫所麽?我们可以挡住几次官府围剿?如今的梁山可没了当年的八百里水泊护卫,我们根本没有可以迂回的地方,就这么一个小山丘,只需数千兵丁把山一围,我们只怕连跑都没处跑去。”

  王大木被朱天棠这么一说,那脸上的肌肉抽了又抽,张口结舌,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是粗人,哪里会想这么多,下午和那帮同样是粗人的匠户壮汉们一起哄,嚷嚷着歃血竖旗,如今这做好汉的心思,却完全被朱天棠的话语,打压到了九曲深渊。

  之前,朱林议劝说他,还是小孩子的话语,虽然人小鬼大,但无法让王大木完全听进脑中,可如今就不同了。

  在一边,王梅氏也是连连的埋怨王大木,没脑子,太莽撞,这要是有人去告官,只怕自己这一家就要被朝廷当反贼拿了,造反可是要株连九族,千刀万剐的。

  这不是平白无故的连累了襟弟、水儿,还有家里的近亲,王梅氏越说越是担忧,眼圈一红,不免嘤嘤呜呜的哭了起来。

  王大木见妻子哭了,更是懊悔起来,手掌连拍大腿,口中更是连说,我错了,唉,我又犯浑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朱天棠从他话语中听出了一些端倪,连忙又问他见过哪些人,和哪些人说这造反的事情。

  王大木不敢隐瞒,一一的说了,也就是匠户村中,那些与他相好的伙伴,不过,王大木对这些兄弟还是很信任的,拍胸脯保证这些人讲义气,不会出卖自己。

  这事情暂时只好先放下了,朱天棠在心中暗暗担忧,人心难测,虽说都是一个匠户村的,刚刚王大木说的几人,也都是沾亲带故,和王大木关系非同一般。

  可下午他们和王大木说的热闹,难免回到家中,冷静下来,知道造反的祸害,去官家告密,这样就麻烦了。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小丫的事情还没搞定,王大木又惹出了更大的事端。

  朱林议在一旁听着朱天棠对王大木的话语,小脸上也是眉头紧锁,他没想到王大木听了自己的话语后,还是去搞出了这样的事情。

  但现在王大木的事情,只能暂且放下,几人又把话题转回到了王小丫的事情上。

  经过这么一番闹剧之后,朱天棠的法子便被众人认同了,用药物配合针灸之术,在王小丫脸上、身上弄出些事情,就说是得了急症。

  王小丫突发急诊,总不能进棺材堡伺候人了吧,就算是让千户家的管家来查看,也看不出破绽来,瞒过眼下之事后,也许时间长了,那张千户家二公子也就忘了这事情。

  虽然长远而言,可能还会如王大木所说,带有一些后患,但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可是王大木下午闹出的事情,真的就这样没事了吗?

  这又会惹出什么结果呢?

  ……

回到明朝当少爷
回到明朝当少爷
二十一世纪大学生苏云,一觉醒过来再次穿越回到了元朝,成了一家商户的家丁!这个办理登记深严的社会上,看苏云如何转辗辗转腾挪,建功立业走上人生巅峰!天空中暖阳在云间偶尔偷窥着红尘中春意,面对着扑面而来的翠绿,也许让它有些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