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纸婚成情渐浓

第22章 我和我老公做什么关你屁事

发表时间:2021-07-22 17:05:53

新婚妻子?!的话说,上次叶幽幽那声“爸爸”了足够多让人吃惊了,那顾瑾寒这句话肯定能让不在场的人受不小的惊吓。寒少的新婚妻子?怎么可能会,寒少也不是从来不都不近女色吗?寒少的新婚妻子?怎么可能,寒少不是从来都不近女色吗?。


推荐指数:★★★★★
>>《一纸婚成情渐浓》在线阅读>>

《第22章 我和我老公做什么关你屁事》精选:

新婚妻子?!

如果说,刚才叶幽幽那声“爸爸”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了,那顾瑾寒这句话绝对能让在场的人受到不小的惊吓。

寒少的新婚妻子?怎么可能,寒少不是从来都不近女色吗?

别说女朋友,就连床.伴都没有,那些和他在生意上有往来的人更是清楚,就连平时应酬逢场作戏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怎么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妻子呢?

顾启赫盯着顾瑾寒,明显变了脸色,“你说什么?”

“给您正式介绍一下,叶幽幽,我的妻子,我们昨天领的证。”顾瑾寒面不改色地介绍道。

“瑾寒哥。”徐佳妮低呼一声,咬着下唇,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他居然结婚了,还是在她订婚前夕领的证。

顾启赫狭长的眸子眯了起来,扫了一眼叶幽幽,脸色在瞬间恢复了平静,笑了起来,“呵呵,看来今天顾家是双喜临门啊。”

叶幽幽不由得在心底对顾启赫佩服了一把,这变脸还真是变得快,刚才还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样子,现在居然笑得这么开心。

对于一向好面子的顾启赫来说,他是不会在这样的场合动怒的,哪怕他现在肺都快气炸了。

……

今晚这场宴会的主角本该是顾天凌和徐佳妮,但却因为刚才的插曲,接下来了的时间里大家讨论的最多的就是叶幽幽和顾瑾寒。

不少人前来向顾瑾寒敬酒,叶幽幽跟在他身边,也不说话,全程脸上都挂着优雅而又不是礼貌的微笑。

不远处,徐佳妮看着站在顾瑾寒身边的叶幽幽,越看越觉得刺眼,特别是她那身红色的礼服,让他有冲上去把它扒下来的冲动。

明明,今天她才是女主角,这是她的订婚宴。

顾天凌撇了一眼徐佳妮,放开她的手,笑意深深,“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徐佳妮一怔,连忙抓住顾天凌的手臂,“不,天凌,我不会后悔的,我喜欢的人一直都只有你一个。”

顾天凌勾起唇角,抿了一口杯里猩红的液体,目光宛如毒舌吐信一样盯着不远处的两人。

……

宴会过半。

佣人走到顾瑾寒身边,恭敬地说:“寒少,老爷让您去书房等他。”

顾瑾寒淡淡地应了一声,似乎早就猜到了顾启赫会让他去书房。

“顾瑾寒,我觉得你爸会逼你和我离婚。”叶幽幽拉了拉顾瑾寒的衣袖,小声地说。

顾瑾寒轻笑一声,“你觉得我是那么容易被人逼迫的?”

叶幽幽摇头,很显然,“不是。”

“别乱跑,我很快就下来。”顾瑾寒叮嘱一声,离开了大厅。

叶幽幽一向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一边吃点心一边等顾瑾寒。

“想不到寒少也会做这么幼稚的事,心爱的女人嫁给自己的弟弟,气不过找了女人闪婚,也真是够可以的。”

“哎,真的假的?寒少也喜欢徐大小姐。”

“你不知道?呵呵,这可不是什么秘密,寒少和徐大小姐可是青梅竹马,关系好得不得了,你刚才没听见吗?寒少进来的时候,只对徐大小姐说了恭喜,又说是来参加她的订婚,丝毫没有提及二少,可想而知徐大小姐在他心里的地位。”

“怪不得我刚才听人说寒少把北郊的“幸福庄园”送给了徐大小姐作为订婚礼物。”

“这么大手笔,那座庄园值好几个亿吧?”

“钱算什么,最主要的是那坐庄园是寒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生活了那么多年就算没有感情也有很多回忆吧,徐大小姐一句喜欢,寒少可是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送出去了。”

……

叶幽幽听着不远处几个男女的说话声,顿时觉得手脚冰凉。

顾瑾寒喜欢徐佳妮?

他把幸福庄园送给了徐佳妮做订婚礼物?

怪不得刚才徐佳妮会说很喜欢那份生日礼物,原来是幸福庄园。

幸福庄园,她记得,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是在幸福庄园。

就是在哪里,她奋不顾身地冲上去为他挡炸弹……

叶幽幽起身去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自己难看的脸色,叶幽幽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

叶幽幽,你一定要振作,他们说的都是传言,传言不可信的……

就算,就算是真的那又怎样,现在她才是顾瑾寒的妻子,她有一年的时间让顾瑾寒爱上自己。

叶幽幽这么想着,心里好受多了。

从包里拿出一颗糖含在嘴里,甜蜜的味道在嘴里荡漾,冲散了不愉快的坏情绪。

洗手间的门,在这时被人推开了。

徐佳妮走进来,看见叶幽幽明显愣了一下,转而抱着手臂倚在墙上,“叶幽幽,瑾寒哥不是你能高攀的,劝你还是识相点自己主动提出离婚,免得到时候被扫地出门自取其辱。”

“不识好歹的人到底是谁啊?吃着锅里看着碗里,你都是顾天凌的未婚妻了居然还想打顾瑾寒的主意,你未婚夫知道吗?”

徐佳妮眼里闪过一丝慌张,指着叶幽幽尖声道:“你少污蔑人,我和瑾寒哥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我只是关心他,不想他被你这种女人骗了。”

叶幽幽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两声,头也不会地盯着镜子里的徐佳妮,漫不经心地抽纸插手,顺便用纸巾擦了擦脖子上用来掩盖痕迹的遮瑕膏。

一朵上赶着来找虐的白莲花,叶幽幽觉得要是自己不做点什么,还真是不好意思。

脖子上的痕迹露出来,深深浅浅,一看就知道是怎么留下的,叶幽幽又故意撩撩垂在胸前的长发,露出锁骨上的痕迹。

果然,徐佳妮一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迹,脸色瞬间就变了。

“叶幽幽,你……你和瑾寒哥做了什么?”叶幽幽身上的吻痕,瞬间刺痛了徐佳妮的眼。

“不要脸贱女人,你竟敢勾.引瑾寒哥。”

叶幽幽回过头,嘴角挂着浅笑,脸上却不见半点笑意,眼眸如同利箭一样注视着徐佳妮,让人透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徐佳妮是吧,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顾瑾寒的妻子是我叶幽幽,我和我老公做什么关你屁事。”

“你!”徐佳妮冷冷地笑了一声,“什么妻子,充其量是我的替身罢了,顾瑾寒喜欢我,求而不得,又不甘心我嫁给他弟弟,所以气不过就随便找了个女人来气我罢了,你还真把自己当顾少夫人了。”

一纸婚成情渐浓
一纸婚成情渐浓
坊间传闻流入传闻,持家那位矜贵无双,冷血无情的大少爷闪恋了!据传但是被对方死缠烂打拐着去的民政局?!叶幽幽轻蔑地哼了一声,“偏偏是人家救了他,他非要这样恩情我的快活哼!敢对她动手动脚,有够闲自己命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