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纸婚成情渐浓

第23章 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发表时间:2021-07-22 17:05:53

叶幽幽寒眸一凝,连嘴角的笑也也没了。“不喜欢你?求而严禁?好久没听到这样的笑话了。”叶幽幽往前走了几步,上下打量着徐晓雯那张太过惨白的脸,“脸这种东西果真不很适合你,不“喜欢你?求而不得?好久没听见这样的笑话了。”叶幽幽向前走了几步,打量着徐佳妮那张过于苍白的脸,“脸这种东西果然不适合你,不要也没坏处。”。


推荐指数:★★★★★
>>《一纸婚成情渐浓》在线阅读>>

《第23章 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精选:

叶幽幽寒眸一凝,连嘴角的笑也没有了。

“喜欢你?求而不得?好久没听见这样的笑话了。”叶幽幽向前走了几步,打量着徐佳妮那张过于苍白的脸,“脸这种东西果然不适合你,不要也没坏处。”

“你!”

“还有,既然你是顾天凌的未婚妻,那就请你下次见到我时恭恭敬敬叫我一声嫂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长嫂如母,你要是得罪了我,别怪我以后给你穿小鞋。”

说罢,叶幽幽冷傲地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霸气侧漏地走出了洗手间。

徐佳妮两只手紧紧地搅在一起,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愤怒的情绪毫不掩饰地写在脸上。

就算是她不喜欢的,不要的,她也不允许别人抢走。

叶幽幽走出洗手间,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顾瑾寒的眼光还真不是一般的差,这种白莲花都能入眼,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想到顾瑾寒,叶幽幽往大厅里扫了两眼,没看到他。

“不是说很快下来吗?”嘟囔一句,叶幽幽趁着大厅里的人不注意,上了楼。

……

“明天,去和那个女人把离婚证给我办了。”

顾启赫叼着烟斗,即便他此时是坐着,也给人一种盛气凌人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顾瑾寒站在他面前,微微低着头,额前碎发遮住眉眼,刚毅冰冷的侧脸看不出一丝情绪。

“不可能。”

没有一点温度的三个字。

顾启赫眯着眼打量他,脸色阴沉地将手边的一叠文件啪地一声扔在他身上,“一个小老板的女儿,还是一个不受待见,没有名分的女儿,呵,你让这种女人来当顾少夫人?”

顾瑾寒撇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纸张,顾启赫做事一向雷厉风行,这么快就查到叶幽幽的资料他并不意外。

“我喜欢,这就足够了。”

“混账!这是你能全凭喜好就决定的事吗?”

顾瑾寒抬起头,慵懒地笑了笑,“不然?”

顾启赫挑了一下眉,“想清楚,你要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整个顾家?”

顾瑾寒眼底化开一抹笑意,薄唇上扬。

顾家,呵,在他眼里还真不算什么。

见他不说话,顾启赫重重地冷哼了一声,“我告诉你,和林家的联姻已经定下来了,过两个月林家人就要回国了,你必须在他们回来前和那个女人断干净。”

“我也告诉你,我不会离婚的。”顾瑾寒低沉地勾起嘴唇,声音充满不削,“要联姻你可以自己去,反正这种事情你也不是第一次做。”

“放肆!”顾启赫面色一凝,抬手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下一刻,书房门被人用力推开,发出咚地一声。

叶幽幽提着裙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来挡在顾瑾寒和顾启赫之间,那一巴掌,毫无悬念地甩在了她的脸上。

一切发生地太快,就算顾瑾寒反应得再快,也来不及拉开叶幽幽避开那一巴掌。

这一掌的力气比昨天叶宏升那巴掌力气大多了,叶幽幽疼得龇牙咧嘴,眼看着身子就要跌倒在地上,一双有力的臂膀环上了她的腰,将她带进怀里。

“叶幽幽!你想死是不是!”

耳边响起顾瑾寒充满怒气的声音。

这个该死的女人,不是说了让她不要乱跑吗?她冲进来干什么?

叶幽幽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眼神闪过一抹不易察觉地杀气,狠狠地瞪着顾启赫。

“我还以为只有叶宏升那种渣爹才会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原来顾老爷子也一样。”

“叶幽幽你给我闭嘴!”顾瑾寒厉声呵斥,将她往身后带。

得罪了他,她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顾启赫脸色不变,仿佛没有听懂叶幽幽话里的意思,阴沉地目光注视着她,“小丫头,胆子不小,知道惹怒我的人,通常会是什么下场吗?”

“知道。”顾启赫这个人的手段,叶幽幽虽然没有领教过,但却听说过。

得罪顾家老爷子的人,只有两个下场:

要么,死。

要么,生不如死。

顾启赫狭长的眼睛迷成一条缝,发出渗人的冷笑。

顾瑾寒握住叶幽幽的手,脸色阴鹜地看着顾启赫,“我们走。”

叶幽幽瞪了一眼顾启赫,跟着顾瑾寒往外走。

“站住!”随着顾启赫高声一喊,书房门口顿时围过来四五位保镖。

“把这个女人留下,今晚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叶幽幽心里一紧,看向身边的顾瑾寒。

“走。”

顾瑾寒牵着她,头也不回地走出书房,门口的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让出一条道。

“顾瑾寒!”顾启赫的声音终于没有刚才那么平静了。

然而,顾瑾寒脚下却没有一点停顿。

……

走出庄园,叶幽幽不时回头看两眼,确定哪些保镖没有追上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忽然觉得自己今晚来参加的不是什么订婚宴,而是一场鸿门宴。

“瑾寒哥。”

刚走到庄园门口,身后就传来了徐佳妮的声音。

顾瑾寒脚步一顿,回过头。

徐佳妮肩上围了件貂皮的披肩,步履盈盈地走过来,神情和刚才在洗手间面对叶幽幽时完全判若两人。

她的目光瞟了一眼叶幽幽,欲言又止。

“去车上等我。”顾瑾寒放开了叶幽幽的手。

“哦。”叶幽幽噘着嘴,老大不爽地哼了一声,这才上车。

见叶幽幽离开,徐佳妮眼里闪过一抹得意的光。

她上前两步,拉了拉顾瑾寒的手,咬着唇带着哭腔,“瑾寒哥,谢谢你成全我。”

顾瑾寒愣了一下,淡淡地笑了笑,“应该的。”

毕竟,这是他欠她的。

“那你会祝福我的对吗?”

他再次点头,“嗯。”

徐佳妮抬起头,双手不自觉地抓住了他的手臂,想从他的面部表情找出一点伤感或是不舍。

然而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仿佛是在说一件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

装的,一定是装的。

徐佳妮紧紧抿着唇,她才不相信他会完全不在意她嫁给顾天凌。

她了解他,她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想到这里,徐佳妮看了一眼停在庄园门口的车,垂下目光,故作难过地说:“可是,瑾寒哥,我……我不想你委屈自己,那个女人,她根本配不上你。”

顾瑾寒皱了一下眉,突然想起了刚才叶幽幽冲进书房为自己挡耳光的场景,“不委屈。”

“怎么会,那种女人……”

“佳妮,她是你嫂子。”顾瑾寒打断她的话,至少在他看来,叶幽幽除了家世差点,没有任何问题。

徐佳妮眼圈一瞬间红了,“瑾寒哥……”

“老公~~”

一纸婚成情渐浓
一纸婚成情渐浓
坊间传闻流入传闻,持家那位矜贵无双,冷血无情的大少爷闪恋了!据传但是被对方死缠烂打拐着去的民政局?!叶幽幽轻蔑地哼了一声,“偏偏是人家救了他,他非要这样恩情我的快活哼!敢对她动手动脚,有够闲自己命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