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纸婚成情渐浓

第30章 我只要顾瑾寒

发表时间:2021-07-22 17:05:56

“寒少身边的女人是谁?怎么从来不没没见过。”“寒少也不是从来不带女伴出席发布会酒宴的吗?”“么是寒少的女朋友,不可能会啊,都没据说过。”周围的议论声耳中耳朵里,基本上都是在猜想“寒少不是从不带女伴出席酒宴的吗?”。


推荐指数:★★★★★
>>《一纸婚成情渐浓》在线阅读>>

《第30章 我只要顾瑾寒》精选:

“寒少身边的女人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

“寒少不是从不带女伴出席酒宴的吗?”

“难道是寒少的女朋友,不可能啊,都没听说过。”

周围的议论声传进耳朵里,几乎都是在猜测叶幽幽的身份。

当然,这些议论大部分都是从女人嘴里传出来的。

忽略掉那些射向自己的嫉妒、怨恨目光,叶幽幽故意更用力地抱住顾瑾寒的手臂,恨不得整个身子都贴上去。

顾瑾寒撇了她一眼,默不作声。

今晚这场酒会,到场的几乎都是和顾氏有着合作的企业,顾瑾寒不可避免地被一群人围着攀谈。

虽然对他身边女人的身份十分好奇,但是他不主动介绍,也没人敢问。

叶幽幽对他们谈论的话题完全不感兴趣,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兴致缺缺地跟在顾瑾寒身边听了一会儿,便随便找了个角落准备那几块点心吃。

毕竟她还没吃晚饭,这会儿正饿着。

“你是谁?”

刚拿了两块点心,三个衣着鲜亮的女人就走了过来。

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人来找茬了,叶幽幽撑着下巴,仰起头一脸的笑意地看着问话的女人,“你又是谁?”

“萱儿,连你都不认识,这个人一看就不是圈内人,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下流手段勾搭上了寒少。”另一个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人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从鼻子里发出地一声。

李萱儿高傲地扬起下巴,进来这么久了,也没有听见寒少介绍她的身份,说不定她只是寒少带来走个过场罢了,根本无关紧要的人物。

这么想着,她脸上表情更加高傲了,“你要是识相的话就早点离开寒少,要不然……”

叶幽幽换了一只手撑着下巴,眨着眼睛问:“要不然什么?”

“不要脸!我还是第一次见人做小三做地这么理直气壮。”李萱儿握紧拳头,狠狠地瞪着她。

叶幽幽抽了抽嘴角,“……小三?”

李萱儿冷哼一声,“寒少和我表姐早就有了婚约,你不是小三是什么?”

叶幽幽愣了一下,含着勺子想了半晌,挑眉问:“你表姐,林家大小姐?”

上次在顾家庄园,叶幽幽听见了一些传言,说是是顾家要和林家联姻,顾启赫想要顾瑾寒娶林家大小姐,还逼他在林小姐回国前和她离婚。

“对!”李萱儿叉着腰,怒目瞪着叶幽幽,“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缠着寒少,别说我表姐不会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叶幽幽心里好笑,她这话听着像是为自己的表姐说,实际上,她自己心里对顾瑾寒也是有想法的吧。

不止她,她身边的其他几个女人也一样,刚才进来的时候,她们看顾瑾寒和看她时是什么眼神,她看得清清楚楚。

动作优雅地吃着点心,叶幽幽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好啊,我等着。”

“你!”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李萱儿紧紧攥着拳头,想要破口大骂又担心自己的淑女形象被毁,憋了半天,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不要脸。”

叶幽幽吃完最后一口蛋糕,拍拍手站起来,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嗯,我只要顾瑾寒。”

脸算什么,和顾瑾寒相比,不值一文。

再说了,她可是顾瑾寒合法的妻子,不要脸的应该是她们才对。

说完,冲他们露出优雅的笑,提着裙角款款向顾瑾寒走去。

“你给我站住!”另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叫道。

见叶幽幽不予理会,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目光瞟了一眼叶幽幽前面桌子上叠的两米高的红酒杯。

叶幽幽走在前面,敏锐地听见了跟在身后的脚步声,前面桌子上的酒杯正好反射出身后的情景。

嘴唇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在身后的人靠上来的一瞬间,她身形猛地一转,速度极快的躲开了身后那双想要推她的手。

“哗——!”

“啊!”

无数酒杯从高处倾倒落在地上的声音和女人尖叫的声音同时在宴会厅里响起,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叶幽幽站定,抱着手臂幽幽地转身,笑意盈盈地看向跌坐在地上,浑身上下被红酒淋湿女人。

“萱儿……啊……”

另外两个女人连忙上去扶她,脚下一不小心被一个红酒杯绊到,两人一个踉跄,双双跌掉在地,那样子既狼狈又滑稽。

“哈哈。”叶幽幽摸了摸鼻子,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啊!你!你!”李萱儿指着叶幽幽气得浑身颤抖。

她本来是想要推她的,谁知道她居然会突然躲开,她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生生地扑向桌子,推倒了叠高的酒杯。

这么大的动静,顾瑾寒想不注意也难,他走过来,还没开口说话,叶幽幽就弱弱地扑过来,挽上了他的手臂。

“人家差点被欺负了。”叶幽幽偏着头,在他肩上蹭了蹭,声音软萌夹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顾瑾寒扫了一眼已经被人扶起来的三个女人,眼底看不出一丝情绪。

李萱儿抱紧手臂,身上白色的裙子到处都是红酒渍,就连头发都不能幸免,她咬着唇,楚楚可怜地看着顾瑾寒,“寒少,是她,她故意推我的。”

“对,顾少,就是这个女人推萱儿的。”另外两个女人也指向叶幽幽。

顾瑾寒蹙眉,抽出了被叶幽幽挽着的手。

叶幽幽一怔。

李萱儿擦了擦下巴的红酒,看见顾瑾寒这个举动,一脸得意地看向叶幽幽。

“寒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软绵撒娇的声音传来,要不是碍于自己一身的红酒,李萱儿都想走过去拉顾瑾寒的手了。

顾瑾寒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而握住了叶幽幽的手,一脸的心疼,“以后这种事情让裴影去做,伤着手我会心疼的。”

男人的声音平稳清冷,却透着让人心暖的宠溺。

叶幽幽心里漏了一拍,目光不自觉地跌进了他深邃的眸子。

而一旁的李萱儿却在瞬间变了脸色,顾瑾寒这句话无疑于当众给了她一巴掌,让她颜面尽失。

她怨恨地瞪着叶幽幽,都是因为这个贱人!

寒少居然这么看重这个贱人,不行,她一定不允许!

表姐,对了,就算寒少不给她面子,也不会不给她表姐面子,等表姐回来了,虐不死这个女人。

反正正室虐小三天经地义!

想到这里,李萱儿眼神亮了起来。

一纸婚成情渐浓
一纸婚成情渐浓
坊间传闻流入传闻,持家那位矜贵无双,冷血无情的大少爷闪恋了!据传但是被对方死缠烂打拐着去的民政局?!叶幽幽轻蔑地哼了一声,“偏偏是人家救了他,他非要这样恩情我的快活哼!敢对她动手动脚,有够闲自己命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