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老娘芳龄十五岁

第五十七章

发表时间:2021-09-15 18:50:10

杜宇高考考的通常。实际上这是出乎之中,当然他这样隔三岔五就逃课,上课时也从来不不听的人,要不然成绩能好才怪了!料想到归料想到,奈何杜爸爸日日夜夜都盼着儿子出息,因为每次看见了杜宇那无比相对稳定的垫底成绩,都得是一阵怒火急怒。相比较之下,唐心羽考了四百六十分,其实这也是意料之中,毕竟他这样隔三岔五就翘课,上课也从来不听的人,要是成绩能好才怪了!。


推荐指数:★★★★★
>>《老娘芳龄十五岁》在线阅读>>

《第五十七章》精选:

杜宇中考考的一般。

其实这也是意料之中,毕竟他这样隔三岔五就翘课,上课也从来不听的人,要是成绩能好才怪了!

料到归料到,奈何杜爸爸日日夜夜都盼着儿子出息,所以每次看见杜宇那无比稳定的垫底成绩,都得是一阵怒火攻心。

相比之下,唐心羽考了四百八十分,位列班级前三年级前十,实在是比杜宇强了太多。

杜宇这些天就这么,一直生活在他爸的失望和怒火下,他被骂得烦了,不耐烦地嚷:“现在知道关心我学习了?你早些年干什么去了?!”

杜爸爸一梗,每回说到这里他就理亏。毕竟自己年轻的时候确实混账,挣了俩钱腰包一鼓,就被外面年轻漂亮的女人迷了眼。后来他二婚,其实也诸多不顺。媳妇长了一张芙蓉貌,但是屋里屋外的活儿计半点不沾,跟他更没有什么共同话题。算起来,二婚婚后两人最和谐的时候,大概就是她跟他要钱花的时候。

时间一长,杜爸爸当然咂摸出味来——原来所谓人到中年突然遇到的真爱,其实就是他被新鲜和刺激冲昏了头。真论过日子,还是前面的老婆孩子更合他心意。

那样柴米油盐的日子,更让他踏实。

但杜爸爸认为自己一个大男人,万没有眼巴巴地去扒拉回头草的道理。正别扭纠结着呢,就出了车祸的事。

他失去了一切,但说句没良心的话,心里某一块却如释重负的踏实下来。

他心安理得去找前妻,结果发现前妻坟头草都半人高了。至于已经长成半个小少年的杜宇,也恨极了自己这个爹。

可能在杜宇眼里,那个收养了他的男人,唐心羽的生父,才是他真正的父亲吧?

多可笑,明明才养了他一年!

但是杜爸爸却没有底气怪杜宇,他知道,是他先亏欠了杜宇。

唐心羽妈妈这时候端着冰糖莲子羹走过来,好一副贤妻良母的菩萨面孔:“你跟孩子着什么急?!杜宇,别理你爸,来,赶紧把这汤喝了,妈专门给你熬的!”

唐妈妈语气带着恰到好处的亲昵,不知内情的人见了恐怕会以为,杜宇就是她亲生儿子。

杜宇看着这样子的她,胸口沉沉的,但说不出重话,只能表现得更加不耐烦:“我喝那甜腻腻的东西干什么?那是女孩子爱喝的。”

杜爸爸见状又有点生气:“你妈给你专门熬的,你就这态度?给我喝了!一滴不许剩!”

杜宇被杜爸爸的那句“你妈”给气到了:“我妈早被你气死了!”

话一出口,三个人面色都是一变。唐妈妈掩不住的尴尬,杜爸爸脸上窘迫,愧疚,气愤种种情绪一一闪过,他脸涨得通红,指着杜宇的鼻子怄地快要晕厥过去:“你……!”

杜宇原本话一出口是有点后悔的,但是见对面这两人这个样子,又觉得索然无味。

“爸爸妈妈,你们这是怎么了?”少女的声音适时地插进来,唐心羽从旁边卧室走过来,“哥哥是不爱喝这个汤吗?哎,这是我的错,妈妈说想给我和哥哥熬点甜品吃,问我做什么好。我自己喜欢吃这个,就觉得这个特别好吃。没想着哥哥会不喜欢。”

“哥哥,对不起啦~不过就这么点小事,咱们一家人别伤了和气嘛!”少女的俏皮为每个人递上了台阶,只要顺着往下走,这个家就又会回到一片太平。

她明显早就在不远的距离旁观了这场闹剧,但直到这时候才以救场的姿态驾临当场。真是好一个贴心的乖女儿!

杜宇对在杜爸唐妈面前揭发唐心羽的真面目不感兴趣,更何况,唐妈妈也不见得就不知道自己女儿到底是什么样子。

杜宇看着他们三个,想到过世的干爹,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肮脏的就像是地沟里的老鼠。

他随手拿了帽子,就去门口穿鞋:“太闷了,我出去走走。”

“不许走!”杜爸爸可以忍受杜宇怨他,但他不希望杜宇长成一个不懂礼貌不知感恩的孩子“回来,跟你妈……你阿姨道歉。”

在杜爸爸眼里,唐妈妈从来没有伤害过杜宇,对杜宇又有收养一年的恩情,杜宇理应像尊敬唐心羽爸爸那样尊敬她。但是就因为唐妈妈嫁给了自己,杜宇就对她各种不满怨怼。

这让杜爸爸对杜宇很失望,对唐妈妈更多了一份愧疚。

杜宇已经换好了鞋子,他背对着里面那三人,僵直地杵在原地,听到他爸的话也没有转身,但也没有第一时间往外走。

就在这时,敲门声传来。

三人都没有动,但是冰凝住的气氛却无声的一点点缓和下来。

唐妈妈最先反应过来,快步走过去开门。门口站着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一个老点一个年轻点,一见有人开门,年轻的那个就开口客气地问道:“你好,请问这里是唐心羽家吗?”

杜爸和唐妈面面相觑,杜宇微皱着眉不动声色看了唐心羽一眼,见她面色如常甚至还带着点恰到好处的疑惑,不由得松了口气。

可是杜宇视线挪回的功夫,却意外瞥到唐心羽藏在身后紧握着的拳头,正在微微发抖。

杜宇眼神凝住,但很快他就收回了视线,状若无异地垂着眸子,心底却有点不安——只有他最清楚,唐心羽私下里有多疯。这次她又做了些什么?怎么连警察都引来了?

杜宇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门口那名年轻的警察已经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唐心羽。很显然他是看过她的照片的——警察局能调到居民档案再正常不过。

穿着警服的年轻人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唐心羽:“唐心羽涉及一场刑事案件,我们需要把她带回局里,了解相关具体情况。”

杜爸蒙住了,他是生意人,不处理家事的时候脑子还是很伶俐的,这会儿已经走过去,带着点尊敬热络地说道:“警察同志,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这个女儿是最乖巧不过的了,成绩又好,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这,这怎么也不可能和什么刑事案子车上关系啊!”

唐妈妈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关心女儿,脸色也有点发白,她无措地看着唐心羽,又看看警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最先调整过来的反而是唐心羽自己,她深吸一口气,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自己主动走了过去:“好,我跟你们走,身正不怕影子斜,我相信警察会还我一个公道的。”

她的声音有点发颤,但整体还算镇定,说是突然无辜被扯进案子从而慌张也是解释的通的。

那名年老的警察却视线停留在唐心羽垂在身侧的手掌上。

白皙的手掌心赫然几个指印,一看就是主人用很大力气握拳才会留下的。

老警察重新看向唐心羽,盯着她的眼睛。

老娘芳龄十五岁
老娘芳龄十五岁
“你好,我是林昔微。” “你好,我是许为初。” 这条来他面前的路,林昔微走了两辈子。 可她不明白,这亦是他耐心的等待了两百年的相见。 PS:准时更文,安心入坑林昔微猛地睁开眼睛,从书桌前弹坐起来,动作迅猛地好像一只被踩了尾巴后应激反应的猫——而且是身手矫健,生存经验丰富的小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