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老娘芳龄十五岁

第五十八章

发表时间:2021-09-15 18:50:17

杜家如何一片人仰马翻估且不提。就在唐心羽被警察带进警局时,另边林昔微和李若柠了坐火车回了月城。林温茂除了李若柠的父母都来了车站。距离进站口除了几十米,林昔微远远超过就看见了林温茂矮小的身影。她还记得我前生的小时候,有一次她问林温茂:“爸爸,我就在唐心羽被警察带进警局时,另一边林昔微和李若柠已经坐火车回了月城。。


推荐指数:★★★★★
>>《老娘芳龄十五岁》在线阅读>>

《第五十八章》精选:

杜家如何一片人仰马翻姑且不提。

就在唐心羽被警察带进警局时,另一边林昔微和李若柠已经坐火车回了月城。

林温茂还有李若柠的父母都来了车站。

距离出站口还有几十米,林昔微远远就看到了林温茂高大的身影。

她还记得前世的小时候,有一次她问林温茂:“爸爸,我那么小,要是有一天我丢了,又混在很多很多的人群里,那该怎么办呀?”

那时林温茂说:“没事,爸爸那么高,你一定可以在人群里看到爸爸。”

“那要是人太多了把爸爸也挤得看不到了呢?”

“没事,爸爸会用尽全力挤到人群的最前面,让你一眼就可以看到。”

后来林温茂果然如承诺的那样,不管接站口有多少人,他都会挤到最前面。好像只要她想,不管什么时候回头,林温茂就都会在她视线可及的地方。

他承诺的,他做到了,从来没有把她弄丢过。

可是她却把他弄丢了。

她把有关家人的一切记忆,都安置在心底的角落,自己也险些就要忘记的小角落。任由灰尘一点点封印他们,任由时间把幼时的依赖一层层洗刷,直到变成淡薄的样子。

因为她其实知道,有些东西一旦打开,就会稀里哗啦难以收场。她想让自己保持着成年以后的理智,成熟,聪慧……却从来没有问过,那些被尘封的回忆,还有回忆里的人自己愿不愿意,就这样被她淡忘。

好在,她成为了受到时间眷顾的幸运儿。

她拥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

所以,她怎么能再让亲近的人受一点点委屈呢?

等到出了站,林昔微才发现跟在林温茂旁边的陈淼。她客气打了个招呼,原本想说什么,看到林温茂还打着石膏的腿,转而说了别的:“怎么腿这样还来接我?我都这么大人了,可以自己回家的。”

林温茂笑呵呵的,也不解释,还想上手接林昔微的行李:“走,爸爸带你去吃大餐。你看你在外边这几天玩的,都瘦了。”

林昔微躲开林温茂的手:“别!我还等着你快点好,好送我上高中呢?你可别刚好了一点就又伤着!”

林昔微毫不避讳自己的关心,林温茂高兴的整个人都在发光,但还是去伸手夺行李:“我自己身体我知道,没事儿!你坐一路车可累着了!”

最后还是陈淼接过了行李,笑着说道:“你们俩就别争了,我来吧。”

她没有说什么别的漂亮话,把空间留给好几天不见的父女俩,自己默默走在几步的距离之外。

林温茂问林昔微季城是什么样子、她和李若柠玩得好不好,林昔微挑了一些有趣的地方讲了讲。

李若柠的父母接到李若柠,两边家长打了招呼就各自分开。

林昔微最后还是没拗过林温茂,在外面的馆子吃了东西。原本陈淼接到林昔微之后就要走,林昔微挽留了两句想请这个陈阿姨吃顿饭以示感谢,陈淼却异常坚持最后还是走了。

吃饭的时候林昔微想着陈淼的事,看了林温茂几眼,但见他一副毫无察觉也没有任何不自在的异样地方,林昔微也干脆把这件事先撇到一边不管了。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林温茂和陆尔曼并非良配,林昔微也没有“自己的父母就一定要在一起”这种霸道的想法——原本,林温茂和陆尔曼能那么痛快就把婚离了,和林昔微的大力支持也脱不开关系。

吃过饭回了家,林昔微倒是真觉出累来。在家里窝了好几天足不出户,刷着网络上许为初越来越火一片赞誉,突然来了去买点东西的兴致。

自己毕竟年纪还小,林温茂能允许她去一趟季城就已经是极限,这会儿肯定是不方便找机会去看他现场的了,但是买点贴画海报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林昔微还记得自己十几岁的时候,学生间还是很流行明星的贴画的。前世她有一阵还喜欢收藏这个来着,她记得很清楚,A3纸那么大的一张,上面分割成大大小小二三十张各种形状的贴画,分布着明星的各种剧照造型或者硬照。

那时候贴画收藏里的奢侈品——林昔微一度特别喜欢的,是一种盒装的。盒子差不多有A4纸一半大,一盒里面有三十张。每一盒都是一个不同的明星,也有的是一个组合。

她曾经攒了很久的钱,终于买下了自己最喜欢的两盒贴画。结果还没有来得及放在自己收藏贴画的抽屉角落里,那两盒贴画就被陆尔曼发现了。

之后自然是一番惨不忍睹的打骂,那时候林昔微对这些早就麻木,只是遗憾那两盒贴画——

攒了那么久钱买的,她还没好好看一遍,就被陆尔曼打开窗户从楼上扔了下去。

林昔微后来就再也没收藏过贴画,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主要是莫名其妙失去了对这件事的兴趣。

时隔两世再想起来,竟然有了点怀念。林昔微也没叫若柠陪着,只和林温茂说了声就拿了钱包出了家门。

林温茂最近伤没什么大碍,但是单位还是很人性化的给着他病假。编制单位就是这点好,虽然收入不高,但是出个小病小灾的,大多表现得非常人性化。

他最近呆在家里,痴迷于看一套林昔微买给他的小说,听到林昔微说要出去逛逛也没有多想,只是叮嘱天黑前要回家。

林昔微这几个月表现出来的自立能力,已经让林温茂意识到孩子长大了,需要一定的自由和空间。有的时候管的太严了,可能还会起到反效果。

林昔微去了月城的一个商场,在一家精品屋买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悠哉游哉打算逛会街吃个东西就回家。

林昔微喜欢安静,加上小说发表之后她手头还是比较宽裕的,去吃东西的时候干脆要了个小包间。

服务员是个长相十分清秀的小哥哥,发型是当下流行的洗剪吹,虽然是保守版的洗剪吹,但以林昔微现在的眼光来看还是有点雷。好在小哥哥年轻美貌,足以驾驭这个发型。

心情愉悦的进了包厢,结果门一关,洗剪吹小哥哥居然没有跟着进来。林昔微愣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从后面制住。

对方以看起来极其亲密的姿势,像是从后面把林昔微搂在怀里,但其实冰凉凉的刀锋已经滴在了她的脖子上。

……麻蛋,吃个饭都不让人安生!

林昔微正想动作,突然听到对方近在咫尺的声音:“小姑娘,别害怕,哥哥只是有事要问你。”对方挪开刀子,单手握着她的肩膀把她转了个方向。

林昔微抬起了半寸的手又放回了身侧。

这个拿刀比着她脖子还说着让她别害怕的人,是周禾。

老娘芳龄十五岁
老娘芳龄十五岁
“你好,我是林昔微。” “你好,我是许为初。” 这条来他面前的路,林昔微走了两辈子。 可她不明白,这亦是他耐心的等待了两百年的相见。 PS:准时更文,安心入坑林昔微猛地睁开眼睛,从书桌前弹坐起来,动作迅猛地好像一只被踩了尾巴后应激反应的猫——而且是身手矫健,生存经验丰富的小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