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老娘芳龄十五岁

第五十九章

发表时间:2021-09-15 18:50:25

周禾语气里带着很令人心醉温柔如水,那是他从女人堆里练出的惯性,虽然相结合他现在的的做事,就难免会让人胆颤:“小妹妹,认识了这个人吗?”他一只手依然制住林昔微的动作,另一只手把手机里的照片给她看。照片的内容是一幅画像,十分生动传神的素描。雪白的纸,漆黑的铅色,画照片的内容是一幅画像,非常传神的素描。雪白的纸,漆黑的铅色,画中女人却好像活色生香地下一刻就要从画里走出来。。


推荐指数:★★★★★
>>《老娘芳龄十五岁》在线阅读>>

《第五十九章》精选:

周禾语气里带着很醉人温柔,那是他从女人堆里练就的惯性,但是结合他现在的行事,就难免让人胆寒:“小妹妹,认识这个人吗?”

他一只手仍然制住林昔微的动作,另一只手把手机里的照片给她看。

照片的内容是一幅画像,非常传神的素描。雪白的纸,漆黑的铅色,画中女人却好像活色生香地下一刻就要从画里走出来。

画艺是真的高,人也是真的美。

电光火石间,林昔微心头闪过千万般思绪。

周禾见眼前的小姑娘脸上慢慢浮现出警惕和迟疑,心中大定——终于有线索了!

林昔微睫毛微微颤着,隔着那么近的距离,像两把小刷子搔在人的心尖。周禾蹙眉,暗暗骂了自己一通,把心底异样地感觉强压下去。

“你认识她对不对?你们都姓林,难道是亲戚?”周禾其实已经把林昔微查了个底朝天,她家的种种情况虽不说了如指掌,但也知道个七七八八。

周禾知道林昔微是独生女,也并没有什么堂姐妹,可是这时候他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提了这样的问题。

林昔微飞快地抬眼看了周禾一眼,她咬着唇,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去和眼前可怕的人对视:“她……她是你什么人?”

周禾一急,另一只手也伸过来,他双手大力抓着林昔微的肩膀:“她现在在哪里?”

林昔微却好像是凭得生出莫大的勇气:“你不告诉我她是你什么人,我是绝对不会跟你说的!谁知道你是好是坏,是不是去找月姐姐寻仇的?”

“你看你一见面就拿刀指着我,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面对小姑娘胡搅蛮缠式的执拗,周禾一时竟然没有办法。而且他还真有点被林昔微问住了。

是啊!他又是林照月什么人呢?

只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人家不见他才是正常的。

可是这人呐,骨子里头多少都埋着股子贱劲儿。倘若当初他能顺理成章和林照月认识后面也有交际往来,周禾可能反倒不会这么上心。偏偏他怀着初见的那一点心动想找人,结果一连几个月时间在动用佛千会人手的情况下居然连人影子都没摸着!

大概也是因为这,周禾对这个好像一场瑰丽梦境一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人,愈发念念不忘起来。

周禾毕竟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会几句话就真被林昔微绕进去出不来。他只纠结了一会儿,就反应过来,做出凶神恶煞状:“现在是我在问你!你这样嘴硬信不信让你今天出不了这家店?乖乖地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哥哥保证不会伤害你一根汗毛。”

最后半句语气却是倏地缓和下来,换个十几岁的少女,甚至意志薄弱点的成年人在这,恐怕都要被周禾这番恩威并重给摄取大半边胆子。

不愧是佛千会的二当家,虽然吃喝玩乐一向心思不在正事上,但也绝对不是那一点城府都没有的浑人。

林昔微像是真的被吓到了,少女单薄羸弱的身子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看的周禾心里也跟着颤,心想自己这么吓唬一个小姑娘是不是太过分。

林昔微声音也带了一点点哭腔,好像被吓狠了声腔呜咽的小猫:“我不知道月姐姐在哪里,我只知道她是要帮我的……她说唐心羽不仅仅叫人打了我爸,还做了其他的很过分的错事,她要让唐心羽得到应有的惩罚。”

“我也很久没见过月姐姐了,我是真的不知道。”

看着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少女,周禾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但并没有失去理智的思维:“那你为什么之前去季城?你上次和她见面又是什么时候?”

“我中考考的不错,所以家里答应让我和好朋友结伴出去旅游。是我好朋友选的季城,她查旅游攻略的时候看到好多推荐。”

“我和月姐姐是很小的时候认识的,我小学的时候月姐姐家好像住在附近,所以我们时不时就会碰到。但我上初中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我上次见她是在季城,旅游的时候偶尔碰见的。她就说了前面那些话,说我的事她都知道,她会帮我。”

林昔微这一大段话说下来,中间好几处转音都濒临破碎,但她又一直勉强自己直视着周禾的眼睛,哪怕吓的嘴唇发白也没有躲闪目光。

周禾信了大半,他缓缓地收起了刀子,说道:“最后一个问题,她……”

他好像有点迟疑,但还是问了出来:“她真的叫林照月吗?”

林昔微瞪大眼睛看着周禾,眼中带着茫然,像是不明白周禾为什么这么问:“当然……你找的不就是月姐姐吗?”

“没,没什么。”周禾把刀子放回自己口袋里,不自在地转移开了目光,“我找了她很久也没有找到,还以为她告诉我的是假名字。”

还没有傻到家啊,年轻人。

林昔微特别真诚地看着周禾:“林照月就是月姐姐的名字。”

然后她用一种很天真很疑惑地语气问:“你到底为什么找月姐姐啊?你也是她的追求者吗?”

周禾一噎,但准确捕获了关键字眼:“也。”

林昔微点点头:“月姐姐是个喜欢到处跑的人,那些男孩子找不到月姐姐就总有来问我的……”

周禾把刀子收起来之后,少女的胆子好像也大了起来,她露出一丝腼腆的笑意:“我看你刚才只是拿刀比着我,但一点也没有伤着我。我猜你肯定是吓唬我的,和以前那些男孩子一样,你就是想从我这挖出来月姐姐到底在哪,不过你这手段也太激进了点,我差点就要当真了。”

“要是你真的是坏人,哼!我才不会说呢!”少女鼓鼓腮帮子,一派让人一眼就看到底的傻白甜样子。

呵呵,小丫头,明明刚才就是害怕了,还嘴硬。

周禾自觉看透了眼前的少女,又已经打听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当下就回到了一副吊儿郎当没正形的样子,顺手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就坐上,还特别不见外地拉着林昔微坐在了旁边。

“那个……我倒也不是你姐姐的追求者,只是好朋友,那个,失联了来着!这不是才找到你这儿嘛!”

“咱们这该说的也说完了,你呢是照月的妹妹,那就也算是我周禾的妹子啊!以后有什么事不用客气,找哥帮忙哈!”

“还有今天这顿饭,哥哥请你吃好吃的!给你压压惊……就算是为刚才的事儿给你赔罪了。”

林昔微抿嘴,笑得乖乖巧巧,毫不客气地应下了这顿免费的大餐。

老娘芳龄十五岁
老娘芳龄十五岁
“你好,我是林昔微。” “你好,我是许为初。” 这条来他面前的路,林昔微走了两辈子。 可她不明白,这亦是他耐心的等待了两百年的相见。 PS:准时更文,安心入坑林昔微猛地睁开眼睛,从书桌前弹坐起来,动作迅猛地好像一只被踩了尾巴后应激反应的猫——而且是身手矫健,生存经验丰富的小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