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老娘芳龄十五岁

第六十章

发表时间:2021-09-15 18:50:33

周禾不仅仅管吃管喝,最后还尤其热忱地把林昔微送进了店门口。林昔微文文静静地挥地说:“哥哥再见了。”周禾心里软乎乎地,居然真地生起几分宠妹妹的情绪。他却没看见,娇软很乖巧的小妹妹在扭过身后,脸上温暖的清新甜美的笑意就淡了一分。随着她走的越远,上次那张小林昔微文文静静地挥手说道:“哥哥再见。”。


推荐指数:★★★★★
>>《老娘芳龄十五岁》在线阅读>>

《第六十章》精选:

周禾不光管吃管喝,最后还特别热情地把林昔微送到了店门口。

林昔微文文静静地挥手说道:“哥哥再见。”

周禾心里软乎乎地,竟然真地生出几分宠妹妹的情绪。

他却没看到,娇软乖巧的小妹妹在转过身后,脸上温暖甜美的笑意就淡了一分。随着她走的越远,刚才那张小兔子般无辜的脸上,也一寸寸褪下伪装,重新回到了少女波澜不惊甚至于有点冷漠的神色。

从看见周禾的第一眼,林昔微就立马反应过来,这事儿是因为林七。

她那天以林照月的模样去质问林七,林七又是佛千会的成员,他经历的事就算自己不说,也肯定事无巨细尽收林七上司的眼底。

这本来就是林昔微留给周禾,或者说温言的线索。

让他们知道林照月和林昔微有关系这没什么,她有千万张脸,随时可以隐于人群——但是,拥有让唐心羽嫁祸陆雪意的事水落石出的能力的人,可不多。

无论前世今生,林昔微都从未拥有过惊人的财富以及权利——她一直和这世间的万万人一样,平凡普通,很多时候都没有挥手间就解决麻烦的能力。

但不同的是,她有着比大多数人更明确的目标感,以及执行的魄力。

对林昔微来说,必要时,伸手可及的一切包括自己都可以适当的运用。

林昔微停下脚步,抬头看着微微西斜的太阳和已经不那么亮堂刺眼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了出去。

周禾啊,前世救了你一命,也算经朋友一场,今生便用你对女色的那点眷恋,还旁人一个是非黑白罢!

再说周禾这边,一跟林昔微吃完饭,就兴冲冲回去找到了温言:“大哥!人有消息了!”

温言正在沏茶的动作没有任何变化,他举止间一如那日见林昔微般行云流水游刃有余,动作优美地倒好两杯茶,这才把茶壶放下。

周禾来的时候跑的急了,这会儿也不嫌弃茶苦了,端起一杯来连着吹了几口气,待到稍微凉了点一仰头就把一杯茶灌了下去。

简直就是喝啤酒时对瓶吹的架势。

温言也不怪他糟蹋了自己的好茶,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果然,周禾本来就不是内敛性子,这会儿又是面对的信任之人,喝完茶一股脑就把今天和林昔微的对话一字不差地说了一遍。

“哥,咱们现在就通知季城那边的兄弟帮着找人吧?!”

周禾现在吧,要说有多喜欢林照月那也不至于,毕竟才见过一面,他又不是那十几岁没见过世面的少年,不可能这么一面对对方的感情就发展到非卿不可。

关键还是找了那么久的人终于有了消息的激动。

就像是你原本应付着写作业,看到其中一道数学题出的很妙,一瞬间生出了好好做出来这一道题的想法。结果算了两大张草稿纸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这时候有人突然说,这道题得加一条辅助线,加完你一看,欸!有门啊!这么一看这题好像用不了太久就能解出来了!

你是从此爱上学习爱上数学了吗?那当然很不至于。

只不过在这个突然窥得一丝希望的亮光的当下,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欢喜罢了。

温言看着周禾,说道:“我之前就说过,林小姐是不想和我们扯上什么关系的。我也一直不赞同你找她,可你还是找了。”

“阿禾,难道我现在不让你找,不让你通知季城的兄弟,你就会听吗?”

周禾挠挠后脑勺,在外面花花惯了的公子哥儿,在温言面前竟然是有点憨憨地样子:“哥,你不是还帮我画画像了吗?要不是你的画像,就监控上那截屏,根本照不清林照月的样子啊!”

温言听到周禾这话,眼角眉梢那一派永远不会变的净水明月,好像有清风拂过,水中月荡起一丝丝极淡的涟漪。

但马上,温言就恢复了极其平静的样子:“还有今天这个叫林昔微的小姑娘,你说她一开始什么都不肯说,被你吓了之后就什么都交代了?”

“是啊!”周禾对于自己吓唬小姑娘这事还是有点介怀,但对于林昔微的话并没有怀疑,“大哥,你没看到她。哎……反正吧!”

“她那么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有多复杂的心眼?大哥我知道你凡事都讲究个想,而且还得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琢磨,但是对这么个小姑娘,真的没必要。”

温言无奈地摇头,说道:“阿禾,你早晚有一天要在女人身上吃着大亏。”

周禾一下子就要跳脚:“大哥你这哪壶不开提哪壶?那个小姑娘,才多大啊!算什么女人?充其量就是一个黄毛丫头,我还没那么……”

禽兽啊!

温言不再说什么,让周禾自己看着处理,只在他出门前最后说了句:“这件事,我们欠林照月小姐一个人情。”

周禾满脑子无厘头,不明白温言的意思。温言却不再解释,挥挥手把他赶了出去。

等到只剩下一个人,温言慢慢品着桌上的茶,独自一人,却不显得有任何寂寥,反而有种乐在其中的自在。

举佛千会之力都找不到的林照月,为什么会突然自己冒出来,明摆着把林昔微这条线暴露给他们?而且在他们找上门之后,稍微吓一吓就什么都说了?也就周禾那被冲昏了头的会不怀疑。

陆雪意的事温言是知道的,但陆父这个人并不好糊弄,佛千会如果怀着结交的心思直接提出帮助,他很有可能会怀疑这本就是佛千会的一个局。到时候善缘结不成,没准反倒在对方心里留了疙瘩。

现在陆雪意的事已经被翻到了明面上,自己这个佛千会的大当家偶然得知自己帮内有人目睹了当年的事,再提出帮助。

或者直接让陆父自己查,自己查到线索然后上门来找他,他再顺势伸出援手。季城首富这个友军,他就算是成功结交到了。

这是林照月送上门来人情。

可她图的是什么呢?

难不成真地只是为了把唐心羽这个真凶绳之以法,为了林昔微的父亲出气?这恐怕不可能。

温言放下茶杯,突然想到那张被周禾搜刮走的画像,内心微微一叹。

原本是想着这么多年没看过“飞天”,这才兴致忽起画了下来收藏的。没想到却被那个脑子不怎么灵光的傻弟弟拿去找人了。

可惜了。

老娘芳龄十五岁
老娘芳龄十五岁
“你好,我是林昔微。” “你好,我是许为初。” 这条来他面前的路,林昔微走了两辈子。 可她不明白,这亦是他耐心的等待了两百年的相见。 PS:准时更文,安心入坑林昔微猛地睁开眼睛,从书桌前弹坐起来,动作迅猛地好像一只被踩了尾巴后应激反应的猫——而且是身手矫健,生存经验丰富的小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