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老娘芳龄十五岁

第六十二章

发表时间:2021-09-15 18:50:48

月城一中是寄宿学校制学校,虽然家离得很近或是学生有其他非常特殊情况是也可以提交申请住读的。像林昔微同班同学的袁又圆,她的父母在月城一中附近租了房子家长陪读,袁又圆每日上午六点放学时就会毕业离校,晚上自习也也可以不上(提早需家长签承诺书,确保监督孩子在家里里去学习)。林温茂原像林昔微同班的袁又圆,她的父母在月城一中附近租了房子陪读,袁又圆每天下午六点放学就会离校,晚自习也可以不上(提前需要家长签承诺书,保证监督孩子在家里学习)。。


推荐指数:★★★★★
>>《老娘芳龄十五岁》在线阅读>>

《第六十二章》精选:

月城一中是寄宿制学校,但是家离得很近或者学生有其他特殊情况是可以申请走读的。

像林昔微同班的袁又圆,她的父母在月城一中附近租了房子陪读,袁又圆每天下午六点放学就会离校,晚自习也可以不上(提前需要家长签承诺书,保证监督孩子在家里学习)。

林温茂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但是最后被林昔微以想和同学们一起住宿为借口制止了。

像林温茂这种公职,上班时间都非常的固定,如果住的离单位太远就会很不方便,反正每个周末林昔微都可以回家,更没必要让林温茂这么折腾。

林昔微和李若柠从操场一路走回教学楼,一进教室就看到坐在第一排的袁又圆正在埋头奋笔疾书。不止是她,班上这时候已经坐了一半多的人,全都在做题的做题背书的背书。

这情景在普通班可能只有临考前两天才会出现,但却是尖子班课间的常态。就这样,还会有班主任或者教导主任时不时过来抓课间玩闹的学生,抓到后就对这部分学生进行一番痛心疾首的批判。

倒数第一排角落的桌前,一个清瘦文净的男生正在捧着一本书聚精会神地默读。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使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非常温暖儒雅的书卷气。

林昔微走到男生身边的座位坐下,男生侧头看向她,声音波澜不惊:“怎么回来的这么慢?”

林昔微耸耸肩,无奈的说道:“我是没你那一路跑回来的魄力,关大学神~”

这个和林昔微同桌的男生,正是她初中同班同学关鸣晨。

前世林昔微虽然在提前批考试里超常发挥,但到了尖子班内部其实成绩就很不起眼了,所以前世她是被分到了四班。

这一世林昔微参加了中考,并且得到了全市前五的成绩,自然而然就被分到了学生综合成绩最好的一班。

尖子班的四个班在师资上并没有什么区别,虽然每个班有各自的班主任,但基本各科老师都是同一个,实在调兑不开时间的,也是选了水平差不多的同科老师。

但是在学生成绩的分配上,其实是一班>二班>三班>四班。

短短一个暑假,关鸣晨身高突然拔高了少说十五公分,现在都站起来的时候林昔微得完全仰视着和他说话。

因为林昔微女生里是入学成绩的第一名,她自己很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所以才挑了教室角落的这个位置。没想到在她之后的男生第一名也就是关鸣晨选座位,会直接选在了她的旁边。

李若柠事后凑过来八卦的问关鸣晨为什么选这个座位,关大学神非常理所当然的回答了四个字:“因为安静。”

也不知道是说这个座位安静,还是说林昔微这个同桌。

课间的时间转眼即过,第一节课数学老师有事没来,发了一堆卷子让大家做,还请了班主任过来盯着。

所有科目里林昔微最头疼的就是数学,在她的眼里数学的世界简直就像是一个浩瀚的宇宙,当中万千星辰,每颗星星都布满了迷宫。每做一道题,她就有一种艰难走在迷宫里的感觉,怎么绕也走不出头绪,能不能把题做对完全看命。

就在林昔微埋头做题感觉自己俩眼里都快长出两盘蚊香的时候,突然有人在林昔微书桌前敲了敲。

林昔微一激灵,抬起头来,把叫人的班主任吓了一跳。

班主任无语地看了林昔微一眼,忍不住笑了,轻声说道:“一会儿下课来我办公室,你家里让你回个电话。”

“哦哦好。”林昔微还有点懵,听见班主任这么说就赶紧应了声,班主任见自己的话带到,转身继续背着手在班上溜达了。

林昔微余光扫到旁边关鸣晨居然在忍笑,以为他笑自己反应过激,当下狠狠瞪了过去,哪知对方笑得更厉害了。

倒也不是出声大笑那种,毕竟上着课呢。就是关鸣晨那忍笑忍得白皙的俊脸泛红的样子,成功的让林昔微拳头都硬了。

“你脸上……”关鸣晨低声说着,伸手就想指给林昔微看,结果这时候林昔微正好坐在凳子上动了动位置,关鸣晨的手指一下子就戳到了林昔微的脸上。

林昔微愣了一下,倒没有什么别的感觉,倒是关鸣晨明显慌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不是,是,是你脸上画上了笔油,在,在……”

林昔微从书桌里拿了块小镜子出来,对着把笔油擦掉:“行了行了,这点事也值得笑,无语。”

林昔微假装没有发现关鸣晨的异样,继续低头做题。

课间林昔微去找班主任借手机给林温茂回了电话,没想到居然是《奇异故事会》的编辑要找林昔微。

“小昔啊,我刚才听那个编辑说,过段时间有个编剧大赛,说是平台特别大,评委都是请的国内文坛很厉害的大人物。”

“他们杂志社说你那个小说剧情线特别清晰,感觉你可以尝试一下写剧本,把那本小说写成剧本或者你想写别的故事都可以。”

“他们想推荐你参加这个比赛,爸爸也不懂。就把这个事情跟你说一下,你自己来决定。”

林昔微沉吟了一下,说道:“他们有说比赛举行的时间吗?”

电话那边,林温茂连忙说道:“说是投稿的时间是截止到十一月呢!时间还很充裕。”

“那这样不急,我这周回家的时候和编辑通电话再详聊吧。”

“好的好的。”林温茂松了一口气的语气,“我还担心耽误你的事,赶紧就给你班主任去了电话。爸爸这样有没有耽误你学习啊?”

林温茂又担心了起来。

“没有~”林昔微听着那边林温茂透着小心翼翼的声音,心里一百个不落忍,“爸爸,这件事我要好好谢谢你。谢谢你支持我。”

不知道是不是离婚的后遗症,林温茂最近越来越敏感多思,做什么都怕林昔微不高兴。可能陆尔曼的离开对他来说还是一件非常挫败的事情吧!再加上社会新闻里天天那么多单亲家庭没学好的小孩,也给林温茂增大了精神负担。

“爸爸,你听我说,你少看些乱七八糟的社会新闻。没事儿的时候就去小区里溜溜弯,你现在骨头刚长好,适当的运动对恢复是很有好处。要是不想遛弯儿就去小区门口的书店看看小说,或者找个历史剧电视剧看看。我在学校一切都很好,比赛的事情等这周我回家再处理。你放心,一切我都可以处理好的。”

老娘芳龄十五岁
老娘芳龄十五岁
“你好,我是林昔微。” “你好,我是许为初。” 这条来他面前的路,林昔微走了两辈子。 可她不明白,这亦是他耐心的等待了两百年的相见。 PS:准时更文,安心入坑林昔微猛地睁开眼睛,从书桌前弹坐起来,动作迅猛地好像一只被踩了尾巴后应激反应的猫——而且是身手矫健,生存经验丰富的小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