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望兰陵

第7章 尔朱氏(求收藏,求各种票票)

发表时间:2021-10-14 18:37:48

“请问您你是哪一个?楚儿不认识了。”郑楚儿扬着了天真的的小脸,眨巴眨巴着眼睛问。尔张氏一噎。尔张氏也没想起,面前这个望着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见了仪态万方的她,竟不敬怕?亏她还特地换下尼姑的素衣,穿起了曾在皇宫中穿的华美凤袍。“咳咳。”侍候在旁边的婢女郑楚儿扬起了天真的小脸,眨巴着眼睛问。。


推荐指数:★★★★★
>>《望兰陵》在线阅读>>

《第7章 尔朱氏(求收藏,求各种票票)》精选:

“请问你是哪一个?楚儿不认识。”

郑楚儿扬起了天真的小脸,眨巴着眼睛问。

尔朱氏一噎。

尔朱氏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看着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见了仪态万方的她,竟不敬怕?

亏她还特意换下尼姑的素衣,穿上了曾经在皇宫中穿的华丽凤袍。

“咳咳。”

伺候在旁边的婢女,咳嗽一声,厉声提醒:

“上面这位,就是彭城太妃。”

“哼”,尔朱氏冷哼一声,杏眼冷冷的端详着自己修剪得体的指甲,静等面前的人跪下。

“见过师太。”

郑楚儿站着行完礼,放下了抬起的右手。

“你?”

看着尔朱氏的脸,气得红中带紫,连旁边的奴婢都吓得不敢动了。

郑楚儿心里笑道:一个嫁三次男人,两次出家,仍然不知收敛的女人,还想摆什么太妃的架子?

前世,郑楚儿以晚辈之礼拜见,可这位前丞相高欢的妾室,竟半日不叫她起来,让她长跪在地上受人笑话,后来,才施舍似的让她起来,叫她端茶近身伺候。

最后甚至说,她做主了,允许郑楚儿嫁给她的兄弟尔朱文略,为妾。

郑楚儿现已经明白,不是每个上了年纪的人,都值得尊敬。

“怎么了,难道我认错人了?面前这位,不就是武定年间出家为尼的师太吗?”

尔朱氏一听,气得说不出话来,但又不好发作,因为郑楚儿说的没错。

这个尔朱氏,虽然嫁的三个男人,有两个是皇帝,最后一个也被当今陛下尊为神武帝,但嫁来嫁去,都没有教训。

熟悉历史的郑楚儿知道,尔朱氏初为魏孝明帝元诩的嫔妃。

但孝明帝喜欢的是潘冲华,在强势的婆婆胡太后面前,她在宫中,卑微得像一粒尘埃,入宫四年都未有一儿半女。

后来孝明帝被他母后毒死,尔朱氏的父亲尔朱荣趁机起兵,拥立元子攸为帝,是为孝庄帝。

出家为尼的尔朱氏,被他父亲接来当了孝庄帝的皇后。

仗着父亲的权势,这个尔朱氏马上娇纵不堪,得不得就呵斥皇帝,说天子是她家立的,你还敢和其他嫔妃亲近?

结果尔朱氏眼中的窝囊皇帝,一刀捅死了她的父亲。

后来,她的新生儿子,被她堂兄尔朱兆摔死,孝庄帝被缢杀,尔朱氏又嫁给灭了她尔朱家族的高欢为妾。

可笑的是,为了和一个十四岁的蠕蠕公主争宠,尔朱氏竟要挟高欢,说要出家。

结果尔朱氏没有想到,高欢一听,爽快的答应了,建了一座寺庙,让她出家为尼。

所以,郑楚儿叫这个尔朱氏为师太,合情合理。

“你是哪家的女孩,竟这样不知礼数?”

尔朱氏或许才想起自己的身份,自己确实是个尼姑,但尼姑嘛,又穿得花团锦簇,有点不伦不类。

但仗着高欢曾经的宠爱,哪能在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面前丢了面子?于是怒道:

“哪家的女孩,快报上名来。”

郑楚儿没有被面前的人唬住,脆声道:

“小女子来自荥阳郑氏,自幼就识得礼数,不知师太认为我哪里越礼了?”

“这………”尔朱氏被问住。

偏殿里竟一下子没了声响,只有盘香的青烟,袅袅在殿内飘散。

令人窒息的寂静中,有脚步声,一步步的从郑楚儿后面传来。

“原来是荥阳郑家的。”

郑楚儿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她已坚强的没有向尔朱氏下跪,也不会被这个手持免死铁劵的人吓趴。

“是,小女子来自荥阳郑氏。”

郑楚儿说着,睨了一眼走到她面前的尔朱文略,高傲的扬起了头,不再看此人一眼。

前世,因为郑楚儿端着大家闺秀的举止,温雅娴婌的站着,反而让这个尔朱文略,在她面前肆意的打量,就像打量待价而沽的物品一样。

见郑楚儿小脸微扬,目不斜视的望着屋梁,尔朱文略干咳了一声。

“可以。”

尔朱氏瞪了自己的兄弟一眼,向来只有女方高攀自家,哪用得着你觍着脸皮去套近乎?

想到此,尔朱氏冷声道:

“这是我的兄弟,梁郡王。”

尔朱氏把梁郡王三个字咬的很重,好像整个大齐,只有这个王一样。

“师太没有必要向我介绍你的家人,我们素昧平生。”

尔朱氏一听,本来也算端庄的脸,气得差点变了形。

“你不要不知好歹,若不是我的兄弟看上你,你会有机会站在我面前?”

郑楚儿差点气乐。

为了不给广阳郡公府惹麻烦,她才来会会这个尔朱氏,倒成了这个女人的恩赐了?

“对不起,师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的婚事,自有我的父母做主,你不是我的什么人吧?”

缓了一口气,郑楚儿接着说:

“我以为是哪家夫人请我来护国寺听禅,所以才来到这里,并没有接受你的邀请。”

郑楚儿说完,又抬起一只手来,行了个礼道:

“师太,我还要去正殿敬三炷香。”

郑楚儿说完,不理会张着嘴说不出话来的尔朱氏,就要离开。

“哎,这就要走?”

尔朱文略说着,眼角挂着邪魅的笑,走了过来,挡住了郑楚儿的去路。

“不陪我聊会天?”

郑楚儿就当没有听到,一转身,脚步急急的向殿外走去。

可郑楚儿没有想到,这个尔朱文略手伸就想来拽她。

“这是寺院,请你自重,难道你想在皇家寺院,非礼女香客吗?”

郑楚儿已经走到殿门口,她的喊声,引来了其他香客的注意。

郑楚儿庆幸自己有了外人的注意,这样就可以摆脱尔朱文略纠缠。

可没有想到,当那些香客,看到是尔朱文略后,便当作没有看到一样,转头慌忙离开。

郑楚儿一看,气得小脸都变了色,难道皇城内,个个都怕这个手持免死铁劵的人?

尔朱文略的手,已经伸了过来,在即将抓到郑楚儿的瞬间,忽听一声惨叫。

一支箭,正正的射在了尔朱文略的手上。

“怎么了,文略?”

尔朱氏听到尔朱文略的惨叫声,慌忙奔了过来,一看她兄弟手上的箭,叫道:

“谁?谁敢刺杀皇亲?”

见没有人理会她,尔朱氏又转身指着郑楚儿叫道:

“就是因为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我的兄弟才会受了伤,我………”

尔朱氏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支箭,携着冷风,直射过来,尔朱氏一声尖叫,吓得瘫软在地上。

在尔朱氏的尖叫声中,郑楚儿快速的走出了护国寺,上了广阳郡公府来接她的马车。

一个身穿白色锦袍的身影,站在护国寺外,久久的凝望着,直到郑楚儿乘坐的马车,消失在视线里。

这一世,自己已经毫不客气的表明了态度,郑楚儿以为,尔朱文略,此后,再也不会来纠缠她了。

但三日后,元府突然来了一人,带着礼物,说是要见广阳郡公府的当家人。

元一仪在正堂见了这个女人。

“受彭城太妃委托,来为太妃的兄弟梁郡王,讨要荥阳郑家女郎的生辰八字。”

元一仪一听,呼吸气结,郑楚儿在护国寺的遭遇,还没有完?

欺负人么?不敢去荥阳提亲,跑到这里来了?

欺负元氏宗室,现在正被高氏压制着么?

“这位伐柯,楚儿只是我表妹,她的生辰八字,我不知道。”

伐柯一愣,没有想到元一仪回答得这么干脆。

“元女郎,郑家和尔朱家联姻,对广阳郡公府有好处。”

“好处?那梁郡王已有一妻五妾,我的表妹,乃堂堂荥阳郑氏的嫡女,难不成让我表妹去做妾?这种好处,不要。”

“好像梁郡王看上的女子,没有得不到的。”

伐柯没有想到,她在十多岁的元氏孤女面前,也能栽跟斗?遂丢下一句话,站起来就想走。

“慢着,拿着你的东西再走。”

郑楚儿走出来,把那些礼物,砸还了这个伐柯。

“请告诉师太,我自小就许配了人家,让师太替她兄弟另觅良配。”

“送客。”

元一仪话音刚落,翠柳就要来揪这个伐柯的衣领,在护国寺欺负她家女郎一个人,她正憋屈呢。

“好,你们等着………”

伐柯慌忙的离开了元府,在门口,一个没站稳,自己被自己的脚绊倒,摔得四仰八叉。

望兰陵
望兰陵
世人都明白,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他独个诧异风情。殊不知道,一夕大婚,把郑楚儿宠得讨饶。敢窥觑你的小人,送进大牢,敢对你不敬的元老,踹踹飞,乱贼、家仇,连同为夫人报了,如何?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难道,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是假的?还是,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