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望兰陵

第8章 围猎(求收藏,求各种票票)

发表时间:2021-10-14 18:37:56

来要八字的伐柯离开后,元一仪望着郑楚儿,低声道:“楚儿,要不你回荥阳避避吧,八日后的皇家夏猎,我们三姊妹可都要参加,到时候,我怕你又被尔朱文略缠上。”“夏猎?”郑楚儿很奇怪,从春秋


推荐指数:★★★★★
>>《望兰陵》在线阅读>>

《第8章 围猎(求收藏,求各种票票)》精选:

来要八字的伐柯离开后,元一仪望着郑楚儿,低声道:

“楚儿,要不你回荥阳避避吧,八日后的皇家夏猎,我们三姊妹可都要参加,到时候,我怕你又被尔朱文略缠上。”

“夏猎?”

郑楚儿很奇怪,从春秋时代开始,历代皇帝,都避开夏季狩猎,天气热不说,还会误伤了春季出生的幼兽稚禽。

“楚儿,当今陛下,异于常人。”

“是啊,楚儿,要不你先回荥阳吧,你在这里,只会惹事。”元一丽看似是对郑楚儿好,却又夹针带棒。

“不,若尔朱家要找麻烦,我走到哪里,麻烦都不会消失。”

柳三和桃子还没有找到,高长恭生母的线索,此生也要替他寻找,楚儿怎么会害怕的逃回荥阳呢?

郑楚儿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连几代高氏的掌权者,都敬佩不已,或许,关键时候,他能护得自己周全。

那个人,就是郑氏宗亲的元老——郑述祖。

出生荥阳的郑述祖,算起来还是郑楚儿的同门叔祖,同时也是赵郡王高睿的岳丈。

郑述祖一生洁身自好,德行为世人风范,被当今陛下,拜为太子少师,这样的人,即便是尔朱家族,也忌惮三分。

在邺城一座古朴的大宅门口,郑楚儿递上了拜帖。

在下人的引导下,郑楚儿见到郑述祖。

七十多岁的郑述祖,面色红润,鹤发童颜,坐在正首,接受了郑楚儿的拜见。

“你的父亲,可安好?”

“谢叔祖挂念,家父很好,家父也挂念叔祖呢。”

郑述祖点点头,他知道郑楚儿的父亲,贤达儒雅,但因和前朝的孝静帝走的太近,对当今陛下,有所抵触,不愿为高氏效力。

“你在邺城,若有难处,可来找叔祖。”

“叔祖,楚儿现今就遇到一件难事呢,他们欺郑氏无人。”

在郑述祖的追问下,郑楚儿把尔朱文略和他姊姊的逼婚行为,一一说了出来。

郑述祖听完,气得拍书案。

“我郑氏嫡女,哪个不是王妃?他尔朱家族,竟敢想强娶我郑氏的女儿为妾?”

这种恶行,看来得让陛下知晓。

“你且回广阳郡公府,尔朱氏若再来纠缠你,让他们来找我。”

郑楚儿听了,欢欢喜喜的拜别了郑述祖,让表姊一个女儿家面对尔朱家,哪有让叔祖出面解气?

八日后,皇帝高洋亲率的狩猎活动,在南麓谷拉开了序幕。

元一仪猜的没错,尔朱文略,果然也在狩猎的人中间,特制的金创药,已经让他手上的箭伤,恢复得差不多了。

那狂妄桀骜的身影走过来时,郑楚儿咬着唇,向郑述祖坐着喝茶的地方走去。

只是郑楚儿没有想到,尔朱文略会夺过一匹马,很快的骑到她面前,跳下马,把她堵在了岩石下面。

尔朱文略双手扶到岩石上,围住了郑楚儿,呼吸喷到了她的脸上。

当尔朱文略的整个身子,即将倾过来时,一支箭,从他的耳朵旁穿过,射到进了岩石里面。

“放开她。”

冷冽的声音传来时,尔朱文略哆嗦了一下。

“长恭?”

尔朱文略的心,不知为啥跳得厉害,护国寺里,不知从哪里射来的箭,尔朱文略还心有余悸。

在尔朱文略的记忆中,高家四郎,从来不对女人感兴趣,是个禁欲的另类,今日是什么意思?尔朱文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放开她。”

仍是这句,没有多余的话,高长恭的手上并未拿着弓箭,只有一身白色猎装,在风中猎猎飘扬。

“宝贝,我以后再来找你………”

尔朱文略的话还未说完,高长恭的身影,已经到了郑楚儿面前,挡在了尔朱文略和她中间。

郑楚儿闻到熟悉的气息,心,一下子静了下来。

发现情况的元一仪,慌忙跑过来,拉走了郑楚儿。

“长恭,想比试一下吗?”

高长恭冷冷的一笑,手一招,高家仆从,递过来一把弓箭。

“奉陪。”

在无人的背阴山坡,高长恭拿着弓,一步步的拉开一段距离。

高长恭拉满了弓,眼里聚焦着冰寒。

在围猎的时候,误伤到人,是在所难免的。

一声弦响,尔朱文略没有倒下。

是尔朱文略的家仆,一面射箭,一面来找尔朱文略。

家仆拾起射下的野鸠,望了一眼高长恭手上的箭,见高长恭嘴角泛起一抹奇怪的笑后,跨马离开,才呐呐的禀告尔朱文略。

“梁郡王,太妃来了。”

“阿姊来了?”

尔朱文略言毕,已见尔朱氏骑着马,带着六个婢女找到了这里。

今日的尔朱氏,虽穿着素服,妆容却相当精致。

“小弟有兴致跑到这里来打猎,是否那个郑家女,已愿意为妾?”

“阿姊,她可是荥阳郑氏的嫡女,荥阳郑氏嫡女,有初嫁为妾的吗?”

尔朱氏一听,知郑楚儿再次拒绝嫁入尔朱家,涂了粉脂的笑脸,瞬间冷了下来。

“去,把人给我带来。”

尔朱氏身边的四个婢女,应声策马而去。

偌大的南麓谷,尔朱氏的婢女,一下子难以找到郑楚儿,等她们看到郑楚儿时,发现郑楚儿正坐在一个老翁身边,替老翁倒着茶。

拍马过去,随主子跋扈惯了的奴婢,坐在马上,对着郑楚儿叫道:

“彭城太妃,有请女郎过去一趟。”

郑楚儿早就看到四匹马朝她奔来,眼光不自觉的寻找那个白衣翩翩的身影,却看到高长恭正在和元一丽说着话。

原来,他在和他的未婚妻在一起,刚刚从尔朱文略身边救人,恐怕也是看在元一丽的份上吧?

郑楚儿赌气的收回目光,没好气的对尔朱氏的婢女说: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家主人。”

“你?不知好歹。”

四个奴婢说着,跳下马来,径直向郑楚儿走来,她们打算强拽。

可没有等她们走近郑楚儿,几个宫廷侍卫,便厉声呵斥道:

“什么人?”

见宫廷侍卫穿着普通的便衣,四个奴婢,不屑的看了一眼,并不理会。

郑述祖看了一眼郑楚儿,问道:

“就是她们的主人,想要你的生辰八字。”

“是的,叔祖。”郑楚儿点头说道,等着看这些奴婢的下场。

“叔祖?原来你就是她的长辈?”

一个婢女,看似是个管事的,指着郑述祖道:

“那就请您报上她的生辰八字吧,我们太妃也好找人算算日期,什么时候娶进门,不冲不克,为吉时。”

“要是我不给呢?”

郑述祖淡淡的问,慢悠悠的抬起茶盏,喝了一口,花白的胡须,在夏风中微微飘动。

“我们太妃说了,不给也是要娶的。”

四个张狂的奴婢,终于走上了皇帝休息的禁区。

“丫头,你还是不要看吧,回去。”

郑述祖知道,陛下近来脾气暴虐,怕吓着郑楚儿。

郑楚儿乖巧的点点头,站起身来,拜别后,转身就走。

没走几步,她的身后,便传来了惨叫。

惨叫声过后,南麓谷又恢复了平静,好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望兰陵
望兰陵
世人都明白,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他独个诧异风情。殊不知道,一夕大婚,把郑楚儿宠得讨饶。敢窥觑你的小人,送进大牢,敢对你不敬的元老,踹踹飞,乱贼、家仇,连同为夫人报了,如何?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难道,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是假的?还是,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