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望兰陵

第10章 长得好看的公子(求收藏,求投资,求各种票票)

发表时间:2021-10-14 18:38:11

尔张氏被赐死的消息,迅速传开了邺城。这个侍候过三代帝王的女人,核心主题着帝王权利斗争的一生,终画上了符号,自此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较于而言,尔朱文略被抓出来的消息,更让朝野上下期待……。许多人翘望渴盼,那个跋扈一生的尔朱文略,会会因太祖皇帝这个伺候过三代帝王的女人,围绕着帝王权利斗争的一生,终画上了符号,从此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推荐指数:★★★★★
>>《望兰陵》在线阅读>>

《第10章 长得好看的公子(求收藏,求投资,求各种票票)》精选:

尔朱氏被赐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邺城。

这个伺候过三代帝王的女人,围绕着帝王权利斗争的一生,终画上了符号,从此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相较而言,尔朱文略被抓起来的消息,更让朝野上下期待。

许多人翘首企盼,那个骄横一生的尔朱文略,会不会因太祖皇帝的遗言,和他手里的免死铁劵又逃过一劫。

“女郎,你说尔朱文略会不会被立即处死?”

翠柳对欺负过她家女郎的尔朱文略,恨得牙痒痒的。

郑楚儿放下手中的账本,望着窗外因天阴而涌动的乌云,似是喃喃自语:

“帝王心术,如天际变幻的云,谁人能懂?”

“啊?女郎,那就是说,尔朱文略还有出来的可能?”

郑楚儿一笑:

“如果尔朱文略聪明,或许他还能活的长久一些。毕竟,高祖皇帝临终前,曾向他的后人交代,恕他十死。”

停了一下,郑楚儿接着说:“因为,不管他死在高家哪一个人的手上,哪个人都会背负不遵守太祖皇帝遗言的名声。”

翠柳听了撅起了嘴,很是不高兴。

“高家还真对尔朱家不错。”

“不错?”郑楚儿甜甜的笑了一下。

“不错就不会留下恕十死的遗言了。”

翠柳似懂非懂道:“怕死的快,死几次都不够?”

郑楚儿噗嗤笑道:“此话只能在我面前说说就行了啊?”

“是,女郎。”

“郑女郎,大将军府又送荔枝来了。”婢女小娟在门外说。

“丢远点,还嫌害的不够吗?”翠柳挡在了门外。

“拿来,我要吃。”

郑楚儿赶忙阻止翠柳。

“女郎不怕再被下药?”

“表姊和仲孙伯,正等着狐狸露出尾巴呢,放心吃吧。”

郑楚儿自个剥了一个送进嘴里。

“真甜,他送来的荔枝就是甜。”

翠柳听得有点不自在,别人的未婚夫,你叫那么甜腻?

“走,女郎,外面逛逛?”

翠柳想着,拽着郑楚儿出了门。

邺城长的好看的公子,多的是,不只那一个。

“女郎,帷帽我帮你拿着,别戴。”

只要女郎这张脸露在外面,还怕吸引不来美男?

其实,翠柳连元一丽的未婚夫是哪一个都不知道,只知道人家,住在大将军府。

翠柳拽着郑楚儿,要向公子哥多的太学院的方向走,郑楚儿就是不过桥,要向青龙街的方向去,大将军府在那。

俩人正站在穿城而过的漳河边拉扯,河对面的人群,忽然开始骚动起来,间或有女子的尖叫声。

“是什么人,让京都女子不顾矜持?”

郑楚儿以为是那颠倒众生的脸,又出现在河对面。

殊不知,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红衣,泼墨的长发,在阴日的天空下飘散,妩媚万千。

娇滴滴的女声传来:

“今日儿的天气适合出来逛街,没有热辣辣的太阳。”

蛾眉皓齿,柳腰婀娜,郑楚儿对她可是熟悉得很。

对面那个十四五岁的红衣女孩,就是平原王段韶的嫡女段涵,高长恭的表妹。

前世,这个段涵思慕高长恭,一心想嫁入大将军府,做高长恭的妻子。

娄太后知道她的心思后,正想成全她,把她赐婚给高长恭,却被陛下先派人去荥阳郑家下了聘,为高长恭求娶了郑楚儿。

从此郑楚儿成了段涵的眼中钉,肉中刺,巴巴的等着郑楚儿让位给她。

段涵仗着娄太后是她的姨奶奶,有意无意的找郑楚儿的麻烦,闲着没事就往大将军府钻,不避嫌的往高长恭身上贴。

可高长恭不纳妾,段涵连做妾的机会都没有。

于是这个段涵,就把滔天的醋意泼向郑楚儿,到处宣扬说郑楚儿善妒,独自霸着高长恭,不让其他女子染指她的表兄。

最后惹得高长恭在一众亲戚面前,起身护妻,段涵这才知道,她是多么的遭人嫌弃。

“女郎,看到熟识的人了么?”

“没有。”

郑楚儿回答的干脆,他已是别人的未婚夫,那么此生,也不会和他家的亲戚,有什么交集。

这样想着,郑楚儿的心,有点生疼,有点不甘。

“拿我的帽子来,有个人,不屑见到。”

但拿在郑楚儿手里的帷帽,不知被什么东西飞来砸中,一下子从郑楚儿的手中掉落,不偏不倚的,落到了河中插着的木桩上。

河对岸,有几个公子马上走到河边,想帮郑楚儿捡帷帽。

只有手腕粗的木桩,不是每个人都有本事站到上面的,一阵风吹来,帷帽差点从木桩上掉进河里。

“女郎,我去帮你捡。”

“不用,我不要了。”郑楚儿拉住了翠柳。

但有人,表示愿意替郑楚儿去捡帷帽。

看着争着要去替郑楚儿捡帷帽的公子哥,人群中传来一声轻轻的嗤笑。

第一个跳到木桩上的公子,“哎哟”一声,竟栽进河里,接下来的两个公子,也不知为啥,都是痛叫一声,成了落汤鸡。

就在人们奇怪的时候,一袭白衣飘落在木桩上,捡起了帷帽,蜻蜓点水般的踏着木桩过了河,来到了郑楚儿的面前。

郑楚儿的心里,又惊又喜,又有点恼,别人的未婚夫,你来引我作甚?

但想到南麓谷,那挡在尔朱文略面前的身影,郑楚儿心里又甜滋滋的。

郑楚儿心里想着,伸手去接自己的帷帽,高长恭却紧紧的拿着她的帷帽不放。

“谢谢你为那些孤儿捐的东西。”

原来他知道我去了慈善捐赠会?郑楚儿心里有点小高兴,被人关注的滋味,有点甜蜜。

“那些无父无母的孤儿,让人心疼。”

拿着帷帽的手一滞,随后帷帽戴在了郑楚儿的头上。

某人俯下身,嘴凑到了郑楚儿的耳朵,磁性柔和的声音传进了郑楚儿的耳朵。

“我也是孤儿。”

“你………”

白色的帷帽,遮住了郑楚儿红云霞飞的小脸。

他要让我心疼他么?

真想拿下帷帽打过去,想想又是别人的未婚夫,又只好气恼的打消了这个有点打情骂俏的念头。

“走,翠柳,回去了。”

郑楚儿拉着翠柳就想逃开,再站着,还不知道他又会说些什么话呢。

翠柳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美的公子哥,初来邺城那日,她忙拉着郑楚儿,没有仔细看高长恭的脸。

这次近距离的看到高长恭,忙对郑楚儿说:

“女郎,这个可以了,够俊了。”

不想高长恭听了,脸色变了一下。

“咳咳,够俊的还有哪几个?”

“没有,一个都没有,真的。”

郑楚儿慌得忙解释,但随后马上反应过来,跟他解释个啥?别人的未婚夫,哼,不理你。

“女郎,跑啥?这个翠柳看着真不错。”

“你别说了。”

郑楚儿被翠柳说得越发脸红,说得她好像好色似的,不会在别人面前装装淑女?

望着慌忙跑开的郑楚儿,高长恭摊开了手掌,郑楚儿捐赠的那对猫儿石耳坠,静静的躺在他的手掌中。

望着手中的耳坠,高长恭冷魅的脸上,一笑。

“小败家的。”

望兰陵
望兰陵
世人都明白,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他独个诧异风情。殊不知道,一夕大婚,把郑楚儿宠得讨饶。敢窥觑你的小人,送进大牢,敢对你不敬的元老,踹踹飞,乱贼、家仇,连同为夫人报了,如何?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难道,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是假的?还是,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