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望兰陵

第11章 平原王的女儿(求收藏求投资,求票票)

发表时间:2021-10-14 18:38:18

“小败家的。”高长恭说着,紧握了手。这副猫儿石耳坠,花了他八千两银子,加上两件价值不斐的物品,才赎了回去。“跑啥呢?”正低下头紧走的郑楚儿,却被人拦了下去。郑楚儿抬起头一看,段涵像一只火红的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了她的面前。“女郎,我们像是高长恭说着,握紧了手。。


推荐指数:★★★★★
>>《望兰陵》在线阅读>>

《第11章 平原王的女儿(求收藏求投资,求票票)》精选:

“小败家的。”

高长恭说着,握紧了手。

这副猫儿石耳坠,花了他八百两银子,外加两件价值不菲的物品,才赎了回来。

“跑啥呢?”

正在低头急走的郑楚儿,却被人拦了下来。

郑楚儿抬头一看,段涵像一只火红的狐狸,不知什么时候,窜到了她的面前。

“女郎,我们好像不认识你?”

翠柳看着来人不善,言辞也不客气。

“可你们认识我的表兄。”

段涵说着,伸手就要来抓郑楚儿头上的帷帽。

“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狐媚子,能骗得我的表兄,替她捡帷帽。”

“你才是像只红狐狸。”翠柳气道。

“大胆,竟敢回嘴,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呀?”

郑楚儿拿下帷帽,望着段涵故作奇怪的问。

“我爹爹是平原王。”

“哦,那又怎样?是不是你爹爹出事了?”

“你?哼,果然长得狐媚,怪不得会迷惑人。”段涵咬牙道。

“用得着迷吗?你不见我家女郎一句话不说,多少人争着为她捡帷帽。”

“你个奴婢,一再回嘴?”

段涵说着就扬起了手,翠柳撸起袖子准备开撕,却不想,段涵的巴掌,是对着郑楚儿的脸扇去的。

“啊,哎哟………”

一声惨叫,段涵的手,不知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两下,马上就像脱臼了一样,不会动弹了。

“谁,谁打的我?”

段涵一下子没了刚才的张狂,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赖人么?我还没动手。”翠柳气道。

段涵的粉脸变了色,引得路人哄堂大笑。

“是什么人,敢做不敢当?有本事出来,我让我爹爹杀了你。”

“杀谁?”

随着冷冽的声音,一个白色的身影,悠悠的走了过来。

段涵一见来人,惊喜中带着撒娇。

“表兄,有人打我。”

段涵娇腻的声音里,带着哭腔,眼泪汪汪的望着走过来的高长恭,并把那只受伤的手,对着高长恭抬着。

“表兄,你看看………”

高长恭就像没有看到段涵一样,径直来到郑楚儿面前。

“是否伤到了你?

声音不大,但温柔异常。

郑楚儿避开了那温情的目光,“没有。”

“你………你们无耻,刚认识就卿卿我我的。”

段涵这话说的大声,引得有的路人停下脚步。

卿卿我我?这句话,一下子让郑楚儿想起了前世。

前世在皇家园林,高长恭用柳枝和鲜花,编了个花环,戴在新婚不久的郑楚儿头上。

俩人亲密相拥时,被这个段涵撞见,她就去告娄太后,说郑楚儿缠着高长恭,大白日的在华林园卿卿我我的。

那次,害得郑楚儿,被娄太后叫去,责骂她有伤风化。并让郑楚儿在宫中,抄写有关女德的经书,抄了整整六日,新婚之初,俩人就被分居。

而这个段涵,趁郑楚儿被留在宫中时,自己却跑到大将军府,想爬上郑楚儿的喜床,结果被高长恭丟出了房间,磕破了头。

想不到今世,这个段涵,未婚女儿,还好意思提卿卿我我这四个字。

“表兄,我们可是从小就认识的一家人,她只不过是一个偶尔撞见的路人,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不知根,不知底的,别被她的外表欺骗了。”

段涵连珠炮似的说完,泪眼婆娑的望着高长恭。

“我们,上辈子就相识。”

清冷的声音,让段涵无法再撒娇。

郑楚儿一惊,随即心里,如被暖流激荡一般。

其实他说的,一点也没错,他们上辈子不仅认识,还是夫妻,只是这辈子………

“她………她就是那个元一丽?”

郑楚儿的回想,被段涵尖声的叫喊打断。

“乱咬,元一丽是我家女郎的表妹。”

段涵一听翠柳的话,更气了,转身对着高长恭喊道:

“表兄,你不是不近女色吗?怎么还被她们表姊妹俩个迷惑?表兄………”

段涵接下来的话,生硬硬的咽了回去,因为那张俊美到极致脸,冷冷的望着她,寒意逼人。

段涵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一动也不敢动的段涵,眼睁睁的看着郑楚儿离开后,才惊觉,高长恭也已走了。

“四弟认识她?”

不远处,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坐在临街茶肆内的高孝珩,放下手中的一粒石子。

伸手接过侍从手中的帕子,擦了擦手,端起茶杯,轻轻啜饮了一口。

“原来四弟,早就和她相识。”高孝珩再次喃喃自语。

“广宁王认识这位女郎,应比四公子早,她初来邺城时坠崖,您就认识她了,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贴身侍卫见高孝珩脸上露出的落寞的神情,猜到了什么。

目睹了高长恭,把郑楚儿的帷帽击落到河桩上,又让那几个公子落水,自己亲自捡了帽送还郑楚儿的画面,高孝珩摇头道:

“谁说我的四弟,清冷得不食人间烟火?”

跟随高孝珩多年的侍卫,看到了高孝珩眼里的渴望,试探的说:

“但不管怎样,那女郎是广宁王您是先认识。”

高孝珩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石子,无奈的一笑。

刚刚他飞出去的石子,也是先脱手的,但是,四弟飞出的石子,却是先击在了段涵手上。

“我已经没有资格,和四弟谈先来后到了。”

高孝珩望了一眼茶几上的小风车,这是他给自己两岁半的孩子买的,他的妻子,还在府中等着他。

“走,回府。”

最后望了一眼郑楚儿离去的方向,高孝珩也起身从茶肆里走了出来,那纤柔的身影,已消失。

郑楚儿一路轻快的走回了元府,趴在软榻上,小脸绯红。

“还算有良心,知道我们上辈子就相识。”

“女郎,那公子就随口一说,女郎也当真?”

“你懂什么,不跟你说,我要睡会,别打搅我。”

红着脸把翠柳推出去,再次趴在床榻上的郑楚儿,耳畔一遍遍的响起高长恭话:

“我也是孤儿。”

“我也是孤儿。”

“哼,他想让我心疼。”

郑楚儿嘴上好似发火的说着,心里却是真的心疼了。

“他今年已十六岁,可他连自己的生母是谁都不知道,七岁时父亲被刺死后,不就是一个孤儿了吗?”

郑楚儿越想越心疼,两只小手,心疼得乱捶自己的枕头。

一直不知生母是谁,是高长恭一生的痛。

郑楚儿决定,一定要为高长恭,寻找到他生母的线索。

“莲花庵有一彩金佛像,是他满周岁时,他的父亲,大将军高澄带着他去还愿时,敬奉给莲花庵的,那座彩金佛像,会不会有他生母的线索?”

郑楚儿回想起前世知道的情况,决定要为高长恭冒险一次。

望了一眼卧房的窗子,郑楚儿笑眯了眼睛。

“四郎,楚儿会替你找到你娘亲的线索的,啊,你不要急。”

望兰陵
望兰陵
世人都明白,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他独个诧异风情。殊不知道,一夕大婚,把郑楚儿宠得讨饶。敢窥觑你的小人,送进大牢,敢对你不敬的元老,踹踹飞,乱贼、家仇,连同为夫人报了,如何?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难道,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是假的?还是,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