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望兰陵

第12章 大齐皇帝高洋(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

发表时间:2021-10-14 18:38:29

夕阳西照下的大将军府,空阔落寂。回自己房间的高长恭,再度掏出那半截手帕,在血书的“莲花”二字下面,有四条竖直的血痕。“四?父亲,您是在说四郎什么吗?”高长恭的脑海里,闪现出出父亲带他去莲花庵的情景………是夜,莲花庵的正殿,香火如豆。蒙着脸回到自己房间的高长恭,再次拿出那半截手帕,在血书的“莲花”二字下面,有四条竖直的血痕。。


推荐指数:★★★★★
>>《望兰陵》在线阅读>>

《第12章 大齐皇帝高洋(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精选:

夕阳西照下的大将军府,空旷落寞。

回到自己房间的高长恭,再次拿出那半截手帕,在血书的“莲花”二字下面,有四条竖直的血痕。

“四?父亲,您是在告诉四郎什么吗?”

高长恭的脑海里,浮现出父亲带他去莲花庵的情景………

是夜,莲花庵的正殿,香火如豆。

蒙着脸的高长恭,藏身在佛像旁的帷幔后面。

突然,一阵冷风,从窗楣间吹进殿来,殿内,零星的灯火熄灭。

随冷风而来的,还有一个黑影。

这个黑影还没有到那尊彩金佛像前,又一个黑影摸进了莲花庵的正殿。

先进来的那个黑影,一下子闪进帷幔后面,跌在了高长恭的怀里。

高长恭毫不客气的对着此人的后脑勺,给了一下,并封住了对方的哑穴。

一股熟悉的体香,钻进了高长恭的鼻子里,高长恭有点不敢相信。

郑楚儿也闻到熟悉的气味,那久违的气息,不是其他男子所能有的。

又惊又喜之间,郑楚儿鼻子一酸,一滴眼泪,落在了高长恭紧紧勒住她的手上。

我替他来找他娘亲的线索,他还打我,你等着,以后收拾你。

扳过脸来,高长恭看到了一双委屈巴巴的眼睛,但好像又在骂着人。

真不懂事,你一个小女孩,笨手笨脚的,还蒙着脸,半夜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你管得着?

管不着么?搂在郑楚儿腰上的手,紧了一下。

啊,郑楚儿挣了两下,非但没有挣脱,反而扑在了高长恭的胸前。

温热的的气息,喷的郑楚儿的脸颊上,黑夜掩盖了她羞红的脸颊。

俩人正无声的对视着,后来的那个黑影,已经到了他们面前。

让高长恭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剑光一闪,一把剑,刺向了那个黑影,黑影哼了一声,负伤逃走。

一盏油灯出现在殿里,持剑之人,跃到了手持油灯的尼姑面前。

高长恭来不及多想,迅速点开郑楚儿的穴位,一掌把她托送出了窗外。

手上还有着少女淡淡的体香,就转身反手一掌,便击倒了持剑的人。

“师傅,你没事吧?”

抬着油灯的尼姑,把灯凑近了高长恭的脸,高长恭大惊,对面竟是一张男人的脸。

这张脸,高长恭熟悉,是宫廷库直都督——高阿那肱。

在高长恭惊疑的瞬间,已觉背后冷风袭来,虽然及时避闪,但他的肩上,还是挨了一剑。

原来持剑之人,和高阿那肱是一伙的。

“来人啊,正殿里有贼,快,贼要跑了。”

窗外传来了呼叫声,高阿那肱和持剑人一愣,高长恭趁机破窗逃离。

回到大将军府,高长恭浑身热燥得如虫蚁食骨一般难受,全身火烫。

“楚儿………”

看着高长恭满头冒汗,一脸潮红,高伏手足无措的走来走去,作为有经验的人,高伏是懂的。

“公子,这楚女郎在哪?我去找来伺候公子。”

“滚。”

“要不,先把你救的那个小元女郎纳进府,公子好泄泄毒沙掌的热毒?”

“滚。”

高伏看到高长恭的眼睛,开始发红,毒沙掌的毒,已被引发。

“我的眼睛,又看不到东西了。”

高伏忙扶着高长恭躺进了冷水浴桶里,半晌,高长恭的眼睛,血丝才慢慢消退,渐渐恢复了视力。

高伏忙拿出药膏,替高长恭处理肩上的剑伤。

“这是李皇后送给嫡母的药膏,效果奇好。”

躺在床榻上的高长恭,一夜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怀中柔软的人儿。

翌日,高长恭还没有起床,宫里的人,突然来到大将军府。

“太子让奴婢,来接公子进宫一趟。”

高长恭随宫里的黄门,从东止门进了宫。

但这两个黄门,并没有带着他去太子高殷的宫殿,而是带着他来到了太极殿。

在太极殿的东堂,一个红袍金带的背影,正望着窗外,负手而立。

殿门口,几个宫女和黄门,垂手低头,噤若寒蝉。

“见过陛下。”

“四郎来了?”

高洋转过脸来,剑眉星目,眼光睥睨。

这是一张击鼓阅兵,就能让宇文泰震惊,披上盔甲,就能让胡人恐慌的脸。

“起来,这不是朝堂之上,叫二叔就行。”

高洋说着,拍拍高长恭的肩膀,高长恭温润的脸上,露出一丝少年干净的笑容。

“二叔。”

“嗯,四郎长大了。”

高长恭又淡淡一笑,在二叔面前,他永远是个孩子。

“啊,奴婢该死………”

一盅茶,突然从茶盘滑了出来,洒泼在高长恭的身上。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黄门一面惊慌的说着,一面忙不迭的替高长恭擦拭身上的茶末。

“来人,把那套南越国进贡来的银丝锦袍,伺候四郎换上。”

高长恭暗吃一惊,一宽衣,左肩上的剑伤,就会暴露无遗。

一个宫婢,双手托着一件白色的长袍过来,长袍银丝耀眼,花案用银丝挑绣,很是华贵,不愧是贡品。

“二叔,一点茶末无妨。二叔赏的这件银丝锦袍,侄儿可舍不得今日就穿。”

高洋默默望着高长恭,十六岁的少年,温润如玉,眼里没有一丝杂质。

“四郎喜欢白色的衣衫,以后让宫中的绣娘,给你多绣几件,今日就换上这件给二叔看看。”

“公子请。”

高长恭被黄门丛拥着向屏风后面走去,怎么办?

高长恭正思虑着,一团肉球,突然猛扑了过来。

“四兄。”

肉嘟嘟的脸,胖敦敦的四肢,小罗汉肚一挺,把高长恭顶到屏风上。

高长恭暗松一口气,这个人,就是被二叔养在宫中的五弟高延宗。

“冲天王?”

“是本王,四兄,我好想你。”

高延宗说着,一张肥嘟嘟的嘴,亲了过来。

高长恭头一偏,躲过。

高延宗晃动着一身小肥肉,要跳起来搂高长恭的脖子,但四肢粗短,够不着。

“四兄,低点头………”

高长恭低下头,让高延宗的两只短胖的手臂,搂住了他的脖子。

看到高长恭脖子上,晃晃悠悠的挂着一个大肉球出来,高洋忍不住哈哈大笑。

“四哥要换衣衫了,快下来。”

“不放,本冲天王今日要就要和四兄在一起,谁不服?”

高延宗说着,吸了下鼻子,有宫婢赶紧过来帮帮高延宗擦掉鼻涕。

“安德王,请下来,你四哥的衣衫被茶水弄脏了,陛下赐了一件锦袍给你四兄,要换下那件脏的。”

安德王才是高延宗的王爵号,冲天王是戏谑。

“哪里脏了?不脏,不准你们给四兄换,滚!”

高延宗说着,小粗腿对着躬身在旁的黄门,一脚朝脸踢去。

众人见高延宗两只手,攀在高长恭肩上,不停的在高长恭身上折腾,死也不放手,无奈的看向高洋。

“罢了,他不让换,就算了,让他和他四兄玩会。”

高洋对高延宗的宠爱,是连太子高殷都无法比的。

背后有人甚至怀疑,高延宗是高洋的儿子,对他这么放任,是偿还那些年缺失的父爱。

高长恭忍着钻心的疼痛,好脾气的任高延宗闹着。

左肩上的剑伤,如果昨夜没有涂药膏,估计血都要流出来。

高长恭没有发觉,一双眼睛,在屏风后面,此时,正阴沉沉的看着他。

望兰陵
望兰陵
世人都明白,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他独个诧异风情。殊不知道,一夕大婚,把郑楚儿宠得讨饶。敢窥觑你的小人,送进大牢,敢对你不敬的元老,踹踹飞,乱贼、家仇,连同为夫人报了,如何?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难道,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是假的?还是,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